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三十一章 雞不取食,狗不敢吠

更新時間:2017-08-03  作者:小妖方狄
確如她所說,這里是一片山谷,周圍只有花海和碧潭,沒有出口,無奈之下,兩人決定另尋道路,可惜,剛剛走回入口,就發現來時的道路隱沒無蹤,前方不遠處,便是入通天路時,經過的那塊斷碑,斷碑是條界限,只可入,不可出。好詭異,邵白羽不禁動怒道:“莫不是那云老兒既不愿意收我為徒,又怕我入魔,所以故意將我們引入這處絕地當中。”

沈飛知他報仇心切,寬慰道:“不如我們先去那婦人居所投宿一夜,向她打聽些情況。”

“也只能這樣了。”

這樣,兩人兩騎,又回到了原來的地方。草屋內,燭光婉約,沈飛的心里暗暗的有些期待,整整衣衫,正待敲門,卻有“咿呀”之聲,從屋內傳來。

兩人少不更事,哪里知道這“嗔”聲代表了什么,極為無趣地敲打房門,“夫人,刑夫人在嗎。”

在兩人敲門的時候“咿呀”之音并沒有馬上停止,顯然是屋內之人還在沉醉,直到敲門聲實在無法忍受,屋里面才有了窸窣的穿衣聲,片刻后,闔實的房門從里面打開,婦人嬌媚如花的容顏出現在兩人的眼前,她發絲蓬松,衣衫不整,望過來的目光稍稍有些尷尬。

沈飛和邵白羽直到此時,才知道剛才的聲音代表了什么,抱歉地說道:“不好意思,打擾您了,我倆實在無處落腳,不知在您這借宿一晚可好。”

“屋內狹小,無處落腳,你倆進來喝杯水吧,至于夜里休息,恐怕只能在屋外將就了。”

“當然,當然。”沈飛打眼一掃,見到一位白俊的書生端著竹簡坐在桌前,便道,“沒想到藥王這么年輕,幸會幸會。”

后者淡淡一笑,對著二人點點頭。

沈飛還想上前客套兩句,卻被邵白羽攔下了,“兄弟,他不是藥王,快走吧,別自找沒趣了。”

美婦臉頰一紅,道:“這位是我的表弟,知藥王上山采藥,怕我一個人危險,便過來陪我。”

“哦,原來如此。”

沈飛恍然大悟,與白羽對視一眼,心道:咱倆來的可真不是時候。

“抱歉,抱歉。我們討杯水喝,這就離開了。”

“后院有些青草,帶著馬匹過去吃吧。”

“謝謝。”

“敢問,想要出谷,該如何走。”關門之前,邵白羽對著白俊書生問道。

俊朗書生合上竹簡,平放在桌上,站了起來,“花谷為藥王創建,分前坪和后坪,前坪便是藥王和其夫人的居所,后坪則是花谷其他居民的住處。欲往后坪,需從水潭最深處,繞行。

“水潭最深處?”

“是的,那是去到前坪的唯一方法。大概要閉氣一刻鐘的時間。”

在俊朗書生說完這些的時候,美婦的表情明顯僵硬,不過她什么都沒說,只是微笑著將兩人送了出去,重新闔上了房門。

屋里的燭光熄滅了,“咿呀”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只不過刻意壓低了許多。

兩人牽馬繞到屋后,果然看到一小圈欄桿圍著幾頭賣相不錯的黑馬,兩匹馬王一至,這些黑馬不免躁動,墨玉撩蹄嘶鳴兩聲,一眾馬匹才安靜下來,向著角落里聚集。沈飛見它們害怕,便勸白羽不要過去打擾,后者爽快地答應了下來。

馬廄外摞著厚厚的草垛,兩人當下跳了上去,向后倚靠的時候,卻覺得被某樣種尖銳的事物抵到了后背,當下翻看草垛,卻見厚厚的草垛下方,埋著一具干癟的人骨,抵住他們的,便是這副骨架凸出在外的肋骨。

兩人互望一眼,同時陷入沉思。

夜里,沈飛聽到門聲,起來查看,見名為沈碧嬌的美婦人端著長、寬俱為一尺的精致木盆走出來,香肩半露,濃密的烏發緞子一般披散著,體香誘人。

關門的時候,她的目光跳動了兩下,姿態婀娜地向著山中碧潭移動過去,沈飛湊到門前,隔著門縫向里看,發現屋內火燭重新燃起,那少年書生已經不在了,奇怪的是,桌子上的竹簡卻未被他帶走。

沈飛眉頭一緊,沉思片刻,循著美婦的香味跟了過去。

他腳步沉,呼吸重,跟蹤伎倆可謂拙略,走在前面的美婦早已發現了,但并不戳穿,徑直走到水塘前,掀起清水,清理身上的汗漬。

沈飛面頰酡紅,滾燙,喉嚨劇烈地咕咚了一下子,躲在石頭后面偷瞧。

觀看美人洗澡?

