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六十一章 所謂主宰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她的眼睛水汪汪的,稚嫩而純潔,卻又隱含著倔強,沈飛微微一笑,手一揮,地面顫動起來。

“你你你……你做什么。”小女孩站不穩了,摔了個屁股蹲。

沈飛站在原地,天空中降下一道白氣,被他攥在手心里,隨意拋出之后,形成龍卷風,席卷山脈,沈飛有意展示大神通,是為接下來的自我介紹做鋪墊:“我是天。這方世界的主宰。”他臉不紅心不跳地說。

“天?”小女孩水汪汪的眼睛望過來,畏懼而興奮,“你是主宰?為什么和我長得差不多。”

“你是我創造出來的生物,算是我的后裔吧。”沈飛隨口說著,手一收,地動、山搖和狂風便止歇了。

“我也是天?”小女孩指著自己的鼻子。

“你是人類。”沈飛睥睨過來,在小女孩眼里,真是帥呆了。

“我是人類?”

“沒錯,你是人類,由我親手創造出的人類。”

“天,我好寂寞啊。”小女孩試著湊上來套近乎,或許是覺得樣子相似,易于親近吧,但被一道無形的墻壁阻擋了,“我來此是為了傳授你修煉的法門。”

“什么是修煉?傳授給我?”她畢竟是仙女的轉世,自小獨自生活在此處,卻能自如的和沈飛交流,甚至對這些熟悉的字眼產生興奮和期待。

沈飛本來是為了避難來到此地的,反正閑著無聊,自己又是世界的主宰,便決定傳授給小女孩調息吐納之道,讓她成仙,畢竟成仙之后,壽命可以延長,云師叔對自己不錯,教教她算是一種變相的回報。

小女孩很興奮,眼睛睜得大大的,盯著沈飛一眨不眨。

“你愿意學嗎。”沈飛問。

“愿意學,我愿意學。”小女孩在氣墻外掙扎,想要靠近沈飛,可惜沒能如愿。

“隨我做。”沈飛不愿意她靠近自己,因為不知道和這邊世界的人接觸會對自己產生什么樣的影響。他盤膝坐下,擺出打坐的姿勢,小女孩有模有樣地跟著他學。

“隨我念。天玄而孤,地重而博,孤者,陰也,飄渺乎;博者,陽也,根基乎;陰陽相濟,乾坤運轉是為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與云師叔當日傳授自己仙法如出一轍,此時此刻,作為這方世界的主宰,身在命運的十字路口,沈飛用同樣的方式,將從云師叔那里得到的《道經》第一卷內容傳授給師叔最珍愛的女人。萬物有始有終,萬事有因有過,在傳授經學的過程中,沈飛有了領悟。

呼吸,調整呼吸,小女孩并沒能像自己當時那樣,在聽訟《道經》的同時悟道,這是資質的差距。不過沈飛驚訝地發現,她和王者之杖中間有著奇妙的呼應,在閉目冥想的過程中,王者之杖自動釋放出風流,形成鎧甲,保衛她不受傷害。那本是蜓翼族的圣器,是阿野的法杖,卻好像又認了小女孩為主,難道兩邊世界的法則不同?

小孩貪玩,聽了晦澀的文字隱約有所收獲,卻無法抓住,看沈飛不念經了,便兀自站起來玩耍,又一次試圖沖過氣墻。沈飛道:“無用之功。”手一揮,大力襲去,將小女孩推飛到十米之外,險些掉下山麓。

“你有名字嗎?”沈飛看到兩只小松鼠從她肥大的袍子里爬出來,迷蒙地看待世界,等見到沈飛的時候,驚訝地睜大眼睛,嘴里的種子都掉落出來。順手將之撿起,“種子,這些紫荊能在毒霧間成長,到了外面的世界或許能夠發揮奇效。”

小女孩噘著嘴,顯得不太高興:“我叫小霞。”

“小霞?”沈飛想起云師叔的自語,“誰給你起的名字?”

“喜歡啊,自己起的。”

“萬事萬物,果然有其運行的規律在。”沈飛一邊點頭,一邊將手邊的種子放入芥子袋。沉了沉道:“小霞,我要去地穴那里看一看,你不要跟來了,就在此處繼續練功吧。”

“那里好可怕,你真的要去嗎。”

“別忘了,我是主宰,是天。”

“那你還會回來嗎,什么時候能夠再見到你?”

