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二十章 三圣祖(六)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玄女不再說話,慢慢地從莫君如身上脫離開來,迎風張開雙臂。他的額頭生有凸起,像是含在肉里的龍角,眉毛短,面白,眼睛呈現出無數個層次,顯得神秘莫測。身形高大,有兩三丈高,近距離看,每一個毛孔都清晰可見,但每一個毛孔都沒有瑕疵。迎著風,玄女張開雙臂,寬大的袖口似是神秘的法器,在視線中變大無數倍,凜冽的風全部被吸納進去。

沈飛曾與風的使者蜓翼族有過接觸,從他們那里,知道了風是分種類的,比如黑龍卷、比如遁逃之風、比如王者之風、比如鉆腦風。感覺莫君如身上的玄風跟這些種類的風都不一樣,所以才讓她試一試,沒想到真的有效。

周邊的風源源不斷地匯聚過來,被玄女壓縮,形成一個球,等到吸收不下了,玄女用雙手滾著球,將它壓縮,再壓縮,一直壓縮到“丸子”大小,放入口中,吞下去了。

這以后,玄女額頭上的角似是長大了一些。

“好了,謝謝你們。”玄女雖是神女,但很隨和,很溫柔,和三人道謝之后,便回到了君如體內。她吞噬的風量,對三人所在的風之結界沒有本質上的影響,狂風依舊席卷。

三人藏身在玄女的庇護之下,像是深處在黑暗的避難所中,任憑身邊山呼海嘯,也是毫發無損。這就是風的力量,端的神奇。

行進過程中,莫君如被沈飛和邵白羽夾在中間,肌膚相親,耳鬢廝磨,感覺幸福而又溫暖。十七歲,再有一年就是結婚的年紀了,兩個大男孩身上的男人味已然若隱若現,真不知道成年以后,會是怎樣一副光景,好期待啊。

沒有在通天路中耗費三年,本來年紀較小的莫君如反而比他們兩個都要大了。隨著體內陽之力的清除,漸漸步入了豆蔻年華。對身邊這兩個一頂一的大帥哥,慢慢抱有了非分之想。鐘離哥哥對她是很好,但畢竟是小孩的模樣,看起來怪怪的。沈飛和邵白羽卻不一樣,雖然年輕,但成熟老練,英氣逼人,又可以依靠。寂靜無人的時候,君如不禁會胡思亂想,兩人之間,到底選擇誰比較好呢,要不就一起收了吧,哈哈。兩男侍一女,想想都流口水呢。

當然,也僅僅停留在意淫的階段,以這兩人的脾氣,很有可能一個人的心自己都留不住呢。

成年以后,男孩子和女孩子有了本質的區別。女孩子整天尋找與自己般配的男孩子,為造人做準備;男孩子整天想著建功立業,沒有事業,不談感情。

君如這般美麗的可人兒,在這兩人面前也只是單相思罷了,不好意思開口,也不能開口,特別是對沈飛!

被兩人的體溫包裹著,君如從內到外的甜蜜,心里面美滋滋的,別提有多開心了。

狂風結界達到盡頭,君如戀戀不舍地和兩人分開,目光中的楚楚動人能打動天下人,卻唯獨無法觸動沈飛和邵白羽,那兩人的眼中只有頂峰,除此之外,再容不下任何人了。

向往力量的男人終將獲得力量;心懷雄志者夢想總能達成。莫君如看著兩人一點一滴地成長,真心為他們感到高興,淚水不知不覺間充斥了眼睛。

“怎么了君如?”邵白羽見君如忽然哭了,以為她在風中受了傷,“哪里不舒服嗎?”

“被我們兩個夾在中間也能受傷的?”沈飛狐疑地轉身,看到君如紅紅的眼圈,馬上閉口,不言語了。

君如卻沒有往日那般刁蠻,抹抹眼淚,堅強地說:“沒,沒什么,眼里進沙子了。”她以右手執劍,指向天空,嗓音沙啞而干澀地說道:“還記得我們組合的名字嗎。”

“蜀山三仙。”三人齊呼。夕陽下,三柄仙劍互相重合,代表著樊村三名少年至死不渝的友情。

兩男一女,男俊女靚,真如神仙一般。

突破風之結界,三人已來到蜀山腳下,山巔之上,密云環繞,電閃雷鳴,振聾發聵的咆哮與劍刃交織的碰撞之音不時傳來,應當正在進行一場惡戰。

終于來到這里了,沒有云師叔和鐘離師兄的助力,三人還是來到了此處。又一次站在方栦山腳下,仰視峰巔,心境與初來時完全不同,三人手牽著手,齊頭并進地走上山了。

“蜀山,我們來了。”

