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一章 黑白子之役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九州民族善黑白子之役,即以黑白兩子作為對陣的雙方,在有限的棋盤上做出無窮盡的推演,到棋盤布滿時,子多者勝。世人將這種“游戲”稱為棋局,越是身居顯赫者,越是喜歡此等游戲,因為行棋者可以高高在上地操控棋子的命運。人生如棋,布局的人往往處在看不見的地方,等到露出殺招,就是將吃的時候,這個時候,如果你實力夠硬,留了后手,或許能夠反敗為勝;但如果實力不足,毫無準備,則會一觸即潰,兵敗如山倒,再沒有任何還手的余地,甚至因此丟掉性命。偌大九州,暗自布局的人很多,能夠解局的人卻很少,所以,世界的格局永遠被幾個布局者掌控在手心里,其他人只能淪為悲哀的棋子,任人操控,這是智商和眼界的差距,與出身無關,怨不得他人。關鍵是,有些棋子不礙事,沒人搭理;有些棋子礙事了,就成為目標,受到圍追堵截。這個時候,要么聽天由命,接受命運的安排;要么拼死一戰,犧牲自己為身邊人創造生機。僅此兩條路而已。

龍虎山的對峙進入第十天,魔教和仙道相安無事了整整十天的時間,在這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里,正道方由于主場作戰,占有天時、地利、人和,在氣勢上是占據著上風的。龍虎山道士每日除了盯著魔教一方有無異動,就是按時吃飯、按時睡覺,生活瑣事都由凡人負責,精力充沛。反觀魔教,每日吃食自備的干糧,自備的飲用水,凡是自備的食品都是在芥子袋中儲存,為了防壞,特意制作得失去水分,口感極咸,遠遠的扔一塊,連狗都不愿意吃。

云師叔早在十天前就傳信到了主峰,但增援遲遲未到,可見掌教是讓他們自行解決龍虎山的麻煩,這讓師叔很是擔憂,畢竟從那一日戰書展示的內容來看,魔教的目標是攻下龍虎山,將此地當做據點借機進攻主峰,這樣的話,他們的援軍會源源不斷地趕到,自己對付一個陰長空已屬勉強,若再有強者出現,怕是力不從心了。

好消息是,根據這幾日觀察,他發現魔教的總人數在二十人以上,他們三人為一組形成最基本的行動單位,平日守衛結界的是陰長空操控的鬼骷髏和一組最基本的行動單位,其他人都隱藏在陰暗的角落里,除非到自己值班的時間,否則很少現身。負責維持結界的四個人已經連續十多天不進食,能量的維持來自每日固定人員的輸送,輸送的時長為半個時辰,一般都在夜里進行。這個時間,是魔教防守最薄弱的時候,也是己方的機會。

陰長空固守此地,不主動進攻,明顯是在拖延時間,等待援軍的到來。與此相對應,己方的援軍是不會出現的,這樣一來,需要抓緊兩邊援軍都沒到達的機會,發動奇襲,解決掉魔教的封鎖,起碼將白虎和青虎救出來,有了他二人的助力,己方實力將大幅提高。

“今晚便要攻下結界!”云師叔打定了主意,正待離去,余光卻發現腳下的山石比往日更加烏黑,像是剛剛被雨水浸透。“恩?”經歷過上一次仙魔之戰,蜀山之虎清楚的知道任何不同尋常的現象背后必有其原因,手臂一揮,澎湃仙力涌出,山石被擊出一個大坑,坑洞中,無數黑色的蛇在其中爬行。

心中一凜,當下御劍飛起,接著命令眾人道:“有埋伏,退,快退。”

話音未落,一道勁風迎面撲來,云師叔來不及做出反應,下意識地使出仙力震爆,只聽“嘶啦”一聲響,爆震的仙力幕布一般被劃破,云師叔從左肩到右胯留下了一道血淋淋的傷口。傷口的來源,是一柄彎刀,虎齒彎刀,持刀者是陰長空的傀儡骷髏王。

“被陰了一道,太大意了。”直到鮮血噴濺出,守衛的仙人才做出反應,一邊召喚仙劍組成劍陣,一邊向后撤,他們之前在山上受過相關的訓練,總算沒有丟盔棄甲的逃竄。黑蛇從坑洞中游弋出,向著仙人們侵襲,每一條黑蛇,都是由仙力聚現而成,刀劍砍在上面發出“乒乓”的脆響,如同砍在金鐵之上。守衛的仙人無法阻止它的來勢,只能一直向后退。

