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十三章 糾纏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從沈飛濕紅的眼圈中,掌教看到了滿滿的不甘,這份不甘和當年的自己何其相似。若沒有經歷那場大火,自己會否像今日這般冷酷無情?八年前,那是命運路上的分叉口,將自己和云烈帶往了悲哀的深淵。

在眾人眼里,掌教臉孔溝壑嶙峋,一如以往的不帶喜怒,看不清表情。他們敬畏他,因為對方是掌教,也是當今天下第一人。

這時候,明月峰主納蘭明珠的掌上明珠,嬌貴野蠻的納蘭若雪對著邵白羽伸手,“白羽哥哥,我也想和你一起練劍。”

莫君如聽到她嬌滴滴的聲音,本能的感覺討厭,一手拉過白羽,一手推劍,將她擋開,“喂喂喂,你是誰啊,白羽哥哥是你喊得嗎,快滾,滾遠點。”

“怎么你言詞這么無禮的,有沒有家教啊。我和白羽哥哥說話,有你什么事啊。”

“白羽哥哥,是我對邵白羽的專用稱呼,你這么稱呼他才真是沒有家教呢。況且我們又不認識你,少過來套近乎。”

“憑什么只許你這樣喊啊,你是他什么人啊。”

“我是……是……我是邵白羽的干妹妹。”

“干妹妹算得了什么啊,我很快就會成為白羽哥哥的老婆了。”

“噗。”在一旁看熱鬧的眾人驚地吐血,“你要成為邵白羽的老婆?”

當事者邵白羽更是莫名其妙——這林子大了,還真是什么鳥都有啊。

莫君如的容貌回復了,大小姐的脾氣也跟著恢復了,甚至變本加厲,聽對方這么不要臉,甩手便是一巴掌,“你胡說什么,不要臉。”

納蘭若雪是明月峰主納蘭明珠的掌上明珠,平日里雖然疏于練功,但在這些人里,仙術也是上乘,怎會被她打中,反手一擒,制住了君如的關節,“你敢打我,我明月峰大小姐納蘭若雪,誰人不給三分面子,你竟然敢打我,不想活了是吧。”

莫君如不是她的對手,手被反擰著,疼地嗷嗷直叫,邵白羽不忍她受苦,上前解圍道:“姑娘,舍妹或有冒犯之處,可否看在在下的面子上,高抬貴手。”

“白羽哥哥,你不要求這個賤人。”莫君如尖叫。

納蘭若雪見夢中情人走近,雙眼立時變成桃心狀,再也容不下他人了,當下松開手,色迷迷地道:“原來她是你的妹妹啊,誤會誤會。”

“嗯,是誤會就好。”邵白羽拉住不知死活的莫君如,將她拽到身后。

納蘭若雪道:“我稱呼你白羽哥哥可好。”

“你就叫我邵白羽吧。”

“那多不親切啊。還是叫你白羽哥哥吧。”

“隨你。”

“那白羽哥哥,我想與你一同練劍可好。”

“姑娘不是有冷小姐可以搭劍嗎。”

“我想和你練嘛。”

“可是,我和君如已經兩個人了,再有人加入進來,就沒辦法正常練劍了。”邵白羽說到這里的時候,莫君如趾高氣昂地抹了抹鼻子,對著納蘭若雪連做鬼臉,“聽到了吧,白羽哥哥已經明確的拒絕你了,還不馬上消失。”

納蘭若雪卻不氣餒,使出軟磨硬泡地功夫,嬌滴滴地說道:“可是,人家就是想和你一起練劍嘛,白羽哥哥。”她一邊撒嬌,一邊將頭往邵白羽的胸口蹭,莫君如看了自是氣不打一處來,又蹦出來推開她,大罵道:“我靠,你到底要不要臉啊,一個姑娘家家的,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對一個男人這樣,你有點羞恥心沒有。”

納蘭若雪見她總來攪局,也是氣不打一處來,兩手叉腰潑婦一般的大罵道:“好意思說我,你才真是不要臉呢,白羽哥哥明明想跟我一起練劍,你卻非要纏著他,讓他煩惱,你怎么這么不知趣啊。”

“你這分明是惡人先告狀嘛。白羽哥哥什么時候說過要和你一起練劍了。”

“他在心里說的。”

“我真是被你的不要臉打敗了。”

“那你問白羽哥哥,聽他到底想和誰一起練劍。”

