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十五章 凡修仙者,免受此刑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在狴犴睜開眼睛以后,邵白羽總有一種無所遁形的感覺,始終不敢正眼瞧對方,現在被當面戳穿,立時緊張起來。

但聽青牛上仙庇護著說道:“胡說什么,管好自己的嘴。”

狴犴回答:“規矩你是知道的,我現在沒有吃了他已經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斷不能允許通過。”

“不行也得行。”

“跟我耍橫是吧,青牛。就算真身不在這里,但借著冥路的支持,你也不一定是我的對手。”

“幾千年的好哥們了,你就通融通融唄。”

“不行,規矩就是規矩,誰都不能違背。”

“迂腐不化,無涯都已經死了一千年了,他定下的規矩早就被作廢了,你看看蜀山現在的狀況,可還有一丁點當年的樣子。”

鮮少看到摯友如此激動,狴犴梗了一下,說道:“你什么意思。”

“來,向他展示一下。”青牛對白羽說。

后者一臉茫然。

“真是笨啊,把手伸過去,去摸狴犴。”上仙的情緒忽然變得暴躁,不,更像是失控,可能是與老友的見面觸動了內心深埋的過往。

看著狴犴,邵白羽很是畏懼,但不想給青牛上仙丟臉,更不想被其他生物瞧不起,用牙齒咬破了舌頭,以痛楚來緩解緊張,在終于抑制住身體顫抖之后,邵白羽挺直了腰板,深深吸氣,向前邁出一步。

狴犴很詫異,身為龍王后代,天生具有威壓,任何生物在自己面前都會臣服,像邵白羽這樣的小鬼,應該不可能壓抑得住生理的恐懼。

因為詫異,所以狴犴沒有阻止卑微渺小的人類觸碰自己的身體,它等著手掌觸碰過來,然后,在接觸到的剎那間,仿佛全身過電一般:“這是……這股力量是……傾聽萬物之聲!”

“明白了吧,輪回之門已經開啟。”青牛早料到是如此結果。”

“真是不問世事太久了,原來是這樣……難怪你會如此激動。”

“快放行吧。”

“好吧,就聽你的,經過千年修煉,你我再度聯手,這一次定然萬無一失。”

“你決定了?”

“當然,需要的時候我隨時可以出關。”

“現在機緣未到,需要耐心等待才是。”

“聽你的。”

狴犴盯著邵白羽:“小子,你要好好跟隨青牛學習本領才是。”

邵白羽感受到重任在肩,不知是該驚喜,還是應憂愁,拱拱手道:“上仙請放心,白羽定會好生學習。”

“那好,你們過去吧。”

黑麒麟的頭從中裂開一道縫,紅色的光芒從縫隙中射出來,像是在邵白羽的身上浸染了鮮血。他目不轉睛地盯著門的后方,看到血池翻滾、白骨森森,一番末日景象。他望而卻步,很想后退,卻也清楚地知道青牛上仙正在背后看著自己,咽下喉間的口水,一閉眼,沖了進去。

“呼”邵白羽仿佛置身時空隧道當中,身邊景象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等到終于來到了門的那一邊,才發現周圍一片祥和,全然不是門外面看到的景象。

正感疑惑,青牛上仙也走了出來。白羽問:“奇怪,怎么和剛才看到的不一樣。”

上仙回答:“地府是魂靈往生之地,不允許活人輕易進入,為此設立了虛無幻界,營造重重可怖景象,達到讓人望而卻步的目的。”

“難怪了。”

邵白羽放眼望去,有山、有水、有林間小路、有鳥語花香,還有平靜的村落,只是天空陰沉沉的,像是入夜之前的人間。

一只百靈鳥撲扇著彩翼,降落在白羽肩頭,全不害怕,這與人間有所不同。邵白羽用眼睛詢問上仙,對方并不阻止,于是伸出手試著觸摸它,可惜,手掌輕易穿透過去,原來只是虛像而已。

“它們僅僅是魂靈。”青牛上仙此時方道,“是即將往生的魂靈,肉身早在人間界腐朽成灰了。”

“原來是這樣。”邵白羽心下一驚,“那它豈不已經發現我是擁有實體的了。”

“是啊,不過又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呢,從來都是活人害怕死人,哪里有死人害怕活人的道理。”