而此時,云師叔已與骷髏王互攻三十余招,身上留下了多處創傷。“被算計了,真的被算計了,敵方又有高手到來。”云師叔本可逃走,但自己一逃,身后的普通仙人就成為了砧板上的魚肉,只能任人宰割,這樣的事情他做不出來,所以拼著受傷,也要和骷髏王對戰,為身后之人贏得逃生的空間。眼看傷勢越來越重,“砰”的一聲,骷髏王受到無形箭的轟擊,強悍如它身體也是一個踉蹌,而弓弦震顫的錚鳴之音甚至還在無形箭射中目標之后才響起。“睿兒!”云師叔總算獲得了一絲喘息之機,心中大喜,拔出洛鳴劍,以三尺洛水治療傷勢,以瀚海之力,抵擋骷髏王的進攻,讓他近不得身。

“咻咻咻!”無形箭連發,黑蛇被射穿,龍虎山眾仙得以逃脫,云師叔施展縮地成寸的術法到達安全地帶,專心為自己療傷,鐵背上人乘金錢豹趕來,一根金剛降魔杵虎虎生威,氣勢逼人。

“云老兒,你在哪,再不出來,我讓龍虎山血流成河。”沙啞而張狂的聲音讓人生厭,骷髏王手持虎齒彎刀,殺向鐵背上人。

彎刀畫出半月的弧度,兜頭罩下,鐵背上人橫持金剛伏魔杵向上一磕。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兩人所處地形向下塌陷了半尺,伴隨而來的氣浪將身邊的人吹得東倒西歪,將山石上零星的幾棵枯木吹得拔地而起。這真是硬碰硬的較量,云師叔手執三尺洛水,以巧破拙,以虛擊實,在爭斗中往往顯示不出聲勢。但鐵背上人一身橫練功,無量力絕對是實打實的,和同樣以肉搏見長的骷髏王碰到一處,互相攻伐的第一式,便是這般石破天驚的模樣。從地面塌陷的程度來看,自詡蠻力無窮的鐵背上人,在這一式的較量上落得了下風。

骷髏王身高足有一丈,全身銀骨堅硬,手中虎齒彎刀冷涔涔的,不知吸飲了多少壯士的鮮血。第一擊被擋住,第二擊緊跟著到來,由上至下,鐵背上人在他面前倒顯得矮了,被彎刀壓制住高點,劃弧襲來。

那一式硬捍,以橫練功見長的他也落得兩臂發麻,虎口開裂,腰肢幾乎斷掉,這讓他意識到蜀山之虎到底是在和怎樣的怪物交手,心中敬意油然升起。到第二斬到來時,已不敢硬接,引杵回身,慢慢地將刀勢引到身前的石地上,用山體的堅硬緩沖其力。

果聽又一聲巨響,身前寸許之地,留下了一道可怖的斷口,鋒利的彎刀在地面上一走而出,三度斫來。

毫無花哨的攻擊,像是在羞辱自己一般,鐵背上人虎目圓睜,下巴上的胡須倒立起,身上氣勢陡然拔高,“拼了。”調轉身體之后,鐵背上人下身半蹲,金剛伏魔杵掄圓了擊出,杵棒所過之處,綠草被掀起一片,黑色的山石上留下清晰的痕跡,“轟”虎齒彎刀與金剛伏魔杵硬碰硬,氣流以兵刃相交之處為中心向四周散開,普通仙人和普通魔徒盡被吹起,堅硬的山體被清理出了一大塊空地,鐵背上人黝黑的皮膚锃亮,袈裟撕裂為碎片,嘴間流出一汩汩的鮮血。

實力差太多了,若是青虎和白虎在或有一戰之力,但對鐵背上人,這個龍虎山三當家而言,要和一個連蜀山之虎都覺得棘手的敵人對轟,確實太勉強了。

“咻”無形箭從不知名的地方射出,射中骷髏王,鐵背上人得一喘息之機,收攏金剛伏魔杵,爬上金錢豹正待離去,卻驀然發現全身上下都被黑蛇纏卷住,這些蛇來自于地下,像繩子那樣捆住他,向地底拉扯,而他坐下的金錢豹也已落得同樣的命運,四肢被捆綁得“吱吱”作響,似乎隨時會被擰斷。

