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三十一章 仙法“五行創生”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另外一邊,一行三人屠蛇之后,各奔東西。

莫君如回到東山,找了個偏僻的小溪清潔身體,一身的血腥味刺鼻難聞,她早已到了忍耐的極限。邵白羽去老地方尋找青牛上仙了,上仙依舊趴在青石上吃草,眼神迷離的望著天空。

沈飛則趁著這個機會,來到了南山草庵,他來找老乞丐,求解心中的疑惑。沈飛和老乞丐同樣精通醫術,同樣擁有著通天路的過往,性格搭調,非常聊得來。短短幾日時間,沈飛在老乞丐的身上已學到了很多東西,境界一日千里,他這次,是想針對與鳩山鳴交手發現的問題,來求解心中的疑惑。

兩人坐在草屋后面的空地上,身下的綠草像蒲團一樣柔軟,清風徐來,心境舒雅。

“表面上看六峰道術各有所長,其實都在五行之列。”老乞丐正襟危坐,徐徐道:“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木火為陽,水土為陰,金為中性。金木水火土五行,潛藏在天地萬物之中,暗合著自然大道的運行軌跡,生存在九州大地上的每一個個體都都存在著自己屬性。植物自然是木屬性,火種是火屬性,礦產是金屬性,大海是水屬性,大地是土屬性。萬事萬物,離不開五行,對應于人也是一樣,人在天地間生活,體內含有五行的元素,普通的人,五行之中,總有一種數量特別高的元素,他們的身體因此被稱為金之軀、木之軀、水之軀、火之軀、土之軀。如果五行之中,有兩種元素的數量特別多,則被稱為圣體,六峰收徒,懷有圣體是基礎條件。”

沈飛盡力梳理脈絡,遲疑地問:“六峰高徒都擁有圣體?”

“基本都是。”老乞丐手指在身前虛點,一道道炫光隨即出現,形成栩栩如生的影像,“例如冷宮月,她是萬中無一的水、金圣體,兩者相輔相成形成冰,正好與雪塵劍的冰屬性相對應。所以幾千年沒有出世的雪塵神劍才終于出鞘,認她為主。而明月峰道法又以陰屬性為主,所以萬中無一的冷宮月在修習陰屬性仙法的過程中,才格外得心應手,擁有繼承峰主之位的資格。

雷縱橫是萬中無一的火、金圣體,火為陽,金為中性,兩者疊加形成雷。產生不可思議的力量和速度。

鳩山鳴和他背后的紫露峰據我猜測是陰陽圣體,也就是五行之中,陰屬性和陽屬性各占一半,這是非常罕見的,千萬人中沒有一粒,所以紫露峰才始終是一脈單傳,鳩山鳴才如此特別,至于他使用的仙法,肯定也是陰陽屬性疊加生成的,外人別說使用,就是連最基礎的修煉都不可能。

楚方是土、金圣體;尹朝華是水、土圣體;金蟬翠是木、火圣體;還有你,據我觀察你也是木、火圣體。”

“樹木天生助燃,兩者也能并行嗎?”

“正因為互相促進,才可以并行。互相抵消的兩種元素,是很難同時存在的,鳩山鳴那樣的人畢竟少之又少。”

“那么主峰的道術究竟是什么,主峰需要將五行怎樣運轉,發揮出怎樣的威力。”

“主峰遵循天道,講求萬法自然,無招勝有招,所以,凡是有緣人都會收納。”

沈飛驚得張大了嘴巴:“也就是毫無特點嘍。”

“毫無特點,正是最大的特點。”

“有沒有搞錯。”

“主峰的修煉心法,是被稱作萬法之源的《道經》,每個修煉者因為資質、眼界、性格等等的差異,可以從其中悟出不同的道理,可以說給予了修習的人無限種可能性,無限的發展空間。世界上有什么比無限廣闊更加誘人呢。”

“難怪主峰招徒,世人趨之若鶩。”

“當然,哪怕單單一卷正本,也擁有著無盡的價值。那是正統,萬法之根。”

“可是,還是太單調了,對敵手段有限。”

“仙法需要與仙劍配合使用,方能顯現出威力。”

“可是我的仙劍不給力啊。”

“不是劍不給力,是你不給力。”

“那到底什么是仙法呢,我到現在一種仙法也沒學過。”

“這都是需要悟的,自己悟出來,根基才牢固。”

“你看,你看,還是有吧,你就教給我吧,云師叔,教給我吧,求求你了。”

“一個大男人,別跟我耍賤。”

“那你教不教。”

“好吧,我傳授你五行創生法。”

“五行創生法?”

