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一章 幸福的心跳聲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優惠網,秒殺網,全場九塊九包郵!

  小妖崽子們圍攏在窗邊,乖巧地模樣,生怕弄出來了一點聲音,會把上安寢的黑水姐姐吵醒。

  即使是抱著了一包薯片的豬玀子,這會兒也只敢把薯片緩緩地放入口中,像是咀嚼著一顆糖果般地慢慢壓碎嘴巴里面的薯片。

  自從昨夜黑水姐姐臉色蒼白得嚇人地回來之后,就說要睡一覺,先別吵著她……到現在已經整整一個晚上了。

  上,黑水雙手疊在自己的腹部,黑色的連衣裙左右對稱地在她的兩邊散開。

  顯得安詳。

  “玲玲姐姐,你要做什么哦?”

  這個時候,豬玀子問著小兔妖玲玲。因為豬玀子看見小兔妖玲玲這會兒爬到了上,就在黑水枕頭的旁邊,朝著她的臉靠近過去。

  有著大紅色,寶石般眼睛的小兔妖這會兒眨了眨眼睛道:“我看看能不能把黑水姐姐親醒呀!”

  “啊?”

  “笨笨!你忘記了王子是怎么把睡公主叫醒的嗎?”小兔妖玲玲撐起了腰來,顯然是這里所有小妖崽子們的大姐頭般,“就知道吃!豬腦子!”

  “可我本來就是豬呀。”

  “不理你了!”玲玲白了一眼,這才神情專注,嘟著嘴巴,緩緩地朝著黑水的雙唇靠近過去。

  一群小妖崽子們忽然想起了黑水姐姐說過,親親是羞羞的事情,不禁各自捂住自己的眼睛,只敢從指縫之間偷看。

  快要親到了,黑水姐姐的唇……小玲玲下意識地咽了口口水,不知道為什么突然變得心跳加速起來。

  感覺臉頰好像一下子變得熱熱的,身體似乎還有點奇妙的干燥,而胸脯,也微微地起伏著。

  這是什么感覺呢?好緊張,可是也好期待……小兔妖玲玲感覺自己的呼吸似乎也變得急速了起來。

  但黑水此時卻忽然睜開了眼睛。

  四目相投的瞬間,小兔妖玲玲一下子嚇了一跳,頓時站起了身來,可是一下子沒能站穩,直接摔倒了底下。

  她來不及叫痛,而是捂著自己摔痛了的額頭坐了起來,驚喜道:“黑水姐姐,你醒啦!”

  只見黑水這時候坐了一個禁聲的手勢,輕聲道:“乖,都先躲起來。”

  黑水的聲音才剛落地,這群小妖崽子們便以凌厲的速度各自躲了起來。有躲入底的,也有鉆入衣柜的、衛生間的、桌子低下的,電視機背后的。

  簡直就像是訓練有素般。

  但黑水卻半點高興不起來……這樣的訓練有數,是這些年來,一直過著逃亡的日子才練就的。

  它們,本應該快樂無憂地在森林里面生活著才對。

  黑水心中暗嘆了一口氣,撐扶著從上走了下來,走到了房間的門前……打開了門。

  當方面打開的瞬間,只看見了沈美緩此時就站在了房門的面前,手還停在半空中,做著真打算敲門的姿勢顯然,她還沒有來得及敲門,門就打開了。

  沈美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

  “找我有什么事情?”黑水看了這位母親一眼。

  她的眼睛還是紅腫的模樣,但精氣神已經完全不一樣……大概,是得到了一個不錯的解決了吧。

  “我、我后來聽那個人說,是因為你……”沈美緩想要說明自己的來意。

  黑水卻直接打斷了道:“沒有別的事情,請回吧,我沒興趣和你過多的交談。你以后也不要找我了。”

  “不管怎樣……”沈美緩深呼吸了一口氣道:“你對我的大恩大德,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的!”

  “隨便你。”黑水目無表情地說了一聲,便打算關門,“我們已經沒有什么瓜葛了,回去好好照顧你的孩子吧,不要再讓他走丟了。”

  看著這門就關了起來,沈美緩一下子伸手擋住。就在這細小的縫隙之中,她和這個素不相識,僅有幾面之緣的神秘女人四目相投。

  帶著感激,沈美緩正色地道:“我會把他好好地生下來的,即使再怎么幸苦,難受,我都會讓他健健康康地出生。再一次,再一次讓他喊我媽媽!”

