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章 很久,很久之前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貓撲中文)

  這已經是馬SIR和王悅川第二次接觸面前這位女子高中生了。

  她顯然比上一次還要更加的害怕。

  她第一次報案的時候,是她受到了第一次恐嚇信之后。而這次,已經是第三次了。

  “這次,還是在學校收的嗎?”馬厚德看著面前的這位女學生,皺了皺眉頭問道。

  她只能夠驚恐地點了點頭……她不敢告訴她的父母。

  自從補習社關門了之后,不僅僅是她,其余的學生也多多少少猜到了一些事情。這些日子以來,相互只見認識的學生們,都盡量地沒有過多的接觸。

  “警官!聽說……聽說前面的那些跳樓的都是被……警官,我不想死,救救我!我知道錯了,求求你,我知道錯了!”

  “你先著急,我們會保護你的人生安全的。”馬厚德正色道:“上次我們見完面之后,我就讓人私底下保護你了,一旦有壞人靠近你,都會被抓住,這個你放心。”

  可女學生卻還是擔驚受怕道:“可……可為什么這東西,還能送到學校……”

  這就是馬SIR比較無能為力的地方。

  恐嚇信是直接送到學校門口的,這是郵寄寄送過來的東西。可是他們聯系連郵局,前臺上并沒有任何關于趙茹的錄像……只能說,她是在郵件外的郵箱寄送的。

  可問題是,他們也讓人二十四小時盯著那個郵箱,只是每日那么多的人在郵箱里面放東西,根本無法卻仍到底誰是誰……再說,他們也不能見一個上來放信件的就上去盤問,那只會打草驚蛇而已。

  “你想解決這件事情嗎?”王悅川這會兒冷不丁地說了一句。

  女子高中生一愣,她已經是第二次見到這位警官了。

  十分冷酷的臉……卻也十分的英俊。上次他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聽著。這次倒是第一次開口說話。

  她看著王悅川,下意識地點點頭……這張冷酷卻又帥氣臉,讓她有種小鹿亂撞的感覺,比起旁邊這位人到中年有了大肚腩和胡須的馬警官看起來,好像可靠多了?

  “那你就幫我們一個忙。”王悅川這會兒淡然道:“我要你準備一場……自殺。”

  當著這個女子高中生的面的時候,馬厚德沒有和王悅川正面說。

  但是當人被送走了以后,馬厚德才皺著眉頭道:“王悅川同志,我覺得你太亂來了!你怎么能夠讓一個學生做這種事情!太危險了!”

  “一直抓不到人,其他的學生也會危險。”王悅川淡然道:“今天是她,明天是另外一個。那份資料上的學生名單,并不只是這一個。可是愿意合作的,只有現在這一個。”

  “話是這么說沒錯!”

  馬厚德依然不認同:“可是你能保證趙茹不會躲在什么地方?她是每次都逼得學生自殺沒錯,可萬一哪一次,她不是用恐嚇的,而是自己動手呢?王悅川同志!你知道嗎?只需要一次!就可能是一條人命的風險!”

  “她只需要負責回應就好。”

  王悅川淡然道:“根據過往的資料顯示,這種恐嚇信都是一步步加深,當受害者的精神幾乎崩潰之前,就會收到最終的自殺指令……指令到了,上天臺的人,是我。”

  不同的拾荒者在這個城市,都有著他們固定拾荒的地點……嚴格來說,像是地盤一樣。

  這里就是麥叔的其中一個‘地盤’。

  “今天的紙皮這么多哇?”老麥有點高興地說道。

  帶著老麥來到這里的員工隨意道:“嗯,今天在這里拆了包裹直接扔掉的人比較多。哦,對了,里面還有一些打包之后的邊角料,也不要了,你看看有什么能撿走的吧。”

  “哎,好的。”

  說著,老麥才拍了拍自己的孫子——他剛接他放學回來,這是路上。

  “小軍,你到那邊去待一會,爺爺馬上弄好就回去嘍!”

  麥小軍就這樣蹦蹦跳跳地走了出去。基本上每天都會路過這里的。麥小軍這會兒回頭看了自己的爺爺一眼,趁著他沒有注意,便悄悄地把一個信封塞到了門外的信箱里面。

  小茹姐姐說了,不要讓人發現……然后,每天請吃兩根的脆脆鯊!

  旁晚了吧……旁晚了啊?

  老馮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這會兒天色已經暗淡了下來。很明顯的,窗外透來的光,已經不足以讓他繼續完成手頭上的工作。

  他脫開了眼鏡,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面前的臺子上,已經縫合好的鳳褂裙上褂上已經繡出來了一只鳳凰的雛形。

  但后面還有更多的鳳凰以及祥云等等的圖案等著他。

  真正費時間的,是這些圖案。

  老馮正打算開燈,可是這會兒卻聽到了輕輕的敲門的聲音……這讓老馮不得不下意識地心臟一跳。

  這里是很安靜的,這棟樓是沒有人住下的,甚至他平時都只是開著小臺燈,拉緊了窗簾……誰會來找他?

