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七十三章 萬人坑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沈飛魯莽的舉動觸動了隱藏的機關,耳邊傳來“嗡嗡”的聲音,像是龐大數量的生物在行軍。┡他警戒四顧,看到地面逐漸化為黑色,向著自己進。

“這是……數以萬計的甲殼類的蟲子。”

沈飛后背貼近墻壁,緊張之下將王座推倒,國王的尸體從臺階上滾下,被蟲子爬滿,進而淹沒,蟲子的甲殼上反射出幽綠的光,大概是有毒的。

如果沈飛能夠御劍飛行的話,此刻大可以御劍而起;如果沈飛劍壓足夠凌厲的話,此刻大可以橫掃千軍。可惜,仙人的兩項基本技能他都不具有。

他唯一有的,是身為羅剎一族的王者之證。黑色的瞳孔逐漸轉紅,赤色仙罡從體內騰起,具有腐蝕性,侵蝕接觸到的一切,包括石頭,地毯和蟲子。

腳下的地面“呲呲”作響,冒出黑煙,竟是融化了,地毯更是燒毀,除了金線之外,連灰燼都沒有殘留。海量的甲殼蟲涌來,在具有腐蝕性的仙罡下寸步難進,稍稍沾邊就慘死當場。雖然是蟲子,也不是沒有智商,在一波又一波的沖擊未果后,黑壓壓的蟲子退卻了,原路折返回去,回到他們出現的地方,消失不見。

在黑暗的地底,沈飛不在意暴露自己羅剎遺族的身份,肆無忌憚地睜大火紅眼,讓狂暴的氣息擴散,腐蝕能夠接觸到的一切,包括自己。多久了,多久沒能這般暢快淋漓的展現身為羅剎一族的王者之證了。與提到炎天傾時,邵白羽的激動如出一轍,每當火紅眼出現,沈飛腦海中就會回想起皇城內通天的大火,內心就會被殺戮占滿。

力量隨著他手臂地伸展張牙舞爪地擴散,在地面上烙印出恐怖的影子。這種情況一直維持了很久,直到沈飛體力不濟時才有所緩和,他半蹲下沉沉呼吸,具有腐蝕性的仙罡緩緩流回體內,皮肉斑駁,外露之處可看到白骨,可見腐蝕性對自身的傷害同樣巨大。幸好有童子金身護體,傷損的地方在仙罡退卻后,很快便長出肉芽,重生皮肉,完好如初。

到完全恢復,沈飛心情依然沉重,深深嘆息。

正準備向來路折返,眼睛的余光卻現了特別的東西,驚訝地轉身,在他身后,原本懸掛著旗幟的墻壁被整個腐蝕掉,墻壁里面黑洞洞的,一點光都沒有,可見其幽深。

甬道之中還有甬道?

沈飛投石問路,被扔出去的石子跌跌撞撞一路向下,聽聲音像是在通往地下的臺階上彈躍多次。黑暗往往代表著不為人知的秘密,沈飛將火紅眼做成的扳指牢牢攥在手中,又一次凝聚仙罡在體表,低頭跨了過去。

他倒要看一看,龍虎山的地下究竟隱藏著什么樣的秘密。

邵白羽按慣例運功滿十六周天,從入定中醒來。睜開的瞳孔中呈現出正者的白潔,混混沌沌的,似乎能看穿一切。

“龍虎山仙之源力少的可憐,仙力流轉困難,難怪山上的仙人如此不濟。”屋里都是自己人,邵白羽不客氣地說道。

云師叔將窗子闔上,像是在擔心白羽的聲音被外人聽到,轉身坐回椅子,幽幽地說:“史料記載,龍虎山在三百年前遭遇莫名打擊,仙之源力不知何原因一夜枯竭,山上靈獸紛紛出走,主峰多次派使者前來探究此事,都被龍虎山峰主拒絕了,若不是今日深陷圇圄,咱們要住在山上怕也是很難的。”

“您的意思是,龍虎山內部藏著秘密?”邵白羽一驚。

云師叔默默地點頭:“起碼白虎和青虎是知道仙源斷絕的緣由的,鐵背上人是外來者,知不知道很難說。”

“可是,什么原因能夠導致仙之源力一夜枯竭呢?”

