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二十三章 生不能盡孝(一)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掌教的死,看似已成定局,沒有人出手,沒有人幫忙,就這般為了蜀山,英勇而無畏地死在六峰開創者的拳下。這絕不是布局者樂于見到的景況,但似乎也并沒有特別難以接受,以掌教今時今日表現出的強悍,不是某一個人能夠對付的了的,這樣死去,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然而,在拳頭快要落下的時候,空間中的溫度驟然降低了下去,神劍出鞘的錚鳴震顫之音,將眾人迷茫的心喚醒,將事情的進展打亂。

納蘭明珠急喝:“宮月。”語氣中帶著七分怒意,三分責怪,然而宮月已經喊不回來了,她已經下定了決心。雪塵劍出鞘,玄青殿內涌起風雪,明虛子的拳頭被冰封住。后者饒有興致地望過來,語氣之中終于有了一絲期待:“哦?”

“不許傷害掌教。”這是冷宮月的回答。

在這一刻,在這充滿悲愴和嘲諷的時刻,整個玄青殿同時動容。所有人都被那美艷至極的身影驚呆了,世人形容男子為舉世無雙,形容女子為風華絕代。然而冷宮月,則是兩者兼得。

天上地下,獨一無二的奇女子也。

她是明月峰冷宮月!

風雪淹沒了玄青殿,出鞘的雪塵劍第一次全力施為,冷宮月知道,如果不用盡全力的話,自己可能在轉眼之間丟掉性命。

明虛子沒有動,或許動了,風雪之中一切都看不真切,但冷宮月慢慢地倒了下去。她還是敗了,敗在一合之間,她的勇氣值得贊嘆,所以明虛子沒有下殺手,只是讓她安靜的睡去。

冷宮月眼皮沉重,慢慢地倒下,漫天風雪隨著她的傾倒而止歇,昏迷之前,她最后一次抬起了雪塵劍,為掌教贏得多一分機會。后者似是感受到了,那顆沉睡的心臟猛地躍動了一下。

“這里不是你的舞臺。”明虛子看著昏迷以后,依然美麗的冷宮月,由衷贊嘆,“風華絕代,你讓我想到了珍妹。”

明虛子仍然站在掌教的近前,他就像沒有動過,又或者沒人看得到他的移動。這個時候,又一道殺意掠出,似乎是被冷宮月的舉動激起了男兒的兇性,金蟬翠、方翠崖、雷縱橫同時掠出,從上中下三個位置,攻向明虛子。

“呵呵,你們的表現真是讓我開心呢,可惜,這里也不是你們的舞臺。”明虛子直言不諱,以肉眼看不見地速度快速擊出三拳,分別擊打在三人的肚子上,讓他們沖勢完結,倒地昏迷。

而在這三人之后,幾乎所有蜀山的年輕一代,所有在百學堂里上過課的年輕人全部沖過來了,他們終于找到了心中的正義,抱起了義無反顧的決心。然而,太弱小了,只一個回合,便偃旗息鼓,全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意志能夠拉近實力的差距,卻不能彌補,面對強大的敵人,弱小者只能妥協,毫無還手之力。如果他們此刻面對的不是明虛子這位蜀山的開創者,可能已經全部丟掉性命了。

與這些人完全相反的是六位高高在上的峰主大人,在冷宮月出手之后,峰主們已經完全阻攔不了門下浴血奮戰的欲望了,即便如此,他們也沒有一絲一毫上前幫忙的意思。明虛子望向他們,嘲諷地笑了一聲。

這一聲嘲笑,刺痛了六位峰主的心。但他們仍然隱忍,身為峰主,隱忍是最基本的生存條件。

場中,想要幫忙的人幾乎全部倒地,不想幫忙的雖然還一直保持清醒,卻也永遠不會上前幫忙了,好不容易到達此番境地,他們不會浪費掉這千載難逢的機會。

蜀山第十三任掌教,正道的第一人李易之,倒在血泊之中,心跳之聲清晰可聞,身邊橫七豎八地躺著自己辛苦教導的學生們,學生們陪著他,證明百學堂的恩義一直延續。

李易之忽然有些激動,有些熱淚盈眶,彷徨的內心終于做出了選擇,他準備起身,卻又放棄,默默地合上了雙眼。

掌教沒有起身,因為一個熟悉的身影已經將他救下,在六峰峰主的注視下,這一場曠世之戰終將迎向終點。

李易之這一輩子,只對兩個人動過真感情,一個是他的授業恩師,天下第一仙項浩陽,他十歲上山,和恩師朝夕相處了八年時間,對于師尊可說是言聽計從,項浩陽的死,給了他很大的打擊,以至于閉關多年,進入善上若水之境;還有一個人就是鐘離睿,鐘離睿是他的徒弟,在他獨自留守玄青殿,以弱冠之軀撐起蜀山正道的時候,鐘離睿就像一個頑皮的精靈,為他的生活帶來曙光。掌教和鐘離睿也朝夕相處了將近十年,他像恩師教育自己那般,悉心教導鐘離睿,對他傾盡全部心血。

