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六章 千樹繁花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一道光影以極快的速度降落在倉庫——極樂凈土酒吧的門前。

  光影還沒有徹底落下,便傳來了帶著嘻哈語調的聲音:“哈,哈,我回來啦!yo!我回來啦!我帶著我的靈酒,我的靈酒,快速,快速快速!哈!我,我有一個喜歡的……”

  左右雙手各自抱著一個大不大小的老酒壇子,小圣哥一邊地扭動著奇怪的舞蹈,一邊走來。

  不是reggae也不是breaking更加不是kid侍phop,而是奇奇怪怪不倫不類的popping!

  但小圣哥很快就停了下來,好奇地觀望道:“哈!怎么人這么齊啊?”

  可不是嗎?

  大大小小的妖怪們這會兒都聚在了門前,一個個低著頭,呼吸的聲音大一點似乎也不敢似的。

  小圣哥可是見慣了大場面的人……妖族大佬,馬上就注意到了站在這里的龍夕若,眨了眨眼睛便道:“哈!這不是龍老太……”

  小圣哥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睛飛快地眨了幾下,嬉笑道:“龍大人,這么賞臉,大駕光臨小店!”

  “孫小圣。”龍夕若淡然地看了這頭猴妖一眼,吁了口氣道:“謝謝你的猴兒靈酒了。”

  說著,孫小圣抱著的其中一個老酒壇,便直接飛入了龍夕若的手中——很是心痛,但是不能夠直接表現出來的孫小圣……小圣哥望天。

  他會去取這些靈酒,自然不會有這樣好的善意……

  猛然想起了去拿酒的目的,孫小圣便馬上從妖怪群之中找到了龜千一的身影,兩步便走上了前去,低著頭嘀咕道:“老烏龜!我的子君呢?你不是說她回來的嗎?為什么我看不見!”

  “公主已經先走一步了。”龜千一淡然道:“這里的事情已經解決了,公主千金之軀,自然不會在此逗留。”

  “狗日的東西!”

  孫小圣猛地一下揪住了龜千一的耳朵,猴賽雷地道:“哈!敢情你其實是在誑我?”

  “不不不!老朽怎敢……”龜千一吃痛,連忙道:“對了,老朽想起來了,公主有話跟你說!”

  “跟我說?”孫小圣又眨了眨眼睛,放開了龜千一的耳朵,摸著老烏龜的胸口幫他順順氣道:“都說了些什么?”

  “呃……這個……”龜千一頓了頓,“公主說,老板你人不錯,這次她很高興,喜歡你……”

  “喜歡我……”孫小圣心神震蕩,感覺快要升天。

  “喜歡你的仗義。”龜千一話鋒一轉。

  小圣哥……最終沒能上天。

  女仆小姐有著即使是洛邱洛老板也喊不全名字的各種各樣的化妝品……滿滿的一桌子上都是。

  已經好一會兒了,憑借著這一桌子的化妝品,女仆小姐成功地把一個什么都沒有,僅僅只有一雙金色眼睛的光影人兒,化成了一個落落大方的小女孩。

  最終帶上了假發,穿上了一套淺白色的小連衣裙。

  “好了,主人。”

  看著自己的杰作,優夜微微一笑……洛邱想來,優夜是十分滿意的。

  但為什么是女孩子啊?

  似乎能夠感覺到老板的疑惑,女仆小姐道:“人們常說大地之母。嗯……大地一直以來都要母親的形象出現在世人的面前。靈脈意志沒有性別,我想大概用女性的形象也可以。”

  洛邱倒是沒什么意見,笑了笑道:“反正是你動手,按你的意思就好。”

  于是女仆小姐便又嫣然一笑,推來了一面鏡子,然后對著眼前的靈脈意志……現在暫時性地作為小女孩的它輕聲道:“客人,您現在可以睜開眼睛了。”

  它微微地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看著鏡子里面的自己……原本金色的眼睛變成了黑白分明的顏色。

  優夜在它的身后,蹲下,輕按著它的肩膀道:“這是美瞳,掩住了你的眼睛。哦……對了,還有最后的這個。”

  優夜為它最后帶上了一個可愛的,繡著花邊的小小口罩。

  “這是我?”

  它有些茫然地看著鏡子面前,完全陌生的自己,很是有些不解,“一定要這樣嗎?”

  它茫然地看著洛邱。

  洛邱只是微微一笑,便伸出了手來。

  靈脈意志主動地也伸出了手,搭在了洛邱的手掌之中……它需要無時無刻都依靠在這位老板的身體,才能夠保持著現在的形態。

  成型。

  老板這會兒看著優夜,輕聲道:“那么,我們出發吧?”

