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六章 離去之人,如泉水般映照著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太陰子坐了下來,幾番欲言又止,惴惴不安。

  洛邱看在眼內,思考著這老道士五百年前在他的門派之中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擔當,但沒有說話。

  “主人……您,您要喝點什么嗎?”

  太陰子冷不丁地說出,但才剛剛出口就已經后悔萬分的說話……他分明感受到了來自女仆小姐的目光。

  凌厲的,玩味的……深藍。

  照顧主人的飲食起居……老道我真的不是打算搶您的工作啊,別這樣看著我啊,太陰子頓時打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寒顫。

  “我不口渴。”洛邱看著太陰子坐立不安的模樣,心里有數。

  他便輕笑了一聲,像是鼓勵般地道:“太陰子,你還記不記得,五百年前,屬于你的江湖?”

  太陰子一愣。

  一愣之后的他,顯然陷入了沉思之中。

  五百年前……屬于他的那個江湖?

  到底是什么樣子的?

  太陰子恍惚之間,像是看到了千山萬水……那是一個十分久遠的江湖。

  這俱樂部的三人組,于是便安靜了下來。

  女仆小姐習慣了等待,而老板會享受等待的過程,而煙魂的太陰子,他或許也在等待著什么。

  后臺專供給等會上場的歌手的單獨房間之中,化妝師正在忙碌著給程亦然裝扮——按照節目組的規則,參加的歌手上場的次序是按照觀眾投票決定的……票數越多的,越期待得則是越在后面上場。

  程亦然第一個上場。

  但是李子峰說沒事,因為他相信程亦然能夠一開始就征服所有人的耳朵。

  “已經走到這一步了,你現在什么都不要想。”李子峰按著程亦然的肩膀,看著鏡子里頭的他:“等下,把你所有的能量都爆發出來,從今晚開始,讓所有人都記住你的名字。”

  李子峰確實是一個很能夠調動情緒的人。

  即便他有著各種各樣算不上是堂堂正正的手段——但無疑,他的手段是有效的,不是嗎?

  眼下這個歌唱的新人,毫無疑問已經相當地信任他。李子峰相信,這種關系會在以后的日子變得更加的堅固。

  “悄悄告訴你一個消息,鐘先生也來了。”

  李子峰這時候正色道:“你感受到了吧?公司對你的重視。你會不會感覺我和你說這些,又加重了你的壓力?但你要清楚,如果連這些壓力你都承受不了的話……”

  程亦然此時卻忽然揮了揮手,“我想靜一下……出場之前。”

  “那好吧,時間到了我喊你。”李子峰點點頭:“我在門外等你。”

  程亦然坐在了這并不大的休息間之中。他把那把吉他放在了雙腿之上,一邊輕輕地撥動著,一邊看著鏡子之中的自己。

  “終于走到這一步了。”

  “你看見了嗎?我終于走到這一步了,帶著你和我的夢想……我們的夢想。”

  這里的我是他自己,而這里的你卻并不是洪冠——曾經,程亦然以為,這里的我可以指代他自己和洪冠,可如今卻只剩下他自己一人。

  “不過沒關系。”程亦然自己對自己說著。

  只因為,這里的你……還是你就行。

  程亦然開始從隨意的撥動弦線變成了有節奏地彈奏——彈奏的是一首一直沒有完成的原創,一首他一直無法完成——而本來也不是屬于他的原創。

  “你……你能聽見嗎?”

  今天,他打算完成它。

  “你……你也看見了嗎?亦然他,他馬上就要上場了,第一個。”

  觀眾席上,洪冠默默地坐著——這送來的入場票所給的位置,意外地靠近著舞臺前。他最終還是走了進來。

  看著這個舞臺,讓洪冠不禁想起了來了自己第一次走上舞臺時候的情景……當然,那時候的舞臺自然不能夠和這種相比較。

  那不過是在老京城的胡同里面的一個小地方……一個小酒館。

  那年還在追逐著音樂夢的幾個年輕人,組了一個樂隊,天不怕,地也不怕。

  他們甚至沒有自己的海報,第一次的上場,也不過是在人家的場子門口的煙板上,簡單地寫了上樂隊的名字,然后就是門票的價格。

  洪冠清晰地記得,第一次的演唱,賣出去的門票僅僅只有五張——50塊錢一張。這甚至連他們一天的餐費也抵不上。

  然而,這第一次卻是能夠讓他一輩子記住的一次。

  我們不應該銘記著那些懷著夢想而演出的……我們的開始嗎?

