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王國血脈

第174章 與世界為敵

更新時間:2018-07-13  作者:無主之劍
最深沉的夜空下,灰燼漫天飛灑。頂點小說23

防盜,上班時改回來

先前被吉薩控制住的人們,緩緩從地上醒來。

一些人恢復了對身體的自如控制,在劫后余生的驚惶中抱住彼此,痛哭流涕。

但更多的人,身體已經在血之魔能師的改造下大幅變形,在恢復了感知和控制后,于漫天飛灰的背景下,慘嚎著死去。

“我是白刃衛隊的尼寇萊,不要慌張!”

一個臉色蒼白,渾身是血,抓著一柄奇怪刀刃的男人,在人群中穿梭而出。

他毫不留情地推開一名發瘋地質問身邊人的老者,大步向前走去。

“所有人都待在原地不要動!上面會派人來的!”

“以國王的名義!”

隕星者的赫赫威名震懾住了這些在盾區的貧民們,許多人在猶疑中安靜下來,

也有幾個比較“固執”的人,尼寇萊不得不用刀鋒說服他們。

尼寇萊喘息著走到一處廢墟旁,從一處倒塌的招牌下,拉出一條粗壯的手臂。

“我以為你死了,”隕星者吃力地挪動著傷者,“那個災禍放過了你?”

粗壯手臂的主人瘸腿的前重劍步兵格里沃奄奄一息地撥開身上的土石和灰燼,借著尼寇萊的力量,爬出倒塌的招牌底下。

“不,”格里沃狠狠地咳嗽著,他吃力地把身體掛上尼寇萊的脖子,舉手點了點自己流血的額頭。

“那個帶著小孩的男人……”

老兵皺緊眉頭,表情凝重。

“是他放過了我在我被那怪物操控的時候。”

尼寇萊微微一愣。

“男人?帶小孩?”隕星者扶著格里沃站起身來,眼里疑竇叢生:“能在那個災禍的眼前自由活動他有傳奇反魔武裝?”

格里沃踉蹌了一步,搖了搖頭:“不知道,也許吧。”

尼寇萊瞇起眼睛,話語直接干脆:“他人呢?”

“幾分鐘前還在,”格里沃嚼了嚼腥咸的嘴巴,用力吐出一顆帶血的牙齒,粗粗地道:“他娘的,那家伙硬頂著我和那些怪物的進攻……”

尼寇萊撥開一道木板:“他很厲害?”

“厲害?”

“不,”格里沃一頓,眼里閃過忌憚和凝重:

“他很可怕。”

老兵抿了抿嘴角,搓搓凍得通紅的鼻子:“還有……他的身手,總感覺在什么地方見過他。”

隕星者微微一動:“你認識他?”

格里沃回憶了幾秒鐘,終究還是搖搖頭:“不知道,我在戰場上交過手的家伙太多了。”

尼寇萊的眼里泛出精芒,他將斷魂之刃塞進刀鞘:“所以,是那家伙解決了災禍?”

“不知道。”格里沃依舊臉色灰敗地搖搖頭:

“能別再問些我不知道答案的問題了嗎?”

就在此時,尼寇萊停下了腳步。

“怎么了?”格里沃不耐煩地道:“嘿,你還扶著傷員呢!”

“你知道,”尼寇萊臉色凝重地望著遠處的灰燼:“血之災禍太詭異了。”

“所以呢?”格里沃嗤了一聲:“已經被干掉了,不是么?”

尼寇萊搖搖頭,目光聚焦在黑暗中,一截萎靡在地上的多頭蛇觸手:“這讓我突然想起……”

“《傳世書》中,關于英雄耐卡茹……”

“對抗血之災禍和多頭蛇基利卡的另一則記載……”

泰爾斯茫然地喘息著,幾片黑色灰燼輕輕貼上他的臉龐,盡皆碎裂。

正常人的情緒逐漸回到他的感官中。

剛剛……到底怎么回事?

我的武器他低下頭看看凈世之鋒,心下茫然為什么能直接刺到她?