“這倒也是。”自從進入冥路,邵白羽就一直感到肩膀很重,像是被壓上了一整座山,直不起腰來。此刻深深吸氣,感覺好了很多,終于不再束手束腳。

但聽青牛上仙道:“對于未知的事物,人類總會畏懼,但在探明情況之后會有所好轉。就像老虎第一次見到驢子,看它哼哼唧唧,狂暴不堪的樣子可能會害怕;可當熟悉了之后,就會發現都是虛張聲勢的把戲,于是便放手捕殺了。”

“上仙言重了,白羽絕無褻瀆之心。”

“我只是在說其中的道理,你不必害怕。”青牛上仙腳下飄起白云,“走吧,向前走,去村子里看看。”、

邵白羽和青牛上仙乘云經過密林,因為樹枝、樹葉都是虛像,所以并不擔心它們擋路,徑直穿過,直達炊煙裊裊的村莊。

“鬼村。”邵白羽被村口石碑上的名字嚇了一跳。

青牛上仙對此不置可否。

白云消散,它與邵白羽步行進入村子。

“不錯的地方。”見高屋建瓴,人聲鼎沸,邵白羽由衷感慨。向前走的時候,每個人都會放下手里的工作看看他,就像在觀摩什么奇怪的事物,私下里交頭接耳,有些孩子甚至跑進屋,將父母喊出來一起觀摩。

邵白羽很是尷尬,只能微笑回應。

“地府鮮少有活人進入,他們好奇,不必在意。”青牛上仙道。

邵白羽不解,試探著問道:“看起來,他們已經在這里生活了很久,為何地府會有村落在?”

“地府是魂靈往生之地,人世間某些人為的原因會導致一戶人家、一族人家甚至一個村落的人同時被殺死,大量魂魄同時往生,他們中的一部分因為彼此熟識,不愿意再進入輪回六道,受人世七情之苦就選擇在地府中安居下來,以魂魄的形式與家人團聚,生活在一起。一般來說,可以生活五十年,五十年以后,怨念會增加,地府的小鬼就會來催促他們往生。”

邵白羽點點頭,低喃道:“人死之后還能生活在一起,居然有這么人性化的制度。”

“呵呵,你以為這是老天安排的嗎。”

“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這是強大的生靈憑借頑強的意志爭取到的。”

“真有這樣的事?”

“記不得多少年以前了,即將飛升的萬世巨妖白蛇與少年書生相戀觸犯天規,天道降下神罰劈死書生,白蛇一怒之下與巍巍天道鏖戰七天七夜,身死以后由于怨念太重,加之生前過于強大,居然又大鬧地府,破壞奈河橋,強吞十萬魂靈,壯大己身,成為萬古無一的最強之魂,地府的小鬼包括閻羅王都奈何不得,天道被逼無奈只能妥協,在地府中為她和心愛的人開辟了一處居所,使得一人一妖可以永生永世生活在一起。此例一開,魂界沸騰,紛紛要求效仿,閻羅王被逼無奈只能妥協,答應生魂離開肉身后,可以在冥界居住五十年,五十年以后,怨念累計,才必須得轉世投胎。”

“你說的是真的?”白羽震驚。

“我經常來地府,那場驚世之戰親眼目睹。”

“就算是萬世巨妖,也不可能與天道對抗吧?而且真的有天道嗎?”

“我只看到它與蒼穹鏖戰,想必那就是天道了。”

“她居然打得過?”

“她的身份不同,天道一心促她往生,不能以雷火將之擊碎成魂飛魄散的下場。”

“為什么。”

“萬古之前,諸神臨世,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據說,曾有兩位古神在鏖戰之時因為出手太重,將蒼穹捅穿,九州大地險些毀于一旦,幸好得女媧娘娘煉仙石補天,天下才免于崩潰。”

“然后呢。”

“據說,白蛇是女媧唯一的后人,天道不忍心看她灰飛煙滅。”

“天亦有情?”

“這只是傳言而已。”

“白蛇現在何處。”

“地府某處,不得而知。”

“白羽還有一事不明。”

“說吧。”

“具有魂,但這些木頭房子是怎么回事,這冉冉升起的炊煙又如何解釋,難道它們也有魂魄嗎?”

“這些啊,你去摸摸看就知道了。”

“我剛才試過,也是虛像,難道都是魂靈?”

