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十一章 女人很煩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好冷。”黑暗中,沈飛擦燃了火石,但見周遭一片霜華,顯然是冷宮月的杰作,“我記得好像被那東西吞下去了。”

“你還真是純天然無公害的掃把星啊,怎么自打認識了你,就這么倒霉呢。”冷宮月無情地打擊著他。

“話可不能這么說。”沈飛反駁,“我本來也是吃香的喝辣的,就打遇見了你,才倒霉的好吧,要說你才是掃把星。”

“爭論這些有意義嗎,我們都被吞掉了。”冷宮月似乎完全忘了,是自己挑起的爭端。

沈飛無奈地攤攤手:“跟女人真是沒有道理可講。”他眼望四周,補充道,“不過看起來,我們暫時沒有危險。”

“我在被吞下的時候,祭起仙力,凍住了異獸的腸道,否則,你以為活的了嗎。”冷宮月道,“之前的帳已經算清了,現在是你欠我人情了。”

“好好好,我欠你,我欠你的。”沈飛耷拉著腦袋向前走,“女人就是煩,婆婆媽媽、斤斤計較的。”

“張口女人,閉口女人的,性別歧視啊。”

“就是,怎樣。”

“一般遇到欺負女人的壞家伙,我都會抽爛他的嘴。”

“靠,我什么時候欺負你了,我敢欺負你冷大小姐嗎。”

“歧視就是欺負。”

“好好好,嘴長在你臉上,愛怎么說怎么說吧。懶得理你。”沈飛向前走去,沒幾步便折返回來,冷宮月笑看著他,道:“怎么不走了,剛才的能耐呢,繼續啊。”

“這個,嘿嘿嘿。”沈飛怪笑,“你畢竟是個女孩子,道路這么黑,我怕你有危險。”

“少來這套。”冷宮月不屑。

沈飛道:“其實,在這樣危險的環境下,我們團結在一起,互相之間有個照應,逃生的幾率才更大嘛。”

“借口,直說沒我不成不就得了嗎,不用求我,放心吧,咱倆畢竟是同門,我不會放著你不管的。”

“那是,那是,同門之誼重如山嘛。”回想起剛剛的景象,沈飛不禁作嘔。原來,兩人一直處在巨獸食道內,之所以平安無事,全仗著雪塵劍冰封住了怪獸食道的一小截。沈飛剛剛走了不遠,就來到了冰封之境的邊緣,看到蠕動的四壁掛滿了腐液和食物的殘渣立時明白了當下的處境。

感覺很沒有面子,他有意岔開話題道:“我說宮月啊,我們這是在什么動物的食道里呢。”

“擁有這樣寬敞食道的動物,怕是海洋中的異獸了,會在蜀山出現,很有可能是某人仙劍中封印的靈獸。”冷宮月也不想再跟他貧嘴了,冷靜地分析,“恐怕,蜀山也不太平。”

沈飛驚訝地道:“難道是敵人攻進了蜀山?”

冷宮月道:“蜀山劍派屹立千年不倒,方栦主峰更是防御嚴密,況且有掌門和云烈兩位頂尖高手坐鎮,你以為有人能夠悄無聲息地突破進來嗎。”

“這么說有內奸嘍?”沈飛狐疑。

“就算不是內奸,也一定懷有歹心。”冷宮月抬頭望過來,表情出奇的嚴肅“沈飛,咱倆現在處境艱難,多一分力量,就多一些活著的機會,我只能違抗師門戒規,傳你發字訣了。”

“發字訣?”

“就是將體內仙氣,引導至體外,加以利用施展的方法,也是仙術最基本、最直接的應用途徑。只有學會發字訣,才算是真的成為了仙人,能夠以仙人的方式進行戰斗。”

“好好好,既然這么管用,那你還猶豫什么,趕緊教給我吧。”

“私自傳藝,是蜀山禁忌。”冷宮月橫眉、立眼,面沉如霜,“只是現在是性命攸關的時候,我已經別無選擇。沈飛,我最后問你一遍,你體內霸道至極的陽炎力量到底是什么,是不是,是不是……王劍九龍。”

“不是,當然不是,都告訴你是九陽之體了。”沈飛忙著解釋。

“胡說八道,到了現在你還不說實話。”冷宮月連連搖頭。

“我說的都是實話。”沈飛心道,在自家門口被異獸吞了,誰知道這不是你們合起伙來套我話,哼哼,會不會在異獸體內死掉不一定,先保證別被自己人搞死了才是正道,“你又沒有證據,憑什么懷疑我。”

