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二十七章 百人戰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山風呼嘯,掌教真人披肩的長發一絲一縷都沒有飄起,身體被月光照射,沉靜中蘊含著巨大的壓力,他始終不曾回頭,灰色的袍子像是拔地而起的山巒,“師弟,我會有分寸的,你放心吧。”

沉靜的話語,在云烈耳中宛如地震泥流一般,堅定的道心甚至被激起波瀾,云烈不發一言,望過去的目光平添一絲冷意。

但聽掌教真人道:“師弟,你還需明白,不管我做什么,都是為了腳下這座蜀山。”

這句話猶如晴天霹靂,讓他恍然憶起師尊臨死前的托孤——“易之、云兒,我死后,這座圣山便是你們的了,今后不管遇到什么變故,不管做出怎么樣的決定,都需將圣山的繁榮放在首要的位置上,山在人在,山亡人亡。

特別是你,云兒,你雖然在江湖中有著蜀山之虎,蜀山守門人等等的綽號,但是太重情義,關鍵時刻容易優柔寡斷,難擔掌門之職,之后掌教的位子便由易之來做,你全力配合他,不許有怨言,聽到沒有。”現在看來,師傅他老人家看得真是一點不錯,李易之于天下巨變前繼任掌教之位,確實是蜀山繁榮永存最有利的保證。

師傅啊,師傅,若論慧眼識人,我和師兄就是再修煉一千年,也比不上您。

玄青殿上,沈飛和邵白羽手執手,面對百余位蜀山門徒,氣勢上不落下風。

不知何時,楚方、金蟬翠、段虛空等蜀山諸峰年輕一輩最杰出弟子悄然出現在門殿各處,有意隱藏著身形,暗中觀看。

三條興教之策的首條,便是廣納門徒,這個廣字不單指招收學員的人數增加,途徑變廣,更深層次的意義,則是破除諸峰之別,招有志之士,入方栦主峰,學習原本只有掌教弟子才能修習的最高深道術。

對其余六峰而言,這一點是極有誘惑力的,所以,即便是峰主坐下的得意門生,也都隨著新入教的準弟子們,登上主峰,每日里進行著枯燥無味的基礎重修。

當然,因為有著良好的底子,他們并不擔心在考核中落選,所以,學與不學,在哪里學全憑自己喜好,大多數時候,都只是在學堂里露一面而已。

再者,幾位弟子來的時候,或懷著老師們交代的任務,或天性好奇,或別有用心,總之都對主峰上隨處可見的禁制結界充滿興趣,悄無聲息,看似隱蔽的四處探查,掌教李易之全都看在眼里,不知為何,也從來不加阻攔。

這幾人便也習慣了忽隱忽現,聽聞這邊有動靜,都馬不停蹄地趕了來。

蜀山上最熱血、最年輕的一代人集齊了,這是他們的第二次會面,較之天之峽前的那一幕,僅僅相隔兩個月,但面前的兩人進步之快,用突飛猛進都不足以形容之。

這就是千年來,唯一兩個走出通天路,進入蜀山的男人。

無論是資質還是毅力都足以用逆天來形容。

幾乎所有人,都默許了準弟子們的無理取鬧。

沈飛和邵白羽陷入孤立無援的境地,這次,連冷宮月都不會再出現了。

在這一刻,他們能依靠的只有彼此,有彼此,便足夠了。

蒼穹之上,黑云壓境,擋住了月亮的光芒,山風呼嘯,如同鬼哭狼嚎。

一百一十三對二,里三層外三層的人群,擋不住兩人的鋒芒,更不能讓他們感到畏懼。

邵白羽站在那里,白衣無風自舞,話語從牙縫里鉆出來,干澀有力:“你們,是鐵了心要為難我倆了。”

李宏源哈哈笑著:“不是為難,是想你們將事情交代清楚。”

“憑什么要向你們這些狗屁不是的東西交代。”

“因為蜀山教規的維持,人人都有責任啊。呵呵,咱們又回到原點了。”

“你放屁。”

沈飛依然拉著白羽,不讓他動手,自己上前交涉道:“李宏源,你是叫李宏源吧。”

