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三十七章 怪事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呼呼呼。”隨著這一粒金粉的加入,整個塵團瞬間融合為一個密實的整體,金輝熠熠,象征著大慈大悲的銘文自下方浮現,銘文顏色漸深,整個塵團像是活了一般,在半空中左右觀望,看到沈飛的尸身后,徑直沖了過去。

一寸不留地覆蓋在他的體表上,佛陀銘文鎖鏈似的,捆緊了他的身軀。“刷刷刷。”沈飛身軀如被風舉,飄離地面,金光燦燦,骨骼吱吱作響,血液重歸脈絡,破敗的軀體被金粉重鑄。

“阿彌陀佛。”金佛面露慈祥,也算了卻一樁心事,“精血是魂魄的載體,血走則魂散,像你這般死后血液仍凝聚不散的,當真聞所未聞,不過,身軀更迭,適應起來總歸會花些時間,貧僧陽壽將近,干脆好人做到底,助你一臂之力好了。”

金佛雙手結蓮花印,水平遞出,“嗖。”一道金光自指尖射出,直納入沈飛足心,后者當即醒來,雙眼瞇縫著,迷蒙地看著身邊的世界,“到,到底發生了什么。”

金佛淡淡一笑,頭一歪,失去了生機。

沈飛似和他有著奇妙的聯系,金佛一斷氣,便立刻感受到了,身體一沉,雙足扎實地踩在地上,邁著小步走到金佛前,定睛看他。

白羽道:“為了救你,他承受了剝皮之苦。可惜,到最后也沒能成佛。”

沈飛點點頭,道:“可惜了。”他一甩袖,山河卷出現,金佛身軀納入其中。

或許,在那自成一界的山河卷中,一切尚有轉機,或許吧。

生死路上二選一,圣子需從絕境出;金童之身由其取,一心向善可成佛。

如今,金佛已向善,陰陽眼頓開,成佛一事指日可待!

(歷史:有徒問青山道祖,何謂圣?

道祖答:有無私、奉獻之心者謂之圣也。)

氣吞山河卷,坐井觀天佛,歷經兩大考驗,沈飛因禍得福,不僅獲得奇寶,肉身強度更是再上一層。

他重復著攥與松的動作,體會那流經全身的奇妙力量。

圣潔無比的力量,似露水般甘甜。

沈飛縱身一躍,直達半丈之處,白羽看了也不禁驚訝,“這金童之身,竟有此奇效。”

“轟。”沈飛落地,雙足如火刀刺雪,插入地面,膝蓋微微彎曲,關節處肌肉繃緊,蓄滿能量,“力量變強了,身體卻重了,算不得完美。”

邵白羽撇嘴道:“得了便宜還賣乖。”

“嘿嘿嘿。”沈飛直起身子,蓄滿能量的膝蓋處發出噼里啪啦的脆響,塵土隨著肌肉的舒展從皮膚表面彈起,“怎么,嫉妒了。”

“嫉妒,哪敢。”邵白羽斜眼瞅他,陰陽怪氣地說道:“我哪敢嫉妒圣子您啊。”

“圣子,誰是圣子?”沈飛剛才一直在鬼門關前踱步,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自然也不可能聽到有關圣子的預言,“你不會再說我吧。”

“哼哼。”邵白羽心中想,之后指不定還有何等挑戰,讓他提前知曉也好,當下便道:“就是說你。按照金佛的說法,蜀山青山道祖在世時曾預測你是圣子。”

“我是圣子。”沈飛現出惶恐的神情,雙目放光,邵白羽誤以為他是受寵若驚,正想嘲笑,卻被他接下來蹦出來的一句話氣的吐血:“難怪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強,原來是這樣,這就解釋得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的心可真是大啊。”邵白羽努力直起歪斜的身子,拍著他的肩膀道,“沒看出來,你和君如是一路人。”

“少把我和那個瘋丫頭聯系起來。”沈飛眨眨眼,捂住了肚子,“有些餓了,弄點吃的吧。”

“荒山野嶺的,野味應該不少。”

“我去打獵,你生火吧。”

“生火?太高調不好吧。”

“有圣子罩著,你怕什么。”