豪情萬丈。

能夠來到此地,證明三人已經入局,然而今日蜀山金頂所上演的巔峰之戰注定不是他們三人能夠插上手的,那是屬于強者的戰斗,屬于逆轉乾坤與順應乾坤之間的戰斗。

戮神陣在掌教和六位峰主的催持下,放射出一道道莊嚴的圣光,覆蓋了玄青殿,兩名看起來三十歲上下的中年人站立在登山梯前,玄青殿雕梁玉柱的正對面。

這兩人就是鐵狼的師兄,朝華峰和碧池峰的創始人“凈靈子”和“明虛子”。兩個被封印了一千多年的人,從外表上看,比現在的每一位峰主都要來得年輕,氣度不凡。

其中凈靈子是朝華峰的創始人,即是尹秋水的祖師爺,白衣、金冠,細長的折扇都是標準的朝華峰裝束,可見這一千年來,朝華峰的傳承始終未變。不僅如此,凈靈子自然而然顯露出溫文爾雅的氣質,始終上揚的唇角,氣定神閑的做派也都與現在的尹秋水如出一轍,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胸前繡著一朵黑色的玫瑰花。

明虛子是碧池峰的創始人,一身淺紫色束身勁裝,背后紋有龍騰。他個子不高,身材瘦小,一舉一動具伴隨有紫色的奔雷,看起來充滿力量。兩人站在登山梯前,整個蜀山的人都被封死在玄青殿里。

“真是不爭氣啊,比我們當年不知差了多少,快放棄抵抗吧,再負隅頑抗,我們二人可就不再顧忌同門之誼,要動手殺人了。”明虛子站在戮神陣主陣型的外面,霸氣外露,無所顧忌。

他的能力是奔襲之雷,速度更在現在的碧池峰御雷術之上,坦然屹立在戮神陣正對面,完全不怕會被偷襲。更何況,以他之能怎會看不出來,看似威勢凜凜的戮神劍陣,其實只是由高居正中位置的現任掌教獨自支撐,其他六峰掌門,看似在推動陣法,實則避實就虛,根本就沒有出力。

一千多年過去了,蜀山的格局相比自己離開的時候更加惡劣,六峰和方栦山的矛盾已經公開化,此次解開自己的封印,必然就是六峰在借此向方栦主峰宣戰。既然如此,他當然樂于幫助這些晚輩,順便達到自己的目的。

讓他唯一在意的是,居中那人的實力。看起來瘦瘦小小的一個老頭,卻含有著穩坐泰山的能力,明明知曉六峰的目的,但始終不點破,利用六峰互相牽制的力量維持戮神陣的運轉,對抗他們師兄弟。這么多天過去了,力量未有絲毫減弱,像是在來來回回地牽扯中,吸收了六峰峰主的能量。

不動聲色的威嚴才是真正的威嚴。

青山教出來的徒弟果然也不是泛泛之輩,遠遠比六峰的峰主來得強。也難怪他們要借助自己的力量。

雖然是被利用,但能夠逃出升天總歸是件好事,能幫忙的地方就一定會幫忙。通過這幾日的纏斗,明虛子已經將蜀山的形勢和場中諸人的心思揣摩地差不多了,感覺時機已然成熟,有必要將戮神陣打破,將自己徒孫們想要對付的那個人逼出來了。

身上氣勢一鼓,紫色的雷電附著在右臂之上,形成假肢。右腿后撤半步,半邊身子跟著后移,進而前沖,一條紫色的雷龍咆哮著沖向戮神陣。

仿佛是與明虛子心有靈犀,在紫龍咆哮而出的時候,六位峰主同時撤力,在旁邊人看來,戮神陣搖搖欲墜,光芒黯淡,像是要被紫龍吞噬掉了,只有掌教一個人知道問題的本源。

目光冷冷地掃過六位峰主,從他們背對自己的側臉上看到了讓人惡心的冷漠。那瘦消的老者端居陣中,被紫龍咆哮的強光吞噬。

“掌門!”為掌教擔心的,是六位峰主最心愛的弟子,他們的擔心,證明掌教三年以來的努力沒有白費,自己的教育已在潛移默化之中,改變了后輩人的思想。

知道這些,便足夠了。

“轟。”極致的噪音,即是極致的寧靜,在強光盛極而泯之后,戮神陣破,六峰峰主分散開來,將各自峰上的徒弟們擋在身后,掌教一個人,枯坐在奔涌不息的逆瀑之中,瘦消的身形顯得既孤單,又蕭瑟,雖然毫發無損,卻讓人感覺充滿悲涼。