“難得救世主記得我的名字。”

“李宏源,若是興師問罪,我覺得由冷宮月,明月峰峰主或是掌教來,不是更合適嗎,你們這樣算怎么回事呢。”沈飛還在苦口婆心地講道理,不是他怕了,而是先禮后兵。

李宏源道:“峰主和掌教都是何等人物,日理萬機,身為弟子的,為他們分擔工作是合情合理的,特別是學生內部之間的矛盾,我們先將原由問清楚了再呈報上去不是更好。”

李宏源確實能言善辯,看似光明磊落地夸夸其談一番,身邊馬上爆發了熱烈的掌聲和支持的聲音,沈飛想不到反擊的話,只能攤攤手道:“可是,我和冷宮月之間也確實沒有什么問題啊,不信你將她找來對峙。”沈飛主動提到冷宮月,一者是因為了解對方的脾氣,知道她是不會理會這樣無聊的事情的;二者,是想通過這個提議,將蜀山的前輩名宿們拉進來,前輩們高人們不可能沒有注意到此間的異樣,不站出來證明有意縱容,如果能勸說這些家伙們主動尋過去的話,會逼著袖手旁觀的前輩們走上前臺,局勢便會扭轉。

李宏源精明的很,自然不可能上了他的當,當下回絕:“宮月師姐畢竟是女流,有些事情不便開口,也不好開口,我們不好打擾的。”

沈飛看著他小人的嘴臉,嘲笑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要怎的。”

“我只想你將事情交代清楚了啊。”

“我都說了很多遍了,什么也沒有發生,沒什么可交代的。”

“呵呵。”

“沈飛,別跟他們廢話了,咱們走。”本來是沈飛一直死拽著白羽的,此刻邵白羽一翻手腕,輕易掙脫禁錮反抓住他的手腕,“一群小人,理他們作甚。”

不用李宏源吩咐,一眾人等圍上來,凝眉瞪眼的,根本不容兩人離開。

李宏源笑嘻嘻地往后退:“再不交代,看來我們也只能動粗了。”

“呵呵,終于露出本性了。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見狐貍終于露出了犬齒,沈飛一反之前的酸軟表現,體內涌出赤色的仙罡。

李宏源徹底退到人群后面,裝腔作勢的聲音從里三層外三層的人墻縫里鉆出:“隨你們怎么想吧,總之,今日必須要問個結果出來,我們也好向明月峰峰主和掌教交代。”

“對,就是用刑,也要逼出個結果來。”各色仙罡騰起,大多數都為青、藍的底色,較沈飛和邵白羽差了數階,但勝在數量。

邵白羽負手佇立,絲毫不懼,鴻鵠劍于手中嘶鳴:“沈飛,你怕嗎。”

“怕你奶奶個球,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呢,既然他們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好好一場,也好讓這些蠢貨們知道,蜀山這地頭,是誰當家做主的。”沈飛抹了抹鼻子,大大地吹起了牛皮。

“你我兄弟,同進共退。”一身白衣無風自動,邵白羽抬起右手,鴻鵠劍金光璀璨,神鳥鳴嘯。

“同進共退。”赤色仙罡狂暴涌出,沈飛半蹲身體,壓低重心,擺出撲擊的架勢。

老乞丐云烈站在樹枝上,張大了嘴巴道:“不會吧,他倆人真要動手。二對一百,他們絕對瘋了,會被活活打死的。”

他求助地望向掌教,見對方負手而立,靜觀其變,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不是一百,是一百一十三。”

“有區別嗎。”老乞丐氣的吐血,心說什么時候了,你還關心這點小事。

李易之卻仍是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目光掃過神殿各角落里,隱藏著的諸峰年輕高手,高深莫測地笑了起來……

自古以來,以少敵多的例子比比皆是,讓人印象深刻的卻很少,原因無他,只因為這其中,大多數的人都是以強對弱。

實力高低便像一座金字塔,越靠近塔尖,人數便越少,力量就越強,這個強是幾何倍的,層與層之間的鴻溝不可逾越。

三國時期,名將如云,以一當百,于敵陣間殺進殺出者甚眾,唯有一個呂布呂奉先被冠以戰神之名載入史冊,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在虎牢會戰中,以一己之力,力抗桃園三杰,不落下風。

