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十五章 怒意的噴薄,頭狼的進化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沈飛之所以得出這樣的結論是因為藥人身邊的那只大黃狗,當時自己每天照顧它,喂養它,可是大黃狗永遠只聽從藥人一個人的命令,也只護衛藥人一個人,小的時候,自己被狐貍追咬,一直跑到近處,找它求救,大黃狗連動都不動一下,反而一臉厭棄地望過來;還有一次,自己喂它食物的時候,只是想借機上前摸摸它,都招致了大黃狗的齜牙咧嘴。與此相對應的是,無論藥人對大黃如何粗魯,如何打罵,它都是一副逆來順受的恭順樣子,由此沈飛就知道了,狗這種東西服打不服敬,任何時候,你都必須表現的比它更強,它們才會絕對的服從于你!

當然,他并不知道的是,大黃當時如此對待他,天性只是一方面,還有一方面原因,是藥人的故意為之。藥人一直覺得沈飛學東西快,人聰明,夠義氣,全身上下幾乎沒毛病,唯一的缺點就是心腸太軟,雖然偶爾有兇性露出,但那都是被逼急了的時候,本質上,還是一副菩薩心腸,悲憫世人的性格。

藥人和沈飛在一起整整八年,不是不想將沈飛收為弟子,可是每當看著他樂善好施地為人看病救人,心慈手軟地照顧逃命至此的小動物的時候,就氣不打一處來,魔教那是什么地方,是魚龍混雜,勝者為王的修羅場,沈飛這般的性格就算力量再強,也成不了大事的。所以,整整八年的時間里,他一直用各種方法試圖改變沈飛,其中包括打罵他,激起他的兇性,通過大黃狗的區別對待,讓沈飛意識到只有嚴厲的手段,才能調教出恭順的仆人,可惜都失敗了,沈飛這個人脾氣特別的倔,還特別的軸,無論你怎么辱罵、教訓,都按照自己的性子來,若干年來沒有例外,以至于藥人最終放棄了將衣缽傳承給他的想法,若不是陰差陽錯的被他闖進陣中,王劍九龍是絕對不會交到沈飛手中的。

或許一切都是天意吧,上天有意磨練沈飛,沈飛便必須要經受磨練,為自己堅韌固執的性子付出代價;上天覺得沈飛該放光了,那么世間的萬事萬物,就都要為他的大放光彩讓路。

老大作為頭狼,膽敢攻擊主人沈飛,觀戰的六小驚地背毛乍起,它們是血脈最為高貴純正的血狼一族,是與陰陽兩儀同時誕生的遠古圣獸,血脈中根植著服從和守護的因子,老大雖然是頭狼,對主人表現出兇狠的一面,仍是其他六個小家伙不能接受的。

沈飛心說:這么小就敢反嘴咬我,長大之后還不要吃了我,我今天就算把你打死,起到殺雞儆猴的效果,也是認了。

他心地善良,但胸有城府,對原則問題絕不會一味仁慈,老大的行動觸碰了沈飛心中的底線,忍著被牙齒咬到的痛楚,將仙力覆蓋在手掌上,手臂往前伸,一把摁住老大,接著高高提起,狠狠摔向地面。

“飛哥哥!”遠方的若雪看著心痛,“它還小,別下狠手。”

可惜她的話,沈飛是聽不進去的,隨著“砰”的一聲,老大重重地摔向地面,正撞在樹根虬結的地方,將大樹的根部砸出了一個小坑。正在樹梢上吃東西的燕兒即刻飛起了,連熊肉都來不及帶走。

看它還不屈服,又要掙扎著爬起,沈飛用仙力包裹了右腳,一腳將它踩在腳下。老大此刻肚皮向上,爪子和牙齒亂啃,將那雙穿在腳上的黑色布鞋割出了好幾道破口,沈飛虎目中,一絲兇光閃過,橫踢一腿,將老大踹飛,繼而追趕上去,等它跌跌滾滾,剛好后背沖上,爪子和牙齒沖下的時候,用右手從上壓下,一把摁住它,同時身子一起壓過去,再不給它起身的機會。

四肢并用的動物最怕被人占住背門,那是它們身上的最大弱點。沈飛此舉等于說是掐住了老大的命門,任憑它狗吃屎,四肢亂撓,也再無法傷害到自己了。

“我把你從敵人的手里救下來,養到這么大,你個混蛋敢要咬我,我今天不好好教訓你,跟你姓。”話是這樣說,沈飛心里其實蠻糾結的,老大畢竟是自己親手養大的,雖然它做的不對,可是畢竟年紀還小,自己究竟要出手教訓到什么程度真是個問題?而且從現在的情況看起來,老大越戰越勇,完全沒有服從的意思,難道真要把它打死嗎?

