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四章 即使便利也無法消弭的間隙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但馬厚德最終還是感覺三十年前的一本著作上提到的東西和現在這件案子聯系起來,太過玄乎,更何況還在著作者已經去世的前提下。

  于是馬sir便搖了搖頭,“可事情發生在咱們這,而不是國外不是?我說老秦,要不這樣,先放下這種所謂的假說,你看看還能夠給我提供什么線索沒有?”

  “現場倒是找到了一些足跡。”老秦大概也覺得自己說的事情有些不合邏輯,便沒有堅持:“排除掉警察和報案人的之后,就只有一組是陌生。按照足跡的深淺看來,應該是屬于比較瘦弱的人。可能是身材矮小的男人,也有可能是女人。”

  “會是兇手留下的嗎?”馬厚德皺著眉頭。

  老秦搖搖頭道:“不一定,也有可能報案人并不是第一個發現。在他之前還有誰來過,只是沒有選擇報案……只不過?”

  “不過什么呀?”

  “一般如果是慌亂的話,腳印不會顯得這樣的……”老秦偏了偏頭,奇怪道:“顯得這樣的從容,像是慢步離開的一樣。”

  “嗯……不是說死者身上還有其他的傷口嗎?怎么回事?”

  “都是些動物的傷口。”老秦又皺起眉頭道:“有貓科的,也有犬類……很雜亂。”

  “小動物會吃人?”馬厚德愣了愣……他感覺這宗的兇殺案是越發的撲朔迷離起來。

  最終,馬sir也沒有得到什么重大而有用的信息,撓著頭離開了老秦的辦公室,叼著煙回到了自己的科室。

  最近馬sir十分的自由,又找回了從前的氣派。

  至于為什么?

  當然是因為那位省局來的年輕‘神探’這段時間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已經好久沒有來過這里蹲點,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馬厚德唯一知道的事情是——他還沒有離開這個城市。

  “啊……好煩!”馬厚德一根煙抽完,還是毫無頭緒,頓時嘀咕道:“先掃把雷吧?”

  洪冠正在病房之中為妻子清洗著衣服——金子瑤預產的時間快到了,這兩周的事情。

  修車廠的老鄉叔父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把洪冠綁起來工作,而是相當大方地讓洪冠休假,并且工資照算。

  “洪冠,有人找你!”

  衛生間里頭的洪冠這時候聽到了老婆的話,便放下了東西走了出來——這里確實來了一個人。

  一個送快遞的……老頭?爆炸頭的老頭??這么前衛?

  他看了一下自己妻子的神情,大概也是被這位大爺的前衛給驚的,一個勁地偷偷瞄了起來。

  “這……這位大爺,您送快遞?”洪冠有些意外地問道。

  “我不能送快遞嗎?”老頭快遞員瞪了一眼,就扯了扯自己胸前衣服的標記,“水表快遞,沒聽說過嗎?”

  “還真沒……”洪冠搖了搖頭,然后道:“可是,我沒買什么東西啊?”

  但這位爆炸頭的老頭似乎十分的不耐煩似的,東西擱下,就讓洪冠簽下,然后多余的一句話也不說,迅速走了人。

  “這什么呀?”金子瑤好奇地問道。

  洪冠搖搖頭,一邊拆開這包裹——其實就是一個公文袋之類的東西,并且薄薄的,里面也不像是能裝什么東西的樣子。

  洪冠從里面取出了一個小小的信封,打開之后,洪冠忽然一下子看著自己的妻子,詫異道:“這是門票,電視臺的……”

  并且還是即將開始的一檔節目《歌手》的入場票……洪冠皺了皺眉頭,除了程亦然之外,他實在想不出來,還有誰會給他送來這種東西。

  可是……為什么要送來?

  “人挺多了。”

  洛邱看了看川流不息的人——這些人都在等待著入場。當然,這里頭到底有多少是早早安排好了的,用來在鏡頭前流淚的,而又有多少是幸運抽選而來的……

  洛老板自然也不是閑著,無聊的用自己的壽命去浪,用來買這種一點用處都沒有的情報的人啊。

  這里是《歌手》節目錄制現場的錄影棚——至于俱樂部的老板和女仆小姐為何能來?

