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三十二章 道心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同樣的時間,末日峰火山口釋放出滾滾黑煙。

末日峰雖然是一座死火山,但是地面之下仍然滾燙,山巔洞口仍然不時有黑煙冒出,煙霧是灼熱的,其中蘊含著劇毒。

方翠崖的親傳弟子靜靜地懸浮在火山口的正上方,懸浮在世上最險惡的生存環境下,黑煙滾滾,一刻不停地從下方涌出,卻無法傷害到他一根汗毛。

金蟬翠的體表上籠罩了一層晶瑩剔透的光,這層熒光并非是仙罡的顏色而是來自蟬王的,是蟬王身上自帶的王者之光,同時也是吸引其他靈蟬的手段之一。

金蟬翠身體里的蟬王是當世唯一一只,地地道道的蟬之靈王,它擁有著對于天下靈蟬發號施令的權力和恐怖到極致的實力。因為太強大了,所以金蟬翠這個宿主和蟬王之間,只能交替醒來。也就是說,當金蟬翠醒著的時候,蟬王就必須要沉睡;在蟬王醒來的時候,金蟬翠就必須睡去。這種醒來和蘇醒的關系乍一聽像是在互相搶奪身體的主導權,其實不然,金蟬翠自小和靈蟬們生活在一起,是一個非常好的容納蟬王誕生的容器,而蟬王本身是靈體,合理使用的話對于金蟬翠也是大有裨益,兩者相輔相成,各有各的實體,并不存在爭奪之說。

只是現階段,由于金蟬翠本身的弱小,所以每到蟬王蘇醒,自己就必須睡去。這是一個顯而易見的缺點,為此他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于沈飛下山前的最后一戰中,遭受到人生最恥辱之敗。

金蟬翠從未想過,一個剛剛入山修習仙術短短兩年的同齡人,能夠當著千峰峰主的面擊敗自己,他覺得這簡直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一件羞恥到極致的事情。他開始重新審視自己,審視自己的過往,在一遍徹徹底底地梳理之后,驀然發現,自己從上山到現在,除了目中無人,好像再沒有什么值得說道的事情了。

慘敗鐘離睿,惜敗炎天傾,恨敗沈飛,一次次地失敗讓鐘離睿前所未有的專注,不再拘泥于身邊的瑣碎。他已經記不清自己多久沒有如此專注過了,專注于自己的道!

看過云師叔的唯我獨尊領域,金蟬翠覺得,這個領域與自己再合適不過,現在想想,既然目中無人,眼高于頂是自己的特色,又為什么要走別人走過的道路呢。

金蟬翠今年十九歲了,比邵白羽和沈飛還要大上一歲,他的身高卻是六峰高徒之中最矮小的,甚至要矮小于同輩的弟子,往日里他從不覺得這有什么關系,可是最近一段時間,在學堂里呆的久了,看到了那一對對暗生情愫,眉來眼去的小情侶們,心里面卻前所未有的失落和頹廢。

百學堂一百來號人,沒有任何一個人向他示好過,這是否也間接證明了自己不如別人?

金蟬翠前所未有的惆悵,所以前所未有的專注,身上的短板要靠其他方面的才華來掩飾過去,金蟬翠和他師父的本來目標是蜀山掌教的寶座,現在看起來,似乎有些困難;不過他不愿意放棄,如果能讓末日峰前所未有的強大起來,成為歷代峰主當中最強的一人,也是美事一樁。

有了這個想法,金蟬翠開始醉心于自己的道,已經二十天,他沉靜在火山山口之上,不眠不休,不飲不食,保持著冥想的狀態懸浮,像是進入到了另一片時空下。

這在末日峰其他弟子眼里,似乎很嚇人,在他師父方翠崖看來,卻覺得有些心慰,這些年他也確實把這個從小聰慧過人的小徒弟驕縱的太過蠻橫無理了,以至于疏忽了身為仙人最重要的一件事——修煉。

