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九章 鋪天蓋地的……噴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洛邱并不意外任紫玲會知道自己退學的事情。全文字閱讀  他并沒有刻意地想過去隱瞞這件事情,只是沒想到過了好一段時間,任紫玲依然沒有反應過來。

  但他早就想好了說辭,也是一些以后真的打算去做的事情。

  “因為需要轉學,所以需要退學。”

  “轉學?”

  任紫玲一愣,皺了皺眉頭——雖說從張罄蕊的口中得知這件事情——并且是已經發生了好長時間的事情后,當時就十分生氣。

  可是回到這個家,一如既往地接過這個孩子倒來的一杯溫水的時候,什么氣都忘光了,“你說說,怎么回事?說不好的話,你今晚就別想要睡覺!”

  這樣的懲罰是不是有些太輕了?

  “也沒什么。”洛邱淡然道:“只不過是之前參加了另外一個學校的考試,通過了,所以就打算轉學過去。”

  “這樣啊……”任紫玲點點頭,如果只是這樣的話就還好。

  當初洛邱高考的成績明明就很好,但卻像是中了降頭術一樣,選了一個超級冷門甚至連學生都只有兩個人的專業……那時候任紫玲知道他還沒有完全解開自己的心結。

  她沒有說什么,只是聽之任之。如今洛邱開始選擇新的學校,某種意義來說,甚至還是件好事情。

  老洛啊,你看見了沒有?

  你的兒子走出來了,不僅僅開始重新選擇自己的人生,而且還騙到了一個很乖巧的小姑娘。

  “你早點給說啊!”

  任紫玲瞪大了眼睛。

  眼里面有霧氣,聲音里面有顫動。

  洛邱卻皺著眉頭道:“你……有什么問題嗎?”

  “沒沒沒!完全沒有!”

  任紫玲擦著眼睛道:“你是不是把窗開大了?為什么我眼睛好像有沙子吹進來了……哎,那是什么學校啊?”

  “圣安德魯斯大學。”

  任紫玲眨了眨眼睛,下意識道:“什么鬼?在什么地方的?”

  “蘇格蘭。”

  “哦……蘇格蘭啊。”任紫玲點了點頭,然后吃驚道:“等下……你說的轉學,是直接轉去英國??”

  “有問題嗎?”洛邱淡然道:“已經錄取了,過了年,四月份吧,我會過去一下。”

  任紫玲忽然一下子沉默了下來,洛邱陪著她沉默。

  不久之后,任紫玲忽然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后快步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間……沒等幾分鐘,只見任紫玲拎著一個公文袋子走了出來。

  她把里頭的東西都倒在了茶幾上,然后便蹲著身子在茶幾的面前,開始鼓搗著這些被倒出來的東西。

  銀行的存折,一些文件合同之類的東西。

  “你在做什么?”洛邱不解地問道。

  任紫玲頭也不抬,“唉,你先別吵我,我算算家里還有多少存款啊……你去英國讀書不要錢啊?國外留學老貴了好嗎?我想想啊,車子已經供下來了,差不多供完了。嗯,反正我現在也不開快車了,要不換一輛吧?把現在的這臺賣掉就好了。房子的話……你剛說明年幾月走來著?你看啊,你走了,我一個人也住不了這么大的地方,換個小的兩房一廳就好了。一個人住,這租金咱不能虧掉啊?對了,你那兒的學費要多少一年來著?”

  她終于抬起頭來看著洛邱問道。

  洛邱忽然問道:“你沒有懷疑我在騙你嗎。”

  任紫玲愕然道:“你為什么要騙我啊,你生病了啊?”

  洛邱只是輕輕地搖了搖頭,“放心,那邊的學校承諾支付我全額的學費。所以,你不用賣掉你的車子,也不用換個地方住。如果換掉了這里,我放假回來,會找不到地方的。”

  “你丫的滾蛋!!!”

  任紫玲忽然破口大罵道:“你知道我今天多累嗎?你知道我剛聽到是去英國的時候忍得多么幸苦嗎!老娘我都在數錢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了,你這臭小子!說什么回來找不到地方!你是存心讓我難受的嗎?轉學這么大的事情,為什么一直不說?要不是我問你的話,你是不是打算直到臨走之前,就擺下一張字條就完事了?”

  “有想過這樣。”洛邱頗為認真地點了點頭。

  “……你還真想過??”

