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六十二章 紫荊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紫荊瘋狂生長,所過之處,植物凋敝,小獸成為干尸。直到沈飛收手,也不見枯萎,其中一些枝干,甚至有意尋沈飛的血肉下手,不過被五行創生術操控,沒能近身。

“自己的想法果然是對的。”沈飛收手,紫荊的瘋狂生長即刻停止了,但沒有像其他植物那樣馬上萎蔫下去,直到將沿路抓取到的所有植物的精華吸收殆盡,尖端化出花苞,花苞盛開結為果實,果實在片刻之間又依次掉落,沈飛走過去將果實撿起,剝開,里面是一粒粒新鮮的種子。

結出果實的紫荊也沒有就此萎蔫,它們的根須深植于綠色植物的莖干當中,從其中毫不費力地吸收供自己存活的養料。

沈飛深深吸氣,暗道:這些在毒瘴中催化而成的植物果然具有侵略性,會對生態系統造成破壞,不能任由其展。當下將掉落在地面上的紫荊種子一一撿起,“不過,好消息是,它們的侵略性正可以為己所用。”

二度施展五行創生術,沈飛用其中的駕馭手段,操控紫荊生長的方向。它們與其它植物不同,在依靠自己仙力瘋狂生長的同時,也在不間斷吸收宿主的能量,達到快成長的目的。沈飛現,在自己仙力注入的時候,它們對宿主能量的吸取就特別的快,當仙力撤走,它們對宿主能量的吸取就會變慢,從中達到一個平衡,保持宿主將死不活的狀態,再源源不斷地從其中提取養分。沈飛試著操控紫荊往天空中生長,天空中沒有宿主,紫荊像蜈蚣螯足似的根須在半空中亂抓,就算什么都抓取不到,在仙力源源不斷地注入下,也能夠繼續生長,長得很高很高,甚至抓住恰巧飛過的小鳥。

那只墨綠色不知道名字的小鳥剛剛捕食完成,嘴里叼著蟲子恰巧經過此處,被紫荊的一支根須觸碰到,便脫身不得了。轉瞬之間被瘋狂涌至活物一般的紫荊莖干團團包裹,吸成干尸。通過這次意外,沈飛現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借由五行創生術,自己的仙罡能夠像附著在劍刃上那樣,附著到植物的軀干上,使它們更加堅韌而具有殺傷力。紫荊在從高處落下的時候,如果是在撤去仙力以后,那么會摔成稀巴爛;如果沒有撤去仙力,就算用五行創生術操控它們狠狠地往地面上砸,也不會有所折損。

這真的是個好消息,沈飛感覺有這一招定能在戰斗中揮奇效。他留七小在此處為他看守種子,自己進入到密林深處,尋找大型哺乳動物,離得老遠,拋出紫荊種子,再對其施展五行創生術。正在吃草的麋鹿群根本意識不到生了什么,便被紫荊瘋長的藤蔓纏卷,掙脫不得,變成養料被吸收殆盡。沈飛本想讓紫荊單捆住一只,但意想不到的是,或許是自己有些興奮,用力過猛,那幾粒種子中爆出的紫荊瘋狂生長,根須像網一樣籠罩了麋鹿群,只要觸碰到獵物,莖干便瘋狂生長纏卷上去,其上蘊含著自己的仙力,以麋鹿那巨大的身軀都是動彈不得,只能任由紫荊越長越大,將己身里三層外三層的包裹,吸干其中的精血。

沈飛散去仙力走到麋鹿尸體旁,紫荊沒有因此萎蔫掉,源源不斷地吸取宿主的能量直至最后一滴,層層捆縛之下,麋鹿露出的頭并無痛苦的表情,目光空洞,顯得很鎮定。沈飛從那眼神中看出它們是中毒了,大概是根須刺破皮肉的同時,將具有麻醉效力的弱毒一并注入了進去。

靠的近了,紫荊亂探的根須感受到他的體溫,向他纏卷過來,被沈飛揮手間,泯去所有痕跡。火焰雖然熾烈,但只有控的火焰才能真正淪為殺戮的機器;紫荊雖然惡毒,但只有被仙力覆蓋的紫荊,才真的無堅不摧,具有切實的殺傷力。在這邊的世界,有這些現成的養料,被催生出的紫荊顯然與氣吞山河卷內生了性質上的改變,具有侵略性,向活的掠食者那樣,進攻其他生物。沒有仙力催持的情況下,它們生長得很慢,也不是十分結實所以侵略性表現得不甚明顯;可一旦經過仙力的催持,就立時變成了張牙舞爪的怪物,能夠將沿途觸碰到的一切生物抓捕住,繼而吸干精華。

