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四十一章 白猿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隔著黑暗,邵白羽感覺那人又一次揮動手掌,他直覺地感到不妙,可惜觸感被封禁,無形壓力擠壓,身體難以行動自如,片刻時間,已被排山倒海的沖擊波推翻,石子一般連滾帶爬的飛了出去,整個身體都扭曲的不成樣子。

“少年人,不加把勁會死的哦。”黑暗中那人輕描淡寫地說著。

話音未落,一股扭攥之力襲擊了邵白羽殘喘的地方,后者大口喘息,毫無反抗之力,陷入第三度昏迷。

“呵呵,身子骨弱是硬傷啊,去,把另外一個小鬼帶來。”他對著黑暗發聲,并收到回應,急速的風聲一閃而過,直向西方而去。

這一次邵白羽沉睡了很久,轉醒時,明知一切盡在對方掌握之中,可還是縮小動作的幅度,故意隱藏痕跡,沒有人說話,襲來的恐怖陰影是對方打招呼的方式,邵白羽沒有思考對策的時間,以身體本能躲避危險,飛天之術使用后,整個身體都像在風中旋轉的落葉,不定形態,完全沒有軌跡可言,居然效果很好的連續躲避開了撕扯之力的回返攻擊。

收到的奇效連邵白羽都覺得震驚——一直以來,他每每看到沈飛在關鍵時刻的恐怖爆發,都認定這是他長期艱難求生所爆發的“野獸”本能,此刻卻忽然有所醒悟,原來自己也擁有同樣的能力。

一道靈光驟然劃過,邵白羽有些明白了黑衣人的意指。

正在意氣風發,自詡已經掌握了乾坤奧妙的時候,撕扯之力襲來,又一度昏迷過去。

“哎,小家伙,能不能堅持的久一點,好無聊呢。”

圓月高懸,星辰密布,這方世界是陽光無法照射之處,是最接近天的地方。

吃下整顆奇異果實的沈飛,蜷縮在樹干下簌簌發抖,豆大的汗珠順著眉角向下淌,流經臉頰,掉落在地上,“啪嗒、啪嗒”汗液是冷的,落在地上,便凝結為冰珠。

果實里的奇異能量,明顯超出了沈飛身體的承受能力,他全身每一根脈絡都在疼痛,頭腦發昏,若不是救援邵白羽的念頭堅若磐石,此刻早已昏死過去了。

雖然是形勢所迫,但沈飛明顯高估了自己,錯誤的吃下了整顆奇異果,邵白羽的身體是年幼真龍的宿主,吞服多幾顆果實也不過是裹腹而已,沈飛卻不行,吃下過量的奇異果后,體內能量過剩,無處宣泄,肆意破壞自己的身體。

這是他第一次感受被反噬的痛苦,也是第一次朦朧的體會到修仙是雙刃劍的道理。

沈飛牙齒不住打顫,顫抖地抬起右手,赤色仙罡持于掌心:“升起吧,我的內丹,去驅散我體內的陰霾。”或許真的就是本能吧,沈飛直覺地感到,此時此刻自己的唯一的生機是潛伏在丹海中的明珠、所有真元的集合體——內丹。

所以,用從冷宮月那里學來的發字訣,輔之以修道以后的領悟,強迫內丹從丹海內升起,“去祛除陰霾吧,我的內丹.”沈飛大聲地呼喚著,因為并不能很好的操控內丹。

奇異果的汁液在經脈間流淌,腐蝕沿路的一切,從丹海中徐徐升起的內丹光芒璀璨奪目,恰如從地平線上升起的太陽,初時彰顯不出威力,不過很快的,隨著高度的提升,內丹所影響的范圍逐步擴大,片刻時間,奇異果的汁液被蒸干了,與此相對應,沈飛經脈里的精血也被蒸干了,看起來,在祛除外敵的同時,也會極大的傷害到自己,是種兩傷的法子。

沈飛身上的汗總算止住了,取而代之的是整個身體泛紅,直至發紫,嘴唇開裂,皮膚之上出現了燙傷,紅肉從里向外翻開。“這就是說書人口中的走火入魔吧。”沈飛暗暗地嘆息著。

激烈的內斗讓他重新審視自己的身體,他驚訝的發現浩瀚丹海最深處,一點火光時不時地跳躍一下,像是在呼喚自己。

神智不清的沈飛有些迷離,又很困惑,他很想知道那點紅光究竟代表了什么,舍了內丹,操控自己的心神,沖向丹海更深處。那里,是混沌一片的空間,除了一點不時躍起的紅,什么都沒有。

