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二十九章 開山去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心中又驚又喜,拔腰彈起,雙手握緊鐵釬中斷,“刷”的舞開來了,被他雙手碰觸的地方,巖漿一般的絳紅色退卻,灼熱的溫度向外擴散,對他絲毫無傷。李宏源興高采烈,大發神威,尋著兩人離開的路徑,足下生風的追了上來。

人群向兩邊散開,為他讓開了一條道路,邵白羽兩眼一瞇,道了聲“該死。”凌厲的劍鋒平遞過去。

李宏源右臂甩舞,掄起鐵釬子將鴻鵠劍鋒蠻橫推開,大喊道:“還等什么,隨我上。”

“上啊。”青藍之光閃耀,一張張丑惡的嘴臉映照無疑,蝗蟲一般涌上來。

二對一百一十三,隱藏在暗處的人們終于有所行動,莊嚴神圣的玄青寶殿化為戰場,第二回合激斗,開始。

話說,明月峰峰主納蘭明珠正在山巔打坐,忽見虹光劃過,愛徒御劍而來,見了自己也不打招呼,徑直走回臥房,將門闔上了。感覺不對勁,便收了勢,落到冷宮月房門前,欲敲門時,自己的女兒納蘭若雪緊追了來,便問道:“怎么回事,宮月這兩天哪里去了”

納蘭明珠命骨奇硬,先后克死了三個兒子和結發的老公,只有小女兒長大成人,平日里對這個寶貝女兒真是寵上了天,說話都是溫柔的像蜜一樣,能讓她在女兒面前嚴肅的,也只有冷宮月一個人了。

納蘭若雪冰雪聰明,怎會不知道母親記掛宮月的安危,不是有意針對自己,可是天性刁蠻任性,大犯公主病,吵著鬧著道:“張口宮月,閉口宮月,我看啊,你就快把她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了。”

平日里,她和冷宮月情同姐妹,關系甚好,說出這番賭氣的話來,可說是絲毫沒有顧忌房中姐妹的感受,納蘭明珠清楚自己的寶貝女兒,恃寵而驕的毛病又犯了,也沒有辦法,便放緩了語氣,道:“乖女兒,難道宮月不是你的好姐妹嗎。”

“當然是了。”

“那我把她當成女兒看待,又哪里錯了。”

“可即便是好姐妹,你也必須疼愛我更多一點,我才是你親生的女兒呢。”

“好好好,媽媽知道了,真是個傻丫頭,媽媽最疼愛的人當然是你了。”

“哼,這是理所應當的。”

“好了,快告訴媽媽,宮月到底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啊,她消失了兩天,忽然出現在玄青殿上,繼而招致邵白羽的當眾質問,自己灰溜溜地就逃回來了。”納蘭若雪一聲長嘆:“可惜啊,為了小冷我也只好暫回峰上了,錯失了和邵白羽接近的機會。我真是太無私了,真是太重感情了,我都被自己感動了呢。”

“胡言亂語。”對這個女兒,納蘭明珠也真是沒什么辦法,“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回房吧,我進去看看。”

“不要,宮月是我的好姐妹,我也要關心關心。”

“乖啊,寶貝女兒,別鬧了,我感覺宮月的狀態不太對,媽媽有許多重要的話要問她呢。你先回房休息吧,乖。”

“不要,我要一起進去。”

“乖,媽媽想和她說兩句悄悄話。”

“不要。”

“乖女兒,你有沒有覺察到東山方向的靈力波動特別強烈,那里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啊,說不定你朝思暮想的邵白羽也被牽連其中了呢,你不想回去看看嗎。”

“這……我當然想。可是,我都已經回來了。”

“這點距離,對于御劍飛行來說,算得了什么呢。”

“既然這樣,那你好好照顧宮月吧,我去去就來。”納蘭若雪一抬手,和鴻鵠類似的大鳥出現在空中,“小月月,媽媽有話要對你說呢,我過一陣子再來問候你。”

大鳥展翅,納蘭若雪氣派地離開了。

納蘭明珠直到女兒的身影消失在天邊,才抬起手,一邊推門,一邊道:“月兒,我進來了。”

門被推開,閨房幽香冷淡,燭蠟僅余半盞,孤零零地支在桌上,床上哪還有人影啊,納蘭明珠心中一緊,快步走到窗戶前,果見四四方方的透氣窗敞開著,頓足道:“這孩子,真拿她沒辦法。”