“有緣再見吧。”望著小霞水汪汪的大眼睛,沈飛生出一絲不忍,確實,自己一個人呆在這樣空曠的世界里,無聊是肯定的,有機會的話,或許可以為她尋個小男孩作伴。

這樣想著,沈飛乘風而起。在這邊的世界,他便是規則,可以自由自在的操控萬物,不需要借助仙劍便能飛起,小霞看著他離開,眼睛里充滿羨慕,用力揮手:“說到做到哦。”

“說到做到。”

沈飛身在半空中,心道:自己是世界的主宰,可以為所欲為,如果定居進來,豈不爽翻了。就是無聊了一點,有機會的話,應該多移植一些動植物進來。

想到口袋里裝滿了種子,沈飛微微一笑,順著風將種子播撒出去,播撒于山間各處。本來這邊的世界和外面沒區別,但由于毒瘴的掠起造成萬物的衰竭,從而變得空曠寂靜,只有那些紫荊能夠生存,現在沈飛又強行將生物的多樣性還了回來,不知道未來會發生。

這邊的世界畢竟太小,比之九州差了太多,狹小的世界缺乏自凈的能力,稍有差池便會遭到滅頂之災。

進入山的陰面,立時有陰風襲來,遠遠的,沈飛看到了黑暗的地穴,紫荊能夠生長在洞口之處,但是再往下就無法生存了,那里是黑蛇的領地,站在上方,可以看到無數雙幽綠的眼睛在黑暗中閃爍,其中有一只最大的,大到讓身為主宰的沈飛感到惡寒。意念一動,目光放大無數倍,當真是心想事成。

便見黑暗深處,一條黑漆漆的毒物盤踞凝望,也正一眨不眨地看著自己,它的身軀隨著呼吸而起伏,巨大的鱗片在與巖壁的摩擦中發出呱噪的銳鳴。不知為什么,黑蛇只在地穴中存在,不會來到地面上,也不需要覓食。從山間匯聚而成的河流自西面注入到地但永遠聽不到水流與地底碰撞的聲音,也不知到底流向了哪里。所有的黑蛇都盤踞在地穴四周的巖壁上,即便那只最大的也是如此,巨大的身軀與巖壁風化形成的紋理咬合,一圈又一圈,說不出的詭異。沈飛很想馬上將此處摧毀,卻又覺得貿然干涉這邊世界的進化會打破事物運行的規則,想了想,覺得只有讓這邊的世界衍生出和自己所在的地方相同的生生不息的運轉之道,世界的范圍才能不斷擴展,混沌的領域才會收縮。

站在天上與那地底的魔物對視了一陣,沈飛最終沒有下了殺手,也不知這樣的決斷是對是錯。接著沖向混沌,沈飛試圖用主宰的力量開疆拓土,清退混沌,可惜太消耗能量了,很快便放棄。

這邊的世界很小,沈飛沒花多少工夫,已將一切探明,心說:不知道納蘭明珠離去了沒有。謹慎起見,覓了處清凈地方打坐練功,覺得時間差不多了,才飛入空中,離開氣吞山河卷。

山洞內,金色光芒璀璨,空間剝落出一個缺口,神卷從缺口中飛出,自動打開,沈飛在其中現出身形。落地之時,快速探查四周,發現木桶和桶中人的尸體都已被燒成了灰燼,納蘭明珠不知所蹤,沈飛順著原路返回,在離開密室的時候充滿忐忑,幸好納蘭明珠不在房內。隔著窗戶,夜空月朗星稀,沈飛毫不耽擱,快速離開,再也不想在此處逗留了,于密林中找到七小,回主峰去了。

到達掌教房門前,聽到誦讀的聲音,沈飛整整衣衫輕輕敲門,卻聽到里面回應:“站著,不許進來。”掌教的聲音里含著慍怒,顯然是生氣了。沈飛不知道該不該把明月峰遇到的事情告訴他,沉了沉,最終沒有說出口,便在門外站定。屋內誦讀之聲即便站在外面也能聽得清清楚楚,沈飛知道這是師父的有意為之,心中一暖,向著門內跪拜下去,一直到《道經》第三卷第三章講完,都不敢抬頭。

院內寒風刺骨,沈飛不動用仙力護體,有些感冒,到《道經》誦讀完成,連續打了幾個噴嚏,直到此時,掌教才松口,“進來吧。”