因為項浩陽的死而冰封起來的心,又為了讓鐘離睿活而重新變得活絡,以至于方寸大亂,甚至默許六峰峰主暗地里釋放了后山的禁忌。

掌教知道,該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代價了,該為鐘離和今日的蜀山做一個了結了。所以,當感受到鐘離氣息的時候,他便又沉睡了過去,希望借此,為一切做一個了結。

掌教不是鐵石心腸之人,他也有徇私的時候,但,隨著大廈將傾,他已慢慢找回了應有的方向,“鐘離呦,對你來說,為蜀山光榮的戰死成為英雄,是現下最好的選擇。”

而鐘離睿并不清楚師尊現在的想法,他很憤怒,出離的憤怒,將師尊從明虛子手中救下后,目光冰冷的掃過六峰,“你們這幫畜生,勾結魔教血洗龍虎山;解開封印,釋放蜀山最大的禁忌。為了自己的利益,你們已經不顧一切,你們六個不配再做六峰的主人。”

“什么勾結魔教,血洗龍虎山?鐘離你在說什么,話可不能亂說的。”

聽到勾結魔教這四個字,納蘭明珠現出慌亂,她從未聽說過有關魔教的只字片語,更不可能勾結魔教。

“我亂說,呵呵,還在裝蒜。現在龍虎山已遭血洗,魔教大舉入侵,掌門真人如果再死在這里,你們以為自己還能活得長嗎。”鐘離睿身體雖小,但目光堅定。說話的時候義憤填膺,真把六位峰主震懾住了。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快便意識到,六人中間出了魔教的奸細,自己被利用了。

明知如此,以他們的地位和身份,也斷然不能承認。

“鐘離啊,龍虎山之役是掌門師兄一意孤行,派你們一行五人前往的。兩位師祖的封印也位于方栦山深處,我們幾人身為六峰峰主,斷然沒有可能知曉。這里面肯定藏著什么誤會,或許是魔教的人悄悄潛入了進來,你先別著急,我們一起度過了現在的難關再說。”鮮少說話的紫露峰峰主雪姬舟,是此時此刻最有發言權的,相比較其他幾位峰主,包括上山逼宮在內的一連串事件,他一直都躲得遠遠的,不過分參與,可說是六人中唯一沒有“嫌疑”的一個。

雪姬舟雖然也是半男半女的樣子,但一味追求床笫之歡,與他的情郎日夜廝守,鮮少露面,在六峰之間保持著低調。他一心教導鳩山鳴,因為按照朝華峰的祖訓,只要將徒弟教導成才,師父就可以卸去峰主之位,生活方面再無約束。對于諸峰間的恩怨,雪姬舟要么就是隨大流,要么就是不摻和,人緣非常好,是眾人拉攏的對象。

鐘離睿深知此點,所以當雪姬舟出面圓場的時候,也不好太過發作了。

“鐘離啊,我才疏學淺,實力有限,戰場上可能無法幫上忙了,將掌門師兄交給我吧,我向你保證,一定維護掌門師兄的周全。”雪姬舟說的是實話,掌教李易之將六峰門徒全部招攬到主峰之上進行封閉式訓練的做法,已經觸動了六峰的利益,六位峰主不管是一直處在蟄伏狀態的楚天涯、尹秋水;還是有意親善主峰的納蘭明珠;又或者壓根是刺頭,一心扳倒掌教的方翠崖,都出離憤怒,所有的心思擰成了一股麻繩,就是要借鐘離的事情,至掌門師兄于死地,瓦解他對年輕一輩的控制。

事情到了現在這般田地,誰是誰非都不再重要了,六位峰主斷然不會出手相助,方栦山只要靠著自己一脈的力量,將眼下的這一關扛過去。

雪姬舟答應保護掌門師兄的周全,已經是給了鐘離睿莫大的面子,后者略一沉吟,便瞬移過來,將懷中的師尊溫柔地交到對方懷里。在師父離開自己懷抱的那一刻,鐘離睿最后看了他一眼,看那瘦巴巴的面孔染滿了血,鼻子一酸,眼淚涌出,跪倒在地,“師父,孩兒生不能盡孝,只好以死盡忠。”