金蟬翠的身上有著不下于沈飛和邵白羽的身體屬性,這份身體屬性是其他六峰高徒所不具備的,如果應用的好,一定能夠達到極致的境界,成就一番曠古爍今的偉業。

徒弟的表現讓方翠崖欣慰,迷途而知返,未為晚也。如果一場失敗能夠將一個人徹底喚醒,那么這場失敗就非常值得。

蟬王從金蟬翠的后背,爬行到頭頂上,期間蜓翅震動了兩下,發出嗡嗡的聲音。蟬的發聲靠的是腹部和蜓翅的配合共振,這個震動的頻率過強會給身邊的一切事物帶去傷害。

金蟬翠在蟬王蘇醒的時候需要保持沉睡,有一部分是這個原因導致的,因為他只有在睡著的時候,體內的力量才會蟄伏,才不會和蟬王的力量發生沖突,不會引起不必要的互相傷害。

苦思冥想二十多天,金蟬翠一直都在思考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自己沉睡,蟬王才能蘇醒,沉睡的過程本身緩慢,就如同和邵白羽的戰斗,只要敵人知道自己的這個弱點,在蟬王蘇醒之前發起攻擊,那么到頭來,即便體內的蟬王擁有著強大而且恐怖的實力,也是毫無用處的。

金蟬翠不明白自己到底應該怎么做,到底應該怎樣才能邁過這道坎,克服了這個現實當中必須克服的難關,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并不能消磨他解決問題的意志力,正相反,金蟬翠越發的堅定起來,堅定于一定要將眼前的問題解決掉。

他忽然間想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既然只有在自己沉睡的時候,蟬王才能夠蘇醒,那么為什么,現在,這個時刻,自己卻仍然能夠思考。蟬王明明已經醒來,自己為什么還能夠思考,是在發夢嗎?

由一個問題,引申出另外的問題,金蟬翠覺得修道還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現在想想,打從看見師父方翠崖開始,他便已經深深地迷戀上了修道二字,有一度,他習道成癡,每天都像沈飛最開始上山那樣,在太陽之下揮劍,打坐,練功。

漸漸地,這份修煉的勁頭消失了,具體時間記不得了,反正就這樣消失了,莫名其妙地離開了自己,打那之后,雖然每天的修煉還都在堅持,可就像是應付差事,練過了,也就練過了,每天保持那幾個時辰,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而絕大多數的時候,所謂的練功也都是在借助蟬王的力量。

借助蟬王的力量?

金蟬翠恍然有所悟,自己就是自己,為什么一定要借助蟬王的力量,難道沒有了蟬王自己就不再強大了嗎?

我金蟬翠既然眼高于頂,又為什么必須借助蟬王的力量!長久以來,就是這種依賴的心理,導致了自己對于己身修煉的缺乏,以至于只能在沉睡的時候才能使用出蟬王的力量。可是他根本就沒發現,其實在蟬王蘇醒的時候,他本身的意志并沒有就此消失,而是仍然能夠思考的!

我懂了,金蟬翠驀然睜開雙眼,瞳孔中的光芒亮如華晝,他伸出手,蟬王從頭頂之上爬到指端,“一直以來,我都太過依賴于你了,不僅導致了本身的孱弱還讓你擁有實體、重獲新生的時間放緩,是我太幼稚,太天真了,從今天開始,你就如同寵獸一般呆在我的身邊吧,我不發出命令,不許振翅也不許發聲,靜靜地陪著我修煉,看著我變強。”

金蟬翠揚起手,“去吧,飛起來吧,蟬王,去盡情玩耍吧,讓我們一起修煉,我金蟬翠有能力保護好自己。”

一直以來,因為害怕被蟬王誤傷,所以當蟬王蘇醒的時候,自己便沉睡;自己沉睡的時候,蟬王便蘇醒。現在想想,這真是可笑至極,蟬王擁有著靈智,自己又是一個眼高于頂,不將天地萬物看在眼里的人,既然不將萬事萬物看在眼里,又何必擔心會被蟬王誤傷呢!簡直可笑。

從今天開始,就算偶爾遭到傷害又能如何,我金蟬翠就是要尋求最激烈,最有效,最快速的修煉方式,與蟬王一起修煉,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沒錯,我金蟬翠要走的路已經很清楚了,那就是目空一切,不將天下萬物看在眼里的——目空一切!

