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十一章 面相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邵白羽在山中穿行,步伐急促,他曾答應過青牛上仙每天前來拜會,并將之看做是立在前方的障。按照青牛上仙的經驗來說,障積累得越厚,收獲就越多,所以邵白羽每日必到,即便是劍崕選劍的那一天,都沒有耽擱,到了深夜仍然拖著疲憊之軀,上山來見青牛上仙。

這是執著,就像青牛上仙每日不停嚼草,卻不排泄一樣,是執著,只有執著才能獲得力量,這是仙界公認的準則。

今天的情況有些奇怪,邵白羽按照原來的路線在山上走,怎么都找不到青牛上仙往日落腳的地方,甚至連青草被收割的痕跡都沒有。要知道,青牛上仙每天派惡靈們到三里以外的地方收割青草,連這些痕跡都看不見,證明自己距離青牛上仙非常之遙遠。

可是,怎么可能呢?

這條山路自己走了不下十次了,不說牢記于心,也已經駕輕就熟了,明明就在這附近,可是為什么就是找不到呢。

邵白羽急的團團轉,鬼鬼祟祟跟在身后的兩人卻對他充滿擔憂,君如面露愁容,問沈飛道:“白羽哥哥這是怎么了,在附近來來回回地繞了好幾圈了,莫不是傳說中的鬼打墻吧。”

沈飛一面盯著邵白羽,一面搖頭道:“我看不像,他大概在尋找什么東西。”沉了沉,又加重語氣說,“再瞅瞅,別出聲。

兩人怕被發現,與邵白羽保持了很遠的距離,后者根本想不到會被人跟蹤,所以一直都沒發現他們,只是越發焦躁,不耐煩起來。

又過了很長時間,邵白羽還是來來回回地在原地轉圈,沈飛心里生出不好地感覺,拽了拽莫君如的衣袖,趴在她耳朵邊上小聲地說:“走吧。”

莫君如一臉擔憂,點點頭,依依不舍地望著他心目中的男神,心里面為他祈福:“白羽哥哥,千難萬難有我們陪著你,你可千萬別想不開啊。”

兩人離去之后不久,山路悄無聲息地發生變化,邵白羽在漫長的畫地為牢之后終于找到了出口,看到了一如以往的青牛上仙,沖上去給它請安,“仙人,白羽來遲了。”

“來了便好,無早晚之說。”青牛上仙望著天邊,并沒將那兩人鬼祟的行動告訴邵白羽,“你身上的衣服很合身,以后每日都要穿吧。”

“聽掌教的意思,大概要一直穿到學有所成為止。”

“那個人啊,就是規矩多,你是不是很煩他。”

“上仙說笑了,白羽怎么敢對掌教真人生出不敬的想法呢.”

“不敢可不是沒有。”

“不不不,白羽對掌教充滿崇敬之情,是真的沒有一丁半點的不敬之意。”

“呵呵,看來那小子挺會挑學生。”

“能被掌教看中,是在下畢生的福分。”

“傷勢已經養好了嗎?”

“已經無礙了。”

“那好,再隨我去個地方。”

“全憑上仙安排。”

“今天要去的地方有些特殊,去之前需要準備些東西。”

“請上仙吩咐。”

“記得上次去過的羊角瀑嗎,你御劍飛過去,以最快的速度找來一坨新鮮的羚羊糞便,快。”

邵白羽不知道青牛上仙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不過從以往的經驗來看,上仙的安排必有其深意。爽快地接受了指令,馬不停蹄地趕往羊角瀑,雖然萬分惡心,還是用桑樹葉子盛了一些羊駝糞便,帶回來。

青牛上仙看都不看,卻能洞察一切,邵白羽回來后直接吩咐他道:“把這些糞便抹在身上,要抹均勻。”

邵白羽不明白上仙所為何意,可還是照做了,青牛上仙笑了笑,問他道:“你不想知道為什么叫你這樣做嗎?”

