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五十章 騰云駕霧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正要招呼七小,卻現它們早已撲了上去,每個小家伙占領一塊領地,互相爭搶著將碟子里的肉一掃而凈,肉下面放了米飯,七小吃起來有些費勁,用舌頭拼命的舔,不一刻功夫,已將整張盤子清理得干干凈凈和新的一樣,甚至都不用再刷一遍。

沈飛莞爾,親自端起盤子,交到王管家手中:“有勞了。”

“小少爺,別跟我客氣,應該的。”王管家滿面笑容。

七小飽餐一頓,撐得走不動道了,圓圓的肚皮沖著天空,懶洋洋的翻過來躺著,露出白肚皮,邵白羽看到它們飽餐之后的模樣,忽然間又想起了彩兒,心道:彩兒一直不吃飯,不會餓壞吧。卻也萬萬不敢把它召喚出來,露出那般惡心的模樣。

三人邁過門檻,走入食堂,七小立起,步履蹣跚地跟了過來,卻被沈飛呵斥:“在門口等著。”

七小得到命令,又圓又大的眼睛里露出悻悻的光,不情不愿地遵照沈飛的命令,退回到門口,耐心等待主人用餐。王管家笑意更甚,夸贊道:“半日不見當刮目相看,一會兒功夫就進步了這許多,還真是有靈性呢。”他試著觸摸七小,可惜被它們嗷嗷叫著拒絕了。

走入習慣的位子,沈飛拿起碗筷,先是向角落里看過去,現冷宮月和納蘭若雪慣常出現的位置空無一人。心里有些失落,又有些擔心,沈飛眉頭深鎖,咽下一口飯。

“喂喂喂,筷子都拿反了,小情人兩天沒在,是不是心里特失落,特擔心啊。”莫君如一雙鳳眼瞧過來,語氣之中帶著幾分嗔意。

沈飛被她點破,尷尬地把筷子轉正,埋頭吃飯:“吃飯都堵不住你的嘴,竟瞎說。”

“我看是你把我們當瞎子。”莫君如哼哼唧唧的。

沈飛不再理她,埋頭吃飯。

邵白羽也望向角落里的地方,憂慮地說:“話說,今天宮月也沒來上課呢。”他沒有見到食堂后院生的事情,不知道冷宮月已經和沈飛攤牌了。

沈飛不想解釋,繼續賣力氣地吃飯,快打掃戰場,米粒子扒拉地滿臉都是。然后把碗往桌子上一摔,“你們吃吧,我出去轉轉。”

望著沈飛離去的背影,莫君如帶了幾分妒意地說道:“這個賤骨頭,準是去找小相好去了。”

邵白羽被她一提醒,也想起了什么,快把碗里的飯扒拉干凈:“君如你慢慢吃吧,我也出去一下。”

“你也要出去?”莫君如目瞪口呆,不知該如何是好。

“恩。”看著邵白羽風一樣的轉身,一溜煙地消失不見了,莫君如也吃不下去了,氣洶洶地把碗筷扔到桌子上,嘀咕道:“臭男人,被兩個狐貍精把魂都勾搭走了,真是犯賤。”

她這次說的沒錯,沈飛確實是要上明月峰看個究竟,這兩天他的心一直提著,就是為了這件事。但比較尷尬的是,雖然有過一次成功的經歷,但沈飛大部分的時候,御劍飛行的法術都是不靈驗的,想要去到明月峰上就必須要騎乘墨玉,可那明顯是來不及的,而且容易暴露了自己的行蹤。

沈飛來到一片空地上,決定再試一試御劍飛行的法術,當下深深提氣,召喚出了朝花夕拾劍。劍刃一如以往的花里胡哨,說起來,由無數花瓣組成的劍刃想要不花里胡哨的也確實很難。沈飛不喜歡它現在的樣子,手一抖,劍刃變幻了一種形態,變成了一把黯淡無光的銹劍。在無盡的黑夜中,沈飛無數次的凝望手間的銹劍,感覺它的上面凝聚了書生臨死前的魂魄,有一種孤高而落寞的氣息。沈飛想,老夏絕沒有這樣的氣息,恐怕也不會有意為難自己,它會生銹可能有著未可知原因在里面。

他將仙力注入到其中,和往常一樣,被銹蝕的劍身無法融合自己的仙力。忽然心有所感,舉高神劍對準天空,大聲地道:“你是否認為我不配當你的主人!”

沈飛這樣問,是因為現了自己一直以來都忽略了一個問題,神劍有兩種形態,一種是花瓣擬化出的花劍,一種是通體銹蝕的普通劍,一直以來,他都認為這兩種形態都是老夏變化出的模樣,但無數次的實踐證明,自己的仙力可以融入到花瓣劍當中,卻萬萬無法進入銹蝕的普通劍里面。這說明,兩種形態分別代表了兩種含義,聯想到曾經與老夏的對話,沈飛忽然間醒悟,說不定自己只是得到了老夏的認可,卻沒有真正得到朝花夕拾劍的認可。

沒錯,或許老夏并不完全等同于朝花夕拾劍,就像他親口承認的那樣,本身有著三種形態變換。

沈飛決定試一試,對著朝花夕拾劍吶喊:“朝花夕拾劍我問你,你不想被我使用,是因為主人臨死的魂魄附著在劍身上,一旦我的力量進入,他的魂魄就會徹底消失是也不是?”