“所謂五行創生法,就是借助體內的屬性元素,創造出真正的實體,就好像冷宮月創造出了冰,雷縱橫創造出了雷。”

“那我可以創造樹木嘍。”沈飛沒敢說火,火對他而言是個禁忌。

“恩,可以創生出樹木,你想不想學呢。”

“當然想了,你快教給我吧,云師叔。”

“按理說,根基未牢,貿然學習“五行創生法”不合時宜,不過你資質出眾,又肯下苦功,我就破一次例,將這套仙法傳授給你,切記不可急功近利,慢慢掌握仙法奧妙,才能夠融會貫通。”

“我知道啦,云師叔。”

“希望你是真能明白我的意思。”云烈雙手向上翻,慢慢抬起,匯于胸前,轉為蓮花狀,“干、已、申、辛、更,生。”

天干地支,對應著各自的法印,到了老乞丐的境界,法印已經無關緊要,心念一動,就可呼風喚雨,他是故意放慢了動作演示給沈飛看。但見六個法印依次結下,老乞丐雙手回歸蓮花狀,對準了地面。

“呲溜。”地面下陷,一股清泉噴涌出。

“長,長,長,長……”玄光在老乞丐手心里持住,從地底竄出的清泉越長越大,水流越變越粗,一直沖到兩丈高,傘狀散開,再滴落下來,像是下了一場小雨。

沈飛張開嘴,飲取雨水,水質甘甜,毫無雜質。

“它們是水元素具現出的,是最純凈的水源,未受過一丁點污染。”老乞丐緩緩收式,目光炯炯地看著沈飛,“看明白沒有。”

“那幾個法印很難記,我試試。”

“早讓你把基礎打牢了,連法印都記不住,還想學仙法。”

“知道啦,這次記住絕不再忘。”

“我再給你完整的展示一次,你須要牢牢地記在心里。”

“不必了,我搜索記憶就能回憶起來,只是須要一點點的時間。”

自從與藥人相依為命開始,沈飛無論是識字、讀書,還是記藥方,都是過目不忘,只需要看一遍,就可以將眼睛看到的整個畫面烙印在腦海之中,等到回憶的時候可以通過搜索記憶深處的畫面,將圖像從腦海中完整地提取出來,整個過程只需要多花一些時間。

老乞丐看他緊閉著眼,緩慢至極地完成了結印,暗暗吃驚:過目不忘是一件了不得的本事,特別是對仙人來說。仙書冗長,能夠隨時提取出其中重點的人,在修煉的過程中占很大的優勢。

沈飛雙手緩慢結印,每結一個印,就低聲地念一個字:“干、已、申、辛、更,生。”因為結印速度太慢了,靈力未加持住,前功盡棄。他卻不氣餒,又繼續嘗試,一直到第十遍的時候,結印的速度終于有所提高,仙力持于印中,持于雙手之中,遙遙指向地面,竟真的有星星點點的光芒自土石之下鉆出,地面裂開一道小縫,一棵嫩綠的新芽冒出頭來。

可惜也僅此而已了,不管沈飛如何施力,始終就是一棵新芽而已,再難長高。

“怎么回事?怎么長不大的。”沈飛理直氣壯地問。

“你的水準就在這里,還想讓它長大。”老乞丐伸出小拇指與地上的綠芽比了比,笑笑道,“以你的基礎,能夠有這么一小棵長出來已經很不錯了。”

沈飛看出他的嘲笑之意,心里不爽,沒好氣地說:“喂喂喂,我的結印和你完全一樣,怎么結果相差這樣懸殊,你不是故意留了一手,讓我難堪吧。”

“又沒大沒小是吧。”老乞丐眼一橫,沈飛立時軟了,換了溫柔的語氣說道:“敢問云師叔,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呢?”

