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五章 起霧了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當然不會只有老馮一個每逢探監日子的時候,都只能夠坐著冷板凳。

  不過從前老馮碰到這個時候,都是自己一個呆著,頂多就只有周曉坤一人陪著他。可是這次卻和過往的不一樣。

  老馮的身邊多了好幾個的獄友……小弟。

  “嗯,你奶奶的,又沒吃飯嗎?大力點!”

  老馮……當然是太陰子版的老馮此時正閉著眼享受著來著獄友/小弟的伺奉。

  不要誤會,這里所謂的伺奉指著的可是很正經的馬殺雞行為。

  “怎么停下手來了?”

  但在太陰子肩膀上的手此時卻突然停了下來。這就讓太陰子感覺到了一絲不妥。他睜開了眼睛,正打算狠狠地訓人兩句的時候,便忽然之間從凳子上摔了下來。

  他自己摔的,至于自己摔下來的原因則是……

  只見太陰子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身上全然沒有了幾十艙總扛把子的威嚴,一臉畢恭畢敬,“屬下不知道優夜小姐大駕,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這種腔調對于太陰子這種五百年前的老鬼來說,沒問題。

  對于也接觸過古人的女仆,似乎也沒有問題。

  于是女仆小姐便笑吟吟道:“太陰子,我研究了一下東方的文化,像你這樣,好像是叫做‘土皇帝’?太陰子,山高皇帝遠的生活,過得好不好?”

  “這……這個……”太陰子瞄了瞄那些完全不動的獄友。

  時間還是流動的,只是其他人從身體到思想都暫時處于僵化的狀態罷了。

  太陰子滿頭的冷汗,張口便解釋道:“優夜小姐,您別誤會!不要讓這些妖艷賤貨的行為舉止給騙了,是他們往我這里貼上來的!老道我對主人……那可是忠心耿跟!日月可鑒啊!”

  優夜淡然道:“既然這樣忠心,那等會你好好地解決一下問題吧,記住不要亂說話,浪費主人的資源了。”

  “是是是……”太陰子忙著點頭應是,旋即一愣,抬頭道:“嗯?浪費資源?屬下愚鈍,請優夜小姐明示……”

  女仆小姐瞇著眼輕聲道:“太陰子,你不知道為了你這事情,主人現在心情并不好?”

  太陰子大驚道:“優夜小姐,這……這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女仆小姐淡然道:“太陰子,這就要問一問你的‘好徒弟’了。”

  “徒弟?”太陰子一愣,小心翼翼道:“哪個?”

  “你有很多徒弟嗎?”優夜不問反答道。

  太陰子哆嗦著猛搖頭道:“沒有!老道我身下干干凈凈,怎么會有徒弟!一定是有什么地方誤會了!”

  優夜淡然道:“聽著,你知道張胖子為了討你這個‘師傅’的開心,讓人在外邊把陶夏漫抓了起來,說是要送來監獄。”

  “哦,這樣啊……”太陰子點了點頭,撫著沒有的胡須,頷道:“嗯,這個張胖子,確實是有心了,不錯不錯。”

  須臾,太陰子才反應過來,臉色大變,“臥槽!!!”

  已經入夜了,公路上搭建起來了帳篷,一群搜索隊的隊員們正沿著公路的兩旁開始搜索,甚至因為天色的原因,連直升機也已經啟動。

  此時,兩輛的車子從遠處開來。一輛是警察局的警車,一輛則是監獄用來運送犯人的囚車。

  才剛下車,林sir就一邊咬著面包一邊急忙忙地走了過來,一看,“我不是讓你帶張胖子過來嗎?怎么一下子帶了好幾個人過來?”

  帶人去監獄提人的警員此時走前一步,把林峰拉到了一旁,低聲道:“林sir,你要有心理準備……”

  “啥?”

  “林sir,我想咱們這次真的是擺了個大烏龍了……”

  “說清楚!”林峰還算是鎮定……盡管這個答案他早前已經隱約地猜到。

  警員嘆了口氣道:“那個是張胖子,旁邊的那個老頭是馮桂春,然后那個帶著眼鏡的囚犯叫做周曉坤,至于他旁邊的那個則是周曉鵬,他是周曉坤的親弟弟。林sir,你聽我說,事情是這樣的……”

  一邊嚼著面包的林sir嚼著嚼著就動不了口了,當事情的經過從這個警員的口中完完整整地復述了一遍之后,林峰依然沒能反應過來,愣是張口道:“只是為了拜師??”

  “嗯,對的,就只是為了拜……林sir,林sir你怎么了?林sir,你別嚇我!”

  警員連忙扶著林峰……只見林sir似乎突然之間腿軟了一樣,有些搖搖欲醉的模樣。

  “等下,你們說,夏漫是這個老……老人家的女兒?”