“如果有證據,我也不會這樣猶豫了。”冷宮月搖頭,“算了,算了,畢竟保命要緊,先出去,出去再說。”

“出去也沒什么可說的,是你多心而已。”

“呵呵。”冷宮月苦笑,“樹起耳朵,我現在就傳發字訣給你。”

“致虛極,守靜篤。萬物并作,吾以觀其復。夫物蕓蕓,各復歸其根。歸根曰靜,靜曰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仙人之所以厲害,是因為能夠操控這世間最玄妙的力量——靈力,或者稱仙力。

在正常狀態下,靈力是顯示不出自己的特性的,但在高度壓縮,或者聚集之下,則會變得異常詭異,不僅堅硬如鐵,而且輕便如絲。把靈力覆蓋于體表,你就同時獲得了最鋒利的矛和最堅固的盾,進可攻,退可守。強大的異獸皆以靈力為食,將靈力沖入仙劍內,可以引起封印獸的共鳴,從而產生無與倫比的玄妙力量,而這股產生的力量,就是劍仙的本質。

沈飛很快便明白了冷宮月所述口訣中的要點,以莫大的毅力逼得仙力釋放出來,體表上凝結出現了一層仙罡,赤紅色的仙罡,護體仙罡。

冷宮月雖然已經習慣了對方駭人的學習能力,可看到沈飛護體仙罡顏色的時候,還是震驚萬分。赤橙黃綠青藍紫,彩虹的七色同樣代表了靈力自上而下的七種狀態,赤色為最,代表了被釋放出體外靈力的純粹和厚重,只有體內沒有任何污垢的人,才能釋放出這樣鮮艷顏色的仙罡,以同等量為基的話,它的強度要遠遠高于排名第二的橙色,而被譽為天才的自己,讓人驚艷的護體仙罡,也只是橙色的而已。

異獸啊。絕對的異獸。

如果沒猜錯的話,那個名為邵白羽的少年應該也是赤色仙罡的擁有者。

“轟。”沈飛擊出一拳,加持了仙力的拳頭如同一把足以開山的斧頭,不僅擊碎了冰壁,也在異獸腸道上留下了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劇烈的顫抖證明了吞噬者的痛苦,腸道劇烈的蠕動起來,前后上下,腥臭的腐蝕液自縫隙間滲出。

冷宮月氣急,怒罵道:“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你把咱們的位置暴露了。”她祭起雪塵,肅殺的寒氣形成一個透明的防護罩,阻隔了周遭的擠壓和腐蝕。兩人如在大海里駕馭小船,隨著腸道的蠕動,漂流到一處開闊的地帶。

這是一處空間極大的洞府,腐蝕液被通入此地的隔膜攔在了外面,使得這里不致被污染。腳下綠草茵茵,頭頂有陽光射下,想來是有氣孔存在。海中的大型鯨類多為哺乳動物,存在著用于換氣的氣孔,而氣孔的存在無異于雪中送炭,為兩人增添了一絲逃生的希望。

冷宮月駕馭仙劍直接沖了過去,可惜飛行許久,仍找不到氣孔的所在,無奈之下,只得折返。

“帶著你太重了,下來吧,我自己再去找找。”宮月冷冰冰地說道。

沈飛自然知道,她這一走,可能就再也見不到了,沉吟著低下頭,跳出冰結界籠罩的范圍,“好吧,你去吧,我在這等你。”

冷宮月點點頭,祭起仙劍翩然飛起,往空中去了沒多遠,又折返回來,沈飛心道莫不是和自己一樣,遇到了什么危險?卻見她卸劍坐下,連連搖頭道:“算了,就算找到出口,再折返回來找你也是不可能的,還是同行吧。”

沈飛心中一暖,道:“呵呵,你不嫌我累贅啊。”

“嫌棄啊。”冷宮月的聲音冷冰冰的,說出來的話卻異常溫暖,“不過既然之前你拼死護我,那我又有何理由,撇下你不管呢。”

沈飛則不依不饒地道:“拼死護你,是因為你的危險因我而起,算是欠你的,你又不欠我的,干嘛如此做。”

“畢竟有同門之誼在……”冷宮月望過來,“屁話真多,比女人還婆媽。”

“人情債總要算清楚才好。”沈飛嘻嘻笑著,“小爺我欠你一個人情。”