“龍虎山曾經有一口日月井,相傳是無涯道祖創立蜀山劍派前,山上的原住民挖掘出來的祈福之井,仙之源力于井中就像身處在人類的丹海,呈現出液體的狀態,源源不斷地涌出來,山上的仙人從井水里獲得力量一度非常強大,甚至能夠與主峰分庭抗禮。而在仙之源力枯竭的那一天,日月井也干涸了,當地的原住民人去樓空,自此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沒人知道他們去了哪里,也沒有人再見過他們。”

“您的意思是日月井的干涸導致了仙之源力的枯竭?”

“誰知道呢。但必然有某種內在因果存在。當地原住民與龍虎山道士相安無事的生活了那么久,已經成為龍虎山的一種特別的生態,據說原住民的國王還曾經加封龍虎山峰主為國師,與山上交好。國王同樣持有力量,據說是井水的力量,王國的護衛也異常強大,不比普通的道士弱,這也是為什么以前的魔教從來不敢取道龍虎山的原因。”

“那究竟是什么導致原住民的離開呢。”

“真正的原因大概只有白虎和青虎知道吧。那兩人是雙胞胎,是龍虎山前任峰主和一不知名的女子所生,雖然自幼生長在龍虎山上,實力卻非常強,上一次正邪之戰的時候,那兩人靠著舉世無雙的日、月之力,相輔相成,誅殺了魔教不少強者。值得一提的是,他們的父親,也就是龍虎山前任峰主,在仙源枯竭的時候就已經是峰主,他擁有長壽的秘訣,坐在峰主的位子上一呆就是幾百年的時間,經歷過數次正邪之戰,直到兩個兒子繼任,才卸去峰主之位,但也沒有他仙逝的消息,據說現在還在龍虎山某仙人洞府中隱居。關于他長壽的秘訣坊間有諸多猜測,但大多不實。因此人行蹤神秘,實力高強,和他交過手的人都慘死了,和他同輩的人都老死了,所以到底因為什么長壽一直無從考證。”

“原來龍虎山有著這樣的歷史,難怪魔教要選在白虎和青虎閉關的時候,對山上下手。難怪偷襲不成,馬上便將他們閉關之處封印。居然是在畏懼。”

“如果知道魔教會大舉進攻龍虎山的話,我當時就該讓鐵背上人將兩位當家的請出來,哎,也是怪我。”

“誰又能知道,魔教偷襲不成,并不離開,援軍6續趕到呢。”

“錯了就是錯了,無需為我辯解。關鍵是知錯能改,白羽,到你獨擋一面的時候,可不要像我一樣優柔寡斷,猶豫不決才是。”

“師叔言重了,白羽認為,在當時的情況下,做出您那樣的判斷是完全正確的選擇。”

“呵呵,是啊,誰能想到侵入龍虎山的魔教并非是孤軍深入,而是要將此地當成進攻蜀山的跳板呢。這樣奇詭的行軍策略,在過去從未出現過,可見冥王宗宗主心計之深,對時事把握之準確。”

“冥王宗宗主?”

“即是陰長空口中的圣宗主,炎天傾是他的獨子。”

赤色仙罡附著了沈飛的體表,既能當做鎧甲,抵擋隨時可能出現的偷襲,又為他帶來光明,照亮了黑暗的階梯。綿延無際的臺階,螺旋狀向下延伸,臺階以下是空蕩蕩的虛空,身邊的空間廣闊無垠,站在這里,只靠著仙罡帶來的微光,根本無法看清四壁。

這樣毫無固定的臺階,沈飛還是第一次見到,走在上面,感覺兩腿軟軟的,腳下一滑,就可能墜落下去。在第一百零一層臺階前,沈飛見到了自己之前扔進來是石子,之所以確定這顆石子是自己扔進來的,是因為所有的臺階都異常的光潔,歷經無數歲月,連點塵土都沒有。就像是幾千面鏡子,映照出你的面貌和真心。

沈飛心懸著,一腳踢在石子上,小小的石子“嗖”的飛出,許久許久,都聽不到落地的聲音,像是被黑暗吞噬了。他緊張地咽下口水,又一次感嘆無法御劍的悲哀。

真說起來,成為仙人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御劍飛行,同時突破身體構造的束縛和重力的影響,獲得無懼地形,直線行進的莫大好處。人類的世界,遠距離行進只能依靠車馬,而車馬只能行走在平整的路面上,登山的時候就很困難,因為四處伸展的樹枝容易刮傷騎行者,地域之間的交流也不方便。仙人就可以無視這一點,從主峰到龍虎山,相距幾千里路,兩天兩夜就到達了,這對普通人而言是不可想象的。