  顯然不是周子豪,因為還沒有到約定的時間。

  老馮沒有吱聲,只是輕著腳步,緩緩地靠近到了這門前的小眼上,觀察著到底門外的人是誰。

  是……那位老板!

  老馮猶豫了一下,但最終還是選擇了開門。在他看來,這個神秘的老板假如想要進來的話,大概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

  可他……可他為什么會來到這里?

  老馮并不是試圖想要去揭開這個神秘老板那詭異的面具,也不想要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但他總想要知道:“你……你找我?”

  “起碼這除了老人家之外,也沒有什么人住在這里了吧?”俱樂部的老板輕聲道:“我們有時候會做一些售后的追蹤工作。請放心,只是看看而已……對了,老人家,吃飯了嗎?我給你帶了點吃的。”

  老馮讓人走了進來。

  這位俱樂部的老板手上果真是提著了一個食盒,老馮嗅到了一些熟悉的味道。

  洛老板看了一眼這客廳里面,也看到了老馮嗅到了食物的味道之后的恍神,便淡然道:“這是在樓下不遠的那家面館買的刀削面。這里的街坊說,這么多年了,味道都怎么變過。”

  “那家店啊……”老馮臉上有了一絲回憶的神色,點了點頭:“嗯,我搬來這里的時候,它就在這里了。從前啊,忙的時候沒時間做飯,都會去一趟的。”

  兩個人,女兒和父親。

  老馮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事情:“說來啊,那家面店的老板,當初女兒出嫁的時候,也是在我這里做的衣服。”

  老馮下意識地看著他黏在墻壁上的那些舊照片。

  那應該是一段很好的時光吧。

  “她們都笑得很好看。”洛邱走到老馮的身邊,“能給我說說她們的故事嗎?”

  “故事?”老馮一愣。

  洛邱點點頭,帶著一點兒的笑意,“就當作是這餐的費用。我請您吃飯,您給我說說她們的故事。當然,就用餐的時間,我不會耽擱您的。”

  或許是那回憶里面的面條的香味。

  或許是他也寂寞了,想要找個人聊聊天。

  或許一頓飯的時間也不多。

  老馮點了點頭:“那好吧,你想聽那個的?”

  “嗯……這位如何?”洛老板隨意一般地點著那照片墻上的照片。

  那是一個有著溫婉笑臉的女人。

  老馮這會兒走到工作臺上,把眼鏡重新帶上,然后把照片給取了下來,在臺燈下仔細地打量著,才點了點頭:“嗯,這女人,我有點印象。哦……我想起來了,我連她老公也有印象。”

  老馮嘆了口氣,“很深的印象啊。”

  洛邱好奇道:“是嗎,為什么?”

  老馮苦笑道:“我就是被她老公抓去的,印象能不深嗎?你……你其實是不是早知道,所以才挑的這張照片?”

  洛邱搖了搖頭……他單純只是來聽一個故事而已。

  一個他的生母,曾經在這里的故事。

  “既然會讓老人家您想起不愉快的事情,那就選別的吧。”

  “不用,不用。”

  老馮搖了搖頭,他緩緩地坐了下來,“我說過,我罪有應得的事情,不想去恨誰……我做錯的事情也折磨了我幾十年了,抓了進去,反倒是一種解脫。你既然想聽,那我就告訴你吧。”

  “您說。”洛邱給老馮倒了一杯水。

  老人家有點受寵若驚,但沒敢就這樣喝下,而是想了一會兒道:“嗯……名字我忘記了。不過我倒是記得,那天,是他們兩夫妻一起來的,還抱著了一個孩子,應該才出生沒多久吧。”

  “孩子?”洛邱一愣。

  老馮點點頭道:“孩子好像是剛出生沒多久的吧。聽那男人說,自己因為工作都沒有時間,當初連婚禮也沒有辦。所以才特別上來做一套嫁衣,他想要好好地補償一下。因為幾乎沒有人帶著孩子上來做嫁衣的,所以想起,就能想起來了。”

  “……那孩子挺乖的,從來都不哭。”

  “喏,有一次,這女人帶著孩子上來試衣服的死后,那孩子就從椅子……嗯,就這張沙發上摔了下來,他母親是嚇壞了,但他還是沒有哭。”

  “我想想啊。對了,那女人總是喜歡帶一個蝴蝶的,藍色的發夾……”

  洛邱靜靜地聽著,他沒有發聲,他知道老馮能夠回憶得更多,他也感覺到老馮沒有恨誰。

  他也知道。

  他原來來過了這里。

  很久,很久之前。(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