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四十六章 朝花夕拾劍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靈露,一種盛開時極度嬌艷,盛開時間只有短短一天的花朵。有人將之與曇花相比,我則不這樣覺得,因為曇花只一現,靈露則是早上盛開,晚上凋零。

用朝花夕拾這個詞形容,來得更加貼切。

愛花之人,多放浪形骸,曾有一人愛花如命,嗜酒如命,一年到頭,僅有一天是清醒著的,這一天,便是靈露盛開的時候。后來,他病死了,滿坪的靈露花與他的靈魂融合,化為了一柄特別的劍——朝花夕拾劍。

這個故事,是從一個老頭子的口里傳出來的,這個老頭子,現在正站在沈飛的面前,他自稱朝花夕拾劍的劍靈,揚言不捎上自己,就不能經過此地。

捎上自己?這個要求是不是有點……有點自作多情。

沈飛和邵白羽斜靠在花海中,矯健的身影隨著花叢的搖曳時隱時現。他們開心地望著孤石上的老人,就像在看一出不花錢的幽默劇。

打一見面開始,這老頭就又是蹦又是跳的,有時候,還極不要臉的扭屁股。

如果說,他是劍靈,真是打死都沒人相信。

兩人也確實是乏了,心想此地花團錦簇,留下歇歇也是好的。便始終沒有打擾老者的自娛自樂。

而那個身上掛滿了各式的花圈,腳上帶著狗環的老爺爺,也樂得如此,自顧自地唱啊,跳啊,全不管唱出來的東西,是鬼哭還是狼嚎。

三人融成了一個圈,一個立于“花海之巔”的怪異組合。

“嘟嘟嘟,嘟嘟嘟,我是外婆的小管家。外婆,外婆你別動,動一動,唱起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老人干嚎到部分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在世間安靜下來之后,沈飛吐了,吐得稀里嘩啦,吐得前仰后合,一邊吐還一邊笑,一邊笑還一邊流眼淚,流鼻涕,“我,我靠,這,這也能叫歌啊。”

邵白羽連忙捂住他的嘴,道:“噓……別亂說話,通天路上沒有善輩,趁老人家現在還算正常,趕緊休息休息,養足精神。”

“這老家伙唱歌這么難聽,我怎么睡得著覺啊。”沈飛對著老人家,扯著脖子嘲笑,“下去嘍,下去嘍,下去嘍。”

“媽的,臭小子,你說什么。”老人家氣的胡子都立起來了,縱身一躍,跳了過來,指著沈飛鼻子,吹胡子瞪眼地罵道,“臭小子,你說什么。你敢再說一遍。”

“我說啊,你唱歌這么難聽,趕緊下去吧。”沈飛眨巴著眼睛,一字一頓地說道。

老人家一下就怒了,拍著胸口大罵:“你敢這么說老子,你敢這么說老子,不怕死嗎。”

沈飛狡黠笑道:“你就是一個歌手,有什么可怕的。”

“我是一個歌手?我是歌手?你再說一遍,我沒聽清楚。”其實沒人比老人家自己更清楚,他的歌唱水平到底如何,所以當聽到有人稱自己為歌手的時候,產生了一絲莫名的興奮。

“你這么喜歡唱歌,難道不是歌手嗎。”沈飛繼續裝著無辜。

“是啊,是啊,我當然是歌手嘍。我就是歌手啊。”本來兇神惡煞的老人家,一下子變成了溫柔可人的萌妹子,右手搭住沈飛的肩膀,開始稱兄道弟,“我說小兄弟啊,你還真是有眼光呢,能夠看出我是一位歌手。不錯,不錯,那么,你覺得我的歌唱水平怎么樣,有哪里需要改進。”

沈飛眼睛都瞇彎了,強忍著笑意道:“你啊,高音不夠高,低音呢,又不夠低,中音吧,幾乎沒有。嗓子跟破鑼一樣沙啞……”見老者的面色越來越冷,靈機一動,道:“不過嘛,就是這破鑼一般的嗓子,正是唯一的一絲亮點。”

“這是亮點。”老者的頭發一根根的立了起來,“接著說,接著說。”