邵白羽回答:“上仙的安排必有道理,白羽不敢質疑。”

“你很聰明。”

“不敢當。”

“看你這么聰明,我要提醒你一句。”

“請上仙明示。”

“你額上三分陰云密布,胎耳泛黃,當是一年之后會遇到一災劫,需要早作準備才是。”

“我要歷劫?”邵白羽馬上想到了與沈飛之間的賭約,“不會這么巧吧。”

“十年之內,那少年都是你的天明星,也就是福星,不必有所擔憂。”青牛上仙洞悉了他的想法。

“沈飛是我的福星?”邵白羽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說法。

“準確的說,你倆共生互惠,彼此互為福星。”

“難怪甫一見面就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不過十年以后,就不好說了,需要牢牢把握今日之幸福才是。”

后面的一句話,白羽明顯沒聽進去,青牛上仙也不再說了,畢竟天命往往被人力篡改,十年之后的事情,誰又說的準呢?就好像當年的天祿石櫼,有誰想得到它會以這樣特別的方式應驗在當事者的身上。

命運的走向不可改變,但人力卻可以拖延它應驗的時間,這也是掌教一直想要做的。

邵白羽在全身上下,抹滿了羊的糞便,對于一向愛干凈的他來說,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滿身的惡臭讓他快要窒息了。

青牛上仙在遠端看著,不禁笑道:“其實羊糞的味道挺不錯的,你只是不習慣罷了。

邵白羽翻翻白眼,無言以對。

青牛上仙看太陽快要落山,吐了云氣出來,載它和白羽飛起:“我們的動作要快一點。”

邵白羽恭謹聽命,暗暗期待這一次的旅行。

入夜之前,山上氣溫驟降,邵白羽感到絲絲寒意,運起仙力抵擋。羊角瀑前,青牛上仙教誨他均勻鋪展仙力,不留一絲縫隙;玄青殿上,掌教又和他說,仙力可為觸手,探知一切,比眼睛好用。得兩位上仙指點,邵白羽深深明白了看起來不起眼的仙力,其實奧妙無窮,對它的重視程度劇增,做好準備大力開發它的妙用,時不時地運起仙力。青牛上仙看到白羽的行為,點撥道:“真正厲害的仙人,每時每刻都在釋放仙力,并將之保持在可控的范圍內,這樣做一來能夠隨時探究到危險;二來,可以提高對仙力的控制能力;三來,可以增加體內仙術的量,可謂三全其美。”

“一刻不停地釋放出仙力,并且保持住。”邵白羽一點就透,無比興奮地拜謝:“多謝上仙指點。”

“自己人,何必提謝。”

“得上仙垂愛,白羽當以死相報。”

“你的命珍貴的很,快別瞎說了。”青牛上仙說話和嚼草是一個動作的,像是沒了牙的老婆婆,“快要到了,做好準備。”

邵白羽精神一震,打眼細看,見兩株槐樹茂密端莊、蔚然成觀,緊擁著一條人為修筑的石路,石路兩邊每隔十五米立一柱,柱長半丈,寬一尺,中間鏤空,頂端燃著長明燈。道路幽長,一直延伸至不可知的地方。

所謂長明燈,是仙人世界特有的照明工具,做法是,先煉制三昧真火,然后以封印球封印,三昧真火乃是神火,永不熄滅,被封印球封印后,不畏風吹雨打,由此成為長明燈。

因為三昧真火,只有仙人能夠煉制,因此長明燈自然只在仙界出現,造價昂貴,不是重要場合很少使用。此處安放著整整兩排長明燈,重要程度可見一斑了。邵白羽遠遠地望著這一條通往山間的路,感覺它像是一條延伸至地府的冥道,恐怖而陰冷。

嚇得打了個寒顫。

“怕了?”青牛上仙問。

“確實。”邵白羽實話實說,“敢問上仙,這條道路的由來。”

“進去之后,便知曉了。”

邵白羽和青牛上仙降落在道路的入口,離得近了,才發現這條路原來是有門的,不過是若隱若現,與夜色渾然一體的黑漆漆、陰森森的大門。門的形狀像極了一張猙獰的鬼臉,嘴巴和牙齒組成了入口,凸出的眼睛幽綠,一圈一圈的組合成復雜的維度,很像是變色龍的雙眼。

