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二章 遺孤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龍夕若忽然覺得,這個城市的風水其實是不是不好……沒多久之前就已經讓相柳鬧了一次。全文字閱讀  她從這具無頭尸體的身上感受到的極兇氣息相當詭秘,但又不是神州大地上那些臭道士的手段。

  蘇子君說過,上次相柳卷土重來,背后是借助了一股神秘勢力的力量。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龍夕若淡然地看著這兩具尸體一眼。

  上次如果不是情急,因為蘇子君動用了九州軒轅,讓她用了秘術咫尺天涯,并且還全力壓制九州軒轅的暴亂,最后被偷襲了一下的話……憑相柳根本無法在她的眼皮地下興風作浪。

  “也不知道那家鋪子這次有沒有做什么小動作。”微思之間,龍夕若離開了這個停尸間。

  現在,她應該去找追風問個清楚了。

  “這小蝴蝶還沒有破繭而出……忙死了!”

  當然,妖界的龍大人此時是一副很煩躁的模樣……早前清閑的日子,好像突然之間就一去不復返。

  “你說啥?讓我們的人撤走,最多只能夠保持兇案現場的取證位置……并且還要搭棚?咱們還不能夠穿上警服??”

  馬厚德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的頂頭上司,雙手在辦工桌上用力地拍了一下,吼道:“為什么?!”

  面對著局子里面能夠在自己面前拍桌子的唯一一位,老劉局長身子縮了縮,拿著手背的手都有些哆嗦,“因為你們還在的話,會影響體院館原本工作的進度。”

  “工作進度?”馬SIR更加感覺到不可理喻:“還有什么事情比人命來得重要?老劉!你腦袋讓驢踢了?那是兇案現場!居然還要繼續開工?停工才對!萬一破壞了什么有力的證據呢?”

  老劉拿著手帕擦著額頭道:“道理是這樣說沒錯啊……我也是這樣反映的啊。可是老馬啊,你也知道,我也有難處的啊……”

  “誰讓你這么做的?”

  老劉沒有說話,只是眼神朝上看了看。

  馬厚德皺了皺眉頭,好一會兒才道:“上面的人?我說呢,這么大的事情,別說電視臺了,連一個記者都沒有出現過,更加沒有透露一點風聲……這能量好大!”

  老劉忽然道:“老馬啊,我快退休了,你也沒多長時間也長休了……注意點。”

  馬SIR感覺自己在鬧下去也是多余。

  這里還是老劉的權力最大,一味地和上司對著干不僅僅沒有好果子吃,最后弄得連手頭上的案子都處理不好,那對他來說才是最難受的。

  看著馬厚德一聲不吭就打開門,老劉馬上追問道:“老馬,你別亂來!”

  “放心!”馬厚德頭也不回道:“我去工地搬磚總可以了吧?”

  “喂,別太累著啊……明天要不來上我家吃好了?你倆夫妻一起上來……”

  嘭——!

  關門好大聲。

  老劉頓時下了一跳,拍了拍胸口并且嘆了口氣……感覺這個大舅子不好當啊!

  不過都當這么多年了,也不差剩下的這些年,親戚親戚,不親也就戚了。

  半年前。

  盛世蓮花體育館。

  這已經是來自某寵物醫院的高壓政策之后的數月時間,會在晚上出沒在這里的小妖幾乎沒有……除了這晚上的三位。

  追風此時就站在了體院館足球場上,頗具氣勢……接下來將會有一場‘龍爭虎斗’,用來決定少年團的首領和名字的最終決斗。

  無論哪一方輸了,都需要服從對方。

  “小江!多少點了?”追風此時猛地睜開了眼睛。

  邊上的小江嚇了一跳,連忙看著時間道:“追風,現在已經……快半夜兩點了!”

  “兩點!”追風此時忽然怒道:“約好的是十一點!我在這里等了三個小時,奶酪居然還不出現……說好的準點赴約,遲到算輸,是看不起我嗎?”

  “要不,咱們明天看到奶酪再約時間比一次?”妮妮此時忽然建議道。

  追風只是皺著眉頭,正想要說話的時候,卻見一道小小的身影快步地走來。

  還沒有到,便已經聽到了聲音,“啊……對不起了大家,我睡過頭了,醒來一看都這個點了,我還以為你們都走了。怎么還在?”

  “睡過頭?”追風一愣,隨后不可思議地怒道:“奶酪!這是認真的決斗,你居然睡過頭了!你把這當作是什么?”