“好,問就問。”莫君如一手拽著邵白羽,狠狠用力,“你說,到底是選我,還是選她。”

邵白羽和莫君如自小一起長大,感情牢固,肯定是傾向于她的,可是,納蘭若雪畢竟是明月峰峰主的女兒,若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得罪了,也不太好,再加上兩人的爭吵讓他心煩,干脆一甩手,將這一左、一右兩個嬌嬌女甩開了,佯裝憤慨地道:“我看啊,還是你們兩個一起練劍最合適。”

他裝著生氣的樣子,甩開兩人徑直走去,走到冷宮月那邊,恭敬推手道:“冷姑娘,可否邀您練劍。”

這兩位大小姐正在互相謾罵、斗氣,見白羽哥哥跟著宮月跑了,趕快放下了成見,一齊沖上來,整個過程中還你推我搡的。

到得近處,兩人你拽著我的頭發,我扭著你的臉,大聲呼喊道:“白羽哥哥,你就算對我們都不滿意,也不能去找別人啊。”

“是啊,宮月。邵白羽是我的獵物,你可不能橫刀奪愛。”納蘭若雪眼睛水汪汪地說道。

“真是莫名其妙。”冷宮月足下一頓,飛了起來,“不好意思了羽師弟,我向來一人練劍。”她騰空而起,火毒的日光立時失去了溫度,邵白羽想了想,施展飛天之術,以輕功追了上去,他尚未學習御劍飛行之術,所以不能像仙人那般飛來飛去。

“白羽哥哥,白羽哥哥。”納蘭若雪也想御劍追上去,卻被莫君如糾纏住,脫身不得,“喂喂喂,你快松手,我要去找白羽哥哥,我要去找白羽哥哥。”

“哼,我們練劍練得好好的,都是你這個掃把星,把白羽哥哥趕跑了,我追不上他們,你也休想。”莫君如施展渾身解數,就是不放她離開,她既不懂得輕身功夫,更是不會御劍飛行,不可能追得上那兩人,所以干脆也不讓競爭對手追上去。

這兩人的打鬧糾纏像場肥皂劇,逗得看熱鬧的眾人咯咯直笑。

站在高處的掌教李易之沒有阻擋冷宮月和邵白羽的離開,也放任尹朝華消失在人群嬉笑之中,他不發一言,琥珀色瞳孔中映照出的只有沈飛練劍的身影……

站在雪塵劍上飛行的冷宮月發現邵白羽一直跟著自己,幾次加速想要甩掉他,不過對方非常執著,循著天空中那點光芒緊追不放。冷宮月知道他有話要說,便御劍降落在一片樹蔭里。

邵白羽很快追來,雖然氣喘吁吁,不過以腳程而言算得上快了。

冷宮月不等他喘息平復,直截了當地問道:“有何事講。”

邵白羽一邊喘著,一邊抬頭看她道:“我是來跟你道歉的。”

“道歉?”冷宮月微微蹙眉。

邵白羽向前走了兩步,萬分抱歉地道:“那日在玄青殿上,是我誤會你了。”

“這點小事,我早就忘了。”冷宮月轉身要走,卻又被邵白羽攔下,“冷姑娘,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

冷宮月側頭,露出美艷清透的側臉,“說吧。”

“落雁十三劍,我有一些不理解的地方,想請姑娘賜教。”邵白羽鼓足了勇氣,大聲地說道。

冷宮月微微蹙眉,停頓的空間給了邵白羽無盡的遐想,可惜,也只是遐想而已,“說過的話,我不喜歡重復第二次——我向來一個人練劍。”話音落,她毅然轉身,御劍飛遠了。

邵白羽望著天空中的那抹亮色消失殆盡,嘆息一聲,仰面躺了下來,雖然被拒絕,卻覺得很舒服,因為拒絕之前的那一絲停頓,剛剛那個瞬間,她的心里應該是有過猶豫的吧。

邵白羽心里美滋滋的,取了支花兒叼在嘴里,笑容不自覺地洋溢在臉上。

“你很得意嘛。”陰森可怖的聲音從樹蔭密影里傳來,打破美好的一切。

邵白羽翻身而起,鷹一般地掃視四方,見正對面的寒柏樹干后,露出了一個金色的頭冠。

“尹朝華,你跟蹤我。”

