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斗戰狂潮

第三百三十四章 挑戰

更新時間:2018-09-17  作者:骷髏精靈
艾俄洛斯竟然擋住了精靈龍所有的攻擊,甚至讓精靈龍先感覺到了疲倦,逼出了精靈龍最強的熾焰射線,那是絕大多數虛丹巔峰都會在一瞬間被飛灰煙滅的毀滅之火。

但是,艾俄洛斯的反應,就像是燒烤的時候被燙到了手一樣普通!

水晶人失望透頂,并心痛他損失的星幣,然而,當他看到艾俄洛斯將精靈龍串起舉到空中時,他的呼吸驟然停了。

他要做什么?

他把精靈龍的生死交給了那些愚蠢的觀眾?

水晶人眼睛發黑,他轉過身,沖出了他的包廂,然后朝著競技場的后臺狂噴而去。

來到后臺,艾俄洛斯已經完成了他的表演,在觀眾們的歡呼聲中,回到了他的休息室,水晶人不顧一切的闖入了進去,他緊緊的盯著艾俄洛斯,“我和你說過,這一次不可以殺死你的對手!”

艾俄洛斯淡淡地看著水晶人,“你是說過。”

“那你還敢……”

“但我并沒有答應你。”

“我看到你點頭。”水晶人怒道。

艾俄洛斯一臉看白癡一樣的看著水晶人,“在神域,最少要有語言才能達成基本的協議,這不是你告訴我的嗎?”

水晶人瞳孔放大,這一刻他感覺被一百條狗輪了。

“沒有別的事情,請出去吧。”艾俄洛斯嘴角的微笑明顯放大了三分。

水晶人摔門而出,他知道了,艾俄洛斯在報復他!不僅如此,艾俄洛斯還知道他的想法!

該死的,這個狡詐又無情的人類,為什么先死的不是他,相比之下,扎力羅晃那個傻大個的腦子,好對付得多了。

另一邊,回到蘑菇屋的王重,立刻就看到所謂的‘猛男’正盤坐在地上閉目冥想,一臉冷酷,居然是帕瓦羅。

旁邊飛豬則是一臉的苦逼相,縮在屋子里側假裝看書。

骨魔的外形看起來就相當彪悍,瘦是瘦了點,但你架不住人家身上那濃郁的死氣和殺氣彌漫,輪廓分明且帶著一股冷峻味兒的臉,一看就是那種從尸山血海里爬出來的狠角色。喬納斯之前倒是想和人家搭話緩解一下緊張情緒來著,可骨魔顯然不是個喜歡和陌生人說話的主,看在他是王重舍友的份兒上‘嗯’了那么一兩聲,聲音中的冷意就都快要把活潑的飛豬給凍結了,再也沒有和帕瓦羅聊天的心思。

“我還說是誰呢。”王重哈哈大笑,眼中卻有神光閃爍,他看得出帕瓦羅這短短幾天內似乎有了新的蛻變,剛剛才化實的實丹徹底的穩固了下來,渾身靈氣給人的感覺相當的厚重篤實:“怎么有空到我這里來?”

帕瓦羅站起身,和之前面對喬納斯時的冰冷不同,那骷髏般的臉上居然擠出了一個笑容,要讓一個骨魔露出笑容,也是難為他了:“找你喝酒,順便,切磋切磋。”

帕瓦羅的聲音洋溢著滿滿的自信和期待,他大概是現在天門中最清楚王重身手的人,之前在幻海世界剛突破實丹時,他都完全沒有和王重抗衡的把握,不過回來這段時間穩固了實丹狀態,更因為突破實丹,得到了族中送來的不朽戰決,實力已經突飛猛進,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人練練手,而王重顯然就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人選。

“哈哈,簡單。”老王也是手癢,歇了好幾天了,帕瓦羅是一個很好的對手:“去修武堂,誰輸誰請客!”

“靠,你們真會玩兒,不過我喜歡!”一聽要打架,喬納斯也開心起來了,這貨剛才在這里晾了自己半天,要是老大能暴揍他一頓,順便還讓他掏錢買單請客,這種機會怎么能錯過,而且有老王在旁邊,帕瓦羅看起來似乎也沒那么可怕了,他火急撩撩的催促,救好像比兩個正主兒還要急:“走走走,一起!我來給你們當裁判!輸了要請最好的啊,可不能隨便路邊擼串就打發!”

