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二十九章 選劍(四)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彩兒一口一個老爹的喊著,真是把沈飛羨慕死了,所謂吃不到的葡萄總說是酸的,當下出言相譏道:“你有辦法?吹牛吧。”

彩兒對沈飛吐吐舌頭,氣鼓鼓地道:“你這塊黑炭,少瞧不起人。人家真的有法子能夠幫到老爹。”

沈飛道:“那你倒是說說看,到底有什么法子能夠幫助到現在的邵白羽啊。”

“老爹。”彩兒晃晃悠悠地漂浮起來,“人家有辦法將這里所有劍的劍靈引出來,老爹到時候細心觀瞧,就好判斷哪柄劍更適合自己了。”

“你能把劍靈引出來?”雖說彩兒身份神秘,號稱擁有無限的可能,可是若說能把沉睡中的劍靈喚醒,邵白羽還是不太相信。

“真的老爹。彩兒也能夠傾聽萬物的聲音,可以感受到劍靈們的存在呢。”

“你也能傾聽萬物之聲?”

“當然了,否則人家又怎么會被老爹吸引呢。”

“我以為那是因為我可以聽懂你的語言呢。”

“彩兒感覺老爹是自己的同類,所以才會跟著老爹的。”

“原來是這樣。”白羽話鋒一轉,“不過,劍乃殺器,劍靈都帶著鋒芒,貿然與之溝通是很容易受傷的。所以彩兒的好意老爹心靈了,選劍這件事情,只有老爹自己能做。”

“沒事的,老爹,彩兒可以的。”

“不要再說了。退下吧。”

彩兒無辜的撅起嘴,不敢違抗白羽的意思,乖乖地退回為“星流”形態。

邵白羽深吸口氣,右手攥緊又松開,攥緊又松開,連續多次,終于握住了劍柄。

“起。”第一次用力,仙劍紋絲不動。白羽略感驚訝,遂再度施力,可惜對方很不給面子,還是動也不動。第三次,他調集體內仙罡凝集于手掌,猛提右臂,手中仙劍終于給出了回應,可惜回應很不友善——它憤怒地咆哮了起來。

“有反應了。”白羽精神一振,再接再厲,神劍被他提拉地向上抬起,與地面挫開一道縫隙。

“是誰,是誰膽大包天,敢驚擾老子的長眠。”空洞而沉悶的聲音,歷經亙古歲月的沖刷,神劍并未如兩人預料的那般手到擒來,它的劍靈在發脾氣,非常憤怒。

周遭濃霧忽然活了過來,向著白羽圍剿,從眼耳口鼻中,鉆入白羽的身體。

“這是,這是怎么回事?”邵白羽感覺異物進入體內,堵塞經絡,遮擋血流,掩蓋呼吸,導致心力交瘁。他又驚又恐,右手緊握劍柄不放,左手雙指并攏,持于胸前:“鴻鵠,斬。”

金色的鵬鳥幻體展翅自白羽體內飛出,鳥喙猛啄,撕咬仿佛擁有實體的濃霧。

與此同時,沈飛也瞧出形勢不妙,針對身邊詭異的霧氣,展開了行動,他手腳并用,拼命想要將鉆入白羽體內的濃霧扯斷。

“不要過來。”邵白羽喝止他,“這是我與它之間的事情,你退下。”

“你不要命了。”

“青牛說的對,一切自有天定。茫茫劍海之中,我與此劍相逢,是緣。必須依靠自己的力量降服它。”

“降服我?少年啊,你真是太天真了。”神劍劍靈再度出聲,聲音猶在耳邊,像是與兩人近在咫尺。

“它就在咱們身邊,你會死的。”沈飛擔憂。

白羽則異常執著,大喝:“退下。”

沈飛瞧他意志堅定,無奈,只能退到一旁。

“愚蠢。”劍靈不屑地挖苦。

百米之內的霧氣全部匯聚過來,幻化出毒蛇的樣子,沖擊鴻鵠劍的防御。邵白羽右手緊攥劍柄不放,左手遙控鴻鵠幻體,左沖右殺,圣潔的金輝與無處不在的濃霧斗在一處,發出兵刃相交的清脆聲音。

久斗不下之計,劍靈忽然出聲,威脅道:“我說鴻鵠啊,換了新主人,就敢在我面前班門弄斧了!你不怕我毀去你僅剩的兩魂嗎。”

它這話說的突兀,又是激戰之余,沈飛和邵白羽都沒有注意其中的深意,卻對鴻鵠神鳥產生了致命性的作用,正在與濃霧纏斗著的鴻鵠神鳥,忽然心神失守,被大蛇般盤踞在側的灰色煙霧瞅到空當,快速棲身,纏住了翅膀、脖子和雙爪,鴻鵠哀鳴,抱歉地望向主人,有金色的淚珠從眼眶中劃出。

雖不能言語,可它的心意白羽已經明了,坦然寬慰道:“鴻鵠,不必自責。怪主人不夠強大。”

“還有心思說風涼話,這當然都要怪你。”劍靈嘲諷,霧氣的觸手纏住白羽的手腳、脖子,舉著他升空,然而,邵白羽不管多么的難受,右手都緊抓住劍柄不放。這讓劍靈很是惱怒,大罵道:“還不松手。真的想死對吧。”