沈飛感覺自己的虛像投影到了體內,幻化成長著翅膀的可愛精靈,撥開混沌,自由翱翔,盡情馳騁。

正開心的時候,眼前出現了厚如棉氈的深層次混沌,這些混沌突兀的出現,毫無征兆,將跳動的紅色完全遮蔽住。沈飛很討厭它們,大聲地叫罵,命令混沌退開,不可思議的起到了作用,厚重的混沌真的在他的命令下退散,視線恢復過來,紅光映入眼簾,隱約現出龍的形狀,沈飛急不可耐地沖上去,眼看快要觸碰到的時候,身體卻不能動了,不止不能動,而且異常的痛苦,沈飛茫然四顧,看到捆住了全身的荊棘——什么時候,自己是什么時候被束縛住的?

而與此同時,他的腳下現出地穴火坑,灼熱的火浪燒毀了他幻化出的翅膀,沈飛哀嚎著跌入地穴之中:“救命啊……”

“呼。”滿頭大汗的醒來,沈飛沉沉呼吸,原來是一場夢?

他緊張的撫摸全身,發現所有的傷口都已恢復如初,總算安下了心。“該啟程了,白羽還在等著自己。”沈飛毅然站起,感到手腳僵硬麻痹,便又原地恢復了會兒,直到四肢靈活自如為止,他還不滿足,奔向綠洲飽飲清水,摘下奇異果隨身攜帶,做完這些后,沈飛確定狀態已調整至最佳。

“啟程吧。”他踏上行程。

頭頂圓月當空,星海如幕,那輪月亮便出現在西南的位置上,絕不會有錯,沈飛向著月亮的方向前進,始終抬頭盯著目標,漸漸的,目光竟沉浸在星海帷幕下,不能自拔。

璀璨星辰,每一顆都是如此耀眼,當您的目光長久瞪視它的時候,會沉浸進去,看到在那上面發生的事情,比如:恐龍的咆哮;比如:蟑螂人的崛起;比如:文明的崩塌。不可思議的光景出現在那里,栩栩如生,讓你措手不及,那上面發生的故事,比講書人的說唱要生動逼真得多,也匪夷所思的多。

這是……星海?

沈飛忽然想起與老乞丐的對話,記起他曾經說過,蜀山劍派創始者無涯道祖倒騎黑驢登蜀山的時候,就是在一片星幕下悟出了逆轉乾坤之道術的,那片星空,不會就是眼前的……

他感到震驚,如果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那腳下的土地無疑是蜀山禁地。

他悻悻地想,無涯道祖用三年時間觀星悟道,自己在這里呆久了,說不定也能開啟什么了不得的神通呢?哇塞,這次真是來對了。

想通此節,沈飛忽然不擔心邵白羽的安危了,因為他意識到命運中的一切自有推手推動,所有正在發生的事情,都是早已安排好的,而自己和邵白羽甚至整個九州的人,都僅僅是棋盤上的一顆棋子而已。

冷靜下來的沈飛進而想到,月亮對應的地方,一定有著嘆為觀止的乾坤奧妙,白猿也肯定就在那里,它只帶走邵白羽,證明白羽的身上有些東西,是它所需要的,對自己痛下殺手,是因為自己的性命在它眼里根本無關緊要,這樣看來,邵白羽是圣子的身份當是板上釘釘了,自己是為了成全他登頂圣人寶座而存在,被賦予了一系列的頂尖圣器,和超強的身體修復能力,都僅僅是為了能在關鍵時刻救他一命。

這樣一看,估計所有的黑鍋都要自己來背,所有的榮譽都會被白羽摘走,自己純粹就是個扛雷的。

郁悶!沈飛歪歪嘴,賭氣的盤腿坐下,指著天空辱罵上蒼:“大混蛋,你這個大混蛋。將小爺當成提線木偶是吧,將小爺耍著玩是吧,告訴你,小爺不玩啦。”