劍光閃過,是那名曾經將龍虎山仙人一刀兩斷的高大魔徒,他手中的血劍見血即笑,興奮莫名,劍刃襲來,兩個魁梧的身影交錯,若不是云師叔施展縮地成寸之術及時趕到,鐵背上人已經慘死。

云師叔抱著鐵背上人到了百米之外,后者金鐵一般的沉重身軀抱在懷里著實吃力,脫離危險后,即刻放下了。與此同時,兩人身后傳來金錢豹的哀嚎。鐵背上人虎目圓睜,急于回返,被云師叔攔下了:“魔教殺局已現,當務之急是帶領門下撤退,撤到山下面的主殿里,那里通道狹窄,適合防守。”

“哎,魔教強援趕到,居然一點沒有察覺,追悔莫及,追悔莫及啊。”

“現在不是后悔的時候,趕快帶領門下逃命去吧,我和睿兒為你們抵擋一陣。”

注意到云烈被血沁透的衣衫,鐵背上人不禁擔憂:“師兄,你身上的傷?”

“已經止血,你快走。”云烈推開他,抽劍前沖,正攔上骷髏王氣勢洶洶地劈斬,“快走。”

無形箭接連爆發,為鐵背上人贏得時間,他苦嘆一聲,領著門人下山去了。

云師叔一人一劍,面對扇形圍聚上來的魔門妖徒,從容鎮定,不露絲毫怯戰之意。那雙被酒精侵蝕得不成樣子的眼睛,犀利地掃過人群:“還不出來嗎,偷偷摸摸像什么樣子。”

沒人回答他,因為戰場之上容不得解釋。

十幾柄血劍同時斫出,骷髏王的虎齒彎刀隱藏在其中,云師叔心往下沉,洛鳴神劍在手中化作一道鋒利的光,隨著身體的旋轉弧狀展開,這是落雁十三劍最后一式——萬劍歸一。

“刷”一劍破九霄,伴隨著無形箭的輔助,云師叔成功突圍,施展縮地成寸術突出重圍,來到了困住青虎和白虎閉關入口的結界處,大笑一聲:“哈哈,陰長空你再不出來,結界可就要被我破壞掉了。”

手起劍落,洛鳴劍斬向維持結界的其中一人,觀察了十天,這個人的修為在四人間最弱。洛鳴劍看似沒有鋒毫,實則大巧若拙,洛水劍身順利斬開結界的一端,眼看就要取下里面人的首級,當是時,一個平凡無奇的身影從草叢里襲出,徒手推開洛鳴劍,阻止了云師叔破壞結界的行為。骷髏王回返,站在這人身前,用寬大的骨架將他擋在身后。

云烈兩眼瞇起,呵呵笑道:“總算現出真身了,陰老兒。”

對方沉默許久,回答道:“云烈啊,云烈,我真的是佩服你呢,孤身殿后,不慌不亂,反倒伺機找到了我們的破綻,雖然我不愿意承認,但蜀山之虎確實不是浪得虛名。”

“能夠得到你的夸獎我很開心呢。”

“現在我的真身出現了,你要如何,要殺了我嗎?”

“你知道獵人看到獵物的感覺嗎?”

“不要太得意了,咱倆之間是獵人與獵人的關系。”

“我不這樣覺得。”

“你怎樣覺得根本不重要。”

“咻咻咻。”弓弦震顫之音在身后響起,陰長空真身已現,再不是不死之軀,快過音速的無形箭對他而言是致命的。與此同時,云師叔雙足發力,從正面棲近了陰長空,手中洛鳴神劍隨著身體的前傾劃過一道明亮的弧。

“云老兒啊,我想你忽視了一個重要的問題,其實,我也是會使用縮地成寸術的呢。”劍刃和無形箭同時攻至,陰長空從原地消失,避開攻擊,再出現時已到了百米之外。云師叔一擊落空并不氣餒,反手斫向身前的結界。

戰場之上,是智慧與實力的共舞,局勢瞬息萬變,本來魔教大舉進攻的勢頭,因為云師叔和鐘離睿親密無間的配合而產生漏洞,大軍壓境的結果是后防的空缺,在陰長空離開后,再沒有人護衛結界,占據東方的結界維持者被斬下首級,巨大的結界向著東方傾斜,出現塌陷的征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