“我不會松手的。”白羽艱難地說道。

“找死。”濃霧越纏越緊,邵白羽俊秀白皙的臉孔憋得發紫,手腳更是快要被勒斷了。

這個時候,他竟出奇的冷靜,缺失了瞳孔的眼白聚焦于天空中的一點,全身上下同時自由地伸展,像是看穿了生死和迷茫。白羽的嘴角洋溢出微笑,因為他回想起了母親的音容笑貌,回想起了管家的嘮力嘮叨,回想起了白瀚王的乖巧聰明,回想起了莫君如的一心一意,回想起了沈飛的兄弟情誼。天眼頓開之日起,那混沌的雙目再一次放射出神采,風濤狂卷,云海圍繞一點旋轉,冥冥之中,一股巨大的力量自天而下,貫穿了邵白羽。仿佛是神靈依附在了身上,驀然間他調整了姿態,將那雙上天恩賜之眼,對準了眼前的霧氣。

“這便是你的本體嗎,霧君。”邵白羽的聲音冷冽而堅硬。他左手虛握,被霧氣控制了的鴻鵠幻體化作道道金光,直撲而來,在虛握的手掌之處聚集,凝結出金色的劍身。

白羽手腕一轉,劍身橫切,白霧觸手被一一斬斷。金色的光芒護體,周遭霧氣再難近身。

“天啟之眼。”劍靈感受到,此刻護衛住邵白羽的力量已經不單單是鴻鵠鳥的神輝了,而是某種與天地同源,更加醇厚的力量,這股力量陽剛霸道,將周遭的霧氣排擠在外,“這么小的年紀就開了天眼,小子,你的福緣相當深厚啊。”

“這你不是早知道了。”邵白羽抬起劍鋒,對著虛空中的某處,“霧君,不要再躲躲藏藏了,現出你的本體吧,我看得到你。”

“好吧,既然真的是天啟之眼,那我也確實沒有必要再隱藏了。”濃霧鼓動,大量的霧氣朝著白羽劍尖所對的位置收縮,一張詭異的臉孔從濃霧中浮現出來,而身邊的所有霧氣,都是承載著這張臉的身體,只有邵白羽才看得到。

而他更驚訝的發現,眼前巨大無比的身軀,正被十六道符咒幻鎖牢牢捆縛,“見到這副軀體,是不是害怕了小子。”

邵白羽持劍輕輕一掃,之前隨處可見的仙劍們在金色光輝下無所遁形,也跟著化成了渾濁散淡的白霧。

原來一切都是幻象,是別有用心者的有意為之。如果不是邵白羽開啟了天啟之眼,只怕此刻兩人還被蒙在鼓里。

“你的目的是什么。”邵白羽用劍指著對方,淡淡地問道。

霧君回答:“你明明已經猜到了,又何必再問。”

“我想聽你親口說出來。”

“等價交換,你解救我,而我將成為你的仙劍,賜你以力量。”

“蜀山能者輩出,為什么是我。”

“你說呢。”

“天啟之眼?”

“千年以來,你是唯一能幫助我的人。”

“如果我說不呢。”

“那么你和你的同伴,將永遠迷失在霧海之中。”

“別忘了,我有天啟之眼。”

“別忘了,我的級數是你的一百倍。”

“你被困著。”

“困龍也是龍,是龍就會發飆。”

“那好吧,我應該怎么做。”

“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劍崕最高處,那里封印著我的本體。”

“最快的速度?”

“當然,一旦超過了劍崕開啟的時限,即便你能救出我,也逃不出腳下這座樊籠。”

“別告訴我,劍崕為你而鑄。”

“呵呵,你以為被封印的只有我一個?劍崕隱藏了多少的秘密,你這樣乳臭未干的家伙怎么可能知曉。”

“我可以聽你說。”

“我們沒有時間。”

“那好吧,姑且信你。”

“嗖嗖嗖……”箭矢破風之聲,數量極大。

邵白羽揮斬鴻鵠,將箭矢一一擋下。

“老大,是他們,他們在霧里。”在霧的那一端,山崖的更高處,馬蹄聲碎亂,火光攢動。

“射火箭。”雖然看不見真身,但呱噪的聲音來自李宏源無疑。

身邊的霧氣濃厚了幾分,是霧君有意的掩護:“快走,他們人多,騎馬登山,去山的最高處,我的封印就在那里。”

邵白羽劍眉微蹙,不知道是否該信任于他,不過眼下的形勢刻不容緩,火矢激突,再濃的霧也被照亮了,兩人行蹤暴露無遺,自己仙劍在手,尚可防身,沈飛手無寸鐵,被火矢射得左躲右閃,狼狽不堪。

“敵眾我寡,逃。”此言一出,兩人同時念誦解封咒,墨玉和白瀚王悍勇登場,載著兩人絕塵而去。

身后,生冷的馬蹄聲窮追不舍,火矢一波波地襲來,撕開濃霧,顯出兩人的位置,誓要奪取他們的性命。

本來,百學堂內的共學已有兩日,白羽多少覺得與他們多了分同門之誼,不會再下殺手了,沒想到對方這次完全就是有備而來,不取下自己的人頭,誓不罷休。心念由冷轉恨,右臂甩舞,鴻鵠幻體向身后人群撲出。

綠、藍光芒暴現,沖在最前面的李宏源低背向前,背囊打開,火舌流竄,玄鐵釬如流矢一般電射出,與鴻鵠金輝相碰,同時回返,竟是斗了個半斤八兩。

兩日不見,他也有進步?(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