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二章 門前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貓撲中文)

  小圣哥當然無法在夜總會里面繼續呆下去了……他正在一處樓頂的水箱里面泡著。

  直到偌大的水箱的水徹底沸騰起來為止,小圣哥才跳了出來,冷風一吹,才感覺舒服了不少。

  但是那個弄得他這樣狼狽,還不知道什么來路的女人……姑且用女人來稱呼吧。

  “哈,什么來路啊?”

  小圣哥蹲在人家大廈的天臺上。如果是大妖的話,他不可能沒有見過,至于厲鬼之類的……現在神州大地上還留著的那個號稱最強的酆都鬼王,其實也就是一個水鬼升城隍,空有其名的弱渣而已。

  “改天去問一下龍夕若這娘們吧?哈最近濕氣也有點重,要不順便拔個火罐?”

  這樣想著,小圣哥便伸手在自己的腦后勺上拔了一根頭發出來,他把頭發揉了揉,然后一吹而開,只見這根毛發瞬間炸開,然后便在小圣哥的門前幻化成為了一面霧態般的……像是鏡子般的東西。

  “哈好家伙,讓我看看你們是什……”

  小圣哥的說話還沒能說完,臉色便微微一邊,他眼前的這塊‘鏡子’,一瞬間便又再次炸開。

  炸開的水霧甚至糊了他一臉。

  小圣哥伸手在臉上一搔,眼睛猛地眨了好幾下之后,才呲起了牙來,“好家伙,發現得真快……”

  小圣哥一下子從大廈上跳了下來,身體在樓宇的間隙之間靈敏地跳躍著,如在叢林。

  他打算先回去自己的地盤……換衣服和梳回原來的發型。

  蘇子君抱著,身子挺直地坐在了龜千一的面前,并且……抖著腿。

  龜千一本來想要說能不能注意一下儀態,可是和這位極為麻煩的女孩的雙眼對視過后,極樂凈土酒吧的經理便當作是沒有看見。

  龜千一嘆了口氣,還好陛下已經不在。不然要是看到這抖腿的模樣,非得氣得炸尸,從棺材里面跳出來不可。

  猛然,蘇子君睜開了眼睛,龜千一一看,冷汗涔涔,“公主,有、有事情嗎?”

  “時間到了。”蘇子君皺著眉頭道:“你要給我的結果呢?快!我現在有一種惡寒的感覺,一刻都不愿意在這里多呆!”

  “可……可派去的家伙還沒有回來,老朽我也沒有辦法啊?”龜千一擦了擦汗道:“公主,您再等等唄?要不我給您找點好吃的?幼年雌性山貓精的血可以嗎?再說,不是還差一刻鐘嗎,不急不急。”

  “不用了。”蘇子君停下了抖腿,猛然站了起來,“有消息你過后通知我,我現在就走,馬上!”

  “遵命。”龜千一雙手合攏,朝著蘇子君恭恭敬敬一拜,“老朽恭送公主。”

  “不要你送!要你送,我天亮也走不出去!”說著,蘇子君便頭也不回,打開了門。

  恰好就在這個時候,一名穿著酒侍衣服的中年大叔急忙忙地跑著過來,“經理,經理,你讓問的東西我問到了。”

  中年大叔只是奇怪地看了一眼門前的蘇子君……他不知道這個女孩是什么來歷,只是知道龜經理的態度十分的恭敬便是……他新來打工的。

  “哦,已經問到了嗎?”龜千一含笑地點了點頭,緩緩地道:“那就……”

  “有事直說!”蘇子君一句下來,打斷了龜千一的慢吞吞的同時也帶著命令般的口吻。

  中年大叔點了點頭,也不敢遲疑,便連忙說道:“我問了好些妖怪,確實是有家伙看到了舒宥昨晚上來過我們這里。不過他后來就離開了。”

  “自己一個,還是和誰?”蘇子君沉聲問道。

  中年大叔道:“這個也問過了,他是自己一個走。不過,快白天的時候,有個喝醉酒的天牛回家的時候,說好像在他家附近看到了舒宥。但叫了幾聲就不見了。”

  “他家在什么地方?”

  “哦,不遠,就在郊外的一處山崗,也沒有名字。就是一個野山崗。”

  “確實”蘇子君沉下了聲音。

  “確實!”中年大叔點了點頭……這女孩模樣的家伙看起來,壓迫感卻異常的恐怖。

  蘇子君沉吟了一下,忽然道:“那只天牛在哪?”

  “哦,還在下面喝酒呢。”中年大叔笑了笑道:“這窮鬼,最近不知是是不是發財了,三天兩頭就來,點的東西都是貴的。”

  “帶他來見我吧。”蘇子君點了點頭,卻忽然皺了皺眉頭,改變主意道:“不,帶我去見他,省點時……來不及了!”

  蘇子君的臉色猛然一變,愣是在龜千一和中年大叔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直接從這里破窗而出,跳到了下面的酒吧現場。

  少女落地的姿勢十分的優雅,但是有人就這樣從上面破窗跳下來,雖說沒有砸到誰和誰,但是這動靜不可能讓這里的客人看不見。

  眾人……眾妖紛紛朝著蘇子君看來。

  正在守護著某小蝴蝶的鬼嬰此時一怔,連忙跑上前來,皺眉問道:“大姐頭,有什么事情?是不是老污鬼得罪你了?”