這么猥瑣的事情似乎不該是他做出來的事情。

而那美婦更是特別,明知被人偷窺,沒有絲毫扭捏之情,一邊動作柔美的洗頭,一邊用溫布清理身子。

她的外衣薄薄的,在霧氣彌漫的水池前如同一層膜,緊緊地貼在身上,將她曼妙的身材凸顯的淋漓盡致。

沈飛看得呆了,脖子伸得長長地向前挪動了一步。

“擦。”一聲擦響。

沈飛心中一凜,身體瞬間僵硬下來。他小心翼翼地望向潭中,便見瀑布般的黑發劃過半空,剔透晶瑩的水滴凝結為霓虹,美婦勾人心魄的目光穿透濃霧而來,在自己緋紅的臉上深情婉婉地“舔”了一口,接著,身體一傾,跳入潭中。

沈飛手撫胸口,極力安撫快要躍出胸腔的心臟,目光一寸不移地盯著碧潭。許久之后,仍不見美婦露出頭來,不免心慌,跌跌撞撞地跑到潭邊,傾身向水中觀望。潭面平靜,沈飛努力地撥開礙事的水霧,但仍看不真水下的境況,不知不覺間,額頭已經離水面越來越近。

“嘩。”的一聲,柔若無骨的“蛇臂”彈出水面,一把勾住了沈飛的脖子,美婦精濕著衣衫,充滿魅惑力的誘人豐唇,在沈飛左側的臉頰上狠狠地親了一口,“來吧,隨我來水中。”她的雙瞳中跳動著蠱惑的光。

沈飛與其對視的眼光逐漸變為和其相同的顏色,不加抵抗的,隨著美婦,滾入潭內,與此同時,身后的密林之中現出一個人影,這人腳步虛浮,輕飄飄地來到水塘前,看到水面上越聚越多的血污,滿意地點點頭……

另一邊,睡至清晨方醒的邵白羽,在充滿肉香的茅草屋內,見到了手握竹簡的白面書生。

邵白羽微微蹙眉,走進屋去,道:“你還不走嘛,不怕藥王回來?”

書生也不抬起,淡淡說道:“來就來嘍,我是碧嬌的表弟,怕什么。”

“你真是他表弟啊。”

“我是他唯一的親人。”

“那你倆昨晚還……”

“這叫親上加親。”

“我覺得你沒說實話。”

“哈哈哈,當然,逗你呢。”

“你很無聊誒。”

“是很無聊啊,這里的每個人都很無聊,所以只能在床上多下些文章了。”

“你們都被困在谷里?”

“萬花谷的人,終身不得離開。”

“為何。”

“原因你自己去找吧。”

“屋后有一具尸體。”

“哦,正常,藥王經常用人試藥。”

“你怎么說的這么平常。”

“看得多了,就習慣了。”

“你不怕也被藥王殺掉嗎。”

“怕,有用嗎。”

邵白羽沉吟,狐疑地打量對方,道:“你真不著急走?”

“不急。”

“沈飛和藥王夫人都去哪了?”

“不知道,我醒來屋里已經空空如也。”

“你又在說謊。”

“何以見得。”

“直覺。”

“呵呵。”

“我想去找他們,你要一起嗎。”

“不了,前坪就這么大點地方,要是尋不著,肯定便是去了后坪,我現在還不想回去。”

“那好,我自己去找。”

“去吧。”

邵白羽抬步跨出門檻,前腳踩穩時,忽側過頭,語氣陰沉地說道:“話說,我的眼睛你似乎一點都不怕。”

白面書生搖了搖頭,道:“死人都見多了,何況像你這般英俊的后生。”

“呵呵,說的也對。”

邵白羽牽著墨玉和白瀚王在萬花谷內轉了一圈,最終走到水潭前,看到了岸邊凌亂的腳印,“難道是下去了。”他深望過去,發現水面下混混沌沌的,看不清楚其中的一草一物。

“真是邪門了。”他拍拍墨玉的頸子,道,“聞聞,這是你主人的味道嗎。”

墨玉當真嗅了兩下,上下擺擺頭。邵白羽道:“既然這樣,也只能深入虎穴,一探究竟了。”

說罷,縱身一躍,跳入潭中。

水中冰寒刺骨,邵白羽四肢并用,向潭底疾沖,大概十一二米深的樣子,便已觸底,又尋找了一圈,果然見到一個洞口,不禁欣喜若狂,收緊了身子,奮力一撲,到了洞中,又游了幾米,便見到了亮光,循著亮光,加快了踩水的頻率,最終到達一個燈火通明的洞穴里,他大口喘息,掙扎著離開水面,平躺下來,休息半刻鐘時間,便順著火把,走出了洞穴。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望無際的藥田,有無數佝僂瘦弱僵尸般的人類,在田間耕作。

雞不取食,狗不敢吠,荒草不生,人人渾噩,站在洞口,邵白羽能夠清楚地看到蜜蜂窩似的混居屋子里,出入著數都數不清的瘦弱人類,如果說,前坪是一片祥和的世外桃園,那么后坪,便是失去了希望的人間地獄。

邵白羽本能的感到危險,急欲離開此地,但為時已晚,未等轉過身來,便覺得脖子一痛,世界天旋地轉起來。

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一間四壁無窗的牢籠內,藥王夫人是這座牢籠里,除了自己之外唯一的活人。

他奮力掙扎,才發現四肢都無法動彈,原來是被五花大綁在一張冷冰冰的石床上。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