沈飛很糾結,畢竟是自己從小帶大的娃娃,就如同親生骨肉,往下揮落的右手卻一點不手軟,順手抓起地面上的木頭塊子,用仙力覆蓋了,“啪啪”作響地打老大的屁股,這個時候,老三到老七,它們五個身體前傾想要過去求情,不過被老二一聲低吼制止了,狼族社會等級森嚴,老大不死,老二永無出頭之日。

莫名其妙的一場戰斗,戰斗的原因是被沈飛親手養大的頭狼膽敢不服從他的命令。

沈飛一次次地揮動手中的木塊,拍打老大的屁股,將它打的嗷嗷直叫,四個小爪子一個勁地亂刨,頸部努力地往回轉,爭著要咬沈飛。它越是如此,沈飛心中越恨,手上越是用力。到手中的木樁被打斷為止,老大身下已經濕了一片,屎尿橫流,應該是被打得疼了,沈飛也再下不去手,摁住老大說道:“服不服!以后還敢不敢咬我。”

他允許老大稍稍側過頭,看著自己,那雙瞪大的眼睛中除了過度的驚恐之外,更含有著一絲陰冷,這讓沈飛心如刀割,真是倦了,收手站起,順勢踢出一腳,“給我滾。”

言辭雖然狠厲,不過沈飛只是象征性地踹了一腳,就像藥人判斷的那樣,對于“親人”,他最終還是手軟了。

可是!

之前受驚過度的老大,卻錯誤的估計了沈飛的行動,看他一腳踢來,以為又是狠辣鉆心地鞭笞,嘴巴一張,就勢咬住了送到嘴邊的沈飛的腳趾尖。

沒有仙力的庇護,鋒利的牙齒輕易劃破鞋面,刺入血肉之中,鮮血很快淌了下來,沈飛沒有馬上收回腳,因為和腳上的痛比起來,心里面的痛更讓他難以忍受。

或許自己不該武斷地攻擊老大,但它被自己攻擊之后的一連串表現,真是讓沈飛太寒心了!更讓他寒心的是,血的味道激起了老大體內的獸性,它細小的牙齒咬住沈飛的腳趾,左右甩頭,誓要將被它咬中的腳趾撕扯下來。

沈飛心中痛極!伴隨而來的是怒!

隨著一陣耀眼的光芒,仙罡爆發,老大在天空中滾了三滾,重重地摔落下來。

這次沈飛再不心慈手軟,“想要咬掉我的腳趾,你有這個能力嗎?白眼狼,我要廢掉你一條腿,讓你永遠記住今日的教訓,再也不敢對我呲牙咧嘴!還有,頭狼的位置以后都由老二來坐,你再也不是頭狼了。”

五彩繽紛的花瓣出現在風中,沈飛右手握住朝花夕拾劍,對著趴在地上的老大刺出,“白眼狼,我要你永遠記住今天的教訓,一輩子都銘記在心里。”

一劍刺下,劍刃鋒利,老大短粗的前腿即刻與本體分離,血流滿地,比沈飛足下流出的血大量的多,但不可思議的,居然沒有一絲一毫的呻吟聲發出,老大應該是昏迷了過去,癱倒在血泊中一動不動。

長劍落下,沈飛意識到自己下手重了,心里后悔已經來不及,望著倒在血泊中的老大,沒有什么詞語能形容此刻的心情,本來好好的吃點熊肉,怎么就變成這般的情景了呢?是自己變了,還是老大變了?是否自己之前做法真的有錯?