“還小爺呢,小心變成宵夜。”

“呸呸呸,烏鴉嘴。”

冷宮月伸出手,溫暖的陽光被她抓在手心里,“太陽照射之處,便有生機,世上的一切都是如此。”

被她一說,沈飛心中發緊,道:“既有生機,不會也有生靈吧……”話音未落,一道黑色玄風從空中降下,快速掠過斑駁成塊的草地,沖向兩人。

冷宮月哼了一聲,右手抬起,寒芒乍現,周遭瞬間被冰雪覆蓋,而此時,沈飛卻拍出一掌,磕在她的手腕處,雪塵劍險些脫手,冷宮月怒望過來,道:“你做什么。”

沈飛默不作聲,黑色的旋風臨近,降臨在兩人的近前,一張分外俏皮的圓臉顯露出來:“咦,你們是誰?怎么進來的?”這人樣貌在十二三歲之間,脖子以下的身體都籠罩在黑色的旋風里,看不清楚,臉蛋則分外清秀,額頭兩邊各梳了一個樣式搞怪的朝天揪,眼睛大大的,可愛極了。

冷宮月不知道沈飛是怎么判定了黑色的旋風是沒有危險的,高漲的怒火熄滅了,不發一言地盯著他,等待他的回答。只見沈飛笑了笑,道:“我是沈飛,旁邊的人叫做冷宮月,我倆被你棲息的異獸吞噬了,流落此處。”

“你是說阿訇嗎被阿訇吞了,還能活下來,好厲害。”女孩開心地拍手。

“你叫什么名字。”沈飛溫和地笑,舉止鎮定從容,“和阿……阿訇很熟嗎。”

“當然,如果不是阿訇為我提供了安全的住所,我可能早就被和你們一樣的人類殺死掉了。”旋風散去,露出了女孩豐滿的軀體,令兩人驚訝的是,她的背后竟然長著翅膀,蜻蜓一般透明的翅膀,“我叫阿蠻,蠻不講理的蠻。”

阿蠻胸脯以下,都被綠色的紋理覆蓋住了,后背生有巨大的蜓翅,像個精靈,沈飛從沒見過這樣的人,難免好奇道:“你是妖怪嗎?人類為什么追殺你。”

“我是蜓翼族人,是和人類一樣,棲息在地球上的生物,奪取我們的翅膀可以獲得飛上九霄的能力,人類覬覦這種力量,對我們大肆捕殺,我從蜓翼族的圣山逃了出來,現在還有多少同伴活著,都不知道了……”阿蠻越說越是傷心,到最后不禁落淚。

“這么說,你豈不是恨透了人類?”沈飛道。

阿蠻連連搖頭,撲扇著翅膀飛到半空,一邊盤旋,一邊歌唱,“我們蜓翼族是善良友善的民族,不會做傷害別人的事情。”

沈飛見她越飛越高,不禁勸阻道:“喂喂喂,你別走啊,阿蠻姑娘,這里只有你一個人嗎,我們怎樣才能離開啊。”

背后蜓翅的震動,掀起一漂亮的瑩粉,阿蠻飛翔的時候,如同仙子,她放聲歌唱,曼妙的音律在空間中回響,“當然不是,阿荒和阿野也都住在這里呢,我們都是流離失所的孤兒,被阿訇庇護了才能存活下來。”

“這么說,這片空地就是阿訇專門為你們留下的避難所嘍。”沈飛見她越飛越高,只能扯著脖子喊起來。

“是啊。”阿蠻飛的不見蹤影了,沈飛又問了幾個問題,都得不到回應,只得垂頭喪氣地望向冷宮月,說道:“她說對人類沒有惡意,是真的嗎。”

一直保持沉默的冷宮月反問道:“你怎么知道黑色旋風里,是個人的。”

“如果我說,是直覺,你信嗎。”

“不愿說就算了。”

“呵呵。”沈飛沒有解釋,似乎有著什么難言之隱。冷宮月道:“古籍中,確有關于蜓翼族的記載,愛好歌唱,喜歡自由,和平善良是它們的特性。”

“真的存在這么完美的民族嗎?”沈飛驚奇。

“完美?”冷宮月不屑地冷笑,“不進則退,勝者為王的土地上,這樣的民族很完美嗎!”

“是啊,如果真的完美的話,他們也就不會被滅族了。”沈飛苦嘆,不禁想起羅剎圣城坍塌的景象,“或許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