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三十四章 黎明前的曙光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邵白羽驚嘆:“這鵬妖和三派祖師都有淵源,真是有緣之物。”

“若無緣,也不會修出那樣驚世的神通了。”李易之轉眼望他,“我的意思你可懂了。”

“不全懂。”

“說說看。”

“佛者兼愛,看似普度眾生,實則助紂為虐,畫蛇添足,甚至適得其反,迂腐至極。”

“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完全就是胡說八道。”李易之點點頭,添油加醋地說道,“還有呢。”

“魔教心狠手辣,凡擋路者一概除之,滅絕人性,慘無人道,乃是人間最大之惡,世人公敵。”

“說得不錯,魔道妖孽,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仙人務必與之劃清界限。”李易之笑了笑,“還有呢。”

“還有……”邵白羽咬了咬唇,“無涯師祖的例子,弟子不太懂。”

“你是不是覺得,無涯道人一劍斬了鵬妖,除魔衛道,和你斬殺李宏源的行為很像,所以更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了。”

“徒兒不敢。”

“沒有什么不敢的,故事講到這里,從邏輯上看確實如此,你這樣理解并沒有錯。”

“徒兒不敢。”

“呵呵呵,承認本心是我們道家和佛家最大的區別,人心本就有善惡,人言本就有出入,承認便罷,你抬起頭來,看著我。”

“徒兒不敢。”

“抬起頭。”

邵白羽微微顫抖,施施然地離開了地面,露出紅腫滲血的額頭和那雙沒有了瞳仁的眼睛。他第一次正眼觀瞧掌教,自己的師尊。發現他白鬢、稀髯,長相平平,一身灰色的袍子下,埋著枯井一般沉沉地壓抑,如果不是那雙炯炯有神至鋒利的狹長眼睛的話,真容易被人錯認為是個平凡無奇的小老頭了。

“這就是正道的捍衛者,當今天下第一人嗎。”邵白羽心中隱隱興奮,“大道至簡,也只有這樣的人,才配自己跪地認師。”

李易之盯著他的眼睛,大有深意地說道:“要在道術上有所成就,先要做的,便是直面本心,就如你明知云烈的性格剛烈,也會當著他的面吶喊前路有峰阻,繞著走一樣。”

不可思議的,在掌教的目光下,邵白羽感受到了一絲疼惜,他非常震驚,興奮得發抖。

李易之一手搭在他的頭上,慈愛的摸了摸,“故事還沒有結束,無涯師祖在釋迦摩尼成佛的圣地殺死了鵬妖,引起佛門震動,十八羅漢傾巢而出,興師問罪,無涯師祖自是不懼,以逆轉乾坤之道術(此處不做解釋,詳見卷一)將他們一一擊敗,然后踏破山門,尋至佛祖靜修之地,對天論道,難分勝負,之后開壇比法,小戰上風,大笑佛家功法不外如是,兀自下山去了。

他來佛門圣地,本就是為了切磋技藝,不想先是看到了生不生,死不死的鵬妖,接著又被十八羅漢圍攻,找到佛祖斗法時,已然帶了斗氣,出手毫不留情,一番比試,搞的圣山凋敝,慘不忍睹。以至于往后整整三甲子的時間,佛門與道教互相仇視,爭斗不休,直到魔教做大做強,方化解恩怨,攜起手來,共抗魔徒。”

“敵人的敵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從旁聽故事的沈飛,小聲地嘀咕。

李易之聽見了,很是不悅地掃了他一眼,只一眼,非常快,轉而又望向白羽:“無涯始祖,是蜀山的奠基人,驚才絕艷,萬古無一,行事桀驁,隨性而為。他便如你這般睚眥必報,恩怨分明,結交了許多至交,也留下了更多的敵人。之后,觸發天譴,落得個灰飛煙滅的下場。他死后,生前結下的仇人一擁而上,險些滅蜀,幸而青山祖師撥亂反正,力挽狂瀾,才保得山上太平。”

邵白羽微微動容,斷斷續續地道:“您,您的意思是,無涯始祖的做法……是……錯的?”

掌教拍拍他,道:“想什么就說什么,不必吞吞吐吐的。”

“您是在說無涯師祖的做法是錯誤的?”

“逆轉乾坤之道術,是逆天之舉,自然為天道不容,是錯的,這從無涯師祖遭天譴慘死,眾仇家登門,險些斷送蜀山前途便可看出。”李易之毫不避諱,“青山道人作為他的徒弟,正是看到了老師做法的錯誤,所以,在無涯師祖慘死后,參悟順應乾坤之道術,順天而為,替天行道,斬妖除魔,揚名天下,蜀山劍派由此興盛一千年,成為統領正道的最大教派。”

瞧著邵白羽愕然無語,張大了嘴巴的樣子,掌教笑了笑道:“青山師祖以順立“教”,以容養“教”,在捍衛天道正義的大是大非面前,毫無私情,決不手軟;在私人恩怨方面,則能忍則忍,能容則容,所謂海納百川,有容乃大,正是因為他此種行事風格,所以越來越多有正義感的人聚集在他身邊,越來越多被他氣度感染的人,也聚集在他的身邊,蜀山聲威赫赫,得以繁榮昌盛至今。

現在,你可明白了?”