  “生下?”黑水動作一停,眼中閃過了一絲疑惑。

  只見沈美緩點了點頭,低著頭,帶著一絲幸福的微笑,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腹部。

  門最終還是無聲地關上,隔斷了這一人一妖的對話。

  黑水安靜地靠在了門后,喃喃自語:“我只不過是……”

  她盡管說出要的東西,但她能清楚地感受到,那來自冥冥之中的神秘的鋪子,已經知曉了她的意思。

  她只不過,希望能夠讓那具尸體恢復原狀,除盡尸氣,讓那個新生的靈魂能夠健康地成長起來而已。

  但換了一種形式,她把它真實地生下的話……它會感受到人世間最真摯的愛,它會更加健康地成長。

  它……會真正地成為他吧。

  “你到底是什么樣的人……”

  來自深山老林,有著幾百年道行,對人類有著強烈偏見的黑水小姐,帶著一絲自己也說不清楚的感覺,又一次沉沉地睡去。

  馬才剛剛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的辦公室坐著了一個年輕人。

  他認得這個年輕人,這是法證科老秦手下的人。

  “唉,小寶,你怎么一大早就跑來我這里了?”

  “馬警官!”只見這位年輕人聳拉著腦袋道:“我能不能在你這里暫時申請一下政治避/難?”

  “啥?”不清楚情況的馬一臉懵逼。

  “秦科長一大早就發了大脾氣,我這會不敢回去啊。”小寶嘆了口氣道。

  “咋啦?”

  “是這樣的,這不是有一具送來的尸體嗎,之前?頭一次送檢了一些細胞組織驗出來了有癌細胞,后來又沒有,這會送去的又發現有了……”

  小寶唉聲嘆氣道:“科長說,我這是工作不認真,把我上上下下從頭到腳也狠狠地臭罵了一頓啊。可我保證每次都是很仔細檢驗的啊……真是活見鬼了!怎么就會這樣來來回回的變來變去呢?”

  “結果出來了?”馬厚德目光一亮。

  “嗯,出來了,確實是癌細胞。”小寶點點頭道:“這次真沒錯了……欸,馬警官,你和科長這么多年的好朋友了,要不……您幫幫我說兩句好話?”

  馬厚德直接搖搖頭:“我可不敢觸老秦的霉頭。這世界上只有一個人敢和他正面懟的,可惜那個人已經不在了。”

  “啊?還有人敢和科長正面硬懟的?這么吊?誰啊?”

  只見馬厚德緩緩地坐了下來,吹了一口煙,懷緬著道:“以前坐這個辦公室的人……我的老大。可惜的是,他已經不在了。”

  “那……那我還要不要回科室?”

  馬厚德笑了笑道:“你也別怕,老秦這人我了解。如果是他感覺沒救的人,他半句不吭的。如果他真的上上下下把你臭罵了一頓,那就證明他對你有期待。懂嗎?”

  “……您還是沒說,我到底要不要回去。”

  “那你還要不要薪水?”馬厚德一拍桌子,像是個閻羅般兇神惡煞道:“還不滾回去!法醫整天呆在我們辦案組,有病嗎!”

  “對對對、對不起……”

  第三醫院。

  一整晚都沒怎么睡好的顧家杰醒來之后,就提著水壺從病房走了出來,打算去打點熱水。

  可是才剛剛開門走出的時候,他便看見了不知道應該如何應對的人……他的母親:沈美緩。

  沈美緩就站在了他的面前,讓他無處逃去,讓他慌亂地一下子送了手,把水壺掉在了地上。

  沈美緩卻嘆了口氣,把水壺撿了起來,搖搖頭道:“你這孩子,這么大了,怎么還是一緊張就亂了分寸的?”

  顧家杰猛地一下子盯著了自己的母親……這句話,他實在聽得太多太多次,不會忘記。

  “媽……你,你……”

  “我都知道了。”

  “對不起……我,我做錯了。”

  就在醫院的走廊上,母子二人輕聲地述說著一些心理的話,顧家杰就在這里低下了頭,“媽……這是哥,哥他最后寫給我的信。”

  顧家杰從衣服之中掏出了那張疊得四四方方的信紙,交到了沈美緩的手上。

  沈美緩默默地打開,一字一字地讀過……淚水就一滴一滴地落了下來。最終,她深呼吸了一口氣,仰著頭,希望淚水能夠就這樣倒流回去。

  也希望時光能夠倒流回去。

  終于她徐徐地呼了一口氣,下意識地撫摸著自己的腹部,她忽然把手上的這封信給撕碎。

  “媽……這是哥哥的遺……”

  只見沈美緩輕輕地搖了搖頭,“你哥哥,沒死。他還活著,活在我的身體里面。”

  媽媽是想說還活著她的記憶之中嗎?顧家杰一時沒能明白過來,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沈美緩此時雙手輕輕地搭著了顧家杰的雙肩,輕聲道:“你現在有兩個身份了,知道嗎?不要讓你哥哥失望,好好地照顧你奶奶。不要害怕,因為媽媽會幫你的。來……”