而且……

結束了嗎。

他懵懂地抬起頭,不知所措地看著滿天的飛灰和四周的廢墟。

泰爾斯并不認得這個地方,他已經在吉薩的奔逃中,被帶出了太遠。

但他依然看得見倒斃在街道上的尸體他的腳邊趴著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死前還竭力伸出手,仿佛要觸摸生還的希望。

泰爾斯耳朵一動,感覺到了什么。

他轉過身,隨即一驚。

完好無損的艾希達站在他的身后,在漫天的灰燼中優雅如故。

氣之魔能師表情復雜地看著泰爾斯手里的凈世之鋒。

泰爾斯喘了一口氣,平復一下心情:“下次能不能出個聲?或者先發個請柬?”

艾希達沒有說話,只是把目光轉移到他的臉上。

“還有,”泰爾斯嘆息道,向著周圍努了努嘴:“你是不是來遲了?”

艾希達抬起頭,看著飄揚的灰燼,眼里情緒微妙。

“從地底出來……”魔能師緩緩開口,臉色不變:“需要時間。”

泰爾斯嗤笑一聲。

在經歷了與吉薩的戰斗,特別是聽過黑劍的那番話之后,他像是突然開竅了一樣。

以往面對氣之魔能師時的那種竭力壓抑,卻依舊深藏他心底的忌憚與恐懼,開始慢慢消融。

魔能師?

跟吉薩比起來,在他面前的不過是一個力量稍強的對手而已。

“對了,薩克恩先生,”泰爾斯輕聲稱呼著艾希達的姓氏,“關于魔能師的事情,我想好了……”

魔能師微挑眉毛。

他抬起目光,堅毅而果決地望著艾希達。

“我還沒準備好,”泰爾斯盯著魔能師逼人的目光,一個字一個字地開口,咬字清楚,發音清晰:“這就是我的答案。”

“也是我的選擇。”

艾希達俊俏的臉龐一動不動。

他們沉默地對視著。

半晌,魔能師才閉上眼睛,嘆出一口氣。

“但是……”

泰爾斯又開口了。

“我不準備拒絕你,也不排斥成為……”在艾希達奇異的目光下,泰爾斯泰然自若地吐字道:“只是我需要時間,來學曉、理解、獲取有關魔能師的一切,也許還有魔法的一切而這需要您的幫助。”

也許,還有血色之年的真相。

艾希達的一雙眸子閃過奇異的藍光。

“而且,你肯定知道你們的現況,”泰爾斯轉過頭,看著滿街的尸體與廢墟:“這個世界憎恨魔能師不是沒有理由的即使你是為了保護我才這么做。”

那一瞬,泰爾斯只覺得心情壓抑得有些喘不過氣來。

這么多的人命……

都是因為……

他深吸一口氣,排除腦里的情緒,盡力不去想眼前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這個事實。

“也許我可以幫你們,身為王子,”泰爾斯理順了自己的思維,緩緩道:“身為未來的星辰國王。”

艾希達微微抬起下巴,嘴角微翹,眼里閃過奇異的神色:“你的意思是……”

“知曉前因后果之后,也許我能為你們找到一條路,一條你們可以安然立足,世界也安穩無恙,兩邊相安無事的出路,”泰爾斯有意無意地舉起凈世之鋒,斬釘截鐵地道:“魔能師不能這樣下去。”

在隨風飄蕩的黑色灰燼里,艾希達望著他手上的那把紅色小劍,眼里露出忌憚。

“如果我真的會不可避免地成為魔能師,那為了我自己,我就更有必要這么做了,”泰爾斯點點頭:

“而一個握著權力和軍隊的人類國王,相比一個力量強大不受束縛的災禍,毫無疑問會更有幫助。”

這一次,艾希達沉默得特別久。

泰爾斯耐心地等待著他的回答。

有那么一兩秒,第二王子發誓,在艾希達的臉上,他看到了過往不常見的情緒流動。

緬懷和哀戚?