“差不多吧,這些都是魂靈根據自身的需要制作出來的東西。”

“恕白羽愚鈍。”

“其實挺好理解。”青牛上仙耐心地解釋,“活著的人根據需要制作有實體的物品,用來維持生計。死了的人,根據生前的記憶,制作虛幻的東西保持生活和活著的時候一樣,這些制作出來的東西并沒有實際意義,純粹就是點念想而已。”

“追求虛幻的生活。”

“說實話,這種行為很難被理解,因為魂靈只有積攢怨念成為冤魂,才可以具有實體,普通的魂靈是沒有實體的,互相之間也碰觸不到,只是假想的互相依靠、生活,取暖而已。”

“肯定是有難以割舍的情義在。”

“可能是吧。不過這樣的生活有多么的枯燥乏味,只消看一眼就能夠體會到,他們中的絕大多數,都撐不過五十年就投胎去了。”

“明智的選擇。”

地府的村落一個挨著一個,像是錯落有致的梯田,邵白羽和青牛上仙取捷徑筆直穿過去,并未引起魂靈們的不滿。向前走,地勢急轉直下,一個巨大無比的深坑出現在兩人的面前,坑洞很深,螺旋向下,共分十八層,呻吟與哀嚎之聲從里面傳來,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十八層地獄了。

“這里就不要去了。”青牛上仙繞著坑洞的外側前行,“他們是生前犯下重罪之人,死后要贖清罪孽才能轉世超生。”

“重罪,殺人嗎?”邵白羽神色一變,后面的話沒有說出來,其實他想說,正邪之戰已久,活著的仙人們只怕都見過血,那豈不是都要入此無間煉獄了。

卻聽青牛上仙回答:“凡修仙者,免受此刑。”

“有這樣的事。”

“事實如此。”

“難怪魔教的人可以為所欲為,原來是有恃無恐。”

“呵呵。”青牛上仙欲言又止。

它和邵白羽沿著十八層煉獄的外圍輪廓繞行,順利通過了最困難的部分,期間遇到幾名持鐮刀飄行的小鬼,有青牛上仙庇護,也是相安無事。

再往前走,周圍景色又是一變,一切喧囂遠離而去,眼前回歸凈土,小橋流水,楊柳豎堤,兩排行人自動分成男女兩列,從東西兩側走過小橋。

河水平靜,石制的拱橋雕龍戲鳳,連通了河的兩端,放眼望去,視線可及之處只有這一座拱橋跨河而立。河的對岸有巧婦執炊,魂靈們陸續經過小橋走到對岸,美艷的婦人將一碗一碗鍋里的濃湯舀給他們。

“這是孟婆湯,奈何橋?”邵白羽蹙眉。

“是不是覺得神話里的故事都成真了。”青牛上仙道。

“真想不到會有這樣的地方,原來說書人口中的故事都是真的。”

小河不遠,邵白羽清晰地看到走過去的男女自動分成東西兩列,從美艷婦人的手中接過看不出底料的濃湯,喝下去后,擺放著鐵鍋的石座上就會連環畫似的閃現一連串畫面,看起來像是生平過往,等畫面都閃現完了,喝過湯的人便癡癡傻傻的開始笑,徑直向前方去了。

邵白羽看長隊直達天邊,和河堤一樣看不見頭,暗道:“只怕絕大部分人生前過得都很艱難吧,要不然也不會如此急切的渴望投胎,期待來世的命運了。”

他上前一步準備過橋,卻被青牛上仙喊住:“止步吧,那里是禁忌。”

“我們此行結束了?”邵白羽轉身。

“還要去個地方。”

“去哪里。”

“去挑戰黑白無常。”

“啊?”

所謂黑白無常,就是手持鐮刀,全身籠罩在白色衣服或者黑色衣服里的小鬼,鬼是地府的執勤人員,是閻羅王的手下,它們手中的武器和身上的服裝都是特制的,出入人間的時候,可以進入潛行狀態,免得引起不必要騷亂。

其中白鬼收割人、獸的靈魂,黑鬼收割植精的靈魂,所以實際上,偌大的忘川河里,奈何橋共有三座,分別供人、獸和植精通過。

青牛上仙隨便找來一個白鬼,展開結界,讓邵白羽和他筆畫兩招。(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