邵白羽聽得入迷,緩過神來:“師尊您是讓我修養肚量。”

李易之道:“睚眥必報,快意恩仇,看似恣意爽快,卻也會結下許多的粱子,留下更多的麻煩。須知,人并非單獨的個體,他的身后有父母,他的膝下有兒女,他的身邊有朋友,冤冤相報何時了,協商能解決的問題,絕不要動武;示威能解決的問題,絕不要殺人。玄青殿上,幾乎所有的學生都與你二人為敵,你覺得這是誰的問題;李宏源趁機崛起,“殺死”了沈飛,你再親手殺死他,一命換一命,看起來立了威,但是也失了人心,人們對你的心中只有畏,見面都會繞行,不愿意與你親近,當所有人都不愿意與你親近的時候,你覺得自己如何堪當大任,如何為我重用。是想,最后一刻,不是沈飛阻攔,而是你自己停手,那將是番怎樣的境況。在場那些人,那些和你相同輩分的人,幾乎全部會被你大義凜然的舉動感染,將李宏源視作失敗者,將你捧為勝利者,奉為英雄,他們在看你的時候,不再只有畏懼,更多的是羨慕和敬佩,你覺得兩相比較,哪種選擇更好。”

“可徒兒與沈飛親如兄弟,兄弟慘死,徒兒怎能無動于衷……”邵白羽再度叩拜下去。

李易之道:“所以,這便是你需要修煉的地方,蜀山劍派,先修心,后修道,當你看破恩怨,大仁大義的時候,巍巍仙道將信手拈來。”

“徒兒知錯了。”

“你沒有錯,不必害怕。我說的都是道理,若只聽了一遍,就感激涕零地全部接納了,我反而要懷疑其真實性了,沒關系,你們還年輕,有的是時間。為師只希望,有生之年,可以見到你的大徹大悟。”

“徒兒定不負師恩。”

沈飛呆在旁邊,忽然覺得自己很多余,似乎掌教對邵白羽特別的關注,對自己特別的冷淡,甚至說,不愿意理睬,這是怎么回事,莫不是他瞧不上自己吧?

記得當初老乞丐也說過,自己的脾氣跟他更貼合,可是,現在破開了通天路,拜在的卻是掌教門下,哎……難怪他眼睜睜得看著自己去死了,原來是想要通過自己的死,激發邵白羽更進一步,性格上得以升華,之后好生調教,成為自己的接班人。

自己現在沒死,豈不是打破了掌教真人的如意算盤?

額……這么一看,未來的路還真是岌岌可危啊,搞不好要丟性命的。

沈飛越想越怕,后脊梁骨一個勁地冒汗。

此外,他更覺得掌教舉鵬妖的例子有很大問題。其一,鵬妖是屠戮了釋迦摩尼全村的兇手這沒有錯,但釋迦摩尼不殺他,卻不僅僅是至善,因為在釋迦摩尼的本心里,覺得是鵬妖的出現,促使自己完成苦修之旅,間接的成全了自己成圣,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救它的。

其次,上官無情之所以苦虐鵬妖,不單單是因為對方驚擾了自己修行,而是鵬妖吃人的時候,剛好趕上上官無情出關,他一者為了立威,二者為了得人心,所以以最快的速度收拾了鵬妖,然后又以非常狠辣的手段折磨他。

最后無涯道人那個例子,無涯道人是創教祖師,他的行事風格,他的一舉一動是奠定蜀山劍派的基礎,不是青山祖師。無涯道人不為天容,被天譴,只能證明他的強大已經威脅到了天道的權威,而不是他生前的所有做法都是錯的。

沈飛之所以會這樣想,是因為從藥人口里,聽到過這三個故事完整的版本,雖然當時只是隨便聽聽,不知道里面的人物具體是誰,但當掌教敘述出來的時候,兩相對照,便明白了,所以,沈飛的心里才會有這樣的判斷。

他不敢說掌教是故意把故事講成這樣的,又或許,掌教的老師也是這樣告訴他的,但總覺得,那樣敘述出來的故事太片面了,還是藥人講的比較形象生動,故事相對飽滿,不會讓人片面理解。不過話說回來,好像自打進入方栦山,就再沒有藥人的消息了,他是怕被發現行蹤,特意隱藏起來了?還是壓根不知道兩人已經離開了通天路?王劍九龍是他傳給自己的,而他又經常對自己講一些莫名其妙的故事,難道……

沈飛不敢再想了,因為,這個想法會帶來非常嚴重、可怕的后果。沈飛下意識的摸了摸眉心處的火紋,感覺整顆心都在被炙烤:“如果一切都是天意的話,那老天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為何要自己繼承了藥人的衣缽,卻來蜀山學藝。”

李易之看到沈飛目光渙散,表情呆滯,以為他在思考自己所說的道理,心說:白羽執著,凡事愛認死理;這小子卻很活絡,腦子靈活,變化也快。他們兩個看起來是一類人,其實是截然相反的兩種人,是絕頂的天資和眼界,將彼此吸引在了一起,或許,天箓上的內容總會應驗,或許正如云烈所說,正是自己現在的有意為之,加速了天箓應驗的過程。既然這樣,不管未來到底怎樣,先上道保險在上面吧……呵呵呵……

李易之的臉上露出老謀深算的奸詐笑容,他同時伸出兩只手,一手拍在邵白羽的肩膀上,一手摁在沈飛的肩膀上,“你們兩人起來吧。”

兩人都感受到了手掌中傳來的溫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時道:“徒兒遵命。”

兩人起身,身高與李易之差了一拳,看起來矮,但在同齡人中間,已經算是高的了。

早夏的日光傾照在他們俊秀的臉龐上,繚繞的白霧像是纏在身上的蛟龍,顯得氣勢不凡。

千辛萬苦地走到這里,兩人望著掌教身后的太陽,第一次覺得那金色的光輝或許正是黎明之前的曙光。

沈飛不愿意想那些不開心的事情,很是期待地望著掌教,總覺得,今天會是幸運女神降臨的日子。

李易之沒有辜負他的期待,眼睛彎彎的,目光中的鋒利斂去了不少:“再在南山歇一兩天,等傷勢徹底好了,就來玄青殿上課吧……”

卷二南山月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