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四十一章 下山傳道,我輩便當名滿天下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之前云師叔并沒有向沈飛透露有關下山的事情,以至于沈飛乍聞之下,手足無措。

掌教看出來了,繼而說道:“你不要誤會,為師是想聽聽你心里的想法。”

沈飛想了想,最終決定如實回答:“師父,弟子是想去人間走一遭,畢竟身為羅剎子民,無數親人化作白骨,而親人的眼睛正在黑市中以高昂的價格倒賣,淪為收藏品,所以弟子想盡自己之能,將族人的遺體更多地收回,好讓他們在天之靈得以安息。”

“你不想查查當年的罪魁禍進而報仇?”掌教望著沈飛,目光之中射出一道冷電。

后者驚出一身冷汗,嚇得叩拜下去。

“師父,徒兒確實有此想法,但本族覆滅的景況著實凄慘,讓主謀者伏法,徒兒覺得,并不算過錯。”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滾落下來,沈飛最怕提到有關羅剎族的事情,因為無論是蜀山還是人國抑或魔族都隸屬華夏一族,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他生怕師父會因此怪罪于他。

“如果尋到仇人,你會如何?”掌教逼問道。

“徒兒現在還沒有打算。”沈飛深伏于地,聲音很輕很小,視線中只有師父的一雙布鞋。

“是沒有打算,還是不敢說。”掌教咄咄逼人地逼問他,因為這個問題很重要。

“徒兒……徒兒覺得。”驀然咬緊嘴唇,沈飛抬起頭,迎上師父的目光,已經整整六個月了,將近半年的時間里他從沒有這般和師父氣勢洶洶地對視,“師父,冤有頭,債有主,徒兒只想找出當年羅剎族覆滅的真相,找出導致羅剎族覆滅的始作俑者,將他繩之以法,至于其他的,徒兒從沒有想過。”

“如果那個人權力蓋世,殺死他會導致人間動亂,導致凡人與道教的沖突你該怎樣?”

“徒兒會悄無聲息地刺殺他,完成復仇。”

“你的心中有恨,為師能夠理解,但是飛兒呦,你需要知道,大多數時候解決仇恨的辦法并非復仇。”

“師父的意思是?”

“套用佛門的一句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可是,羅剎族數十萬人的性命也能因為放下屠刀而復活嗎?”

“這是你心中的執念。”

“弟子有罪。”

“我知道無法說動你。不過能聽你坦然的道出心中所想,師父已然感到欣慰。”掌教拍拍沈飛的頭,掌中蘊含著無限的慈愛,“飛兒呦,為師許你下山,不過在此之前,你要答應為師三個條件。”

“師父許我下山?”沈飛既驚又奇,畢竟仙人不許插手人間事物,是蜀山的舊歷,而師父最注重的就是維護秩序。

卻聽掌教說道:“此次下山有兩個目的,其一,打開長久以來盤亙在你心中的心結,只有如此,道境才能更近一步。但為師不得不警告你,如果你被心結所累墮入魔道,為師會趁著一息尚存為民除害。”

“徒兒不敢!”沈飛汗如雨下。

“我知道你不敢。”掌教望向窗外,將靈力擴散確認沒有人在附近偷聽,“其二,為師要你去人間傳播本教教義。”

“去人間傳教?”沈飛心中大驚,心想師父怎么忽然做出這番決斷,人間是佛國的地盤人盡皆知,此舉必然招致佛國反撲,導致兩派間的關系繼續惡化。

掌教知道他的心思,解釋道:“此次魔教從人間開道,侵入我蜀山腹地整整七個月,二百零九天時間,這么長的時間里,佛宗居然毫無反應,可見他們那邊出了問題。所以為師要派你前往人間,借著向天下傳道的機會了解佛宗內部出現的問題,及時稟告為師,再做決斷。”

“原來師父一早就有派我下山的意思,所以提前試探我對過去的恩仇到底是抱有怎樣的態度。”沈飛點點頭,不過仍然感到疑惑,畢竟下山傳道史無前例,自己究竟應該以什么樣的身份,做到何種地步,能夠承受多大的代價都需要師父在下山之前說清楚。