修武堂中除了生死類外,還有很多對戰切磋的地方,正規的訓練場就有幾十個,普通路邊那種對戰場所更是一抓一大把,沒有什么特別優越奢侈的布置,隨意的路邊平地,簡簡單單的場地加固,四周布置有隔絕戰斗聲以及減弱震蕩傳遞的符文法陣,就算是一個單挑場所了。

私下的切磋,兩人都是無意宣揚,挑了個遠離修武堂中心的偏僻對戰場,四周一片荒野。

喬納斯花了十個金星給這對戰場的符文陣充能,但見四周符文閃耀,有藍色的薄薄能量光罩成型,王重和帕瓦羅則都已經站到了場地中央。

兩人都沒有廢話,事實上作為曾經修武堂最強的兩個人,兩人都知道彼此間必然會有一戰,只是沒想到會是在這樣友好和諧的切磋氛圍中。

前幾天才從幻海世界歸來,有著骨龍世界的經歷,對彼此都算得上是十分了解和熟悉,此時四目相投,卻也都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一絲與之前不同的氣息。

王重的表情云淡風輕,他能清晰的看到發生在帕瓦羅身上的一些變化,剛剛突破大境界后的那十天半月,穩固新境界的根基、充沛的感悟,這些往往正是一個修行者實力突飛猛進的契機。

而最明顯的變化還是來自帕瓦羅的眼眸,原本白色的眸子此時變得有了色彩,銀亮閃耀,記得他之前剛突破實丹時還沒有這樣的變化,這并不是境界提升帶來的自然轉變,顯然是修行了新的秘法,讓他整個人看起來都如同是脫胎換骨了一般。

而在帕瓦羅的眼里,王重雖然仍舊還是幾天前那個王重,一個力量使用打破了天界常規的奇特存在,是的,真的奇特,甚至……一絲絲羨慕,卻無法說出來。

“來吧!”

帕瓦羅瞳孔一凝,雙拳一握,實丹釋放,體表靈力猛然提升。

嗡嗡嗡嗡

那是靈力釋放燃燒的聲音,能看到那無窮盡的靈力在他身體表面化為一股股肉眼可見的銀白色的沖天氣焰,他腳下的一些碎石都在這力量的影響下搖晃滾動起來。

一股無形的肅殺之氣猛然在場上蔓延開。

殺、殺!殺!

毫無疑問,帕瓦羅是要動真格的,開場的氣勢決定了他的態度,而正是王重喜歡的。

遠遠站在場外的喬納斯瞬間就被那股殺氣感染,他的整個身體都在不停的微微顫抖,目眥欲裂,無數血絲瞬間爬滿了他的眼眶。

這種路邊的切磋場地可不同于生死擂,簡單的符文法陣只是起到一些穩固大地、減少破壞,同時隔絕一部分噪音的功能,畢竟切磋者可不希望因為自己和同門切磋交流時的動靜,直接就引來一臉冰冷的執法隊。

所以,這樣的場所對場地周圍的其他圍觀者根本就沒有任何保護措施,帕瓦羅身上散發的殺氣輕易就覆蓋周圍上千米范圍,喬納斯自然中招。

老王微一揮手,一股柔和的力量自然而生,直接將喬納斯推出數里外,直到那殺氣影響的范圍邊緣,喬納斯才猛然從那迷失的嗜血中醒過神來。

“這……”清醒過來的喬納斯打了個寒顫,回想起剛才那瞬間,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無比心悸后怕,自己上一秒還歡天喜地觀虎斗,結果下一秒被一點點殺氣波及,直接就變喪心病狂,就好像自己突然身處于一個尸山血海的世界,周圍茫茫多的全是自己親手殺戮的尸體……

奶奶的,好兇殘,好猛……好爽,越是如此,越有觀看的樂趣,他開始明白督導大人的惡趣味了,這個時候要是來一杯冰爽的芭比家族的黑啤就好了。

帕瓦羅的眼睛完全盯在王重身上,對方顯然并沒有受到殺氣的絲毫影響,雙眸清澈無比,帕瓦羅瞳孔一收。

他銀亮的眸子猛然閃耀,一絲絲銀線交織,那些濃郁的殺氣仿佛受到影響,竟瞬間化虛為實,在半空中凝絞為一股股肉眼可見的氣勁,宛若一根根鋼筋鐵骨。

他的殺氣原本就遍布整個切磋場,此時同時凝絞,竟好似憑空出現了無數堅硬銳利的鋼筋白骨將王重上下左右、重重包圍。

“小心了!”

