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四十九章 軟肋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又一次深深嘆息,沈飛道:“算了,既然若雪和蘭兒執意為你求情,我也不好將惡人做到底,以后你便跟著我們,和蘭兒一起做若雪的丫鬟,也好有個伴。

“沈飛哥哥,我就知道你的心地最是善良了,我就知道。”納蘭若雪高興地蹦起來,雙手環住沈飛的頸子,掛在上面轉圈:“沈飛哥哥,人家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你哦,你真好。”一口吻在臉頰上。

蘭兒雖然不知道沈飛的態度為何前后生如此巨大的變化,但還是跟著高興,抹抹眼淚,歡天喜地的雀躍起來。

方婷則繼續裝出可憐兮兮的樣子,跪在地上連連向著沈飛叩頭,可惜她越是這樣,沈飛就越是覺得戒備,甚至可以說,厭惡!一個人的心一旦變質,曾經懷有的好感就會全部抹平,沈飛一度對方婷頗有好感,甚至當著眾人的面抽出三張銀票,囑咐軒主替自己照顧她。可是,當了解到一切都是騙局和作秀,當看到方婷這般真實、毫無瑕疵的演技之后,他的心境就徹底變了,從最開始的好感,一瞬間化作厭惡和提防。討厭這個跪在腳下作秀的女人,惡心的想要嘔吐。

沈飛在人間打滾多年,雖然也是個油滑的人,但絕不會像方婷這樣,將自己的真心隱藏在人肉皮囊之后,用一顆裸的假心和謊言去欺騙他人的感情。

想想那一日方婷的表現如此真實,如此純熟,和普通的妓女幾乎毫無區別,動作之間毫無破綻,沈飛真切的覺得自己好傻,傻到被人騙而不自知。

從上山到下山,無論遇見何等的陰謀,遇見何等的詭計,沈飛總是適時現破綻,隨機應變,反客為主。唯有對方婷,在那一次次正常不過的交往,不,交鋒中,沈飛完全沒有現任何不諧之處。這樣的解釋大概只有一個,或許,她真的便是翠蘭軒軒主的女兒,或許她也真的受過培訓,去伺候過身邊的那些男人,起碼有過很長一時間這種經歷,直到得知了真實的身份,從而接受更高規格的訓練。雖然這僅僅是沈飛的猜測而已,不過方婷的身上確實沒有一絲一毫的靈力波動,就如同凈靈和尚那樣,安靜普通的與凡人無異。

“呵呵,人心啊……你如此險惡,要我如何再敞開心扉相信于你。”被欺騙的感覺并不好,如果從難受程度來說的話,僅次于遭到背叛。沈飛甚至覺得自己很可笑,豪情萬丈地拿出了三張銀票,拍在軒主面前,拜托他代為照顧方婷,卻萬萬想不到,原來方婷壓根就是軒主的親生女兒,而自己的一舉一動更是在他們的掌控和算計之下。可笑,真是可笑,或許讓方婷接近自己也是他們計劃中的一部分,從而近距離地觀察自己到底是不是具有利用的價值。

呵呵!

赤誠相待,卻遭到欺騙,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沈飛此刻心情的話,那真是無語倫比的糟糕,從未這么糟糕過。

沈飛這輩子經歷的大起大落不在少數,這其中包括親人的慘死,朋友(藥人)的離去,經受各種各樣的白眼,遭受毫無緣由的嘲笑,這些他都忍了過來,因為面對這些負面情緒的時候,他的心里在某種程度上是具有著預期的,唯有這一次,遭到方婷的欺騙,他真的是無論如何,無論如何都無法原諒。或許在軒主和方婷看來,這只是很小的一件事情,經此之后,沈飛的能力得到了認可,大家便可以合作一起財,共同走向輝煌的未來,但是在沈飛看來,卻萬萬無法接受。他的心像麻花一樣擰成一團,喉嚨里像是被卡住了魚刺,這種如鯁在喉的感覺讓他惡心的想吐,看著方婷,僅僅只是凝望著她,便能感受到無法啟齒的悲傷。

真情相待,換來的是欺騙和算計,沈飛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挫敗。果然,唯有女人是自己的軟肋!類似炎天傾那樣的大魔頭都不是他的對手,類似掌教那樣對他懷有敵意的至強之人最終都能被他感化,可唯有一點,唯有對待女人,唯有在女人面前,他一次又一次地遭受到傷害。

當年被莫君如一鞭子抽下懸崖;登山之后被冷宮月從身后捅了一劍。這兩次險些奪去他性命的事件都是沈飛對待女生心太軟,太過信任她們導致的。如果說吃一塹長一智的話,他也應該接受教訓了,可萬萬沒想到的是,到了人國,在小小的翠蘭軒中,面對精通偽裝,毫無破綻的方婷,沈飛又一次將真心交付了出去。

當方婷看到自己將銀票摁在軒主面前的時候,心里面想必是笑瘋了的!

“哈哈。每個人都有軟肋,而我沈飛的軟肋大概就是女人了。”

同性相吸,異性相斥,萬年不變的真理,就如陰陽所代表的黑白道魚互相之間緊緊地咬合,男人對女人的信任幾乎是天生的,而且越是強大的男人,越容易相信女人,因為強大的男人足以征服世界,本身卻也是無比孤獨的,特別容易栽倒在女人的石榴裙下。當年的霸王項羽就是最好的例子,在認識虞姬以后,他親小人,遠賢臣,整日沉浸在溫柔鄉里,殊不知,虞姬投奔于他,完全出自張良的精心算計。

或許自己真的應該像藥人說的那樣,鐵石心腸起來!

散的瞳孔在絕大的努力下恢復了聚焦,沈飛恢復了目光炯炯的樣子,恢復了往日的神采,無比蠻橫地一腳踹開方婷,對她號施令道:“你是若雪的丫鬟,給我永遠記住自己的身份!”

突如其來的動怒,若雪和蘭兒都驚呆了,她們絕少見到沈飛對女人如此粗魯,表情一下子嚴肅起來,不敢在肆無忌憚地表達雀躍或者開心的心情了。與他們相比,方婷倒像是沒事人似的,被沈飛吼了兩聲之后,叩頭應允道:“若雪小姐是我的主子,方婷一生一世都不會忘記。”

“嘴上說不頂用的,你要把它牢牢記在心里。”

“是,方婷一定永生永世牢記自己的身份。”

“哼!”沈飛白了她一眼,這樣的表情幾乎從未在他的臉上出現過,今天是第一次,“去和蘭兒一起,把包裹收拾一下,我們明天一早便出城去。”

“少爺,我們去哪啊!”方婷點頭應允,倒是蘭兒不知輕重的問。結果又遭到沈飛的一陣訓斥:“去哪里有必要告訴你嗎,沒規矩!”

這份心中的火氣其實是對著方婷的,可惜泄在了沒有眼力見的蘭兒身上,后者委屈極了,眼圈幾乎馬上紅了起來,多少天了,若雪待她視如己出,像親妹妹似的,很久沒有受過這等委屈了,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

“哭什么哭,再哭就滾回翠蘭軒!”語畢,沈飛甩袖離去。

《》人間篇卷一《魚龍會》完。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