桃園三杰,都是日后攪動風云的人物,和呂布的級別相差不多,所以,當呂布以一人之力,力抗三人的時候,便在客觀上證明了自己的強大,所以,世人將他奉為戰神。

再比如,李世民的弟弟李元霸,明明早夭,卻被公認為隋唐第一猛將,第一戰神,不是因為他打贏了多少場勝仗,殺死了多少的敵兵,而是他最大的愛好是和自己同等級的各路戰神們單挑,且從無敗績,所以,死后才被冠以戰神稱號。

由此可見,以少敵多并不稀奇,稀奇的是,不僅僅以少敵多,而且敵對的還都是與自己同級別,或者級別相差不多的人,如果這再勝了,才能傳為佳話,載入史冊。

沈飛和邵白羽此刻面對的,便是這樣一群人,他們雖然資質不如自己,天賦不如自己,但修道日深,人數眾多,又成合圍之勢,這樣如果都贏了,那真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了。

兩人都很聰明,自然明了當前嚴峻的形勢,他們對望一眼,從對方的眼神中,明了了各自心中的決斷。

殿外的老乞丐深深地為兩人捏了把汗,右手雙指并攏成劍,只待形勢失控,頃刻之間便可出手。

掌教李易之卻一晃身,截斷了他的視線,“這兩人是我的徒弟,你不要出手。”

“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毀了他們。”

“師弟。”

“好好好,隨你便罷。這樣的英才你不重用,反要摧毀,我看你如何向師傅交代。”老乞丐怒而騰空,頭也不回地御劍去了。

李易之看著他離開,臉孔堅硬如鐵,心境沒有絲毫波動。

“騰。”金色劍光劃過長殿,擁擠在一起的眾人被氣浪逼得后退數米,白羽持劍,屹立在大殿正中,全身金光,猶如戰神下凡。

“先散開,圍而不攻。”聲音從人群末尾冒出來,那是李宏源的。

眾人很信任他,快速拉開彼此間的距離,青、藍仙力護體,如狼一般伺機而動。

前一日里,沈飛剛剛嚇退了一群真狼,此刻又遇到一幫人狼,真是命運捉弄。

他始終矮身扎馬在邵白羽身側,擔當護衛。

兩人都經過了光明之路的洗禮,體境通透,內丹自動吸納周遭靈力,所以白羽持劍的時候,仙氣的損耗并不大,并不擔心持久戰。

李宏源藏身隊尾,瞧那劍風呼嘯,邵白羽揮劍幅度始終不變,劍氣強度始終不減,覺得有異,便發了第二道命令:“東西兩側,上。”

仙人們愣了片刻,繼而一擁而上,揮拳猛攻。

邵白羽掃劍,逼開當先的那批人,橫劍擋下第二批人,結果劍被他們生生抵住,錯身不得,背后露出了破綻,沈飛補上,以蠻橫的肉身強度,以及一陣亂拳,逼得眾人近不得身。

“東西兩側,退。南北,上。”

這次,眾人的反應快了許多,原本猛攻的人潮,在接到命令后,快速后退,留出空間,南北兩側伺機而動的準仙人們,一擁而上。

邵白羽和沈飛抵擋之前一波沖撞,已用全力,面對第二輪全盛狀態的沖鋒自感不支。

防御圈被沖得縮窄許多,沈飛那一邊的防御更險些被沖破,幸好白羽以一記橫掃千軍蕩開四方之敵,彌補了他的漏洞。

但也因為這一記揮斥方遒,原本平衡的仙力收、支被打破,剛剛結丹不久的丹海,元力為之一空。

邵白羽的額頭上,密密麻麻地滲出了汗水,茫茫一片的眼睛蒙上了一層霧霜。

沈飛感到在那一招發出后,白羽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了一下,心道不好,趕忙張開雙臂,用寬闊的膀子護住他。

李宏源不急著致兩人于死地,沉了許久,才發出了第三道指示:“南北兩側再沖一波,沖猛點,沒有我的命令不許退。”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