方栦東山,邵白羽和沈飛陷入絕境,手掌玄鐵釬的李宏源擁有了足以與鴻鵠劍抗衡的手段,他自己牽制住邵白羽,其他人一擁而上,將沈飛團團圍住。

雙拳難敵百手,沈飛身上也不知道挨了多少的拳腳,每一個骨縫里都在向外淌血。

掌教李易之將這一切看在眼里,絲毫沒有阻止的意思,他依然面無表情,他依舊不動如山。他也真的便如身后的蜀山一樣,將巍峨和壯麗留存在人們的視線里,將細膩的心思,將內心最真實的想法隱藏在翻滾的云霧中,所有人對他都會望而生畏,因為你永遠不可能走進他的內心。

實際上,這個天下之所以精彩,也就是因為似掌教這般睥睨眾生的絕世強者的存在。

當然,沒有任何的強大是一蹴而就的,所有強大的人,都是在弱小的時候,經歷了無數的劫難,一步、一步,腳踏實地地向上攀爬的。便如當下弱小的沈飛,正在經歷的事情一樣。

他想要變強,便需要跨過這道擋路的坎。

前路有峰阻,你會如何?

開山去。

霎時間,紅光璀璨,自沈飛體內沖出的氣流居然是沸騰的,身側的人都被灼傷了,向后散退。

沈飛站在紅光之下,虎目中戾氣爆增,紅色的血,紅色的氣流,他的全身上下都是紅的,所以沒人注意到,在這個時刻,那黑漆漆如深淵的瞳孔轉化為了火焰燃燒一般的赤色,火紅眼,羅剎一族的標志多年以來,第一次浮現出來。

這是他憤怒的標志。

氣流不可思議地呈現出液態化的樣子,似觸手一般向著四方擴散,碰觸到的人們,即便有仙力護體,還是難逃被灼傷的命運。

具有腐蝕性的仙力?

絕無僅有。

站在寒柏枝頭的掌教李易之在此時嘆息:“果然是大兇之人,留不得了。”

赤紅如血的仙力張牙舞爪地向著人群逼近,很多人都在尖叫,所有人都在后退,唯有李宏源,他沒有退,他似乎是鐵了心要與這兩人敵對到底,在千鈞一發之際毅然站出,舍了邵白羽,手持玄鐵釬從側面偷襲沈飛,沸騰的氣流灼傷了他的皮膚,但不能阻止他堅定的心意,反射出死光的玄鐵釬從左側第二根肋骨插入,貫穿身體,自右側第三根肋骨鉆出皮肉,紅色的氣流瞬間消散,沈飛兩眼一闔,有氣無力地倒下了,自體內流出的熱血染紅了玄青殿光潔如鏡的地面。

殺人了?

在血液涌出的時候,所有人都感到害怕,這是人類的本能,他們僅僅是想教訓教訓風頭正勁的兩人而已,決沒想過真的動手殺人。

李宏源也愣住了,繼而松開抓住玄鐵釬的雙手,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何那一刻,會有一股夢魘般的惡意在內心涌出,鬼使神差的痛下殺手。他自然是不懂的,就在自己選擇握住玄鐵釬的時候,邪惡的種子便已經種下,因為那玄鐵釬是在魔山邪火的淬煉下完成的,其內含有枉死魔教地穴之下,數不清冤魂的憤戾之氣。

所以,真正要對沈飛下殺手的不是他,而是之前用石子挑逗他去把玄鐵釬拔出來的前輩高人,這個人在突發的事件下,選擇了最合適的人,完成自己要做的事,思維之迅速,手段之毒辣都讓人生畏。最關鍵的是,還不會惹起他人的懷疑。

因為布局的巧妙和精準,所以沒有人會懷疑上他。

千分之一秒以后,邵白羽仰天長嘯,鴻鵠神劍化出片片殘影,如翅膀一般,出現在視線里。

無邊的憤怒激發了邵白羽深不可測的潛力,鴻鵠劍真正的力量第一次被激發出來。

“我要你償命。”

邵白羽的劍在冷月下劃過,行進的地方留下殘影,虛虛實實,仿佛是眼前出現了幻覺。

李宏源失了玄鐵釬,哪里敢和他硬碰,丟盔棄甲地向著人群深處鼠竄,一邊流竄一邊喊道:“既然已經這樣了,還猶豫什么,斬草除根啊。”