  倒不如說,這世界上還有哪里是這倆不能去的。

  “畢竟八百位的大眾評審。”優夜也略微打量了一番現場,然后十分盡職地提醒道:“主人,任小姐和梨子小姐也來了,在那邊。”

  洛邱也就隨意地看了一眼,“只是媒體人過來而已,不用管……我們進去吧。”

  老板帶著自己的女仆,坦然地從現場的工作人員的面前走過,在還沒有正式進場的時間,已經來到了舞臺前的第一排的位置上,找了個旁末的位置坐了下來。

  會有人知道這里有人坐著,但是不會有人知道這里坐著的是誰……過后也不會有人想起,甚至連印象,也會自然而然地散失。

  老板一下子將自己和優夜的存在感降到了幾近零的狀態。

  “說起來,我都沒有見過你用手機啊?”洛邱這會兒取出手機,把它調到了靜音的狀態。

  即便存在感幾乎消失,可是他依然會下意識地做一些普通人的舉動——哪怕這種舉動看起來是顯得那樣的多余。

  洛邱也會注意到自己的這些舉動。他自己給自己的解釋是——大概,他潛意思之中,還在堅持著作為人的那一部分。

  但似乎也沒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優夜沒有這個需要。”女仆小姐微笑道:“主人的呼喚,我能第一時間聽見,也就不需要這種東西。”

  會寂寞嗎?

  洛邱心中忽然想起了這樣的念頭。

  他會想起優夜獨自一個坐在俱樂部之中的畫面。

  燈光已經調暗,甚至熄滅,她卻靜靜地坐在了那里,筆直,雙手合在了腿上,閉上了眼睛……只為等待誰而來,而又一次睜開眼睛。

  而墻壁出的古老大鐘,則是一下一下地敲著。

  敲打著,對她而言,沒有意義的時間。

  “最早的時候,人類也不需要這種東西。”洛邱看著自己的手機道:“面對面交談,眼睛看著眼睛,或者手把手,或者同坐一席,總是比任何時候都要近一些。”

  “可是距離需要它。”優夜應道:“這算是人類的進步。”

  “可是有些距離啊……”洛邱看著這舞臺,淡然道:“也不見得有了這種東西之后,就能夠消失。”

  但說到這里的時候,洛邱卻忽然搖了搖頭,指著那舞臺的中央道:“還沒開始,不過既然也來了,我幫你拍個照吧。”

  老板的手掌翻了翻,那臺古老的絕版哈蘇500c自然就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上。

  洛邱牽起了優夜的手來到舞臺的中央,微笑道:“暫時,你是屬于這里的,好嗎?”

  舞臺的燈光一下子亮了。

  “咦,奇怪,誰把舞臺的燈開了?”

  鐘落塵在走廊上走過的時候,便聽到了一個工作人員沖忙走過時候的聲音——當然,他并沒有任何的在意。

  他只是在成云的陪同下,走進去了比較特別的觀賞席間而已——錄影棚下面的是大眾座位,也有給評判團留下的頭等座位——但自然也有類似貴賓席一樣,居高臨下的位置。

  成云沒想到這位二少居然會打算出席這種場合……得知了鐘落塵的要求之下,他連忙便安排了下來。至于理由,主子不說,他自然也不會多問。

  這是一個優秀的跟班的素質啊。

  當然,這電視臺的臺長嚴格來說也算是這位二少家族派系下面的人,要安排這樣一個地方自然是再簡單不過。

  “二少,您在這里等等,我去給您弄點喝的,順便去看看程亦然準備得怎樣。然后我再去門口等張小姐,帶她過來。”

  “去吧。”鐘落塵點了點頭。

  他自個兒坐了下來,也沒有去拉開前面的簾子,只是安靜地閉目養神——他自然對這種比賽沒有任何的興趣。

  他不過是想要看看,程亦然到底能夠做到什么地方……今晚是否也像是當天在k&c時候的那樣,能夠讓現場八百位觀眾,也變得如癡如醉。

  “如果真有這種……神奇的‘魔力’的話。”鐘落塵輕笑自語:“倒也是真的值得好好地投資一下。”

  電視臺外,洪冠捏著手上的門票,臉色猶豫不決……不知道是否應該進去。

  他依然還留有程亦然的電話。

  但是,他已經好久沒有打過。

  (天津)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