“轟!”一道狹長的閃電猝然降落地面,準到毫厘的爆炸在沈飛的身邊一寸不到的地方,真是把他嚇了一跳。沈飛縮縮脖子,趕緊換了副笑臉出來,對著上蒼討饒道:“開玩笑,開玩笑的,咋還當真了呢,這就開工,這就開工。”

沈飛盯著天空仔細地瞅,看不到任何的異狀,也看不出之前的閃電是從哪里落下的,越發堅定了心中的想法:“好啊,好啊,還真讓我猜對了,的老天,等小爺我發展壯大之時,看我如何逆天改命,你給我走著瞧。”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沈飛不敢怠慢老天的旨意,慢悠悠地爬了起來,重新踏上旅途……

沈飛走在茶樹林里,越想越郁悶,越想越來氣,他悶著頭走,有時候甚至故意偏離方向,也不知怎地,一次意外發現就讓他篤定了邵白羽絕不會出事。隨手撿來的石子又被他隨手拋出,輕輕滑過地面,彈跳數次,像是掃過河塘的秋雁。

在又一次扔出石子后,沈飛驚訝的發現,被拋出的石子原封不動地出現在視線的盡頭,原路折返回來。

“真是邪門了。”沈飛用力攥拳,將手中剩下的石子全部捏碎,“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話音未落,卻聽到遠方傳來“吱吱”的笑聲。

“有人?”沈飛暗道不好,身上汗毛乍起,全力警戒起來,之前與白猿的交手讓他意識到了此地生物的可怕,不敢再存有絲毫的松懈。

“吱吱”的笑聲持續了一會兒,消失下去,周遭異常的安靜,安靜到沈飛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忽然,天空被遮蔽,竟然是一大片石子在視線的那一頭出現,向著自己飛來。

“什么鬼東西。”

這些石子來勢又快又沉,沈飛分毫不敢怠慢,雙足蹬地,向后撤退,幾百顆石子降落在他離開的地方,每一顆石子都刺穿了地表,將那里轟成廢墟。

“見鬼。”沈飛毫不猶豫地向后退,一去不返,一只巨猿出現在視線里,是將邵白羽擄走的白猿!

它出現在這里,難道白羽已經遇害了?

沈飛忽然意識到種種猜測的荒唐,虎目充血,雙拳捏和在一起,咬牙切齒,他強忍下心頭怒火,因為深刻地了解雙方實力的差距,轉而冷靜分析形勢,制作作戰計劃。

白猿比自己快很多,本來還在天邊的它,幾個騰躍已經追至百米之內,沈飛仍然保持逃勢,暗地里,折下了一支樹枝,藏在身后。

白猿沖至五十米,長長的猿臂從很遠的地方抓向自己,沈飛打出左手飛石,射對方的眼睛,奈何白猿鋼筋鐵骨,連眼睛都不懼怕傷害,擋都不擋,任憑石頭擊打在上面渾然無事。

沈飛心往下沉,但并不放棄,在白猿的手臂快要抓住自己衣擺的時候,猝然止步,矮身避開白猿抓來的右臂,同時身往前沖,手持樹枝迎面刺出,一式“有去無還”施展開來。

“有去無還”是破襲劍術的第一式,是地地道道的進攻招式,只有千錘百煉領略劍招奧義之后,再克服對死亡的恐懼,才能發揮出此招式最大的威力。

沈飛才練了幾天啊,連劍招一成的威力都發揮不出來。

白猿憑借強悍至極的身體強度,硬生生地折斷了樹枝,破除了沈飛的“有去無還”,同時雙臂鐵箍一般籠罩下,將沈飛抓住。

僅一個回合,就坐穩了勝利的寶座。這讓沈飛很是受挫,他本以為自己最少能堅持十個回合呢。

白猿控制住沈飛“吱吱”的笑,后者一副苦瓜臉,也不抵抗了,愁眉不展地耍賴道:“喂喂喂,你不會是把白羽吃了又想來吃我吧,告訴你哦,我長期以身試藥,肉都是有毒的,你吃了肯定拉肚子。”

白猿還是“吱吱”的笑,也不知聽懂了沒有。沈飛繼續道:“我說白猿啊,咱倆做個對等的交易好不好?”他心里想,這白猿一副傻兮兮的樣子,實力卻出奇的強,硬碰硬肯定是沒戲了,只能動動歪腦筋,想辦法智取了,希望它能聽懂我說的話。(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