  “龜千一還不敢。”蘇子君淡然地說了一句,目光在現場一掃而過,直接道:“哪個是天牛,給我出來,我有些話問你。”

  只見眾妖群之中,紛紛露出懵然的表情,卻僅有一道背影在這瞬間似乎微微地縮了一些。蘇子君何等的眼力,冷哼一聲:“找到你了!”

  也沒見她有什么動作……只是在眾妖面前忽然只見消失不見,然后便出現在另外一處,算不算是動作?

  “這是誰……好像挺厲害的?”一名醉醺醺的老水牛揉了揉發懵的眼睛,問著自己的酒有友。

  “不知道啊?不過血腥味好重?”

  群妖正在議論紛紛,酒吧正在打碟的騎師也瞬間把音樂關了起來。

  此時,只見蘇子君單手提著一個身材和她完全不同比例的家伙提了起來……這家伙的雙腳已經離地,還做著一副逃跑的距離——他其實只有不到一米高而已。

  “你是誰?我、我沒有得罪過你……放開我。”這只天牛妖怪驚恐地道……他只感覺渾身的血液仿佛在倒流一樣,心率正在飛快地提升著。

  “這個你不用管。”

  蘇子君把對方拉了過來,淡然道:“你只要告訴我,你家住什么地方,并且是在什么地方看見舒宥的就行。告訴我了,未來一個月這里你都可以白吃白喝!”

  “行!沒問題!”天牛妖怪一聽,便像是打了雞血似的,哪里還管的著害不害怕?

  “你到外邊等我,馬上出去!”蘇子君此時在天牛耳邊飛快地說了一句,隨后便伸手一推,直接把天牛妖怪給推出了妖怪群,趴到了酒吧的大門前。

  也不看這只天牛妖怪之后的動作,蘇子君便轉過身來道:“走了,小蝴蝶……人呢?”

  蘇子君頓時皺著了眉頭,因為她并沒有在酒吧臺前看見本應該在這里的洛翩躚!

  “鬼嬰,我帶來的人呢?”

  “啊?”鬼嬰茫然地看了看四周:“這……大姐頭,剛我明明還看見她趴在這里的?概該不會是剛剛趁著混亂的時候,自己走掉了?應該沒走哪兒,或許還在這里。”

  蘇子君皺了皺眉頭,鼻子嗅了嗅……只是這里妖怪太多,氣息雜亂,她無法一瞬間就尋到洛翩躚鮮血的味道。

  “大姐頭?”

  “來不及了。”蘇子君飛快地道:“聽著鬼嬰,她要是還在這里,你就給我照顧好,誰碰她了,天王老子你都給我砍了,砍死為止!”

  “知道!”

  說著,蘇子君便一閃而過,轉眼間便無法尋覓蹤影……鬼嬰知道,這位大姐頭是已經離開了。

  他并不奇怪為什么蘇子君走得這樣的沖忙,因為幾乎就在下一刻,極樂凈土酒吧的老板回來了。

  酒吧上方的鐵板此時忽然打開了一道口子,只見一道身影站在了那開口處,俯視了下來,張開了雙手,“哈!子君,我的愛!是你來了嗎!我遠遠就心跳不已,情難自禁……咦,人呢?”

  “老板,你的褲子掉了……”

  風吹褲襠涼啊。

  到底回到去會不會受到懲罰了?

  太陰子心事重重地捧著剛剛俱樂部老板買回來的東西——作為一個對搖滾有信仰的黑魂使者,他當然知道這袋子里面的是什么東西。

  但太陰子還是十分懂事的克制了自己想要鼓搗一番的沖動,只是低著頭,相隔了十米左右,默默地跟隨在俱樂部老板的背后。

  至于為什么不跟前上去?

  老板這會兒正在和女仆小姐相伴而行啊……在這凌成三點多,寂靜無人的街道上。

  “來回都是念頭之間,偶爾像這樣走走也不錯。”

  洛邱看了看夜色。

  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意思,只是聽了一場演唱會后,把女伴送回來的基本禮儀。

  老板說:今晚兒優夜是她的女伴。女伴和女仆不同,自然要相送。

  “主人,到了。”

  看見了俱樂部的門前,優夜側過身來……對于女仆小姐來說,這或許也是生平第一次所體驗的事物。

  洛邱忽然笑了笑,目光向前看去,“沒想到,還是有客人來了。”

  “嗯。”女仆小姐微微一笑,沿著老板的目光看去。

  只見道上,一道踉踉蹌蹌的身影正迎面走來。

  她臉上帶著傻傻的笑容和酡紅色,雙手抱著一瓶子東西,邊走著路邊打著嗝,至于背后更是展開了一雙斑斕生輝的彩翼……分明就是羽化不久的小蝶妖洛翩躚。

  優夜微微一笑:“好像是喝醉了。”

  小蝴蝶最后撲在了二人的面前。(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