  時間流去。

  洪冠已經聽不清楚舞臺上的主持人在說些什么。但是他忽然聽到了不少的掌聲……他知道,程亦然要上場了。

  這種熱烈的掌聲,大概也有著主持人的一份功勞。但洪冠想,大概也有飛云娛樂的一份。

  七八個的年輕人,坐在了舞臺靠前的位置,手上舉著的是寫著程亦然名字的熒光牌子。

  已經發展出來了粉絲歌迷會了嗎,動作真快。

  可明明,還沒有真正地發行過正式的單曲。

  “歡迎我們第一位登場的歌手!程亦然!”主持人相當大方地伸手指著歌手的走出通道:“到底,這位新人,否能夠爆發出巨大的能量,征服我們所有人呢?有請!”

  舞臺的中央,一道人影出現在了通道的位置,當鎂光燈照射的瞬間,洪冠便看到了這張熟悉卻又陌生的臉……但他想,程亦然是看不見他的,因為他坐在了暗的地方。

  閃耀與暗淡,中間隔著的便是這個舞臺,而舞臺也就隔著了兩個不同的世界。

  程亦然也沒有朝著這里任何的一個觀眾揮手,只是簡單地拎著吉他,就這樣走了出來。

  現場是安靜的。

  但程亦然卻仿佛比這里所有的人還要更加的安靜。

  他只是默默地把電吉他的線頭插在音效上,便掛上了它,閉著眼睛,獨自地站在了聳立的麥克風之前。

  觀眾依然是沉默的……超乎尋常的沉默。

  因為看程亦然此刻的模樣,他似乎就打算一個人在這里……solo?配備的樂隊樂手呢?

  沒有貝斯手,沒有鼓手,也沒有電琴手。

  而臨場的音樂指揮老師也是愕然地看著……像這種報備了自己彈唱的歌手,自然不用動用臨場的音樂演奏。

  可這個新人……只是一個人上來而已。

  “怎么回事?”李子峰就在舞臺下看著,眉頭不由得大為地皺了起來,他連忙打起了電話,“為什么只有程亦然一個上場?其他的樂手了?”

  “李監制,上場的時候,程先生把我們都退下了,說不用我們了。”

  “什么?”李子峰幾乎有種摔電話的沖動,下意識怒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他就一把吉他……他是打算做什么??”

  “我們也不知道,我們也生氣……這是消遣我們的吧?”

  “你們先等等。”李子峰深呼吸了一口氣。

  他最需要做的是做一些危機處理……可問題是,程亦然已經上了臺,這個時候忽然停止的話,面相也太過難看。

  “這就是程亦然?”

  錄影棚的上方的特別席上,通過已經拉開了的簾子,張罄蕊看著下方舞臺的中央……看著這個應該已經脫離了年輕沖動年紀的男人。

  單純的面相,程亦然并沒有給張罄蕊留下太多深刻的印象——倒是這種一個人走上來的上場方式,讓她感到頗為的奇怪。

  “不是說,他走的是搖滾的路子?”張罄蕊好奇道:“第一歌,是獨唱嗎?”

  “成云?”鐘落塵只是淡然地問了一句。

  成云連忙道:“二少,我們安排的并不是這個。按照計劃,這里他應該唱一首的單曲。我們都是請了最好的詞曲家給程亦然量身定做的……這,可能中間有些什么誤會?要不,我現在就和節目組溝通一下?”

  “不用。”鐘落塵卻搖了搖頭,淡然道:“就看看他打算怎么做吧。”

  張罄蕊淡然地看了鐘落塵一眼,便舉起了手上的望遠鏡,然后重新掃向了舞臺前……圓滾滾的鏡片無限地拉近著她視線和舞臺的距離。

  然而就在移動的瞬間,張罄蕊卻猛地一下停了下來。

  她看到了什么?

  就在第一排的位置上,她看見了她的那位神奇的同學!

  張罄蕊猛一下地放下了手上的望遠鏡,皺了皺眉頭……這動作她做得十分的輕微,至少她確定這并沒有引起鐘落塵和成云的注意。

  張大小姐此時心中一動,再一次舉起手上望遠鏡的時候,再一次把目光匯聚在那個位置的時候,便再也沒有看見什么。

  眼……花了嗎?

  而正在這個時候,現場響起了一道聲音……程亦然的聲音。

  “有一個女孩,她比所有人都喜歡搖滾。有一個女孩,她留下了一首還沒有完成的歌給我。這個晚上,我打算完成它。”

  撥片輕輕地在吉他上一掃而過,清脆的音色像是擁有魔力的雙手,它一下子就輕輕地握住了眾人的心臟。

  程亦然緩緩地睜開了眼睛:“我自己寫了詞,或許不好……但送給你們,《again》。”

  “這是……小夢的歌!”

  觀眾席上,洪冠猛然地站起了身來……也是第一個站起了身來。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