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八章 最堅強也最脆弱的關系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吃慢點,別咽著。全文字閱讀”

  大眾病房的其中一張床位上,金子瑤溫柔地給洪冠提著一個醒……這洪冠吃得太快了,幾乎是吞的一樣。

  “沒事!我得吃快點,等會還要去上班!”洪冠喝了口水,笑著說道。

  金子瑤有些心痛道:“你呀,中午就不用特意趕過來了,看你累的。”

  洪冠樂呵呵地道:“上班的地方都是大老爺們,哪里有你好看呀?”

  “死貧!”金子瑤白了一眼,但顯然是掩蓋不住心中的歡喜之情,“我給你剝點柚子,你路上吃吧。”

  洪冠這時候忽然接到了一個電話,他怕吵著旁邊的人,便走出了病房。不久之后,洪冠回到了金子瑤的身邊,臉上多少有些古怪的模樣。

  “怎么啦?”金子瑤好奇問道。

  洪冠一愣,才拍了拍自己的臉,然后看著妻子道:“剛剛有人找我,問我要不要去電視臺工作,說讓下午有時間就去電視臺見一見……”

  “啊?”金子瑤顯然也有些讓這個消息給詫異了一下。

  不同于以往北漂的時候,能夠找到不少的機會,在某些地方的地方性電視臺,進入的門檻還是比較高。

  至少,洪冠就沒有進過這個城市的電視臺——當然,作為地標之一,洪冠還是知道電視臺在什么地方。

  讓洪冠意外的是,似乎只有他一個人來這里參加所謂的面試——他之所以來到這里,當然是為了看看發生什么事情。

  “洪冠先生是嗎?”

  一間不算大的辦公室之中,洪冠就見到了給自己打電話的這個人:易先生。

  當然,除了易先生之外,洪冠還看見了有有一面之緣的李子峰……一時間,他似乎有些明白為什么自己會收到來自電視臺的電話。

  接下來的事情很簡單,易先生問他愿不愿意在電視臺拿份工作,簽約的是編制外的合同——自然不會有正式編制的那種規格的待遇……但是比起他修車廠的那份工作卻也好上不少。

  “洪冠先生,你看這份臨時的合約,有什么問題嗎?”

  洪冠知道這是一個好的機會。

  不少人擠破頭,哪怕拿著更低的工資,也愿意在這里呆。因為留在這里,總能夠給自己的未來打開一扇門……一個機會。

  “那個……我能考慮一下嗎?”洪冠猶豫了好一會之后,才說出了讓李子峰和易先生都有些意外的說話。

  易先生看了看李子峰……顯然是想要看他怎么樣的開口。

  在這之前,他也不過是賣個人情給李子峰而已,至于這個洪冠,接不接受其實并不是他的事情。畢竟,他已經給過幫助了——接不接受是別人的事情。

  “要不這樣吧?你們先聊聊?”易先生呵呵一笑道:“我先上個洗手間。”

  易先生說著便十分從容地出了門,留下李子峰和洪冠二人。

  就在兩人沉默的時候,李子峰忽然帶著笑臉道:“洪先生,是不是因為太突然了,所有有些反應不過來?”

  “不……不是,其實也是。”洪冠道:“確實是有點反應不過來……李先生,你為什么要幫我?”

  “老實說吧,我這也是給亦然辦點事情。”李子峰笑了笑道:“你知道的,亦然啊,我們公司很看重,他的一些小要求,我們當然是會盡力滿足的。”

  “亦然……”洪冠一愣,“你說……這是他的主意?”

  李子峰忽然道:“你就當作是我提議的吧,好吧。洪先生,我聽亦然說,你經濟上有些困難,我想這份工作或許能夠幫到你。”

  洪冠皺了皺眉頭,“他為什么不親自和我說?”

  “洪先生,你知道的,亦然他現在是很忙的。”

  李子峰依然微笑道:“另外,可以的話,我希望你以后能夠少主動去找他……畢竟,我不想他這段時間會分心。你知道吧,開始對于一個新人來說,特別重要的。那些狗仔隊特別喜歡挖新人的事情,尤其是負面的東西,對于狗子隊來說就是必爭的骨頭。我不希望,亦然一開始就被騷擾,能夠有一個安靜的環境。”

  “你這是……什么意思?”洪冠臉色微沉:“什么負面?”