紫荊的創生非常成功,這讓沈飛欣喜若狂,接下來,他決定試一試針對樹木的創生。對象是榕樹,因為經過前兩日的實踐,他現,榕樹的莖干堅韌而柔軟,可以像觸手那樣進行纏卷、攻擊,這是其他任何樹木都做不到的。所以萬千樹種當中,沈飛最看好的就是榕樹。

“可不要讓我失望哦。”他找到一只落單的野豬,無論是之前的麋鹿還是現在現的野豬都因為弱小和不具有攻擊性,淪為沈飛試驗的犧牲品,可以說,是弱小帶來的原罪害了它們。在弱肉強食的自然界當中,弱小本身就是不被允許的。

還是相同的距離,沈飛將榕樹樹種拋向空中,進而施展五行創生術。榕樹的氣根和莖干連成一體,蜿蜒交錯的生長,不過動作幅度太大了,尚未長成已將野豬嚇跑。且榕樹的莖干過于沉重粗壯,由于五行創生的力量在半空中開始生長,根須落地后,其中的絕大部分都因為沉重的分量被砸折了,無法深入地下生根,在沈飛的仙力撤去后,以肉眼可見的度快萎蔫下去。

看來,同樣的方法對榕樹是行不通的。

沈飛不放棄,很快便又尋到那只可憐的野豬,換了個方法,先將榕樹種子埋入腳下土壤,接著對著土壤中的種子施展五行創生術,巨大的植物莖干有土壤作為依托,再加上沈飛仙力的催持快生長出來,沈飛操控莖干沖向野豬,后者大驚失色,蹦跳著逃跑,可惜榕樹莖干長勢兇猛,從左右兩邊夾擊,將它包圍在中央,很快纏卷住,堅韌粗大的莖干刺破野豬的身體,將之釘死在地面上。

“成了。”沈飛散去仙力,榕樹因為根須直達土中,能夠從中吸取養料,保持原樣沒有像第一次那樣萎蔫掉。他走到野豬尸體旁,看著它被莖干穿心,痛苦慘死的模樣,沒有絲毫憐憫,想到七小還餓著肚子,便將根莖切斷,將野豬尸體取下平放在身邊。

回歸之前,他最后嘗試了一種可以噴毒的植物,這種植物名叫霸王花,生長在山陰側,盛開之時,巨大的花蕊成長為八片厚實多汁的花瓣,顏色紅,花心中空的,散出惡臭和劇毒,經由五行創生術的操控,劇毒能夠定向噴出,威力不小。三次試驗全部成功,沈飛終于心滿意足,帶著野豬的尸體,腳踩花瓣云,原路返回了。

距離寒潭尚遠,便依稀聽到七小求救的尖叫聲,像是被欺負了,加快度前行,果然看到十幾頭叢林狼在年輕公狼的帶領下包圍了它們,年輕公狼有意撲上去撕咬七小的身體而不給予致命的一擊,用它們痛苦的叫聲警告身邊的同伴,這就是和我作對的下場。

對前一任領的子嗣趕盡殺絕,是每一代狼群新領必做的事情,如果七小沒有跟了沈飛的話,必然慘死無疑,但既然沈飛已成為它們的主人,那么年輕頭狼的行為就是在太歲頭上動土。打狗是要看主人的!

沈飛將榕樹的種子拋灑下去,他不敢動用紫荊的力量,因為害怕瘋狂生長的紫荊連七小一起傷害。狼群嘶吼,像是現了他,但已經來不及了,在榕樹種子觸及地面下一刻,五行創生術爆了。

沈飛是在握住種子的時候,先將一部分仙力注入進去,等到種子接觸地面,再施展五行創生術。恐怖而巨大的植物破殼而出,根須深入地下,莖干卷向群狼,頭狼仗著靈巧,左躲右閃,可惜逃不過無所不在的天羅地網,被榕樹莖干纏卷,動彈不得,其他群狼也是一樣。七小遭它們啃咬,傷痕累累,看到主人歸來還是興奮地撲叫,咧開的小嘴,露出粉嫩的舌頭,瞇瞇的眼睛顯露出自真心的歡悅。