眾人視線中,蟬王散發出靜謐的光芒,懸浮在金蟬翠的頭頂上方,金蟬翠盤坐在虛空中,凝立在火山口和靈蟬之間,兩者中間,被絲絲縷縷的靜謐光芒聯系在一起。

蟬王振翅,耳邊傳來低頻的蜂鳴,數以萬計的靈蟬自林木間鉆出,遮擋了天空,它們一齊的振翅讓眾人耳膜生疼,金蟬翠離的最近,首當其沖,卻兀自壓抑痛苦,繼續自己的修煉。

末日峰本來就是諸峰之中,環境最為艱苦,最需要忍耐的一座山峰,金蟬翠因為一直有著蟬王的庇護,長久以來的修煉等同于是走了捷徑,不僅違背了末日峰的生存宗旨,也違背了仙法修煉的基本要義。今天,他決定改變這一現狀,為了達到極致的修煉效果,不惜忍耐最為艱苦惡劣的環境條件。

“你終于長大了啊,蟬兒。”方翠崖由衷的欣慰。

同樣的時間,碧池峰蓮花湖,

一道快如閃電的身影在湖面上疾馳,平靜的水面被他往來的穿梭激起一波波的水浪。

雷縱橫本以為自己力量全開的時候會是無敵的,萬萬想不到,居然連后起之秀沈飛都不是對手。遙想那一天的戰斗,沈飛的勝利雖然有著巧合的成分,可是那層出不窮的強大法寶,凌厲無雙的霸烈劍招,都讓雷縱橫記憶猶新。平心而論,自己那一戰輸的并不冤枉。沈飛在最后時刻,以氣吞山河卷鉗制住了自己的速度,以凌厲至極的過肩摔,束縛住了自己的手腳,自己被他近距離地靠近,沒有多少反手的機會。

真的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一個人,沈飛之強,不止在于其本身,還有法寶帶來的力量加持;而自己之弱,卻完全來自于手中仙器的疲軟,僅僅一把游龍劍看來已經無法滿足高水平地對戰了,連同樣以仙法擅長的朝華峰尹朝華都懷揣一把兵器譜排名前十位的扇子。

光靠自己是不行的,有必要尋一把更厲害而且更趁手的兵刃了!

雷縱橫這樣想著,忽然急剎車,停止在蓮花池中心,身前的水浪被蠻橫的前沖之力激突得翻涌而起,形成兩米高的大浪卷上岸,將前岸的花草盡皆覆沒。

雷縱橫肥胖臃腫的身體也如層層的波浪一般向著一個方向堆疊,蠻搞笑的。被肥肉擠成一條縫的眼睛里,眼珠亂轉:“一把得心應手的仙劍?記得以前聽師父說過,碧池峰內部好像封印著一把禁忌之劍,叫做驚蟄,去問問看。”

之后便又化作一道閃電,消失在蓮花湖的湖面上。

此時,碧池峰峰主正在書房中喝茶,兩邊的窗戶敞開著,忽然有一陣疾風從窗外涌來,不僅掀起了桌子上的宣紙,還撩起了他花白的胡須,險些將茶碗打翻。

雷闖微微蹙眉,只剩一個窟窿的右手鮮有的顫抖,雷縱橫是他見過的最懂禮貌,最為膽小,資質最高的一個人,這般冒失的行為還是第一次出現,難道是這幾日在蓮花湖的發泄找到了出口?

雷闖并沒有生縱橫的氣,就如同他對手上的傷并不特別介意,一趟正邪之戰,毀了一只握劍的手,對常人來說,當是不小的打擊,雷闖卻不這樣覺得,他很坦然,坦然到讓身邊人誤會是裝出來的。他也并不在乎身邊人的看法,雷闖能夠成為六峰中最年長的峰主不是沒有原因的,他的心態和眼光外人無法理解。

雷縱橫停留在門外,仿佛是意識到自己的魯莽導致了尷尬的事情,所以手足無措,幾次想要敲門又幾次放棄,還是雷闖說:“縱橫啊,進來吧。”這才推門進入。

雖然同樣姓雷,但實際上雷闖和雷縱橫沒有任何血緣關系,雷闖一生沒有娶妻,雷縱橫是在他一次下山的時候,偶然間發現的。那一日,天生異象,神獸護航,一看就是有強人降生,雷闖仗著雷行之術,找遍十里八鄉,終于發現了襁褓中的雷縱橫。

這一年,同樣是開皇十三年,所以雷縱橫其實和沈飛、邵白羽、炎天傾是同一年出生的天之異子!不過與前三人不一樣的是,雷縱橫剛生下的時候臉孔漲成豬肝色,像是血液無法順流,若不是雷闖剛好在附近,循著異象找了來,估計已經死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