帕瓦羅雙手一合。

銀煉萬骨鬼獄!

噌噌噌噌噌!!

空中那無數的鋼筋白骨宛若密集的長矛雨般朝王重瘋狂刺去。

這招已經有一點‘術’的味道,王重能看得出這招的影子,明顯帶有上次骨龍施展那白骨牢獄的感覺,只不過具其型而失其精,雖然在攻擊方面稍加變化,但法則運用還很粗糙,仍舊還是純粹靈力攻擊的底子,因此還不能算是術,只能說是某種創新的招數。帕瓦羅顯然也是在往‘術’的方向靠攏,但畢竟剛剛跨入實丹境,要想修行自己的‘術’,可絕對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兒。

掌握了‘術’的武修,和沒有掌握‘術’的武修,對戰斗的閱讀差距實在太大。

沒有任何法則大道或者‘術’的干擾,純粹只是物理層面的攻擊,在現在的王重眼里就顯得太過簡單了,光是憑借上次凝丹時誕生的那股預判感就已經足夠,所有的攻擊在眼中都如同的倒放的影像,看似密集得毫無空隙的攻擊,可卻是處處破綻,王重只是身影一展,似乎是直沖,中途卻有無數次變向,只不過動作太快都根本無法察覺,宛若一個瞬步般,直接就橫移到了帕瓦羅的身后。

他微一探手,并未動用神化細胞的力量,僅僅只是正常的虛丹攻擊,一掌拍向帕瓦羅的后頸。

帕瓦羅竟然被直接拍得轟然爆碎。

王重不驚反笑,虧自己還有意留手,結果卻是被對方耍了一道,以帕瓦羅的實力,即便不露真身也不可能如此脆弱。

只不過,能騙過自己眼睛,看來他也已經觸摸到了一絲術的門坎,這招沒那么簡單,是自己有點小瞧骨魔了,畢竟他也是天才中的天才,連扎格西蒙督導那么挑剔的人,都是對帕瓦羅另眼相待的。

果然,那‘帕瓦羅’爆碎,四周的殺氣煉獄卻是沒有消散。

噌噌噌噌!

四周那些凝練的殺氣骨刺,此時竟然根根都冒著銀光,仿佛在剎那間化為千百個帕瓦羅,將老王包圍,每一尊化身都有著和帕瓦羅一模一樣的氣息,一眼看去就像是有千百個實丹強者,這就是進階實丹之后,對于靈力的操控的本質變化,更接近于“神”了。

這要是換一個虛丹,被千百個實丹包圍,只怕瞬間都得嚇尿了,王重卻云淡風輕,真正心境堅定的強者,明見本心,根本就不會被任何外在影響自身的情緒和判斷,就算用屁股想都知道一化千萬是不可能的事兒,這只是殺氣的化身罷了。

“王重!接招!”千百個帕瓦羅竟然同時開口,層層重音簡直就如同是山呼海嘯、在這空間內無盡回蕩。

無數帕瓦羅同時閃耀,實丹境的靈力同時飆升,氣焰滔天,所有化身都目眥欲裂,雙拳凝聚。

轟隆隆!

無數銀白色的沖擊骨刺從空中射落下來,每一道看起來都宛若是一個實丹強者的全力攻擊,威能驚人,至少在兩百萬靈力值以上!

王重的眸子微微凝聚,帕瓦羅在凝聚實丹前,靈力值就已經達到一百五十萬,現在這點肯定還不是他的極限。

只不過,明知空中萬千攻擊大多都是假的,可是以王重的眼光竟然都要完全無法分辨真假,化身是殺氣凝聚,并非是完全虛幻的幻術,要說是他真正的分身也未必不可。

既然看不出來,那就來蠻橫一點的。

老王也是來了興致。

一股澎湃的氣流猛然從他的身上瘋狂擴散,眼中有金光爆漲,澎湃的氣流倒卷,以他為中心,宛若熊熊火焰流般竄起十余米高!

