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十章 沙漏里的沙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整個中午,在其他人睡覺的時候,沈飛站在觀云臺烈日下練劍,邵白羽正襟端坐于玄青殿庇蔭處,雙手捏訣,持于膝間,兩人都是何等努力之人,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修煉的機會。

而這個時候,莫君如從玄青殿內側的廊道里走了出來,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

沈飛沒動,繼續練他的“有去無還”,邵白羽結束打坐,緩緩睜開雙眼,露出疑惑。

“睡不著,睡不著,睡不著,屋子里又香又臭的,根本睡不著。”她垂頭喪氣的出現,一屁股坐在了邵白羽對面。

“呵呵。”白羽安撫,“適應了就好,忍忍吧。”

“關鍵是適應不了啊。”莫君如抱怨,撞見邵白羽白皙的臉孔,眼神一亮,“羽哥哥,你在修煉《道經》第一卷的心法嗎,帶上我一起吧,和你一起我肯定進步神速。”

“這很難,君如。你的體內只有陰之氣,而無陽之氣,與我們的陰陽二氣循環相生不同,我很難幫到你。”

“這樣啊,君如知道了。”

“乖乖的,我要重新入定了。”

正說著,一股凌厲的威勢自通天梯上爆發,籠罩了整座玄青殿,這股威勢如此強大,連睡著的人們都有所感應,驚醒過來。

沈飛和邵白羽感受到巨大的壓力,同時轉目望向通天梯,見金色的頭冠緩緩升起,在陽光的照射下放射出刺眼的光芒。

——尹朝華!

一直沒來上課的尹朝華居然出現了,沈飛和邵白羽生出警覺,戒備地靠攏在一起。

尹朝華白衣白面,朗目星眉,筆墨書繪的折扇輕輕搖曳,如沐春風,嘴角掛著萬年不變的笑容,似乎將劍崕內的慘敗忘了個一干二凈。

他微笑,靜靜地走過兩人,擦肩而過的時候,本以為會撂下什么狠話,卻沒有,只是靜靜地走過去,不發一言。

朝華峰君子劍高調歸來!

午后,百學堂中,掌教李易之拿出了一大一小,兩個白色的沙漏,問學生們:“哪個沙漏里的沙子會率先流凈。”

這可難倒了在坐的學生,他們交頭接耳,其中一些精通天文算理的,著手利用精細的知識,對兩個沙漏進行比對、計算。

可惜計算很久也得不出結論,眼看沙漏里的沙子越漏越少,只能無奈放棄。

掌教見六峰高徒都是胸有成竹的樣子,便問宮月:“宮月啊,你來說說看。”

冷宮月站起,像是屹立在平靜海面上的雪峰,孤高地挺拔,“我判斷,沙漏里的沙子會同時漏凈。”

掌教笑:“依據呢?”

“大沙漏看起來大,沙子多,但同時漏孔也大;小沙漏看起來小,沙子少,但同時漏孔也小,所以依我之間,兩個沙漏里的沙子會同時流凈。”

“你們也是這樣想的?”掌教環視六峰高徒,見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微笑。身后的學生們也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來,似乎覺得冷宮月的分析很有道理。

“坐下吧。”他示意冷宮月,“我們接著往下看,事實說明一切。”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沙漏里的沙子越來越少,這個時候,眾人明顯發現大沙漏里的沙子剩下的更多,面色因而難看,到最后,小沙漏中所有的沙子全部漏凈,而大沙漏里的沙子還剩余了很多。

實驗做完了,六峰高徒面色鐵青。

掌教指著沙漏說:“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眾人沉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有邵白羽回答:“其實兩個沙漏本來是應該同時漏凈的,但大沙漏中的一部分沙子粘上了水,導致下漏的速度出現了變化,所以慢了。”

眾人默不作聲,掌教望向他,道:“這么細微的變化都被你觀察到了,不錯。”

邵白羽道:“這都要對虧上蒼賜予的這雙眼睛。”

“天賦即實力,你展現出了領袖群倫的實力,很不錯。”

“師尊言重了。”

“坐下吧。”掌教示意他,“白羽說的沒錯,沙漏里的沙子本該同時流光,但因為大沙漏里的沙子浸了水,流速變慢,所以流干凈的時間才會晚于小沙漏。”

他一席話說完,眾人終于恍然大悟,對于邵白羽又是佩服又是羨慕。

掌教道:“宮月合情合理地判斷出大小沙漏的沙子可以同時漏光,但,東西被我做了手腳,不再是合情合理的,所以她的判斷自然就不再準確,這是她出錯的原因,卻不是事情的本質。面對這樣一道題目,如果純粹采用評估的方式,得到的答案肯定是模棱兩可的,是不準確的,如果只是考驗你們小聰明那么簡單的話,我也不會把它放在課堂上來說。我本希望你們可以用另外一種方式得出正確的結果,可惜,你們都讓我失望了。”

“另外一種方式?”