沈飛乘花瓣云降落下來,目光冷冽,面色沉冷,群狼已和他有過三次交手的經歷,此番被制住,望過來的目光都是充滿恐懼。它們被瘋狂生長的榕樹莖干纏卷著,無論怎樣掙扎都脫身不得。沈飛提前將仙力注入了種子里,生長出的榕樹又以土為根,所以即便散去五行創生術,根莖也已成形,堅固柔韌,以它們的能力無法撕破。

沈飛走到年輕頭狼的面前,指指七小,“它們是我的人,你傷害它們就等于傷害我,付出代價吧。”年輕頭狼一身灰黑色長毛,沒有尾巴因為早被沈飛扯斷,三角形的眼睛紅彤彤的,顯現出嗜血。它的嘴很尖,里面的牙齒長而粗,看起來就很鋒利。

望向沈飛的目光雖有畏懼,更加兇狠,不斷呲牙警告他不要過來。沈飛豈會怕它,指指七小:“去,把它吃了,那是你們的殺父仇人。”

七小像是能聽懂主人的語言,向前竄了兩竄,可因為畏懼,又逃了回來,被沈飛罵道:“今天不吃了它,你們就別跟我回山上了。”

七小最害怕的就是離開沈飛,離開主人,當下呲出犬齒,露出兇猛的模樣。它們的犬牙還遠遠沒有長成,小而稚嫩,又受了傷,說起來,去撕咬年輕公狼確實有些為難。不過沈飛就是要逼它們這樣做,畢竟自己也是被掌教這么逼出來的,只有突破極限,才能獲得成功。

七小互相看看,下定決心,“嗷嗷”叫喚著,攀著榕樹樹干竄到年輕頭狼身邊,用牙齒撕咬它的身體,沈飛二度施展五行創生術,操控榕樹莖干將年輕頭狼五花大綁,不讓它有機會攻擊到七小。

小家伙們初時畏畏縮縮,撲上去咬一口,即刻后退,后來膽子越來越大,用鋒利的爪子攀住年輕頭狼的身體,在它活著的時候撕咬它的下半身,咬的腸穿肚爛,鮮血直流。頭狼由始至終緊盯著沈飛,卻又無能為力,隨著一聲不甘的嚎叫,一命嗚呼,失去了所有生機。

七小猶不罷休,它們越是飲血就越是兇橫,咬住年輕頭狼的皮肉拼命甩頭,像是要將之前的賬一并清算。等到它們將頭狼身軀整個吃了,只留下一顆狼頭的時候,沈飛指向狼群里其他的同伴,“把它們也吃了。”聽他這么說,群狼尖叫,聲音“嗚咽”像是在討饒。沈飛本就是嚇唬它們,看七小浴血重生,精神煥,吃過狼肉之后,似乎連身上的傷都好了。點點頭,對著群狼說道:“這是你們前一任領的孩子,你們應該認識吧。”

“嗚嗚。”群狼尖叫,像是在說,“認識,認識。”

沈飛說:“認識就好,以后七小就是你們的頭狼,聽明白了嗎。”

叢林狼又是“嗚嗚”地叫,像是答應了。

沈飛解開仙術,群狼總算獲得自由,但沒有一個逃走,前肢彎曲,對著七小俯稱臣,七小仰天長嘯,雖然身形幼小,稚氣未脫,但真有一股子王者之氣流露出,嚎叫之聲回響于群山之間。

沈飛微微一笑,召喚出氣吞山河卷,將群狼封印進去,并對它們說:“替我照顧里面的小女孩。”

“嗚嗚。”群狼回應。

之后帶著七小上山,從密林間搜尋了數個鹿群,野豬群,全部封入氣吞山河卷內,讓它們成為狼群的食物。

這是他第一次有目的的構建氣吞山河卷內的生態系統,是否奏效還要時間來檢驗。忙活完這些,中午吃飯的時間早就過了,太陽從頭頂西斜,沈飛真是疲勞不堪,回到寒潭旁,洗刷身體,放松心情。

這一天過得很有成就感,五行創生術與植物種子的結合取得了出預料的成效,他總算安心了,由此了卻了一樁心事,在這寒潭之中靜靜修養。接下來就是慢慢磨合和提高境界,只要境界能有所突破,一年之內打敗六峰高徒的目標并非難以實現。說起來,有關境界的劃分云師叔曾跟他簡單說過,但師父還沒有系統講解,沈飛依稀記得與道心有關。(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