這種表情,泰爾斯只在艾希達講解魔法塔的時候,從他的臉上見過。

“很多人有過同樣的想法魔能師與其他各族可以和平共處,甚至相互助益,”終于,艾希達慢慢地開口,語氣里仿佛潛藏著他所不愿面對的悲哀:

“無論是魔能師,還是人類,甚至精靈,類似的努力與嘗試不計其數。”

“他們都失敗了。”

艾希達輕聲道。

他們一高一低地站在廢墟中,

泰爾斯用堅定而不容置疑的眼神,回應著魔能師的目光。

他毫不猶豫地踏前一步。

“第一,他們的努力還不夠,”泰爾斯的聲音在空氣中傳揚,“第二……”

“我不是他們。”

“不是那些失敗者。”

泰爾斯感受著空氣中傳來的寒冷,瞳孔微縮,語氣平穩,聲線微沉。

“我是泰爾斯。”

在艾希達的疑惑目光下,他淡淡地道:

“泰爾斯瑟蘭婕拉娜凱瑟爾璨星。”

“是帝室后裔,璨星血脈,星辰的未來之王。”

說到這里,泰爾斯深吸一口氣,舉起凈世之鋒。

他毫不意外地看見艾希達眉頭一皺,向后飄飛一步。

泰爾斯在心底泛出微微的笑意,面上毫不動聲色地堅定道:“更是血之魔能師的封印者。”

以及……

來自未知世界的旅客。

艾希達的眼睛里,瞬間掠過無數的不明情緒,卻在最后,齊齊被一道晶瑩的藍光壓下。

泰爾斯放下凈世之鋒。靜靜等待對方的回復。

但只有他知道,自己捏著凈世之鋒的手心,已經微微出汗。

他沒有忘記,吉薩在消失前最后的話。

小心艾希達。

魔能師依然盯視著他,目光一動不動。

一秒。

兩秒。

三秒……

泰爾斯咽下一口唾沫,掌心微顫。

終于,艾希達突然笑了。

泰爾斯一愣,不明所以地望著他。

“你知道,不只是你……”艾希達那種讓人心寒的微笑再次出現:

“今天過后我才發現,對于你,我也沒準備好,”魔能師微微頷首:“你太特殊了。”

泰爾斯皺起眉頭。

“無論是身為一個人類王子,”艾希達的眼神飄向凈世之鋒,話語微不可察地一頓:“還是身為……”

艾希達舉起雙手,優雅地向著自己示意了一下。

“因此。”

“我會尊重你的決定,”在泰爾斯微動的目光下,魔能師緩緩點頭:“而我也需要時間,研究你的異常情況無論是莫名其妙的叩門,還是能夠自主引發的失控也許你的路會比我們走得更輕松,或者更艱辛,都說不定。”

泰爾斯抑制住心底的情緒波動,拿出最友好而鎮定自若的心態,抿嘴一笑。

交涉……

成功了。

艾希達他……

“對,我不會再逼你跟我走,也不會催你成為魔能師,”艾希達看著他的反應,微微一笑:“但既然你說,想要了解魔能和魔法……”

“我可以騰出時間,想個辦法,”泰爾斯反應很快,他挑挑眉毛:“即便身為王子,也得有一些私下的課外興趣,或者癖好?”

泰爾斯在“私下”上微微咬字。

“很好,我會定時而私下地聯絡你的,”艾希達聽懂了泰爾斯的話,他露出神秘的笑容,也在“私下”上加了重音:“當然,我會先低調一段時間……”

艾希達環顧著四周,眼神奇特:

“看看周圍,這片爛攤子……很快,那些亂七八糟,有的沒的東西,就都會聚集到這兒來看看了,魔能師重現可不是什么日常小事……”

泰爾斯在心底暗嘆一口氣:這片爛攤子,你以為是誰造成的?

