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六章 靈魂的初動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第三醫院。

  一邊等待著顯示屏上出現自己的就趁名字,顧家杰一邊敷衍般地聊著電話。

  他母親,沈美緩的電話。

  “還沒有,還在排隊……不用過來了,應該不是什么問題。咳咳……應該只是感冒而已。全身檢查?不用了吧,這么麻煩……好吧,我知道了。我等會問一問醫生吧。”

  顧家杰無聊地看著四周,只是電話那邊的母親像是沒有收線的打算。

  “爸爸?沒什么……很好吧……”

  顧家杰似不愿多說,卻忽然道:“今晚上,你回來嗎?要加班啊……知道了。不用,不用讓爸爸回來陪我,不用了,我能照顧自己。”

  說著,顧家杰的目光再次無聊地掃視著四周忽然停了下來。

  他看到了一個人,一個失神的,低著頭的,走過的人。

  一個年紀和他一樣,就從他面前走過的人。

  一個沒有發現他,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顯得如此憔悴的……幾乎有著他一模一樣的人。

  走過。

  “媽……先,先不聊了,到我了。”

  顧家杰直接掛了電話,悄悄地跟了上去。

  “別走啊,劉家輝!停著,停著!”

  一前一后,眼看就就要跑出了醫院的大門。馬SIR的腳傷還在,這會兒沒跑兩步就痛得直冒冷汗。

  于是他便大聲地說道:“你跑什么地方?你不管你的奶奶了嗎?”

  果然,他一下子慢下,停下,轉過身來,皺著眉頭道:“她……她怎么了?”

  馬SIR這才緩緩地走了過來,“你奶奶沒事。不過你母親倒是有事情,這會兒心痛欲絕,你不知道嗎?”

  “我……我沒有母親。”他轉過了臉去。

  馬厚德道:“不管你怎么想的,只是你母親這會兒的情況并不好。她的兒子,也就是你的親兄弟,早前才死了,你不是知道的嗎?一直跟蹤著沈美緩,你應該是知道的吧?”

  他點了點頭,卻淡然道:“那也不代表什么……不代表我一定要見她。”

  馬厚德皺了皺眉頭……所以說,應付這種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還真是一件苦差事。

  馬SIR搖搖頭道:“我想你父親當年離婚的事情會對你的影響很大,不過她始終是你親生母親吧,沒有什么誤解是打不開的。或許見面了,對你來說一件好事情。再說,如果你是沒有心去忍她的話,你怎么會一直跟蹤著她?”

  見眼前這個半大不大的孩子沉默不語,馬厚德嘆了口氣道:“那天我在你媽媽家樓下的現場,看到的就是你了吧?你是更早之前就找到了她住在什么地方,所以才一直在附近徘徊的吧?你看見了你媽媽那天到底有多痛苦了嗎?”

  “別說了!”他一下子吼住了馬厚德,“隨便你怎么說,我是不會見她的……至少,至少短時間內,我不會見她!”

  “你……你先考慮一下。”馬厚德搖搖頭,他知道這樣情緒不穩的孩子不能夠逼迫得太過厲害,“反正你母親已經知道你在這里了,你也不可能就這樣把你奶奶帶走的吧?她還需要在醫院接受治療。到底見還是不見,好好想清楚。”

  “你幫我告訴她……”他想了一會兒之后:“你讓她先回去吧,等我想清楚了,或許會見她的,但不是現在。”

  “家輝……他,他真的是這樣說的嗎?”

  病房之中,沈美緩下意識地抓緊了馬厚德的手臂問道:“他為什么就不愿意見我?”

  “你冷靜下好吧?”馬厚德嘆了口氣道:“他或許也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或許也需要點時間。想來他還是在乎你這個母親的,不然他怎么一直都跟著你背后?這個年紀的孩子思想并不成熟,你得給他一點時間,不能對著干啊。至少,何小妹還在這里,他是不會走掉的。”

  沈美緩一下子松開了馬SIR的手臂馬厚德話提醒了他。

  何小妹還在這里,劉家輝和她是相依為命的,那么劉家輝就一定不會離開的。只要她在這里等著,就中能夠看見劉家輝的。

  可是……復活回來的顧家杰卻還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她不能夠讓顧家杰被人發現……她現在更加需要做的,就是去找回來顧家杰!

  沈美緩看了何小妹一眼,老人也帶著復雜的目光回應過來。她的眼睛隨著年歲老去,是否能看清楚沈美緩的臉容?