“回應我,朝花夕拾劍,我知道你聽得見的。”沈飛和別人不一樣,因為九龍王劍藏在身體之中,除了朝花夕拾劍之外,無法再使用其他任何仙劍,必須要得到它的認可,才能真正成為仙人,否則仙人無劍,神功難成。

“回答我。”他以劍指天,源源不斷地將仙力向其中匯聚,竟然產生效果,劍刃銹蝕之處以劍柄為起點開始慢慢消失,心中大喜,沈飛更是加大力量用仙力沖擊劍刃,到銹蝕之處被清退一半的時候,驀然間有一股反噬之力襲出,將沈飛的力量全部抵擋回來。

“還是不愿意承認我嗎。”沈飛略感失望,卻又充滿希望,因為終于現了一些端倪,“我不會放棄的,咱們走著瞧。”一抖劍身,神劍回到了被花瓣組成的樣子,沈飛將仙力注入其中:“乙、已、卯、丙、庚,飛。給我飛。”

居然一次飛起,沈飛大喜過望,將腳踩在上面,然后“噗通”一聲,栽倒下來。

“這……”又一次吃了嘴泥巴,沈飛怒極咆哮,“我就不信了。”

話說仙人的兩大標志性特征,一個是御劍飛行,一日千里;一個是百步飛劍,斬敵級。沈飛這兩個特征一項也沒占到,說起來,還真不算是仙人。他無數次的嘗試,然后無數次的失敗,一直到了日上三竿,頭頂太陽最火熱的時候也沒有放棄。

“我今天說什么也要飛起來。”他跟自己較上勁了,因為深知問題出現在自己身上。他同時想到,所謂劍術的最高境界——萬物皆可為刃。自己得了朝花夕拾劍,等同于擁有了兩種劍刃的形態,說不定比普通的仙劍來得更強,只要好好磨練,說不定能達到不可思議的效果。

沈飛又一次將仙力注入到花瓣中,這一次他干脆將所有花瓣分散,不再讓它們維持劍刃的形狀,將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投入到對花瓣整體的控制上,就那么保持分散的狀態,形成花瓣之云。這個靈感來自于青牛上仙的“云之器”。

“能不能成功就看這一次了,沈飛你要爭氣啊。”他伸出一腳,踩在上面,然后是另外一只腳,等兩只腳都踩實后,閉上眼睛,雙手指向天空:“乙、已、卯、丙、庚,飛。飛!”

騰云駕霧的感覺,流風劃過身體的輪廓,溫柔如母親的輕觸,這感覺,太美妙了!

沈飛盡情享受這美妙的感覺,開心地睜開雙眼,張開雙臂擁抱天空:“我飛起來嘍,飛起來嘍!哦吼!”

正在午睡的眾人聽到沈飛歡快的叫聲,打開窗戶觀瞧,看到沈飛一身青衫,腳踩花瓣之云,乘風翱翔,英姿颯爽,都是無比羨慕。“都說一朝得道,雞犬升天,沒想到他得道之后,連狼都升天了。”原來七小在花瓣云騰空的后一刻,跳躍上去,在天空中戰戰兢兢地縮成一團。

“哈哈哈哈,我終于飛起來嘍,終于飛起來嘍。”沈飛乘著花瓣云在天空中兜轉,正在午睡的云師叔聽到他的聲音,露出會心的微笑:“百日努力總算沒有白費,好好珍惜吧,少年。”

掌教在逆瀑之上睜開眼睛:“這是你應得的。”

沈飛終于飛起來了,沒有翅膀,沒有仙劍也飛起來了,他盡情地擁抱天空,仿佛這一刻,自己便是主宰。

“我飛起來嘍。”

下方的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交頭接耳道:“你們看,那朵云是不是他在玄青殿上,出了洋相的仙劍啊。”

“好像是呢,原來那些花瓣能自由組合的,不僅僅是劍的樣子。”

“是啊,想不到那么滑稽搞怪的東西,居然也能飛。”

“誰說不是呢,真想不到。”

“這都是努力的結果。”楚方不知何時,出現在身邊,“別看了,別看了,讓他自己玩吧,我們修養好精神,為下午的課程做準備。”

“是,師兄。”

沈飛年少坎坷,經歷之事沒有一件事順心順意的,不過他從不放棄,善于學習和舉一反三的他總算是挺了過來。圍繞著方栦山云巔盤旋了一圈又一圈,終于滿足了,沈飛向北走,直奔明月峰,很快便到達,因為御劍飛行的度較之平地上騰躍的度快了太多太多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