“只用估算的方式果然不行嗎?”學生們重新議論起來。

“再給你們一次機會,想想看。”掌教將兩個沙漏倒轉過來,“最后一次機會,如果有人答對的話,我會允許他進入我的花園。”

進入天下第一人的花園,這對眾人而言是不小的誘惑,他們瞪大了眼睛,摩拳擦掌,這一次一定要找到答案。

第二次接受同樣的題目,六峰高徒心中有了考量,這里是學堂,是學習仙法和道理的地方,這道題目明顯不是在講述道理,那么就肯定與仙法有關了。有仙法能夠準確地判斷出沙漏里沙子的流速嗎?就算判斷出了又能怎么樣,大小沙漏體積不同,盛沙數量不同,口子大小不同,唯一能夠肯定的大概就是流速了,可因為有濕摻雜沙子,所以流速也判斷不出來。

更何況,現在是明知了大沙漏里的沙子漏的慢,去追尋其中的道理,換言之,是要……

冷宮月確實聰明,第一個想到了問題的解決辦法,但卻無力于這個辦法帶來的巨大困難。她在腦海里仔細搜索,試圖尋找到更簡單、更可行的方式,可惜一無所獲,于是對掌教說:“您的意思,可是讓我們調動體內的仙力掌握每一粒沙子的情況,由此準確判斷出沙子的質量、體積和形態,并最終得出結論。”

“仙力能夠做到這樣精細的事情嗎?”坐下眾人啞然,目光齊刷刷地對準了掌教,等著他解釋,這樣困難的事情,他們甚至連想都不敢想。

后者沉吟良久,道:“你很聰明宮月,能夠悟到這一層證明你對仙力有著深刻的理解,不錯,非常不錯。”掌教面向眾人:“宮月說的沒錯,這道題的關鍵是,需要以仙力包裹住沙漏里的每一粒沙子,摸清楚它們的情況,得到準確的結論。”

“仙力真的能做到這樣的事情嗎?”學生們沸騰起來。

“你們不信嗎,那好,做個試驗。”掌教用手指向坐在最后排的宋追,“把你的手放開,課堂里做出這種不恥的事情,你還想不想在山上學習了。”

被掌教點名,學生們的目光齊刷刷地投向宋追,見他旁邊的師妹臉色脹紅,用雙手遮住臉,趴在桌子上不起來。而宋追伸過去的手,則在這個時候,悄悄收了回來。

“課堂上,做這種事情。”眾人戳之以鼻,同時驚訝于掌教的判斷力,離得這么遠,又是在桌子下面,掌教是怎么知道的呢。

宋追被劈頭蓋臉的罵,也覺得無地自容,無力的申辯道:“幫她揉揉而已,娟兒手痛。”

學生們卻不管這些,對他充滿鄙視。

掌教達到目的,繼續說道:“不單單是這樣。來,縱橫,你站過來,把這片葉子拿去藏起來,不要被我看到。”

雷縱橫勉強擠出位子,順從地接過葉片,等對方轉身之后,將它藏在了莫君如的手中。

尚未藏好,就聽掌教說:“你把葉子放在君如那,離得太近了,我怎么會發現不了呢,去找個更隱蔽的地點,快。”

眾人心下吃驚,暗道掌教背后難道長了眼睛,或者是雷縱橫的體積太大了,行動鬧出動靜,被發現了?其實后一種預測馬上可以排除,因為掌教之所以選擇讓雷縱橫做這件事情,就是看中他有著雷行的能力,行動起來特別快也特別輕。

雷縱橫很疑惑,行動更加隱蔽,動作也放得更輕了,甚至有意做了幾個假動作,可惜還是沒能逃過掌教的掌心。

游戲結束,眾人張大了嘴巴,震驚于可見的事實:“這就是對仙力更高階的應用了吧。誰能想到,一直當做鎧甲使用的仙力還能擁有如此敏銳的觸感。”

唯一沒有出聲的是沈飛,早在南山晚月下,他就已領悟到了這一境界,一直不出聲,是想看看眾人的反應,實沒想到自己朝夕領悟的境界,在他們看來卻如此遙不可及。

自己果然是個天才啊,他心里這樣想。

掌教一早發現了他觸手一般的氣,心里暗暗吃驚:如果說邵白羽的天資在于悟性,一點就透;那么沈飛的天資就在于實踐,給他一個點,在適當的契機下就能創造一個面。這樣可怕的天資絕對不是人類應該擁有的。劍崕以后。好不容易平息了的殺意再度涌起。

再找個機會,一定要抹殺掉他。

注意到掌教凌厲的目光,沈飛毫不示弱,倔強地昂起頭,那意思好像在說:你來殺我啊,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來殺我啊,老子不怕你。

師徒兩人,像死敵一樣互相仇視,估計除了掌教和沈飛之外,再沒有第二對了。

下午的課程在驚訝、唏噓、自愧不如的情緒下結束,眾人一致覺得時間過得太快,心里對掌教的敬意平添一分。

在掌教帶著冷宮月去參觀自己的花園以后,眾人順著長廊返回臥室。

“半個時辰以后才開飯,我們出去玩玩吧。”沈飛對邵白羽說。

后者回答:“我有事,出去一下。”

“神神秘秘的,掌教不讓下山,你能去哪里。”

“掌教是不讓出山,不是不讓下山。”邵白羽道,“我真的有事,你和君如去吃飯吧。”

沈飛狐疑:“你到底是去做什么壞事啊?連我都不告訴。”

“你就別問了,真的有事。”邵白羽快速穿過人群,施展飛天之術下了山,沈飛走到莫君如身邊,小聲嘀咕,“他一定有事瞞著咱倆,我要去跟蹤他看個究竟,你要不要去。”

“好啊,好啊,我也一直在好奇白羽哥哥,每天神神秘秘地是和誰幽會去了呢。”

“走。”

“走。”(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