“楊坤的歌你聽過沒有。”沈飛諱莫如深地笑。

“楊坤,楊坤是誰。”老者急了。

“一名歌手,他的嗓音就是以沙啞著稱,很有磁性,我覺得你比他更加沙啞,更有代表性,完全可以朝著這個方向發展嘛。”

“真的嗎。我真的這么有潛力嗎。”老者激動地握住了沈飛的手,“相見恨晚,真是相見恨晚啊,你好,我是朝花夕拾劍的劍靈。”

沈飛淡定地摸了摸鼻子,道:“我叫沈飛。這是我的名片。”說著,似模似樣地從衣袖里掏出了一片葉子,上面刻著沈飛兩個字。

邵白羽震驚地張大了嘴巴,下巴呈脫臼狀態:“這……這也行。”

此前還一副大爺架勢的老者,這下子是真的服了,他顫抖著雙手,仔細端詳著樹葉上的小字,接著,雙手捧葉,小心翼翼揣入懷中:“沈,沈飛,不。沈兄。相見恨晚,真是相見恨晚啊。這邊請,這邊請,光臨寒舍一敘,交流一下演藝道路的發展方向。”

“這個嘛。”沈飛咳嗽了一聲,“哎呀,找我求教的人排隊都排到蜀山頂了,你雖然資質不錯,可也得知道先來后到吧。”

老人家眉頭一蹙,憑空變出了一管巨大的旱煙袋,遞了過來,“您今天大駕光臨,路過此地,證明有緣,賞個臉吧。”

沈飛接過旱煙,嫌棄地看了看黏有口水的煙嘴,道:“哎,也就是看你資質不錯,得了,我今天就破個例,提點提點你。”

“這邊請,您這邊請。”老者彎腰讓路。

“走著。”沈飛甩開八字腿,大搖大擺地向前走去,臨走時,不忘回頭拋給白羽一個勝利的手勢,“哈哈哈。”

邵白羽連連搖頭,仰天長嘯:“這個世界,這個世界真是太瘋狂了。”

兩人邁步向前,搖曳的花叢如海浪般卷起,一棟美麗的茅草屋出現在眼前,草屋上蓋滿了鮮花,彩裝清新,猶如夢幻。

邵白羽注意到屋外沒有生火,更沒有灶具,周圍也沒有一根折斷的木材,一副嚴防火患的架勢。

離得近了,屋門自動敞開,老人連連作輯道:“請,里面請。”

屋內干凈透亮,看起來并無陷阱埋伏,但沈飛仍尋問地望向白羽,畢竟,經歷了這么多事情,警惕性早已融入骨髓。

邵白羽側著臉,看都不看他,那意思好像再說:“已經走到這了,你還擺這架勢,有什么用啊。”

沈飛與他心意相通,對著老者故作高深地咧嘴一笑,雙手背后,邁開大步走了進去。屋里和屋外一樣,鮮艷花朵隨處可見,這些花朵互相疊加,壘成了一張床,老者當先坐了上去,沈飛猶豫了一下,同樣一屁股坐下。

“沈兄,敢問,你覺得我該怎樣培養自己嗓音的磁性。”老者直接切入了主題,見沈飛左顧右盼,欲言又止,又道:“直言即可,我自虛心受教。”

沈飛一直在思忖對策,見話逼了來,沉吟道:“音有百種,貌有千面,每一人的聲音都有不同,區分好聽與否,主要在于音帶震動的頻率是否與人類耳膜的接受范圍相適應。”他這段話,引述自《千面經——易容術》的卷首語,因為涵蓋了一兩個醫術用詞,所以顯得格外專業,老人家連連點頭,眼睛睜圓了瞪著沈飛:“繼續說,繼續說。”

“十五歲是變聲的年紀,有些人在這個時候,嗓子受了傷,嗓音便會轉為沙啞,沙啞的嗓音若控制不好,便像破鑼一樣,煞是難聽。可若是控制的好,則是得天獨厚的優勢,是旁人學不來的。”咳咳,沈飛舉目望來,“你年輕時,嗓子是否受過傷。”