  奶酪這會兒訕訕地笑道:“對不起啦……不過我記得的,遲到算輸,所以算我輸了!追風,以后你就是咱們的首領啦!”

  “不行!不比一次的話,這樣贏了你,我接受不了!”追風此時冷哼一聲,“既然你來了,那就按照約定,咱們分一個勝負!不然,你今晚別想要回去!”

  “那……那好吧。”奶酪點了點頭。

  追風此時沉聲道:“小江,你來計數!我們互射十二碼球,五球定輸贏……奶酪,你先攻!不許給我馬虎,用盡全力!”

  “行。”奶酪點了點頭。

  但他卻嘀咕道……早知道最后還是要比的話,就早點來算了,他把一個有點老舊的足球放在了草地上,便大聲喊道:“那,我開始了!”

  肩膀上被貫穿,這種傷追風從來沒有經歷過……它甚至已經超越了這些年來追風練就的承受痛楚的能力。

  從前和別的妖怪打架,最多也就是流點血,內出血,骨折什么,也不至于這樣。

  追風清楚自己大概離死不遠。

  這傷口甚至很難愈合……他倒在的這個地方,身子下面早就流了一灘的鮮血。

  黑色的血……傷口處恐怕藏著了恐怖的毒素。

  追風肩膀上的傷口早就沒有了知覺,但是傷口四周的部分,卻是稍微動一下就是一種恐怖的痛楚。

  “都說想點什么事情轉移注意力可以忘痛……可為什么會想起這件事情?”

  追風此時咬著牙,挪動了一下身子,只感覺渾身冰冷,眼睛幾乎打不開來似的。

  他打量著自己最后堅持不下來倒在的地方……骯臟的后巷,放置垃圾的地方,并且還陰暗。

  從這里往上看,僅僅只是給天空的位置撐開了一道裂縫,看見淺淺的一抹藍……根本比不上他在所住著的那個天臺的風景。

  但這種地方,追風忽然感覺很適合自己。

  自從他有意識以來,第一眼看見的地方,就是類似這樣的地方——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在什么地方,死了沒有死。

  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一開始就被遺棄了,被扔在了一處小巷子之中。

  他一直都在流浪,弱小的時候甚至和野犬搶食。

  不知道什么時候,他流浪到了這個城市,碰到了一個叫做龍夕若的家伙。一位天生就讓他敬畏,宛如神明一樣充滿了摸不著威嚴但性格卻有些糟糕的妖族大妖。

  后來他才知道,她不僅僅是大妖,而且還是最尊貴的神州真龍。

  龍夕若讓他不要流浪了,在這個地方安定下來,反正在別的地方都一個樣,反而是在這里,他活下來的機會還會大一些。

  追風覺得這是一種憐憫。

  不知道為什么,這種憐憫讓追風感覺相當的廉價——盡管他知道,以龍夕若這樣的地位,要顧及的妖怪無數。

  能夠分給他一點,怕也是難得。

  但他確實還是在這個城市住了下來,因為這里的確比較容易活下來。

  他后來還找到了一個天臺的地方,是獨自一個的家。然后他認識了奶酪,找到了妮妮,遇見了小江……

  越發冰冷了。

  冷冷冰冰的感覺讓追風下意識地想起來了一段往事:記不得是什么城市了,反正是在北方的城市……還是他流浪時候的日子。

  記得那時候,好像也曾經像如今這樣,癱倒在了地上……傷勢大概沒有這次的重,但也幾乎是奄奄一息的程度。

  那次……為什么會被打呢?

  被什么樣的一群家伙給圍毆來著……

  冰冷粗暴和厭惡的目光……

  我沒有偷東西啊……

  偷東西的那個明明就在你們面前……

  既然咬定是我……

  那我把你們的東西都搶走,就別怪我……

  好冷,好冷……

  要是我說的每一句話都能相信的話……

  多好……

  已經閉上的目光……甚至開始散去的意識,一切都處于朦朧之間,追風忽然像是回到了當初——他被遺棄的那個瞬間。

  “求求你,讓這孩子能夠生存下來……不管要用掉我的什么……我都可以……求求你!”

  當時……是誰在說話?

  追風感覺好像有什么東西在靠近自己……是腳步聲,他拼盡了最后一分的力氣,讓眼睛睜開了一絲,只是看見兩道模糊的身影。

  在說話。

  男的:“看來就是這位了,先帶回去吧。”

  女的:“好的,主人。”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