不能御劍飛行,就是沒能徹底脫離凡人的范疇。他非常無奈,想想老夏的強大再想想自己,除了嘆息也沒什么好做的了。

說起老夏,他眼前一亮,忽然想到老夏每次出現,都是坐在一片五顏六色的花瓣上,而花瓣則是懸浮的,再聯想到那一日萬花齊動驚天動地的情景,沈飛不禁想,花瓣即是劍,劍即是花瓣,御劍飛行是否就是駕馭花瓣飛行呢?

想到每次出劍,劍身碎裂為無數花瓣的樣子,沈飛有了明悟,暗道:“可以一試。”

心念一動,花香彌漫在鼻端,無數花瓣無聲出現,聚集為劍刃的形狀,沈飛右手雙指并攏,試著用心念和它溝通,真的有效,隨著一聲“散”,已經組裝完成的劍刃就又離散為了數不盡的花瓣。

沈飛將仙力加持在花瓣上,試著道:“子、庚、辛、任、癸,起!”一腳踩上,緊跟著便是驚恐而絕望的慘叫,“老夏,認識你老子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

沈飛墜落下去,千丈深淵,落地的聲音如同一場小型的地震,如果不是有仙力加持,再加上童子金身庇護,沈飛現在已經是肉醬了。即便如此也是全身酸痛,骨骼快要散架了一樣。唯一的好消息是,走了捷徑,省去了不少時間。

沈飛維持著墜落的姿勢,長長舒氣,許久不起身,因為實在爬不起來。身子下面軟軟的,不像是花圃,也不像是床,更不會是地面。好像有什么東西一層一層疊到很高。沈飛沒心情想,也不想馬上看,閉上眼睛,散去仙力,歇了一會兒。終于重新鼓起勇氣,張開仙罡,打量身邊的景況,這一看不要緊,差點把魂嚇沒了。身邊確實不是花圃,也不是床,更不是地面,是無數層,橫七豎八、疊地老高的骨頭架子,骨頭架子上一點肉末都沒有,可見早已被老鼠、蟑螂之類的東西啃食干凈了,自己此刻正身處在一個廢棄了很久的萬人坑當中。難怪距離地面這么深遠,難怪入口被泥土封鎖住了,龍虎山地底居然是一個萬人坑。

“真是惡心!”沈飛驚恐地在尸體堆上爬行,隨便一腳,都能踩碎一大堆的骨頭架子,“龍虎山啊,龍虎山,你們背地里居然做下這等見不得人的勾當,簡直人神共憤。”

沈飛慌不擇路地向前爬著,一步兩跌,雙腿每一次落下,都會將很多副骸骨的完整打碎。實在太惡心了,真不知道當時殺人的人到底有多么的喪心病狂,沈飛作為大夫,見慣了鮮血、死人,可面對堆積如山的骨頭還是承受不了,跑了一陣,便開始大吐起來,一直將胃酸都吐凈了,還是想吐,直到大喝一聲:“朝花夕拾劍。”

五彩繽紛的花瓣出現,縈繞在他身邊。

“給我飛。”他的右腳踩在其中一片花瓣上,仙力源源不斷地注入到花瓣當中,竟真的飛了起來。

馭花而行,如果是在外面的世界,沈飛一定可以俘獲萬千少女的心,可惜此地只有骷髏,沒有少女。好消息是,一直沒能成功的御劍飛行,被這般一逼,居然就水到渠成的成功了,也可以說因禍得福。往前幾百米,骷髏的體表上覆蓋著白色的絲,絲線很輕柔,和蠶絲類似,卻更堅韌。沈飛雖然一心想要離開,卻也現了情況不對,心念遲疑時,對花瓣的操控力一度減弱,無奈墜落下來。這一落下不要緊,身子沾到白蒙蒙的絲線上,想再離開可就難了,這些絲不是蠶絲而是蛛絲,上面有粘性,可以粘住靠近的獵物。(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