  “好的,主人。”

  洛邱推開了俱樂部的門,拉著靈脈意志的手,便這樣地走上了俱樂部所在的這條商店街上。

  白天的混亂平息之后,交通一度的混亂。

  但是到了晚上……當事態沒有向著更糟糕的趨勢發展,而是突然停止的時候,善忘的人們便很快把時間投入到歡愉之中。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有著政府這種能夠安定民心的機構。

  “聽說,在東河一段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坑,直徑三十多米!突然裂開的,難怪造出來了那么大的動靜!”

  “我也看報道了……政府請來的一些地理專家猜測說,之所以會地震和冒出了那么多的老鼠之類的東西,是因為它們感到了恐懼。”

  “小動物的天性嘛……就是虛驚一場啦!”

  “對啊,不過真的沒想過,咱們這地方居然會冒出來一個‘天坑’!”

  人們在說著話,今天最熱的話題,自然就是白天的混亂了。

  洛邱就這樣牽著它的手在人們之中走過,換上了一身便衣的優夜則是走在了它的另一邊……他們和它,就像是年輕的家人般。

  它聽著人們的討論,便忽然抬起頭來……它只能夠看見洛邱的下巴。

  洛邱低頭笑了笑道:“如果能夠用解釋過去的解釋來解釋一件事情的話,人們大概就不會往更奇怪的地方去想象了吧。”

  它歪了歪頭,隨后點了點頭。

  它沒有嘴巴,但卻能夠說話,所以口罩的用處就體現了出來,“我們現在要去什么地方?”

  洛邱摸了摸它的腦袋道:“你想去什么地方?”

  “去……”它似乎在苦思冥想著。

  不會有人投來奇怪的目光,即便是在如此多人的地方——這個城市的一處大型的廣場之中。

  因為他們就像是一對年輕的夫妻帶著自己的小女兒在悠閑地逛街一樣。

  雖然這個小女孩帶著口罩,但只是看著穿著淺白色的連衣裙和一雙小小的平底鞋子,就感覺好可愛了。

  它忽然問:“他這是在做什么?”

  洛邱看了一眼道:“這個啊?街頭的魔術表演。”

  它接著又好奇地問:“那這個呢?”

  “嗯……這個叫做射擊游戲,打中了氣球的話,就能夠得到獎品。你要玩嗎?”

  它眨了眨眼睛,“好!”

  “我射中了!”

  它高興得跳了起來!

  “這是獎品。”

  洛邱把送來的毛娃娃送到了它的手上,它馬上就雙手抱緊了起來,洛邱想來,如果它有笑容的話,一定會更加的可愛。

  它停在了賣雪糕的小攤位的面前,優夜蹲下身來看著它,“你是想吃嗎?”

  它搖了搖頭。

  老板卻讓女仆小姐買來了三個卷筒,然后他們一起坐在了廣場的長凳上。洛邱伸手在她的臉上拍了拍,它便感覺臉上有了什么不一樣的地方。

  那是口。

  “雖然只是一會兒,你也吃不了什么東西,不過至少味道還可以。”洛邱輕聲道。

  女仆小姐不吃東西的,不過這時候也緩緩地吃著原味的甜筒。

  有人忽然走過,在他們的面前沒打招呼便拍下來了一張照片,它忽然變得害怕起來,驚疑不定地看著這位走過的路人。

  路人卻笑了笑,有點不好意思地走來。

  他手上拿著的是拍立得,一下子就把照片給遞了過來,“不好意思啊,兩位。我是搞攝影的,這會兒正在弄一個關于幸福的題材,看見你們在這里,就忍不住手了。”

  路人……攝影師把好了的照片送上,送到了它的手上。

  它目光在照片上停留著,它看到了它的樣子。它不應該存有樣子,人世間沒有什么東西可以留住它的模樣。

  但是它知道,這是因為洛邱的關系。

  照片上的它靠在了二人的中間……那是笑容嗎?

  那是笑容。

  忽然又是一陣的閃燈光亮起,攝影師又按動了一些快門,才笑了笑道:“這一張照片就送給你們吧,我拿這張就行……那么,我不打擾你們了。”

  “謝謝。”

  洛邱目送著攝影師的離開,然后才看著它,輕聲道:“還想要去什么地方嗎?”

  “嗯……公園。”它重新帶上了口罩。

  然后把這張照片放到了自己的裙子里面。

  龍夕若坐在了極樂凈土酒吧的倉庫的最上方,眺望著這個城市,璀璨的燈火似乎沒有比她懷中這一壺的猴兒靈酒來的能夠讓她感到歡愉。

  理應如此。

  只是她所問出的問題,卻一直都無法從她的心中揮去……為什么?