  任紫玲……任大副主編頓時膈應了一下,卻忽然笑了起來。

  洛邱還是她認識的那個洛邱啊,根本沒有變過嘛。

  她熟悉他,如同己出。

  洛邱發現這個女人很多時候雖然邋遢,但其實很美,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很暖人心。

  這晚上,兩人沒有再繼續就這個問題而討論下去,一如既往地到了點之后,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洛邱事實上已經不需要通過休眠來讓自己補充精神,只是他依然做著普通人做的事情。

  大概是他本能地感覺到在這個家里這個房間這張床上,其實很好睡著過去。

  他已經慢慢地意識到,留在這個城市,終將有一天他是俱樂部老板的事情,會暴露在這個女人的面前。

  而離開,只是為了更好的守護……

  等待來年,他的能力大概會成長到另外一個程度。

  因為最近的幾次交易完成之后,洛邱已經隱約地感覺到,自己的能力很快就將會迎來一次質的變化。

  到那時,即使隔著了千山萬水,也已經沒有問題了吧。

  “最后,連這份感情也開始淡漠了。”

  閉上眼睛之前,洛邱在思考著一些事情。

  他知道,大概是因為自從他接受俱樂部以來,就一直抱著這種毫無上進心般的態度,所以才會讓自己的淡漠發展得如此的迅速。

  這大概是祭臺在下的黑手了。

  當然,也僅僅只是加速剝奪他作為人類的情感,卻在其它的方面,完全沒有拘束。

  但上一任,即便過了無數年,卻還保留著一點對某些事某些人的眷念……是因為他一直都在枯燥地重復著大量交易的原因嗎?

  一直下去,將會淪為傀儡……

  洛邱繼續沉思,他不清楚自己的想法到底會不會如實地反應在俱樂部真正力量源泉的祭臺之中。

  但他此刻卻無比確定自己是從理性方面去思考著一個問題:他到底要不要對此做出一些應對之策。

  “未來,要窺視嗎?”

  老板緩緩地閉上了自己的眼睛,沉沉睡去。

  任紫玲沒有睡,只是打開了小臺燈,開始數著日子,一天一天地數過去,發現還有半年的時間。

  “半年啊……”

  任紫玲咬著手指甲,嘀咕道:“要不……先讓這臭小子結婚了再出去?反正大學也不禁這個嘛……媽呀!!上次吃飯的時候我居然忘記問優夜拿電話號碼了……我是豬頭啊!!”

  總之,任紫玲就是睡不著。

  “好想死……”

  還在電梯之中,任紫玲就形如喪尸一般——一宿沒睡,思考著半年成為婆婆計劃的任大副主編拖著身子,甚至連走路都像是干尸般。

  一大早就吃著薯片的梨子卻精神奕奕地跑到了任紫玲的面前,“任姐,昨晚錄的視頻是不是在你哪?我早上醒來的時候沒找到哎。”

  “你找找吧……”任紫玲把自己的袋子隨手地拍在了梨子并不怎么大的胸前,然后趴在了自己的辦公桌上,有氣無力地道:“話說,沒見過你這樣積極啊?”

  “因為老總說,中午就要交稿給他啊,咱們雜志都是周二賣,今晚既要印啦。”梨子說著她因為早上班所以早知道的事情:“還有啊,老總說讓你寫寫程亦然的事情,要客觀點,不要那么尖酸刻薄。”

  “飛云娛樂給老總塞黑錢了嗎?”任紫玲已經開始尖酸刻薄起來。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

  梨子聳聳肩道:“不過聽小王說,他那個大娛記狗帶群里面開始傳言說,有神秘的勢力要給程亦然造勢,大概今天之后,各大頭條和網絡版都會水漫金山吧。”

  任紫玲拍了拍臉蛋讓自己精神些,“好!工作工作!老娘我要賺稿費!多賺點!不過說起來啊,這個程亦然昨晚還真是讓我也感動了。對了……網上炸裂了沒有?畢竟昨晚最后的結果,是程亦然一個初出道的力壓所有老牌唱將,奪得了第一場次的第一名……幾乎全票啊!”

  梨子卻臉色古怪地道:“炸是炸了,不過炸的方向好像有些不一樣……任姐,還是自己看吧。”

  梨子打開了筆記本電腦,然后進入了一個關于這一檔音樂節目的網絡社區的討論版。

  “如果背后沒有PY交易,我直播吃翔!”