“少自作多情了,我是跟著冷姑娘來的,沒想到撞見了這么一出狗血劇。”尹朝華半身隱在樹干后,看起來陰森恐怖,那把標志性的扇子打開又合上,合上又打開,在無形之中給予邵白羽壓力,“你知道,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對于冷宮月,你給我離遠一點。”

邵白羽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站起身,挺直了腰板道:“你喜歡她?”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別做夢了,類似你這般虛偽的小人,冷宮月不可能放在眼里的。”

“這是我與她之間的事情,你只需要乖乖地滾遠一點便好了。”

“憑什么,同為蜀山弟子,我憑什么要聽你的。”

“憑什么?”折扇閉合,尹朝華走出樹蔭,緩緩抬起右手,無形的力量牽引住了邵白羽的手腳,控制他不能動彈,“就憑我比你強。”

這感覺就像引頸待戮,邵白羽從未有過,心里慌張,身體本能地做出反應。傾聽萬物之聲的能力發動,土石自腳下拔地而起,帶著他脫離了氣機的鎖控。

“哦?”尹朝華猩紅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殘忍的笑容,折扇打開,無形的氣機管控了百米之地,邵白羽剛剛獲得了自由的身體再度被氣機鎖住,呆站在凸起有三米的石柱上動彈不得,眼睜睜地看著尹朝華一邊玩弄著扇子,一邊一步步地走近。

尹朝華用扇子的前端,挑起邵白羽的下巴仔細端詳,“嘖嘖嘖,多俊俏的一張臉啊,就這樣毀了,倒真是可惜呢。”

“你敢。這里是方栦山頂,掌教的地盤,你做的任何壞事都逃不過他老人家的法眼。”邵白羽故意虛張聲勢。

尹朝華瞪大了眼睛逼近他,“我是朝華峰峰主的繼承人,你以為掌教會為了你這么個無關痛癢的家伙和我師父翻臉嗎。”

“他會的,因為他是蜀山掌教,是當今天下第一人,在他的眼里只有戒律,沒有親情,這點你我都很清楚。”邵白羽語氣堅定,他也不得不堅定,因為在這樣的形勢下,越是退縮便越是被動。他從對方遲疑的態度中看到了轉機,再接再厲地說道:“你是朝華峰主最器重的弟子,是朝華峰的繼承人,前途無限光明,你毀了我,也就間接地毀了自己,這樣值得嗎。”

尹朝華略有遲疑,畢竟掌教的為人大家都清楚,若是無端殺人,絕對會受到嚴厲的懲罰,而且師父那邊也不好交代,不過,若是就這樣輕易地饒過對方,也確實心有不甘,尹朝華想了想,再度逼近上來,“掌教的為人我很清楚,我也不會輕易地去觸碰他的底線,不過邵白羽,你也要清楚一點,那就是我也是有底線的,如果你隨意觸碰我的底線的話,即便敬畏掌教我也絕不會手軟的,我也絕對有能力讓你生不如死。”

邵白羽哈哈大笑道:“呵呵,好一個朝華峰君子氣,原來所謂的君子指的便是你這般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嗎。”

尹朝華道:“這是我為人處世的風格,與君子氣無關,與朝華峰無關,我要的東西便一定要得到,如果有人礙事,甚至敢動手來搶,我就一定會讓他生不如死。”

邵白羽面對他,感覺像是在面對一個惡魔,一個衣冠楚楚的禽獸,這樣的一個人,若真的被他得手,冷宮月是絕不會幸福的。本來純粹的艷羨變成了一種發自內心的責任,邵白羽緊緊攥拳,赤色的仙罡籠罩了身體,“禽獸,你根本就是蜀山的敗類。”

仙罡爆發,他在極短的時間內釋放出了大量的仙力,以此擊潰困住自己的氣機,接著向后仰倒,施展飛天之術消失在密林中。

“想跑。”尹朝華冷哼,折扇保持閉合的狀態向前指出,無形氣機直指邵白羽背后空門。這一次,邵白羽察覺到了,召喚鴻鵠劍反身劈斬,那股氣機粘性十足難以斬斷,咬住了鴻鵠劍不讓它離開。

邵白羽心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當下舍劍遁入林中。

此處是比玄青殿更高的所在,是蜀山的禁忌之地,兩人在此爭斗勢必會引起掌教的注意,尹朝華深知此點,急于結束戰斗,腳下生風狂追而來,他的輕身功夫更在白羽之上,片刻之間已經追了上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