  沈美緩飛快地擦拭著自己的臉,作為成年人,作為孩子的母親,她知道她需要比任何人都要堅強。

  帶著復雜的目光,她打開了走廊的窗,咬了咬,深呼吸了一口氣后,便把手上紙碎撒了出去,隨風散開。

  病房之中,才剛剛醒過來的何小妹用力地瞇起自己的眼睛,她摸著頭,似乎想要掀開被子,“家輝嗎?是不是,是不是你媽媽來了?我看著像……”

  老人的臉上有著熱切的期盼。

  “是我。”沈美緩來到了頭,坐了下來,抓緊了何小妹的手,輕聲道:“我來看你了,媽。”

  “美緩,美緩……”老人幾乎泣不成聲。

  她沒想過,自己還有被這個曾經的兒媳婦,用這樣溫柔的口吻在喊一聲媽的日子。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在垂憐她,讓她在這最后的幾年,可以了去這心愿。

  “太好了,太好了。”老人擦著眼睛,重復地念叨著:“太好了,太好了!家輝,來!”

  老人伸出了手,抓住了顧家杰的手,又抓起了沈美緩的手。

  老人的手,母親的手,兒子的手就這樣緊緊地握著。

  老人小心翼翼,生怕打斷這像是夢一樣的早晨,輕聲道:“等家杰從國外讀書回來,我們一家人,就齊齊整整啦。”

  沈美緩哽咽了一下。

  她多么想說:我們一家人,已經齊整了。

  此時此刻。

  醫院的庭院是供給病人休養的地方,所以在這個地方,似乎再怎么的慵懶,都不會是一種罪過。

  今天的天氣很好,更加適合病人在院子這里灑灑太陽。

  那院子一角的亭子里面,年輕人就這樣坐在了這里,沒有人去注意他,也不會有人能夠注意到他,也沒有人注意到他身邊的石凳上,還擺著一個錘子。

  像是用來玩游戲的那種塑料的錘子。

  而他,正張開了自己的手掌。掌心上,一塊塊細細的紙碎正細細地合攏,拼湊,最后化作了完整的,充滿了裂痕的信紙。

  洛邱把信紙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伸手去把它徹底撫平,才拎了起來,耐心地看。

  如果,如果當初被帶走的是我,我們的命運會不會不同。

  我坐在了這里,坐在了你的房間,這里有著很多,很多我一直都夢想得到的東西,而我現在,正在親手地抓住了它們。

  可是我知道,這些東西從來都不屬于我。哪怕我現在是以你的身份,來到這個家。

  我看到媽媽了。這么多年了,我終于有機會再和她說話,也終于有幾乎再吃她親手做的菜,也終于有機會聽著她給我說晚安。

  可不知道為什么,我高興不來……我以為我能夠高興得來,起碼,在我最后的這段日子里面,我還能親自地感受這些對我來說,無比奢侈的東西。

  可是,我真的高興不起來。你知道為什么嗎?

  因為,在媽媽的眼里,她看到的從來都只是你而已。我沒有怪她,因為她并不知道,我也沒有怪她當年那么就相信了我們那個混賬父親的謊言。因為我想,在她看來,這世界上不會有那樣的父親,會給自己的兒子做一個假的墓地。

  是的,我都知道這些,所以不怪她……可我還是高興不起來。

  如果,如果當初她愿意好好地調查一下,是不是會發現什么?如果當初,她帶走的是我,是不是結果就不會不一樣?

  我問著我自己,為什么承受這些痛苦的人是我。為什么,留在這個家的人是我,為什么面對這種混賬父親的人是我,只是因為當初法院的一紙判決嗎?

  我有時候在想,當年的離婚判決是否有給過媽媽選擇。是她的選擇,還是法院的判決。

  我不知道,我甚至不敢想。

  今天你那個同樣混蛋的父親又在打你了。當然,這里的你其實是我,我反抗了,本能地反抗了。我不知道你為什么這些年來都不反抗,但不知道為什么,當我知道你受到這種對待的時候,老實說,我甚至有一點高興。

  因為,就算命運選擇了你,你也不比我過得好。

  我恨,我恨這一切。

  我恨你。

  我恨,我恨媽媽。

  所以,我做了一個決定,我決定好好地懲罰一下你們。我會從你家的樓上跳下去,以你的身份。

  我會讓你痛苦,也會讓媽媽痛苦。哪怕過后你會坦白,哪怕這件事情過后會真相大白,我也不介意,因為你們已經痛苦過,這是我對你們的懲罰。

  可笑吧?既然這種決定,卻還要寫下來這封信。

  不管如何,請你好好地照顧奶奶。沒有了她,我也活不過來這十幾年。

  我不曾幸福過。

  如果還有下輩子的話……

  劉家輝,絕筆。

  把手上的信紙仔細地疊好了之后,俱樂部的老板便抓起了身邊放著的小錘子,輕輕地在石凳上敲了一下。

  像是心跳聲。

  某個小生命的,強而有力的,連著母親的……心跳聲。(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