  “為什么,要做到這種地步……”龍夕若喝下了一口靈酒,用力地擦去了嘴角處的痕跡,喃喃自語道:“什么真龍……這點小事情都解決不了。”

  她一個人飲醉。

  下方群妖歡愉。

  吱呀——!

  那是公園的秋千搖動的時候,鐵鏈在鉤子上摩擦所發出的響聲。它坐在了小木板上,毛絨的娃娃就在它的懷中,而它則是雙手抓住了鐵鏈。

  它身后的洛邱正在為她推著秋千。

  小女孩的它的雙腳筆直地神長著,指向了夜空,一聲聲地快樂地笑著。

  “我一直想要這樣玩一次!”

  它在被搖起的時候回過頭來,它的笑聲總是不斷,“真的。”

  但它聲音忽然一黯,“我以為自己一直都么有機會的。”

  “龍夕若最后未必對你做什么。”洛邱冷不丁地說了一句。

  它搖了搖頭,看著這夜空道:“她呀,陪著我的時間很長了。我了解她的……她是大地的孩子,肩負的東西很多。她已經為我創造了足夠多的時間了。只是有些事情,不管是我還是她,都沒有辦法扭轉。”

  它用一種近乎敘述般的口吻道:“會不會很諷刺?靈脈從大地之中誕生,同時也滋養回饋著大地。有靈脈的地方,就有靈氣。土地會變得肥沃,生靈自然而然就會變得幸福。無論斗轉星移,日月交替,只要有靈脈在的話,一切都會好起來。但是……”

  它搖了搖頭,“靈脈不應該擁有自己的意志。擁有意志的靈脈,會擁有生的機會……像是妖怪成妖,我們也會成為相類似的東西。我們會離開這片大地,帶走這里的一切,一切。”

  秋千忽然停了下來。

  那是它主動地停了下來的。

  它走了下來,轉身,脫去了自己身上的口罩,散去了身上一切的偽裝,回歸到了最原本的模樣——光影。

  “所以,像我這樣的,本不應該存在的。”

  “謝謝你們。”

  開始有金色的淚水從她的金瞳之中滴下,它的身體緩緩地飛向了夜空之中。

  “謝謝你讓我能夠走出封印,謝謝你為我停止了這次的事件,讓這個城市,城市之中所有的人們,妖怪們,讓他們都能夠有一個嶄新的明天。”

  洛邱默默地看著它升入了半空之中……很亮,很亮,很亮。

  “最后一個買賣。”

  它仰著頭,雙手張開,“讓我……讓我永遠都不要在出現,讓它就那樣安靜地躺在這塊大地上,永永遠遠都不要產生任何的意識。讓我能夠……一直,一直地滋潤著這片大地。”

  洛邱以最濃重的利益,面朝著它,緩緩地點了點頭,“客人,您的意愿,我已經確切地收到。”

  “謝謝你們,帶我去玩了這一個晚上,謝謝你給我的禮物,給我……給我的好吃,給我……給我推的秋千,讓我……讓我……我好高興呀!”

  最終,天空忽然有了一道光點上升,一直到了極限般,仿佛從地上飛出的流星。

  然后夜空之下,萬家燈火之上,出現了一層鮮亮的光明。

  明一下子裂開,霎時間,萬紫千紅的光點從中爆裂而出,散落在這個城市所有的地方。

  就像是……就像是一場璀璨無比的煙火。

  本應該是很寧靜的夜深。

  但是樹木重新獲得了生機,而繁花忽然一夜之間盛放,城市里的人感覺到了一陣的安然,病床上的人們仿佛也不痛苦了,帶著微笑熟睡而去。

  那些流連的人們抬頭,在這一場奇妙的煙火下盤旋著。

  疑惑的聲音,“有人在慶祝嗎?”

  猜測的聲音,“有人在慶祝吧。”

  嘆息的聲音,“你……太傻了。”

  歡愉的聲音,“哈!音樂!音樂!我忽然好高興!!”

  天真的聲音,“媽媽,看!有煙花!!”

  很多,很多不同的聲音。

  當煙火最終熄滅,這個城市,千樹繁花。

  那是大地的饋贈,它留給人世間最后的禮物。

  公園中,洛邱看著它曾經坐過的秋千板,這里放著一個毛絨娃娃,還有一張照片。

  照片里頭的它……

  “它有過這樣的笑容。”洛邱輕聲說道。

  女仆小姐卻忽然蹲下了身來,從地上撿起了什么,送到了洛邱的手上。洛老板微微一笑,伸手小心翼翼地拎了起來,在夜空下打量著。

  “我們把它種起來吧。”洛邱帶著一絲期待道:“就種在那顆寶石花的旁邊,不知道是什么,不過我有預感,一定會很好看。”

  一顆種子。(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