“呼。”掌教抬起頭,看著咆哮的紫龍升到穹頂,進而被吸收,露出微笑,“該來的總歸要來。既然你們執意如此,那也沒辦法了。”

眾人視線中,枯瘦的老者緩緩站起,逆起的急流歸于平靜,水面化作鏡池,無一絲波瀾。掌教的布鞋從鏡池之上踩過,最終落在地面上,與此同時,鏡池在身后緩緩消失。

“明虛子和凈靈子兩位祖師在上,晚輩李易之在此給您們行禮了。”

掌教忽如其來的舉動,讓不明所以的山上人大感驚訝,那一日的震動來的突然,強者的襲來更是毫無征兆,在場大多數人,都不知道這三位強者的由來,只是從他們與六峰雷同的招數中,判斷是被六峰封禁起來的罪人。

直到掌教此刻恭謹的參拜,才知道他們的輩分都極高,是連蜀山掌教都不得不尊敬的人。

“現在才來拜見,是不是晚了點。”明虛子一夫當關,站在近處,凈靈子處在他斜后方,白皙的面容隱藏在折扇之下。

“亡羊而補牢,未為遲也。”

“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李易之,蜀山第十三任掌門人。”

“第十三任,呵呵。時間過得還真是快啊。”

“對師祖來說,不過彈指一揮的時間。”

“你他媽放屁。”明虛子暴怒,“把你關起來一千年試試看,看看是不是彈指一揮。”

“師祖何必動怒。”

“青山的徒弟,果然令人討厭。”

“若言語中有所得罪,還望師祖見諒。”

“你滾開,我和凈靈子不會為難你。”

“我是蜀山的掌教,能躲到哪里去。”

“隨便去哪里,我們要去后山,解開塵封已久的歷史,讓大家看到真相。”

“真相在心中,不在后山。”

“你決意不走嘍。”

“我無處可去。”

“有,地府!”

明虛子兩腳前后分開,上半身向后形成坐態,兩手前伸凝立于身前,紫色的雷勁從他身上騰起,順著兩手游走,從指間發出,形成咆哮的龍頭——紫電游龍。

“看清楚了小家伙們,這才是馭雷術的真正用法。”

雷龍脫離了明虛子的雙手,迎風便漲,其中蘊含的雷勁不時迸射,身在百米之外,仍覺得全身酥麻,像被弱電流過全身。

碧池峰的馭雷之術主要體現在兩方面,一方面是雷行,即通過馭雷達到速度的極致。另外一方面是雷力,通過在全身覆蓋雷勁,增加攻擊的威力。像明虛子這般直接創造出雷龍的招數,歷代峰主有過嘗試,但效果都不理想。雷是無形爆裂之物,只有借助人身擬態才能持久。

這明虛子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將雷勁凝化成龍形,任由操控,比之普通的馭雷術強了太多。

雷龍張開血盆大口,直奔掌教而去,后者不為所動,等到雷龍棲近到身前兩尺,才以肉眼難辨的速度抬起右手,“啪”的一聲,擊打在雷龍的下巴上。也不知那枯瘦的手掌中蘊含著何等偉力,張牙舞爪的雷龍被這一撞之力彈開,改變方向向著穹頂去了。

“呵呵。”明虛子冷笑,足下不動,手掌角度前后變幻,雷龍復又沖下。偌大的雷龍從蒼穹貫下,落勢極猛,到掌教頭頂卻被一層看不見的氣罩攔截下。電流與氣罩碰撞交織,形成一股股的光濤,漣漪狀散向四面八方,被六峰峰主攔下了。

一番電閃雷鳴之后,空間中彌漫出燒焦的氣味,掌教毫發無損,可見被燒焦的是空氣了。紫電游龍因為互相間的碰撞而軀體潰敗,形成零星的電流分布在空間里,被明虛子雙手一招一引,重新顯化成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