仔細回憶,心里面對老大的反感其實在它們不放棄熊肉的時候已經生出了,等到它貿然撲擊燕兒的時候,反感爆發出來,出手確實狠了一些。卻也由此激起老大身為頭狼本體里的兇性,居然一次次向著自己動口,這才導致了最后的結局。

“呵呵。可能大家都有錯吧。”看著血泊中的斷肢,沈飛知道后果已經釀成,恢復起來大概是不可能了。他現在面臨兩個選擇,一是默認了眼下的結果,弄死老大,殺雞儆猴;二是救治老大,讓它繼續存活,等待回心轉意。

兩相比較,仁慈還是占了上風,這大概與沈飛身為大夫有關系,有能力醫治別人的大夫,總歸是悲憫世人的一類人。

沈飛從芥子帶中拿出一粒仙丹,慢慢地走到老大的身邊,正待蹲下。卻有一股焦躁的氣流驀然涌出,緊接著到來的是無比燦爛的光芒,光芒來自老大的身體,由內而外爆發,亮度逐漸增強,到了最后,甚至不得不伸手擋住眼睛。

與此同時,六小露出警戒的神色,后背弓起,背毛倒立,四肢繃的緊緊的,對著沈飛身前的光芒嚎叫,叫聲顯得很局促、很不安,似乎有什么恐怖的東西正要誕生。

沈飛努力地注視光明內的變化,依稀看到老大弱小的身軀正在慢慢變大,意識到對方可能正在進化。

普通獸類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從幼年成長到壯年,身軀跟著一點點長大;靈獸擁有著無盡的生命,每一次成長都與機緣有關,只有達到往上邁進的條件,體型和心智才會發生改變,這種由內而外的巨大改變被稱作進化;一般來說,靈獸的進化是階梯式的,越是強大的靈獸,其每一次進化帶來的改變越是巨大。

連番受到沈飛的攻擊,甚至因此被斬去一只前腿,老大體內的怒氣膨脹到了極致,這導致它無視仙力儲備的不足強行做出進化,這份進化是硬生生被逼出來的,比其他六小都要早。

楚方曾經說過,天狼是天地間最古老、最強大的靈獸之一,擁有著無限進化的可能性。老大由于怒氣的頂點沸騰而進化,它身體所產生的改變必然是與以往的所有同類都不一樣的。

光芒最深處,巨大的狼身正在成形,威脅感陡然增加,凜冽的殺意向著沈飛釋放。老大的進化尚未完成,此刻如果出手,一定能取得不錯的效果。沈飛佇立在殺意的風潮下,將手中的丹丸生生捏碎,幾次想要舉劍,都放棄了。

任憑光芒達到極盛,進而泯滅,一個巨大的威脅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視線中,一頭半人高的孤狼沉默地注視著自己,孤狼一身皮毛呈現出血一般的顏色,狼眼狹長上吊,再不復之前的狡黠和靈動,里面滿滿地充斥著憤怒和殺意。三條腿著地,左前腿彎曲著,蜷縮成一團,雖然進化促使它被砍掉的前腿重新生長了出來,但是已經失去了所有的活力,只是一個擺設而已。

為了彌補身體的缺陷,剩下的三條腿特別粗壯,爪子厚重堅實,不再像貓爪一樣彎曲,徹底地變成了狼爪,穩穩地抓住地面。背上的毛像是燃燒的火焰,不可思議地向著天空中卷起,活物一般張牙舞爪,狼尾拖在地上,沉重到可以將松軟的泥土壓得塌陷。

老大的呼吸很沉重,彌漫著一股子血腥的臭味,讓人作嘔,沈飛平靜地看著它,并沒有因為外形的改變而感到畏懼,在他眼里,無論老大如何成長,都是自己從小照顧大的孩子。

一人一狼平靜的對視,夕陽早已落下地平線,皓月正從云間隱藏,樹梢被山風吹動,搖搖擺擺的,形成詭異的影子。火堆點燃著,香噴噴的熊肉兀自丟棄在一邊,哪怕最貪吃的小狼崽都沒有動上一口。心跳的聲音很沉重,卻是來自局外人納蘭若雪和六小的,置身局內的沈飛和老大則出奇的平靜,平靜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最終還是沈飛開口:“記住,任何時候都不許對我呲牙,任何時候。”

哪怕面對煥然一新的老大,他還是這副頤指氣使地命令態度,這導致了嚴重的后果,導致了老大的憤怒,隨著一聲兇狠地咆哮,黏糊糊的口水噴了沈飛滿身滿臉。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