老者眉頭緊蹙,低頭想了想,道:“我是人血和花魄融合所生,人血的部分……我記得那個人生前愛喝酒,所以嗓子啞啞的。”

“這就對了。”沈飛拍掌道,“這嗓音既是與生俱來的,你更要好好練習,爭取有所建樹。”

“是,是,我一定勤加練習,爭取成為一名合格的歌手,一個被世人喜愛的歌手。”老者稍有遲疑,試探性地問道,“敢問練習的方法是什么。”

“你再唱兩句給我聽聽。”沈飛道。

“啊啊啊……”

“停,停。”沈飛連連比劃,“站起來唱,站著唱才能把氣吐出來。”

老人家本來有些不悅,不過,之前已經被忽悠的暈頭轉向了,又見沈飛說的義正言辭,所以不好發作,依言站起,敞開脖子“嗷”地嚎了一嗓子。

“你是不是不服氣啊。”沈飛捂住耳朵,面無表情地瞅著他。

“哪敢,哪敢。”嘴上這樣說,老人家的脖子卻挺得老高。

“人的聲線在喉,聲域在腹,坐著的時候,氣息囤積,流通不暢;站起來,氣通聲潤,順逆無阻,對于不懂聲音變化的人來說,站起來和坐著唱歌似乎沒有什么變化,但對想要成名的歌唱家來說,這里面的區別可就大了。”他的聲音越來越沉,越來越沉,直至最后一字發出時,一掌拍在花鋪上。

“砰”的一聲,老人家驚地打了個寒戰,向后連退兩步。

沈飛句句在理,絲絲入扣,已將他心理的防線徹底擊潰了。不過,他哪里知道,這些都出自《千面經——易容術》里的聲線練習法,是為了幫助易容者練習發音,模仿他人聲域的特別注解。

這醫書是藥人交給沈飛的,其中醫理自然無懈可擊,老人完全挑不出破綻,對沈飛越加信任了。

三分真,七分假,可謂忽悠的最高境界。

老者不知不覺地走入局中,越陷越深,這會兒越琢磨越覺得沈飛說的話有道理,連連為之前的行為做出道歉。

邵白羽驚地下巴都要脫臼了,望向沈飛的目光里隱含著對“大神”的膜拜之情。

“咳咳咳。”沈飛連續的咳嗽送給老人家一個拍馬屁的機會,只見他右手一翻,一大片懸浮在空中的玫瑰花瓣拖了一罐子黃淅淅的東西過來,老人家滿臉堆笑地道:“這是最上好的蜂王漿了,我平時都用來開嗓的,請您品嘗,請您品嘗。”

沈飛把罐子從花瓣托上取下來,放在鼻尖嗅了嗅,道:“東西是不錯,給我朋友也拿一罐。”

老者繃緊了臉道:“這東西珍貴極了,我平時都舍不得喝呢……”

“恩?”被沈飛的眼睛一瞪,后面的話生生消化在肚子里,老者像死了老媽一樣哭喪著臉,右手微微彎曲,又一瓶花蜜飄了過來,“好吧,誰讓我求藝心切呢,今天就出出血,不過,等下您可一定要詳細說說我今后發展的方向,可不能推衍嘍。”

“怎么,威脅我,那我不喝了。”沈飛心想反正已經逼到這份上了,干脆把戲演真了。

老者連忙擺手道:“不,不,不敢,我也就是形容一下這花蜜的珍貴而已。”

“而已?”

“而已。”

“心里不甘愿就說出來啊,別窩在肚子里,我可不喜歡強人所難。”

“絕對沒有,絕對沒有。”

沈飛笑瞇瞇地點點頭,一低頭嘬了一口,甜蜜入喉,芳香流走奇經八脈,甘爽無比,心道確實是絕佳的蜂漿,這老家伙不會是真的花妖吧,長得也忒丑了。

他的表情始終嚴肅,抬起頭來時也未見好轉,老者心中突突打鼓,摸不清深淺。

沈飛正待給自己找個臺階,卻見白羽始終未接杯,心中一動,便道:“喝了吧,別浪費了,確實是上好的蜂漿。”

老者開心地咧開了嘴,附和道:“那還用說,絕對是最上等的蜂漿。”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