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七章 我們去老板那兒吧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蘇子君面前的紅色眉毛光頭……相柳微微一笑,“天下萬物皆有一線生機,公主不應該比我更加清楚才對?”

  蘇子君皺了皺眉頭,并無和眼前這個家伙胡扯的心情,開門見山道:“相柳,你既然沒死,不尋個地方好好地逍遙自在去,還回來做什么?”

  “當然是為了回來答謝龍大人當初的‘恩情’了。”相柳淡然道:“我們并無意沖撞公主,不知公主能否視而不見,袖手旁觀?”

  蘇子君瞇起了眼睛。

  相柳笑了笑道:“公主當初選擇真靈轉世,難道不就是為了脫下這妖界的事情?既然如此,公主又何必要趟這一次的渾水?相柳今日能夠卷土重來,自然不能與當日混為一談……還望公主三思。”

  蘇子君忽然笑了起來,冷笑,“龍夕若當初念在相柳一脈就只剩下你一個后裔,不愿妖界種類再度減少,才廢掉你畢生的修為把你驅趕出去留你一命。沒想到百年過去,你還是死性不改。你這次回來,是打算耍什么陰謀詭計?”

  “聽公主的語氣,是打算攬下這次的事情了?”相柳平靜道。

  蘇子君淡然道:“妖界的事情我確實沒有興趣管。但我蘇子君……也不是任誰都可以在我面前指手畫腳。相柳,你還沒有這個資格。”

  “那就可惜了,公主……”相柳冷笑一聲,“相柳在這里呼你為公主,已經禮讓三分。既然公主不領相柳的這份情,那就別怪相柳冒犯了。”

  “就憑你?”

  “公主,別忘你了你如今也并非真龍之身!墮落成了魃,你和我們也沒有什么不一樣!”相柳一揮手,手掌上妖異的紫光開始閃爍,“沒有真龍靈氣,你休想壓制我!”

  蘇子君雙手猛然揮動,紅瞳與利齒與漆黑尖銳的指甲。

  附近四周為山崗,只有山中小動物能夠感受到兩股截然不同卻又同時讓它們害怕莫名的龐大妖氣。

  但小動物不知道在這里開打的兩位都曾經是攪動過神州大地上忌諱莫深的人物。它們抬頭,只見天上隱約兩道流光如同在即將日出的夜空下作畫畫符,煞為漂亮!

  蘇子君身邊一道暗紅光影緊裹,主攻!道道攻擊像極了鼓點般,從不停歇,宛如大浪拍打拍打在相柳的身上。

  狂風驟雨般的打擊之下,相柳臉色平靜,從容接下,即使處于下風,卻像是正在伺機而動,等候最佳出手時機的潛伏毒蛇。

  “公主雖不在是真龍之身,但力量似乎較之百年之前有所下降,是否在人類世界呆的時間長了,已經磨平了妖的利爪?”

  “相柳,你想要擾亂我?多余!我倒要看看,你的耐性有多少……你能忍住多久不還手……你是否有能力等到我的破綻出來!”

  蘇子君的速度猛然間提升了將近一倍!

  相柳臉色一如平靜,只是目光似乎緊了一下……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是,在這種驟然提高了一倍速度的打擊之下,他已經有了種窮于應付的感覺。

  電光火石之間,相柳只感覺胸膛位置上傳來一道劇痛,竟是已經硬生生地承受了蘇子君的一記重拳頭。

  這一拳把相柳打下了下方山林之中的同時,也完全打碎了他的輕視。看著那傲然立與夜空下的小小身影與那完全不成比例的血色妖力,相柳擦了擦嘴角處的血跡,站起了身體來。

  他抬頭看著蘇子君,笑了笑道:“公主果然還是厲害……相柳在這里再問一句,公主是否非要出手阻我?”

  “哼,我喜歡做什么沒有人可以命令我!”

  “公主,相柳可以承諾,不管我打算做什么,我都不會繼續沖撞您,只要您就此罷手,如何?”

  “笑話。”蘇子君冷笑道:“你既然出現在這里,難道我還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神州大地上還有多少條壯年的靈脈?每損失一條對于殘存的妖怪來說都等于是斷了它們的活路!我雖不管妖界內的事情,可你要危害整個妖界的安全,我也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相柳忽然皺著了眉頭,正色道:“公主,相柳有一句話不知道當不當說。”

  “無需浪費口舌!”蘇子君身上的血色妖氣瘋狂大作:“龍夕若會惦記你們這些快要絕種的家伙,可是我不會!”

  “黑云壓天地,金甲飛旋龍!”相柳猛然喊道:“二月二,龍抬頭!”

  蘇子君瞬間雙手一緩,龐大的妖氣更加是為止一停,下意識道:“你,你怎么……”

  一道金光,猛然間從林中射出,狠狠地擊中了蘇子君的后背……甚至打穿!

  只見那金光擊穿了蘇子君的身體之后,在天上盤旋一圈,才緩緩地閃回了山崗的林中,而蘇子君則是雙眼一黑,直接從天上掉落了下來。

  “啊!”

  聽到這里,洛翩躚下意識地就發出了一聲低呼的聲音,并且動手就開始打算扒開蘇子君的衣服。

  “你做什么?”

  “子君姐姐,你不是身體被打穿了嗎?要治療的啊!”洛翩躚理所當然道:“讓我看看傷那里了?是胸部這一塊嗎?”

  蘇子君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的領口……這家伙,知不知道隨便脫女孩子的胸衣是很不禮貌的??