對于面前的困境,鐘離睿已經下定了決心,他要為師父徹底斷絕后患,讓六峰峰主再也不敢生出妄念,再也抓不住師父的把柄。一切因自己而起,也應該因自己而終結。

鐘離睿深深吸氣,慢慢走到明虛子對面,后者正瞇起眼睛打量他,看到鐘離睿,看到鐘離睿和掌教之間恩義,明虛子心中的疑惑總算被解開。

“我本來還在琢磨,以他那般的境界,怎么會察覺不到封印的松動,怎么會道心不穩呢。現在看來,一切都是因為你,是你的存在,讓他產生了彷徨,讓他做出一系列錯誤的選擇?你是他的親生骨肉?”在鐘離睿出現的那一刻,盤亙在明虛子心中的疑惑全部都解開了,毫無疑問,掌門真人李易之,種種不合常理的舉動,都是因為面前這個人,“原來,即便到了上善若水之境,也并非真的冷酷無情,心里也還是有所牽掛的。天道無情,人有情,師父曾經的話果然是對的。”

鐘離睿很感謝明虛子給了自己救下師父的機會,回應道:“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師父是我在人世間唯一的親人。”

聽鐘離睿這般說的時候,李易之悄悄地流下淚來,到了他這般年紀,這般境界,除非真情所致,否則斷然不會流淚的。

“李易之大概也是這般想的吧。”明虛子長嘆,洞悉一切根源的他,為這兩人的命運感到惋惜,“恩師如父,孝徒若子。沒錯,這就是我們蜀山的傳承,有關師與徒的傳承。”

“讓師祖見笑了。”鐘離睿背脊彎曲,恭然行禮。

“你師父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看鐘離不言語,明虛子接著說道,“你體內的力量很雜,其中一股是我熟悉的,看來正在蠶食你。”

“師祖慧眼如炬。”鐘離睿坦然,在祖師爺面前,也沒有什么好隱瞞的。

“所以你師父才會不計前嫌,違背祖訓地禮敬于我。”明虛子嘲諷地哼了一聲,“最開始的時候,我以為是他怕了。現在才明白,都是為了你。”

“師父對我恩重如山。”鐘離又一次流下淚來,他心里最明白,今日一過,就是生離和死別。

男人,默默地背負一切。李易之將方栦山的希望全部派去龍虎山,除了要保護他們,更是為了在關鍵時刻,自己一個人背負起所有的罪責和刁難。他的良苦用心從未告訴過任何人,默默地埋藏在心里,若不是身邊的人各個絕頂聰明,鐘離睿又恰巧在最關鍵的時刻出現,誰也看不破其中的玄機。

明虛子對現任掌教李易之很是敬佩,在心里為他豎起了大拇指——這才是真正的男人,這才是蜀山的擎天柱,正道的執舵人。比那些不成器的家伙們,強的太多太多了。

尊敬是用行動換取的,掌教以一己之力扛起蜀山興衰,六峰小人姿態作壁上觀,誰輕誰重,誰是真正為了蜀山一目了然。六位峰主斷然難以想見,今日一過,主峰與六峰的氣勢將逆轉,他們會被徹底孤立。

說實話,明虛子打從一開始,就未想過要滅殺蜀山掌教,他只是要進入后山,解開歷史的封印,將真相公注于眾,還自己以清白,還祖師爺以清白,同時讓天下人了解,青山的為人。

現在看來,這一切都太不切實際了。若真的這般做了,蜀山的根基將會動搖,這座千年大派將會土崩瓦解,就像李易之預測的那樣。

明虛子點點頭,對鐘離說道:“似逆轉乾坤那般至高的道術,只有閱盡人事滄桑,窺破滄海桑田的人,才能夠領悟出真諦。師父當年也是自感時日無多,才會上山悟道的。你太年輕,正是風華正茂、意氣風發的年紀,本心與逆轉乾坤無意,強行參悟只會適得其反。現在,那股逆流在兩道強大力量的擠壓下,也越發強大起來,早晚要出事的。我的力量雖然與你同源,可也沒有解救之法,你師父想錯了。”

“能與師祖面對面交談,已是莫大的恩惠。”鐘離坦然。

明虛子低下頭,少許,再抬起頭來時,目光凜然一變:“你要阻止我?”

“師父不在,作為方栦主峰的首徒理應擔負起支撐門派,抵御強敵的責任,我當仁不讓。”鐘離睿從那一躬到底的姿勢中回復過來,面色決絕,似已看破生死。

“你不會是我的對手。”

“總要盡力而為。”

“那好吧,或許借我之手做個了結,真的便是最好的結果了。我就心甘情愿地被你們利用一回。不過你要記住,我的初衷從未改變,你如果失敗,后山的禁地就將出現在人間。”

“謝師祖提醒。”兩道赤色的仙罡同時起,鐘離睿和明虛子將進行一場不死不休的血戰。(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