  不料,周子豪的聲音卻突然見從后傳來。

  原來,他不知道什么時候也跟了上來,恐怕是已經完全聽見了林峰和下屬之間的對話,“怎么可能,夏漫的父親不是……不對,夏漫確實是被領養的。”

  見事情說開了,這警員也就聳聳肩道:“周先生,我讓人查過了戶籍資料,馮桂春入獄之前確實有一個女兒的名字叫做馮夏漫,對比一下年紀的話,和你未婚妻完全吻合。具體的證據,我們還要去調查一下當年那家福利機構的資料,不過簡單點,或許你可以問一問陶夏漫現在的父母親,這個是最快的。”

  周子豪沉默了一下,搖搖頭道:“不用了……這大概是真的。”

  他不由得想起了陶夏漫對于自己過往的事情一直都閉口不提。至于陶家的兩老,也沒有怎么提起過,似乎也是忌諱一樣。

  但是周子豪有一事是想不明白的。

  他深呼吸一口氣,皺著眉頭,走到了被獄警押著的幾名囚犯的面前,上上下下地打量著眼前的這個‘馮桂春’。

  對方顯然也在打量著他。

  可是周子豪看對方的反應,像是完全不認識自己一樣。周子豪便試探性地喊了一聲:“周…師傅?”

  “你啥?”

  “你不認得我了?”周子豪又低聲地道。

  “我為什么要認識你?”

  周子豪皺了皺眉頭,便客氣地向旁邊的獄警問道:“這位大哥,請問一下,這位老人家,一直都在監獄里面,沒有出來過嗎?”

  獄警見周子豪和林隊是一伙的,也不清楚他什么來歷,以為也是警察,于是便隨口道:“這個老馮是殺人犯,關了十幾年了,肯定是出不了來的啊。”

  “殺……殺人犯?”周子豪臉色微變。

  直到此時,他大概明白,為何夏漫對此事總是閉口不提了。

  周子豪沉默了一會,深呼吸一口氣,再次朝著‘老馮’看了過來,遲疑著道:“老人家,我在外頭見過一個姓周的老裁縫,不知道你認識嗎?”

  “什么姓周的老裁縫……哦,啊,我想起來了。”‘老馮’一拍腦袋,煞有介事道:“那是我弟弟!”

  “弟弟?”

  “我還有個雙胞胎的弟弟。”‘老馮’像是打開了思路一樣:“小時候我家里窮,養不起兩個孩子,就送了一個給別人家養著。長大了之后才認回來的。”

  “原來是這樣,那就怪不得了……怪不得了。”周子豪點了點頭。

  難怪那個周老師傅古古怪怪的,難怪他看自己的眼神總是帶著異樣,并且還不讓透露他的身份,甚至連上他家的時候也是帶上了口罩。

  想來是不想讓夏漫認出他來……原來他是夏漫的親叔叔。

  周子豪嘆了口氣,便沒有繼續問下去。

  他遠遠地看著這個被獄警所押著的老人……這是夏漫的親生父親,這一點對于周子豪來說,便有些微妙了。

  “那啥,周先生,你沒事吧?”林峰走了過來。

  周子豪搖搖頭,嘆了口氣道:“林警官,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把我未婚妻找回來,其它的時候,過后再說吧。”

  “你放心吧,我已經增派人手了,一定能把陶小姐找回來的。”

  周子豪也只能夠點點頭。

  此時,囚車那邊卻傳來了騷動。

  “哎喲!老大,別打,別打……痛痛!”

  只見張胖子這會兒揪著強子另一邊沒有被咬的耳朵,氣得滿臉哆嗦,劈頭就罵道:“勞資讓你找人,那是讓你去請人!!你奶奶的都干什么了!!綁架?我、我我我真想現在就捅死你這個智障!!我、我我抽死你這個笨蛋!!讓你記性不好!我讓你記不住!!”

  見張胖子的手捏拳頭朝著強子的肩膀不斷地捶打著,已然走過來的林峰皺著眉頭,沉聲喝道:“鬧過了沒有!還嫌事情不夠大嗎?都給我停手!”

  “那個……警官,我就想著教訓教訓這臭小子!不然我渾身難受啊!”張胖子連忙道:“您看警官,這不是都給大伙添麻煩了嗎!”

  林峰冷哼道:“最大的麻煩就是你!行了行了,不要在這里演了!就算不是綁架也是非法挾持,該這么罰就怎么罰,你們一個也逃不掉!”

  “是是是,警官您說得對,您說怎么辦就怎么辦!”

  此時,獄警道:“林隊長,這犯人出來的時間也不短了。你看這帶人出來也沒有辦全手續,您看這……”

  “嗯,我知道了。”林峰點點頭道:“你把人先送回監獄吧,我會讓人陪你們一起的,安全起見。”

  “多謝林隊了!”

  公路旁的山崗上,人影一閃,俱樂部的女仆小姐便出現了在這里。

  女仆小姐往前走了兩步,來到了主人的身邊……至于洛邱,更早的時候就站在這里,注視著下方公路上的那些亮起來的燈光。

  優夜抬頭看了一眼那不遠處在附近徘徊著的直升機,便輕聲道:“主人,有搜索隊的話,陶夏漫聽到聲音只是遲早的事情。”

  洛邱點了點頭,忽然道:“等了十多年……就多給那位老人家和他女兒一點時間吧。”

  俱樂部的老板朝著身前的一片,揮手一抹而過。

  附近,忽然起霧了。(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