  “莫不是神秘力量在背后欽定?論一個普通得不能的所謂新人如何開掛!順便膜一下,明天生日。”

  “講道理,只有我一個認為這個程亦然唱的真的很一般嘛……不過那歌也還行吧。但也只是還行。說神曲的,怕不是水軍。”

  “昨晚除了程亦然之外,其他集體中了大弱智術嗎?一個個都發揮失常,信?”

  任紫玲一條條地看著下來,整整的五六頁,都在狂噴昨晚的最終結果,“我靠……這程亦然后來做了什么拉仇恨放地圖炮的事情了嗎?這好幾頁屠版了都。”

  梨子淡然道:“這五六頁已經是權限汪奮斗的結果了。你沒看昨晚,整個討論版都被狂暴時候的盛況。”

  任紫玲皺著眉頭道:“不對啊……我昨晚也在現場啊?我明明感覺很好啊,都擠了幾滴眼淚出來了……梨子你說,你昨晚也在!”

  “我那會吃著東西……沒注意欸。”

  見任紫玲瞇著眼睛,梨子馬上便改口道:“不過任姐,雖然馬上罵的人異常的多,可是也有人在給程亦然洗滌啊……我看都是昨晚的那些現場的觀眾。只是說服力度并不大,馬上就被刷下去了。”

  任紫玲皺了皺眉頭說道:“我先看看昨晚的重播。”

  “成總,網絡版的ID太多了,網站管理那邊說,他們根本來不及刪除,刷屏太快。”

  秘書對成云報告。

  成云只感覺焦頭難額。

  昨晚上的結果是現場公布,所以得知程亦然力壓群雄之后,他就十分愉快地在給鐘落塵打點完畢之后,叫上了幾個模特,在酒店的房間好好地享受了一番。

  可這會兒剛從酒店醒來回到公司,本想要關注一下賽后的事情——沒想到是這種揪心的事情。

  這些網上罵大街的人,是因為自己喜歡的歌手被一個名不經傳的人打敗,所以心身不忿嗎?

  這樣想,其實好像也不是沒有道理——畢竟整個賽事里面的選手,除了程亦然之外,哪個不是已經在樂壇有了扎實的基礎,一路風風雨雨打拼過來?

  “行了,不用繼續給我匯報了,讓網站那邊多干點活。大不了我們這邊補他們一些‘加班費’!”成云揮了揮手,“讓李子峰上來見我……對了,叫上程亦然吧!”

  李子峰和程亦然很快就來到了成云的辦公室。

  李子峰臉上有些不安的神情,至于程亦然卻一直沉默不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成云是察眉觀色功夫十分了得的鐘家金牌馬仔,這會兒清了清嗓子道:“我想你們也應該知道我為什么叫你倆上來了,對吧?”

  李子峰連忙道:“成總,關于網絡上討論的事情……”

  成云卻擺了擺手道:“不要說這個。我喊上你們,就是告訴你們,不要理會網絡上的言論。鍵盤俠嗎,天天都有。但是這些人都是毫無紀律可言,全憑自己的喜好在找存在感的家伙,在資本面前翻不了什么大風浪。”

  成云搖搖頭,轉而看著程亦然道:“亦然啊,你放心,這些事情公司都會給你處理好的,你接下來只要保持水準,繼續比賽就行!這才是第一期,你要是能夠一路地碾壓過去,最后那些人自然也就無話可說了!他們是沒有聽過你的現場,才這樣的躲在暗處,發揮窮酸秀才的本事。”

  李子峰卻皺了皺眉頭……如果只是一小波還好。可這根本就是鋪天蓋地般的攻勢,面對如此洶涌的噴子,甚至讓李子峰開始懷疑自己的人生。

  一路碾壓?

  程亦然也是皺了皺眉頭……他只感覺面前的這個成總根本不知道音樂是什么——這大概就是一個商人的嘴臉吧。

  他也想起了另外一個的商人……那個賣給了他這把神奇吉他的商人。

  為什么會有這么多的罵聲……

  難道說,吉他……

  就在這時候,成云忽然緊張地接了一個電話,只見他一臉地點頭說好,一句多余的話都沒有。

  他關掉了電話,然后看著程亦然,正色道:“亦然啊,鐘先生想要再見見你,你馬上去準備一下吧。”

  PS2:新年快樂!

  PS1:白石的新年愿望是,希望能夠收到鋪天蓋地的打賞23333.

  PS3:為什么PS1會在PS2后面?當然是因為,給大家拜年才是最重要的——以上。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