不可思議的是,當邵白羽和青牛上仙走近的時候,那雙眼睛竟然俯視向他們,像是擁有生命。

“青牛,你怎么又來啦。”不明材質的大門開口說話。

“活了一千多年的老怪物,在冥路上走走怎么了。”青牛上仙早有準備。

“這是通向死地的路,你總來走什么。”

“不在將死之地看個明白,又怎能體會到生的可貴。”

“你真是有毛病。”

“你也真是不識好歹,若不是我偶爾過來一趟,你每天不都無聊死了。”

“我是石頭,沒事就睡覺無聊什么。”

“你可不是石頭,你是石神。”青牛上仙不耐煩地說:“快點,別廢話了,放行吧。”

石神眼珠一轉,看向邵白羽:“它是誰。”

“我的朋友,羊角瀑羚羊群的首領。”

“你帶它來做什么。”

“置之死地而后生,幫它開開竅。”

“你這樣做是違規的。”

“整整一千年了,建立規則的人早就死了,現在除了我之外,山上再沒有人知道此處之所在,所以我就是規則。”

“你可真敢說,好了好了,進去吧,煩死我了,你就不能讓我清靜清靜。”

“一睡數年,還嫌不夠清凈的估計除了你也沒誰了。”

“呵呵,別用凡人的眼光看待我。”

“呵呵。”

黑洞洞的門從嘴巴里面打開,邵白羽看到了門上血肉的殘渣,心生恐懼,戰戰兢兢地跟在青牛上仙后面。眼看就要順利通關,那守門人忽然出聲道:“喂,你是人類吧。”

邵白羽愣住,汗如雨下。

青牛上仙甩甩尾巴,像是人類豎起中指。

守門人哈哈笑道:“開玩笑的啦,哈哈哈。”

入口的門緩緩閉合,邵白羽懸著的心總算放心,暗暗舒了口氣,但仍不敢開口說話。直到聽青牛上仙說道:“沒事了,門一關上冥鬼就睡下了,沒有危險。”

即便聽上仙這樣說,邵白羽還是壓低了聲音,無比靠近上仙,低聲地問:“上仙,剛才聽您說這里是冥路?守門人是冥鬼?腳下的路真的通往冥界嗎?”

“當然是真的。”

“世上真的有冥界?”

“當然了,人死成魂,魂靈往生之地就是冥界,是與人世對應的存在。如果沒有冥界的話,魂靈無法往生,就會像我嘴巴里的那些,全部成為怨魂,隨著歲月的流逝不斷積累怨念,而變得無比強大,從而危害人間。”

“原來真的有冥界存在,而且通往冥界的路就在蜀山,這真是驚天的秘密啊。”

“這你就錯了,這條路是人為修造的,不是普通魂靈去往冥界的道路。”

“人為修造的?”邵白羽難以置信,“人力可以做到這種程度嗎?”

青牛上仙嘆了口氣,“千年以前可以,無涯那老家伙可以。”

“無涯師祖?”邵白羽恍然大悟,“逆轉乾坤之道術?”

“你聽誰說的?”

“云師叔。”

“他說的不錯。當年無涯那老小子觀星悟道以后,一心探求逆轉乾坤之道術的真諦,所以修建了腳下這條通往冥府的道路,讓活著的人也能進入冥府,窺伺死者的秘密,從而看破生死,逆轉乾坤。在無涯看來,逆轉乾坤之道術的最高境界就是突破生死界限,達到永生。”

“無涯道祖真是藝高人膽大。”

“是啊,若論風光,他崛起的時候無人能及,即便天道都要退讓三分,可惜最后還是沒能逃過一劫。”

“無涯道祖仙逝的時候,您在場嗎?”

“蠢話,如果我在場的話,還能活到現在嗎。”提到往日的摯友,青牛上仙少有的激動,“說起來,那一天真的很蹊蹺……哎,不提傷心事了。”

邵白羽知道他心里不好受,雖然心里癢癢的,充滿好奇,可仍然放棄了繼續追問。直到上仙悲痛之色有所緩解,才試探地說:“您帶我來此的目的是?”

“窺死境和窺星辰日月是一個道理,只有距離近了,才能有所領悟。你獲得了逆轉乾坤之道術在人間存留的唯一痕跡星輝,所以我想讓你再在死地里走一遭,看看能否有些領悟。”(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