  “洪先生別誤會。”

  李子峰正色道:“這是我們公司的計劃……我們是打算把亦然包裝成為一個為了夢想而一直努力拼搏,從不放棄的人。包裝出一種自強不息的形象出來……所以,有些事情能不讓人知道,就盡量不讓人知道。”

  “我不明白你們說什么。”洪冠直皺著眉頭。

  李子峰此時卻忽然挪動了一下椅子,正對著洪冠,小聲道:“洪先生,我知道你們以前組了樂隊,北漂了一段時間。”

  頓了頓,李子峰搓了搓手道:“年輕人嘛,還不成熟,做事情沖動些也無可厚非不是?其實也不是什么很大的事情。”

  “你別繞圈了,直說吧!”洪冠沉聲道。

  李子峰嘆了口氣,“好吧,那我就直說吧。洪先生,不怕老實告訴你,我確實查過你們的背景。既然查了,也就知道一些事情……你,還有亦然,另外還有你們當時樂隊的另外一個成員,從前曾經犯過事,有過案底,并且……還在看守所蹲過。對吧?”

  洪冠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這是他們一直不愿意提起,不能忘記和釋懷的事情。

  洪冠很久很久沒有說話了,那個易先生也不可能說上一趟廁所就上那么長的時間……大概只是在外邊等一個結果吧?

  可是反過來說,是不是也證明李子峰很有能耐呢?

  “李先生……”洪冠忽然深呼吸一口氣,“你老實告訴我,到底是你的意思,還是亦然的意思?”

  李子峰卻模凌兩可道:“這個真不重要,洪先生。重要的是,我們也不會虧待你。你看,這工作只是開始,往后的話,你還有機會能夠得到正式的編制。對了……”

  李子峰此時從西裝內掏出來了一張支票,擺在了桌子上,淡然道:“這是亦然讓我給你的,說是你妻子快生產了,需要錢。”

  十萬的一張支票。

  “他為什么不親自交給我?”洪冠沒有動,而是直視著李子峰,模樣有些嚇人。

  “我不是說了嗎?亦然他現在真的很忙,他一天的行程都排的密密麻麻,休息的時間都不足夠。”

  洪冠咬了咬牙,“行,我知道了!”

  “十萬吶?你真的沒要??你腦子是不是傻?還有電視臺的工作呢?你怎么不答應?”修車廠里面,洪冠的旁邊坐著一人……嚴格來說,這位是修車廠的老板:洪中順。

  其實也是洪冠的老鄉。

  在洪冠還沒有北漂之前,就是跟著這位老鄉洪中順干過的修車的工作。可以說,這老板是他為數不多的,比一些親人還要親的朋友之一。

  “叔,我最困難的時候你幫我了。”洪冠搖搖頭道:“而且也快年末了,你這兒又缺人,這個時候,你說我這就走了,能說的過去嗎?”

  洪中順搖搖頭,嘆氣道:“所以說你就傻!我都有些知道為什么你那個所謂的兄弟能夠混上去,說什么出道,可你卻還蹲在這兒!因為不做事情不夠絕!”

  “叔!”洪冠皺了皺眉頭,

  洪中順卻忽然拍了拍洪冠的肩膀道:“不過也還好你不像你那兄弟那樣,出名了就翻臉不認人!呸,什么東西,有些事情是給點錢就能打發的啦?”

  “叔,別說了。”洪冠搖了搖頭,“別說了,我想靜一靜。”

  洪中順也就沒有再說別的,只是拍了拍洪冠的肩膀道:“今天早點下班吧,早點去醫院陪陪你媳婦。”

  “……還計較著什么?其實說分不開的也不見得,其實感情最怕的就是拖著……”

  洪冠的視線沒有焦距,只是多年來的經驗讓他即便走神了,依然能夠完整地彈唱著——可這樣的同時,他也沒有在意自己小攤位面前停留的人。

  但他最后還是看見了一個比較熟悉的人。

  這段時間以來,洪冠發現,每當他在這里賣唱的時候,都會有這個年輕人——最開始的時候一個人,后來第二天發現這個年輕人帶著了一個特別漂亮的女孩過來。

  年輕人和女孩真的很般配……這是洪冠的感覺。

  兩人總會不知何時出現,安靜地聽著他在唱歌。洪冠感覺時間仿佛因為這年輕人和女孩的到來而停止。

  不是他的時間停止,而是這兩人的時間停止。

  雖然感覺很微妙,但老實說,洪冠還是比較樂意這個年輕人的到來——因為每天,他都能夠獲得這位年輕人的打賞錢。

  好幾次,洪冠都想要好好地感謝對方一下,可是總在不經意之間,他失去了這個年輕人和女孩的蹤影。

  而今日,洪冠發現,他沒有收到打賞……因為這年輕人很簡單地帶著他的女仆,又不知道什么時候消失在廣場之中。

  仿佛兩人今日就從來沒有停留過……就像是別的過客一樣。

  洪冠神情有些復雜地收拾著自己的小攤位。

  今日,一無所獲。(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