心中稍定,他抬起頭問道:“師父……”剛要開口已被掌教摁住,因為掌門真人早已將一切考慮周到,對他要問些什么都是了然于胸,“此次下山,以歷練深造為由……”

掌教將一切交代清楚,沈飛深刻感受到師父所謀深遠,同時意識到肩頭的責任,自己此次下山已成定局,而究竟能做到哪一步全要看自己的能力,掌教給了他很大的自由和施展空間,同時也讓他做好最壞的打算,一旦行事出現偏差,雖然師父沒有明說,自己隨時可能成為蜀山的棄子。但如果步步為營,那么蜀山也會是支撐自己的有力保障。

沈飛知道,與腳下這座雄偉的大山相比較,自己真是微不足道,起碼在自己師父心里是這樣的。

不過,好消息是,自己可以名正言順地下山探查有關羅剎族的真相了。從掌教的語氣中,隱約能夠猜測到羅剎族的覆滅與皇城拓跋氏大有牽連。

“飛兒,此行充滿挑戰,若然功成,當可名揚四海;如若失敗,也必定尸骨無存。放眼蜀山,能夠完成這個任務的人除了你師叔之外只有你了,而云烈年歲已大又肩負重振戒律司的重任,當下難以分身他顧,所以,能夠完成這個使命的只有你。我給你三年時間,務必戒驕戒躁,不可魯莽行事。佛宗凈壇高手如云,而帝都只是凈壇的前院而已,你到了那邊,遇到難處,隨時與我飛鴿傳書,聽明白了沒有。”

“師父放心,弟子必當盡心竭力完成師父交托的使命。”

“盡心就好,遇到太大的難處,我許你放棄此次任務。”

“師父,徒兒尚有一事相求。”

“但說無妨。”

“請師尊再寬限徒兒一些時日。”

“你認為幾年合適?”

“五年!徒兒要步步為營,穩扎穩打,三年時間太短暫了一些。”

“好,最多五年時間,期間計劃若然生變,我會派人持掌門信令前去支援你。”

“師父,那您所說的三個下山條件是?”

“正要說道此處。”掌教站起,負手而立,“第一,我要你答應我,此行以傳道為主,濟世救人,匡扶正義,不可導致人族內亂。”

“師父,涉及教派紛爭,萬一因此產生敵對,也并非全無可能。”

“是有可能,但我不允許你故意為之。有意挑起人間戰火。”

“好,弟子答應師父,絕不故意挑起人間戰火。”

“其二,我要你答應我,就算現羅剎族的遺民,也永遠不再提復國之事。”

“師父!”

“你答不答應?”

“是,弟子永遠不會提起復國之事。”

“第三,下山之后海闊天空,為師已經約束不到你了,我要你答應為師,牢記蜀山戒律,以山上的律法嚴格要求自己,不可以因為失去了為師的監督而任意妄為,做出有悖于天道的事情。”

“師父敬請放心,徒兒下山必定恪守蜀山門規,絕不會做出不軌之舉。”

“記住你答應過我的三個條件。”掌教又一次伸出手,拍拍沈飛的頭頂,“飛兒啊,我知道下山之前,向你提出這么多嚴苛的要求是有些為難你了,為師也是沒有辦法,你是雄鷹,終將乘風而起的雄鷹,但畢竟也是蜀山的門人,為師不得不以嚴厲的約定來約束你的行為,免得你做出于蜀山、于天下不容的舉動,你能理解為師嗎?”