四周那些無形殺氣瞬間就被這倒卷的金光氣流給沖散,不可逼近,連同空中萬千個帕瓦羅的攻擊,碰觸到了金光氣流瞬間就煙消云散,畢竟只是殺氣化身偽裝出來的攻擊,氣息一樣、氣勢足夠,可力量層級和真身的攻擊肯定完全不在同一個層面。

看到了!

無數化身攻擊被吹散,王重一眼就發現了夾雜在其中的真身,銀亮的眸子中戰意縱橫,渾身靈力凝練,從自己的頭頂正上方轟然刺下,宛若一顆砸落地面的流星,眼中并沒有因為化身被破而有絲毫動搖。

來得好!

老王微微一笑,腦海那清晰的印記凝型,澎湃的力量早已在觀察的過程中就已經聚集完畢,腦海中的那記拳印在這無盡力量的裹挾下,更是直接在意念中化為了一條金色的巨龍。

王重不避反上,全身的力量、金色的氣流在這剎那間被引導,猛然一拳沖天!

比先前那萬千骨魔的咆哮還要更加恐怖的巨吼聲從王重身上震響,一頭金色的巨龍虛影猛然騰空。

相由心生升龍!

吼!!

光是這恐怖的咆哮聲就已經震得那沖下的帕瓦羅為之微微一挫,恐怖倒卷的氣流以及飛龍騰空的沖擊,更是宛若火山爆發般勢不可擋。

兩股恐怖的力量轟然相撞,整個空間都好似在這剎那間暫停,力量相持。

帕瓦羅的額頭上青筋爆現,早在骨龍世界里他就見過了王重這招,威力不用說能滅殺骨龍,可帕瓦羅卻感覺到靈力的強度并沒有到那種程度,唯一的判斷就是相生相克,王重的靈力氣質對死氣造成了某種傷害。

這一次,帕瓦羅真實感受到了,這威力遠比看到的強大的多!

他也早已經是全力出擊,殺氣化身是他得到亡靈花之后新出現的天賦秘法,才第一次用呢,就被王重輕易找到弱點給破解掉,而現在看似簡簡單單的骨刺一刺,卻也是他所有戰斗精華、所有實丹力量的匯聚,雖然達不到‘術’的程度,卻絕對已經是真身以下的最強攻擊。

可即便如此,竟然仍舊頂不住!那條沖天而起的金色升龍就好像真正的恐怖龍族一樣,宛若有著強橫的生命力,根本就不像只是一個幻影顯化。

帕瓦羅緊憋著的最后一絲力氣都被消耗掉。

頂不住了……

緊跟著,金光炸裂,兩股對峙的力量在這瞬間分出結果。

倒卷的升龍更強!骨刺被轟破,恐怖的金色能量形成一股巨大的升天光柱,將帕瓦羅整個人頂著,沖天而起!

帕瓦羅只感覺自己臉都快被頂歪了,后背被那升龍力量往上頂,正面卻是迎面而來的恐怖風壓,讓他眼睛都睜不開。

銀光爆閃,骨骼生長。

“不死骨骸真身!”

帕瓦羅鼓足了勁兒,好不容易才憋出真身。

身軀變大,力量瞬間倍增,身體在空中一個強橫的螺旋,翻身間骨刺橫切。

沖射的升龍在碾壓級的力量下終于被破開。

“呼、呼、呼……”帕瓦羅心有余悸的喘息著,剛才那一切不過只是眨眼間而已,可自己竟然已經身在起碼數千米的高空中,地上的王重和喬納斯看起來就像是兩只螞蟻……

王重仰頭看著空中的帕瓦羅,他的攻擊只有“殺勢”并沒有殺機,否則,這一下就能讓帕瓦羅煙消云散,這威壓不是源于靈力值,而是通過和骨龍一戰,王重發現自己的龍術對于這種負面能量有著一種先天的克制,讓殺傷力倍增,如果不收手,骨魔正好也是被克制的對象。u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斗戰狂潮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斗戰狂潮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斗戰狂潮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