  “不用了,我這不是好好地在這里了嗎?”蘇子君搖了搖頭:“傷口早就痊愈了,只是殘留了一些奇怪的異力,你也幫不了我。”

  “這樣啊……”洛翩躚點了點頭,“那后來怎么樣了?”

  蘇子君一邊扣著自己衣領上的扣子,一邊淡然道:“我估計相柳肯定還有同伴,趁我走神的瞬間用了什么古怪的武器偷襲。我沒看清楚,不過這東西似乎對妖類的克制性極大……但也不像是東方道士的手段。”

  “這么厲害呀!”洛翩躚擔憂道:“子君姐姐,連你也打不過!”

  “我只是一時大意!”蘇子君重重地冷哼了一聲,“這次是出其不意,再來一次,我有防備了,休想傷我!”

  “哦哦!”洛翩躚很是信任地點了點頭,然后好奇問道:“子君姐姐,你被打下來之后怎樣了啦?那個相柳沒有追上來嗎?”

  蘇子君冷笑道:“那家伙毒辣得狠,怎么可能不會乘機繼續追擊我?只是我當時身體一下子被這種異力入侵,動彈不得……”

  說到這里,蘇子君看了小蝴蝶一眼,見她臉色似乎又蒼白了一些,緊緊地抓緊了床上的被子,輕咬銀牙,緊張之極的模樣,便嘆了口氣,搖搖頭道:“我不是好好地回來了嗎?放心,最后有人救了我。”

  “誰啊?”

  蘇子君皺眉道:“我不知道,我只是聽到了一把聲音,像是女人……然后四周就忽然冰天雪地起來。突然出現的寒流抵擋了相柳一下,我就趁機離開了。”

  “哦哦。會是誰呢?”洛翩躚想了會兒道:“女人的聲音,該不會是龍姐姐回來了?”

  “那老太婆要是回來了,以她的性格,直接就抓著相柳干起來了,會這樣聲東擊西嗎?”

  “說得也是……”洛翩躚點了點頭,“對了,子君姐姐,那個相柳到底說了什么了呀?讓你分心?”

  “沒什么,就是一些惡心話,你不用放在心上。”蘇子君淡然道。

  “哦哦……”洛翩躚乖巧地點了點頭,然后便擔憂起來:“子君姐姐,你受傷了,萬一那個相柳和他的同伴找上門來,那怎么辦才好!”

  “我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隨便離開那個山崗。”

  蘇子君搖搖頭道:“我只是被偷襲才受傷的,但他不知道我現在的底細,就不會輕易來招惹我。再說,如果他的目的真的是地下的那條靈脈,他就更加不會在這個時候離開。”

  蘇子君吁了口氣道:“當初龍夕若找到這條龍脈,求著我一塊,我們兩個合力把這條靈脈固定了下來,在這個城市的四周一共下了三個封印。那個山崗的地下就是封印之一。他想要解開這個封印中途就不能停止,不然就前功盡棄……他絕對舍不得。只是……”

  “只是什么呀?”

  蘇子君皺眉道:“我也不清楚相柳的底細。除了偷襲我的那個家伙之后,他到底還有沒有別的同伙也不好說,難保他不會讓一些同伙或者手下來查探我的虛實。老太婆不在這里,這醫院呆著太危險了,他們遲早會找上門來。”

  “我明白了!”洛翩躚忽然笑了笑道:“所以子君姐姐你剛才趕走鼠妖嬸嬸,是怕鼠妖大叔的事情和相柳的事情有關系,所以怕鼠妖嬸嬸會碰到更大的危險!”

  “你想多了!我只是不喜歡有誰在我面前哭哭啼啼!別的妖怪危險不危險,與我何干?”蘇子君哼了一聲。

  “好嘛,子君姐姐你說不干系就不干系了。”

  但見蘇子君瞪了一眼,洛翩躚便吐了吐舌頭,連忙話鋒一轉道:“不過呀,既然這里不能待了,我們要去什么地方呀?要不,子君姐姐我們去極樂凈土?我看那個鬼嬰先生好像和你熟悉唉?”

  “打死我也不去那里!”蘇子君冷哼一聲:“讓我去那,我情愿和相柳再干一場!”

  “可你現在有傷在身上不是?”

  洛翩躚摸著蘇子君的腦袋道:“子君姐姐,你就不要固執啦!樹妖爺爺從前告訴我,面子不重要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要去你自己去,我別的地方一樣能呆著。”蘇子君哼道:“還有,不要摸我的頭!”

  洛翩躚為難地歪著頭,心中一動:“啊,我們可以去老板哪兒!讓他暫時保護你!”

  “老板?什么老板?”蘇子君皺了皺眉頭:“相柳雖說不是大妖,但論危險絕不比大妖差多少,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能應付得了!”

  “可是老板真的很厲害的唉!”洛翩躚此時伸出了手指,拇指和食指微微捏起,“不過,好像付出一些代價欸……”

  “代價?”蘇子君皺了皺眉頭。

  小蝶妖點了點頭道:“因為要老板幫忙,都要給東西他的。這是那里的規矩,所有的東西都是買賣。”

  “那就去。”蘇子君聽著好像有些耳熟,但一時也沒有想太多,“既然是買賣,那就去,我蘇子君從不欠別人東西!還有,我說了,不要摸我的頭!!”

  但蘇子君完全沒有想到,洛翩躚帶著她來到的地方眼前的這個地方。

  就像是一間開在了普通鬧市街頭的店鋪一樣,最多就是模樣有些古老罷了……可是對于蘇子君來說,感受就完全不一樣。

  “傳說是真的……”蘇子君皺了皺眉頭,“居然就在這個地方?這么近……龍夕若這個老太婆,居然提也沒有提過!”(。)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