“好吧,既然你都這么說了,我也只能屈從了。”

“乖。”

“把你的爪子從我頭上拿開。”

“好……好。”

“算你識相,再晚一點,我就扭斷它。”

“笨蛋,你敢對圣子不敬。”

“我就喜歡找圣子的麻煩。”

“算你狠。”

“對了,這里荒無人煙的,我要怎么生火啊。”

“你沒有火石嗎。”

“沒有。”

“我這有兩塊,給你一塊。”

“怎么用啊。”

“擦,用力擦,找點干草點燃了就可以了。”

“懂了,你去打獵吧。”

“話說,要是笨笨和小黑在,就不用我親自上陣了。”

“笨笨和小黑是誰。”

“兩只小豹子。”

“你還養豹子?”

“恩。”沈飛不想過多解釋它們的來歷,“莫府劇變,我直入通天路沒來及回家,不知道它倆怎么樣了。”

“應該沒事,豹子是頂級獵手,自保大概不成問題。”

“希望如此。”沈飛心里想的是,自己殺害了母豹,如果兩只小豹崽再餓死了,可就真是十足的惡人了……

遠方,樹影下的藥人輕輕拍著懷中熟睡的小豹崽,連續打了兩個噴嚏,“,是誰罵我,是誰。”

沈飛自小上山尋藥,對腳下青山的一草一木都是都非常熟悉,捕獵自不是難事,讓他猶豫的,是該抓個什么樣的獵物。

太大的,吃不了浪費,太小的,不夠塞牙縫,兜兜轉轉許久,無意間看到覓食的鹿群,順手便捉了一只。

回來后赤手撕開,掏出內臟以樹枝穿入架在火堆上燒烤,不一會兒功夫,便有醇郁的肉香飄了出來。微風如波,自皮肉中淌出的肉汁一滴一滴地滴在火里,引得火苗間隔跳動,煞是好看。

邵白羽引頸吸氣,微笑贊嘆:“看不出來,你還有這手藝。”

“這你可說對了,燒烤野味看似簡單,實則復雜,要想好吃,不僅要根據野味的大小,品種掌握火候的強弱,更要不時改變野味的受熱面積,如果換做你來燒制的話,不出一時三刻,就會焦糊了。”

“說你胖,還真喘上了,無聊。”

“可不是我老頭賣瓜,自賣自夸。這燒烤的手藝,是在多年的實踐中,摸索出來的,別人學不來的。”沈飛伸手入懷,掏出一個灰不溜秋的瓶子,里面盛著白色的粉末。

邵白羽嘴巴微張,道:“你隨身帶著這種東西?”

“這是我的秘密武器。”他翹起小拇指,輕輕擊打瓶身,白色的粉末撒了出來。

“呼哧哧。”粉末遇肉即融,誘人的香氣瞬間涌出,飄滿山林,引得群鳥駐足,猛獸垂涎。換做從前,沈飛若遇猛獸駐足,必定會小心翼翼地攜食物上樹,安心進食。今時卻不同,和白羽在一起,他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安心踏實,完全不將窺伺在側的猛獸放在眼里。

“火候剛剛好。吃吧。”他忍熱撕下鹿腿,丟了過去。白羽正待伸手去接,卻見好大一根鹿腿,在星光下,在視線中,莫名其妙的越變越小,直至消失。

“這,你搞什么把戲。”白羽怒斥。

“你說什么。”沈飛莫名其妙,抬頭看他。

“鹿腿呢。”

“給你啦。”

“在哪啊。”

“真的給你了。”

“那怎么沒了。”

“真是活見鬼了,你不會以為是我在變魔術吧。”

“我不管,我要那半邊。”

“那可不行,左邊是你的,右邊是我的。”

“屁,我壓根沒吃到。”

“我真的給你了。”

“那怎么沒有。”

“好好好,真是怕了你了,看在你救了我一命的份上,給你,給你就是了。”沈飛又撕下另外半邊的鹿腿,如之前那般,丟了過去,“這回,你可接好了。”

在兩人聚焦的目光下,那根剛剛烤熟的鹿腿,竟又在半空中越來越小,直至消失。

“這……這是怎么回事。”兩人對望,眼中滿是驚訝。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