眾人瞧著邵白羽大發神威的樣子,心中顫抖,想想李宏源的話,感覺不無道理,今日玄青殿上出了人命,掌教是一定會追究的,如果邵白羽還活著,兩相對峙之下,眾人的私心必定露餡,挨處罰不說,還有可能被趕下蜀山。再者,邵白羽的驚才絕艷是他們有目共睹的,入門的時候,底子相仿,能力相差自然不多,若修煉個幾年,被他崛起了,又是掌教弟子,怎么可能饒得過自己呢。

這樣一看,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讓這方栦山上多留下一條人命,所謂法不責眾,等掌教怪罪下來的時候,只要眾人統一口徑,就不怕他會計較。

就這么辦了。

一眾學員們,統一了想法,身上的殺氣堅定凌厲了許多,面對幻化無窮的鴻鵠劍,竟然不退反進,以眾人力將它抵擋了下來。從最簡單的山字陣,到威力逆天的誅神陣,仙人間靈力的融合釋放早已有之,在同進同退的思想指導下,這些人居然達成了布陣的基礎條件,仙罡融匯起來,形成了一個整體,籠罩在所有人的身上,威力一下子翻翻了。

金光四射,邵白羽持劍而來——管你是天王老子,還是陸地神仙,我今天都要你們償命。

劍光一的襲來,便如漲起的潮水,不可收拾,眾人都感覺肩上的壓力越來越大,被逼得連連后退。

少年心事當拿云。

誰念幽寒坐嗚呃。

雄雞一唱天下白。

邵白羽一劍快似一劍,劍招排山倒海,連綿不絕,眾人仿佛和一頂尖劍客對決,身上終于掛彩了。

雖然只是其中的一少部分,但也足以證明邵白羽盛怒之下的強大。

天生資質絕頂,自小師從名師,琴、棋、書、畫,摔、打、擒、劍無一不通,雖中途遭遇波折,但也因禍得福,受上天眷顧,開啟天眼,可以說邵白羽懷有的是千古難遇的帝王之命,命格強硬,怎是此間諸人能夠阻擋的。

望著滿天的劍影和飄灑的白衣,眾人自卑的心理再度襲來,自己與他之間的距離,便如頭頂的天和腳下的地,怕是永遠重合不了了。

既然一輩子都只能望其項背,不如除之而后快,便如當年龐涓對孫臏所做的一樣,既然永遠成為不了第一,那么干脆將第一從世界上徹底抹殺。

“殺啊。”青天碧水衣隨著心理的扭曲而變得不潔,眾人雜亂無章的沖上來,也不管身上是否會挨劍了,他們便是要以多欺少,他們便是要仗勢欺人,怎樣,你能怎樣,在這蜀山峰頂,邵白羽,你能怎樣。

嫉妒和自卑使人失去冷靜,當所有人的心里都僅剩下一個“殺”字,當所有人都不再躲躲閃閃地站在隊尾,一直藏在暗處觀瞧的蜀山得意門生,忽然明白了創派真人,只招有緣人入蜀的良苦用心。

在這規則被打破的時候,蜀山將迎來的究竟是美好的未來?還是這條山路已經走到了盡頭?

邵白羽的劍終于被壓制住了,以飛天之術的千變萬化,也只容許他在越來越小的范圍內移動。

黑壓壓的綠光涌上來,便如接受了春雨的山草,勢不可擋。

李宏源終于獲得了喘息的機會,他重新審視局面,判定在沒辦法抵擋寶劍鋒利的情況下,想要收拾掉對方,還是非常困難的。擺在面前的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再回到長壽果樹下,拔一根玄鐵釬子出來。另外一個,是將之前用過的玄鐵釬,從沈飛的尸體里取出來。

前者,比較穩妥,后者雖然下作,但卻能帶來一個巨大的利好,那便是,當自己接觸沈飛的時候,邵白羽是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而只要他分心他顧,便很可能瞬間被人海和怒拳淹沒。

兩相對比,李宏源選擇了后者,他感覺冥冥之中有一個聲音正在指引著自己,將這兩人,徹底摧毀。

他不再害怕,不再猶豫,潛伏在人流里,向著沈飛悄悄接近,那具尸體就像掛在衣架上的衣服,四十五度角傾斜著,穿透身體的玄鐵釬一端插入地下,一端高高揚起,直指穹頂,李宏源心里很清楚,這看似廢鐵的東西很可能成為自己的第一把仙劍了,較之他人,無疑是先行了一大步,不管是誰暗地里指點,只要擺平了邵白羽,自己今后的仙路肯定是一帆風順的。

只要再擺平了邵白羽。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