沈飛不敢怠慢,穩重起身,推門進入,反手關門,走到師尊面前,剛想跪拜就被呵止:“不必,你去哪了。”

沈飛想了想,覺得身為掌教門徒,有必要將可能關系到蜀山安危的事情稟告師尊,而現下屋內又沒有外人,當下原原本本地將下午見到的一切稟告了師父。

掌教越是往后聽,面色越是難看,到聽完整個故事之后,目光如鷹隼般銳利,緊盯著沈飛:“這件事情咱們師徒三人知道便好,切不可道與他人。明月峰是女弟子居所,以后不許你和白羽再去,聽明白了嗎。”

“弟子謹遵師命。”沈飛和邵白羽深深行禮。

“今天早點休息吧,來晚沒聽到的部分,問問白羽,補充起來。”

“徒兒遵命。”

“阿嚏,阿嚏。”好不容易可以早些休息,沈飛卻一個勁的打噴嚏睡不著覺。

“感冒了?”邵白羽也被他擾的睡不著,關切的問。

“我服了藥,休息休息便好。”沈飛回答。

“你今天說的事情是真的嗎。”

“你說呢。”

“哎,這讓我以后如何面對明月峰的道姑們啊。”

“噓,小心隔墻有耳。”

“話說,明月峰既然只招收女弟子,為什么納蘭明珠能夠結婚?”

“誰知道呢,蜀山的歷史咱們得慢慢了解。”

“不過這樣一來,明月峰是真的不敢去了。”

“最好別去,被抓到沒好果子吃。”

“哎……”邵白羽吹了聲口哨,小金燕從老遠的地方飛過來,降落在他抬起的右手上,黑夜里,金燕的內側黑羽翻出來,有點像烏鴉,不容易被發現,“沈飛,你說我們這個年紀,是應該談情說愛呢,還是專心修道呢。”

“人各有志吧。”

“你希望如何?”

“看了那個男人的慘狀,我現在不敢談情愛。”

“還好我沒親眼見到。”

“明月峰素來不與其他峰上來往,說不定住在那里的是一群瘋子。”

“有空的時候,真得好好讀讀書,研究研究六峰的歷史了。”

“你研究吧,研究好了跟我簡單說說。”

“你倒會偷懶。”

“這是充分利用資源。對了,我明天要請一天假。”

“為何。”

“一來感冒,二來我心中有些想法急欲實施。”

“有關修煉的?”

“有關修煉的。”

“那你剛才怎么不向師父請假。”

“明天一早去吧,我要去趟南山,搜集我需要的東西。現在黑天白夜的聽學,只能聞其聲,但自身的修煉卻被耽擱了。”

“聽你一說,我也不想去了呢。”

“總要有一個代表在的。”

“你就會撂挑子,把困難的任務留給我。”

“要不是看你是兄弟,才懶得理你呢。”

“這么說我還得感謝你了。”

“兄弟之間客氣啥。”

“沈飛,你的臉皮可真是太厚了。”

翌日,南山,荊棘密布的山路上,一道豹子般迅捷有力的身影快速穿過密林,幾個騰躍便登上山麓;而在這道身影之后,又有七個小一點的影子緊緊追隨,擋路的樹葉被連續沖撞了八次,終是離開樹梢,落到地上。那道身影絲毫不做停留,徑直往山上去了。

沈飛向掌教請了假,目的是為了空出一整天的時間,搜集自己需要的植物種子,練習五行創生術。來到曾經與冷宮月碰面的寒潭處,沈飛盤膝坐下,將搜集到的種子碼放在面前。

大的、小的、紅的、綠的,沈飛從其中找出僅有的幾枚紫色的種子,它們是氣吞山河卷內生長的紫荊種子,對著其中一粒施展五行創生術。“砰”的一聲,張牙舞爪的紫荊破殼而出,根須不扎入土壤,反而尋找周圍的綠色植物攀附,生滿堅硬絨毛的根須刺破攀附者的表皮,從綠色植物莖干中吸取現成的能量。有白兔正在食草,也被瘋狂生長的紫荊攀附住,根須刺破皮肉,插入脈絡,吸取精華,小兔子皮膚被刺破的時候,像是因此中毒,略微的掙扎了幾下便直挺挺地不動彈了,任憑吸取,直到成為干尸。(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