“師父說的句句在理,飛兒絕沒有絲毫不滿之心。”

“此外,下山之后,俗事繁忙,算是一種另類的修煉吧,道法不要荒廢了,更不可誤入歧途才好。”掌教語重心長地說道:“已經整整十甲子的時間,自青山道祖之后,你是第一個下山入世的蜀中弟子,既可能流芳百世,也可能遺臭萬年。這些后果在臨行前你都要想想清楚,如果后悔了,隨時可以找到師父,我會另派他人完成此項任務。”

“不,師尊,弟子絕不后悔。自上山伊始,弟子便堅定的認為,仙人理當為不平事拔劍,仙人手中的劍不該只用于互相殘殺,還可以濟世救人,弘揚正道,您給了我這個機會,弟子一定會好好把握,不辱沒了師尊的厚望。”

“你的心意我一直都知道,不過規矩的存在自然有其道理。人間復雜,更盛神山,下山之后你要處處著,掌教從袖子里掏出一個樣式古樸的錦盒,“你身上仙寶眾多,為師也沒必要錦上添花了。這盒子里乘著五粒回魂丹,比不上轉生丹的功效,卻已足夠在關鍵時刻救你一命,你要謹慎使用才好。”

“謝師父。”沈飛小心翼翼地將錦盒收好,這五粒丹藥都是救命用的,可不能有絲毫差池。

“另外,下界不比山上,那里需要用金銀進行交易你應該也清楚,這個盒子里有一百兩黃金,足夠你進入到貴族的圈子,你也收下吧。”掌教又拿出一個錦盒,打開之后里面盛著金燦燦的黃金,沈飛便是從人間而來,自然知道在下界生活,這些東西是必不可少之物,甚至比神丹更加珍貴,乖乖地收入芥子袋中。

“最后,為師要提醒你一句,佛宗凈壇已多年沒有開啟,其中到底存在著多少高手沒有定數,你此行若是能逼得凈壇重開,一定將春秋印隨身攜帶好,關鍵時刻,或可救你一命。”掌教最后囑托沈飛,師徒即將分離,竟有著絲絲不舍。遙想沈飛上山學藝的五年時間,那真是大喜大悲,大起大落,中間有許多誤會都因為鐘離的出現而煙消云散,現在再看沈飛,掌教甚至覺得這是自己教出來的,最堪大任的一名弟子,唯一可惜的是,他并非華夏一族。

聽著師父一樣一樣將事情交代清楚,沈飛也是悲從中來,想想馬上就要下山,就要與親如兄弟的邵白羽,終日打鬧的莫君如,若即若離的冷宮月,充滿糾葛的納蘭若雪,亦師亦友的云師叔,以及一起上課的同班同學們分別了,心里真是充滿不舍。他自五歲家道敗落與藥人相依為命,在人間艱難求生,一直到十三歲進入通天路求登蜀巔,期間經歷無數波折,受盡世人白眼,最終修成正果已然十八歲的年紀,正是風華正茂之時,想想這一路走來,出現在生命里的每一個人都給他帶來了太多的感動。可惜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即將與這些“至親”分別,沈飛悲從中來,淚如雪崩,緊緊摟住恩師雙腿,哭訴起來。

“好孩子,你是我的好孩子。”掌教輕輕撫摸他的頭頂,也感到心中不是滋味:“名揚四海不正是你和白羽一直追求的嗎?現在你先行一步,為師相信必然可以大放光彩,將我道宗教義傳遍天下。”

明知師父說的句句在理,也知道此次下山,正是自己心中所愿,可是沈飛無論如何抑制不住眼間的淚水。正所謂真到分別之時,才知道相聚的可貴,不管曾經經歷過什么,相交相識這么久,沈飛是真的舍不得腳下的神山,舍不得居住在深山之上的這班好友。

云師叔站在門外,被沈飛哭聲感染,一口口地喝著烈酒,鼻頭紅紅的,也是感動:“孩子長大了總會離開父母,這個天下便是你的舞臺,去撼動九州吧,你有著這樣的能力。”

抽泣了好一會兒,他的心境才慢慢平復,掌教又想起了什么,從袖子里拿出了三本書:“好孩子,下山之后面臨的是人心的詭詐,這三本書鉆研兵法、韜略,對你會大有幫助,好好看看,人生便是最大的戰場。”

“謝師父。”沈飛擦干淚痕抬起頭來,眼圈又紅又腫,“師父,弟子還有一事求教。”

掌教道:“你想問什么?”

沈飛道:“佛宗凈壇到底是個什么地方,為何您屢屢告誡弟子需要對它多加戒備。”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