老乞丐倒也不避諱,簡單明了地解釋給他聽:“五行創生術與施術者的修為,施術者對于術法的應用程度,對于自然界萬事萬物運行規律的掌握程度有著很高的要求,境界不一樣,對身邊事物理解不一樣的人,往往就會創造出不一樣的事物來。好比同樣使用水系創生術,我創造出的是酒,別人創造出的是毒,不能一概而論的。”

沈飛兩眼一瞇,一副奸詐的表情:“難怪你葫蘆里的酒永遠喝不完,原來是用五行創生術的緣故。”

老乞丐點點頭道:“不同的人,創造出不同的東西,這與心境、與道行都有著莫大的關聯,所以千萬不要急,免得一不小心造出了什么惡心的東西出來,覆水難收。”

“說起來,在天道主宰的世界里,我們自己創造生靈真的被允許嗎?”

“五行之中只有木系比較特殊,其他四系創生術并不能創造出具有靈魂的東西。”

“仔細想想,確實是這樣。”

“以我這些年積累下的對敵經驗來看,木系的創生術可以創造出許多有意思的植物來,雖然威力不強,但往往能起到特別的作用,這個你以后慢慢摸索吧,如果發現了什么好玩的,一定要第一時間向我報告,聽到沒有。”

“那當然了,有好玩的東西,肯定第一時間報告給我的云師叔,云前輩。”

“你這人真是狗臉子,不傳授你技藝的時候,就耷拉個臉,滿臉不樂意。現在真學會了,馬上開心得心花怒放,真是反復無常之人。”

“我那是心痛好吧,心痛的時候面色自然不好看了。”

“強詞奪理。”老乞丐起身,伸了個大大地懶腰,“老胳膊,老腿了,坐時間久了全身都疼,你自己練吧,我去散散步。”

沈飛有些不愿意,道:“你不陪我啦,我還想遇到不明白的地方向你請教請教呢。”

“我答應教你仙法,可不是答應把自己賣給你,少得寸進尺。替我看家,丟了東西拿你是問。”

“就我現在的這點本事,守衛這么大個草庵真有些困難呢,盡力而為吧。”

“丟了東西,十倍償還。”

“你這里破破爛爛的,有什么東西值得偷啊,你倒說說看。”

“家具是簡陋點,但滿屋子的靈丹妙藥卻是樣樣珍貴,是我最近采來準備煉丹用的,隨便哪棵小草都是無價之寶。”

“你當我瞎啊,我也是大夫好吧,滿屋子的枸杞、白蓮,隨便哪個山頭不都是要多少有多少。”

“你這家伙,真是有眼無珠。那是枸杞嗎,那是白蓮嗎,你睜開大眼好好瞧瞧,性狀相似,但味道差了多少,這些都是南山特有的靈藥,是蕁草種子和甘蓮花葉,屋里醫書多的是,你好好查查他們的價值。真是氣死我了,就你這樣的還好意思自稱大夫,病人在你手里不知道要死多少回了。”

蕁草和甘蓮沈飛都認識,藥人給他學習的醫書上有所提及,但蕁草的種子沈飛卻從來沒見過,更不要說甘蓮藏在水下的花葉了。

看老乞丐語氣不似作偽,沈飛對著他吐吐舌頭,“最近忙著修煉,等騰出空來,一定向師叔好生討教醫藥之術。”

“哼,那也得我愿意教給你才行。”老乞丐哼了一聲,背著手踱步遠去了。

沈飛嘴角掛笑,他和老乞丐在一起的時候,總是沒大沒小沒正行,不過老乞丐并不介意,他是個開明通達的人,建立了情分以后,就百般照顧,雖然嘴上總是呵斥,但心里關懷備至。

這段時間,沈飛著實結交了幾個知心的朋友,感覺人生的軌跡真的有了改變。不再像過去那般晦暗,看不到希望了。

沈飛是從苦日子里熬過來的人,他對現下的幸福格外珍惜,暗暗下定決心,有朝一日,一定要加倍報答他們。

正出神,頭頂之上的月光被一抹巨大的身影截斷,沈飛身經百戰,快速起身,進入到警戒狀態。(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