艾希達輕哼一聲:“不過等風聲過了之后……”

“還是老方法注意查收請柬。”

泰爾斯當著他的面,毫不掩飾地翻了個白眼。

艾希達輕笑出聲,緩緩道:“那么,”

“后會有期了。”

“泰爾斯璨星。”

他露出玩味而蘊含深意的笑容,眼神微妙。

一如他們第一次在棋牌室地下的見面。

“我有趣的后輩。”

泰爾斯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吐出。

他輕輕頷首:“謝謝您,薩克恩先生。”

艾希達微微一躬,他優雅的身影化作藍光。

藍光慢慢淡化。

直到只剩無色的輕風,刮起泰爾斯的頭發,讓后者瞇起眼睛。

“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她找你很久了。”

風中傳來艾希達好聽的嗓音。

泰爾斯有些愕然。

幾秒后,風聲消失了。

泰爾斯在原地站了好幾秒,手上的凈世之鋒捏得緊緊的。

在確定對方徹底離開之后,他這才呼出一口氣,內心的忐忑和緊繃瞬間松了下來。

我的天……

他看著深沉的夜空,解脫也似地仰天長嘆。

吉薩消失前的表情,艾希達離開前的眼神,還停留在他的腦海里。

魔能師……

你們究竟是怎么樣的存在?

世界在你們的眼里,究竟是什么樣子?

泰爾斯隨即低頭看向自己的手上右手上是jc匕首,而左手握著那把紅色小劍悵然失神。

他失落地嘆出一口氣,將jc插回腰部的鞘套,卻摸到了一樣異物。

泰爾斯一僵。

那是……

他垂著頭,咬住嘴唇,心里涌起一股無言的哀戚。

就在此時,他的身后突然傳來一道怯生生的聲音。

“泰,泰爾斯……是你嗎?”

第二王子一驚,猛地回過頭。

他的眼眶倏然睜大。

只見滿身狼狽,頭發臟污不堪的小滑頭,正抱著雙臂,站在他的身后冷得瑟瑟發抖。

她正努力瞇著眼睛,似乎想要看清眼前的一切。

泰爾斯怔住了。

她……

小滑頭似乎習慣了眼前的一切,只見雙眼通紅的她吸了一下鼻子,一邊瑟縮著伸出雙手,摸索著走上前來。

在滿目的廢墟和一地的尸體中間,她像一個剛剛學會走路的孩子,顫巍巍地小心前進,又像一個無助的盲人,在無光的世界里孤獨前行。

這讓王子想起她在藏書室里,趴在厚書上瞇眼閱讀,又驚恐地抬頭的場景。

“是……泰爾斯嗎?”

小滑頭一個踉蹌,被不平的路面絆了一下。

泰爾斯呆呆地看著她,幾秒后才反應過來。

“是……是我!”

“小滑頭!”

聽見肯定的回答,小滑頭先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后雙唇抿起。

眼里一陣晶瑩。

泰爾斯呼出一口氣,他咬著嘴唇,跨過一地的狼藉,幾步趕到女孩的面前。

他站定在距離她一步遠的地方,一邊喘息著,一邊小心翼翼地伸出鮮血淋漓的左手。

然后,握住小滑頭的手掌。

感覺到手上一緊,小滑頭顫抖了一下,似乎在害怕。

但片刻后,她還是堅決而放心地,雙手反握住泰爾斯的左手。

他們站在滿地的廢墟中,緊握著彼此。

泰爾斯表情復雜地看著小滑頭,捏緊了拳頭,只覺得沉重的心情有了些松脫:

“你……你沒事?”

他吞吐著問道。

小滑頭的情緒似乎安定了許多,她瞇著高度近視的碧色眼睛,顫抖著點頭:

“她……那些觸手,放過了我。”

女孩站在他的面前,嘴唇微抿。

看著形容凌亂的女孩,泰爾斯閉上眼睛,也深深吸了一口氣。

小滑頭抽了一下鼻子,抓著他手臂的雙手微微抖動。

“我們……那個……”

但還不等她的話說完,泰爾斯就突然笑了。

一秒后,他毫不猶豫地上前一步,將兀自發呆的小滑頭緊緊抱住。


在搜索引擎輸入 王國血脈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王國血脈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王國血脈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