  “我……我先走了。”沈美緩別過臉去,“你好好休息吧。”

  醫院門前,沈美緩轉身不舍地看了一眼。

  “顧太太,我們送你回去吧?你應該也累了。”馬厚德這時候只能說這些說話。

  “不用了。”沈美緩搖搖頭道:“我不會回去那個地方的,更加不愿意多看那個男人一眼……你要是真想要幫我的話,就給我告訴顧峰,我是不會再和他一起的。你告訴他,我會抽時間和他辦理離婚。就這樣吧,你們也別跟著我了。”

  “這是我的電話。”馬厚德點了點頭……這種家庭事,本來就沒有太多插入的空間,他寫了一個電話號碼,“有事情的話,可以打電話給我。”

  “謝謝。”

  沈美緩一人就這樣走出了這所第三醫院。

  馬SIR眼睛沒有老去,這會兒瞥了一眼,分明就看到了躲在了樹底下的一道默默注視的人影。

  馬厚德搖搖頭,長嘆了口氣道:“清官難斷家務事啊。”

  他看了一眼天色,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原來從昨天晚上到現在,快中午的時間了,他一直都在外邊跑著。

  這會兒早就已經饑腸轆轆。

  糟糕!忘記了給家里面的母老虎打電話報平安了!

  “我去……四十六個未接電話,這些慘了,慘了!”

  “誰,誰來了?”雖然眼睛不好,但是聽力反而會敏感一些,何小妹看向了門口的位置:“是家輝嗎?”

  “是我。”

  何小妹這才松了口氣似的,伸出手來,拉住了孫子的手,“家輝,你知不知道,剛剛你媽媽來了?”

  “我知道了。”他搖搖頭道:“奶奶,先不要提這件事情好嗎?現在最重要的是等你的病養好。對了,我去給你打點熱水吧,這水壺的水都涼了。”

  “不要緊,你剛回來,先坐一下吧。”

  但卻沒有讓孫子停下來。何小妹看著這個孫子出門的背影,不禁嘆了口氣。

  自從劉成過世了之后,剩下她祖孫二人相依為命,這孩子就顯得特別的懂事。或者這是作為家長愿意看到的事情,可是對于何小妹來說,這孩子卻要遭受這么多,即便早熟了,也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

  老人在長嘆。

  他卻在病房的門外,其實并沒有走遠,而是坐在了走廊邊上的一排凳子上。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身邊,應該還是兩個多月之前吧……他的那位雙生的親兄弟,就在這里和他說了好久好久的話。

  “顧家杰……你,真的有必要存在嗎?”

  他喃喃自語。

  忽然,他有點膽戰心驚地抱緊了自己……他分明就看見了自己的母親,那天帶出街上的那個,會自己走路的,本來已經死去的人。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就這樣坐在了河濱公園的凳子上,靜靜地看著這里的景色。

  作為一個半人不人,半尸不尸,甚至身體已經出現了腐爛的存在來說,其實是很容易矚目的即使,路人會想這是不是什么人故意化妝成為這個樣子,走出來嚇人好了。

  是的,即使是這樣,他也應該一定能夠讓人看見才對。

  但顯然,來到這里散步的路人,根本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仿佛,他就是不存在的。

  他看不見,那么那個坐在了他旁邊,陪著他的俱樂部老板,普通人自然也沒有看見。

  從游樂中心,從走過的老街道,從街邊的小食點,從人多的商場,而今到了這里,洛老板就這樣陪著他再次走過這些他母親帶著他走過的路。

  俱樂部的老板不知道疲累,身體甚至無法得到疲累,平時的睡覺也不過是完成自己平常的生活規律。

  “你母親知道你那位兄弟的存在了,不過他們還沒能見面。”

  他也說著一些,即使不用親自到了現場,但只要想知道就能夠知道的事情,給這位默默地坐在這里的人聽。

  “你媽媽,還是會來找你的。”洛邱輕聲說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沒有回答,他沒有說話,眼內仿佛是風中的燭光,將滅的燭光,搖擺不定,隨時熄滅。

  但洛老板依然沒有得到回應。

  他微微一笑,耐心地,耐心地等待著……等待的過程之中,他卻忽然轉動了自己的視線。

  穿著依稀黑色的連衣裙,有著成熟美麗的女人,正迎風走來……黑水走來。

  這位幾百年的蛇妖,追尋著風中傳來的味道……尸體的味道而來。盡管明明知道那個帶著死去的孩子的女人,終究不會找她的。

  但這位蛇妖小姐,顯然也沒能像自己所說的一樣,就不去理會。

  她還是,不舍她的惻隱,終于追尋到了這風中的尸體的味道……也就來到了洛邱的面前。

  沒有過多的驚訝,黑水就站在了洛邱的面前,淡然道:“果然是你們……一個普通人,不可能有那種能力,讓死去的人,變成行尸。”

  洛邱微微一笑,似乎對于這位蛇妖小姐會出現沒有過多的驚訝。

  他就像是看到一個熟悉的人般,輕聲道:“你覺得他,真的是行尸嗎?”

  “本來就是已經死去的人。”

  黑水皺著眉頭道:“他的魂魄早就已經消失,如今不過是一具沒有意識的尸體。你們難道不知道,這種尸體,很容易會讓那些成型的怨魂入侵,會變異的嗎?一旦發生那種情況,他母親很可能就是第一個受害的人!”

  洛邱搖搖頭道:“我對修道的事情不清楚。不過,黑水小姐,你認為像現代的這種環境,怨魂形成的機會有多大?”

  黑水皺了皺眉頭,不就這個問題繼續討論下去,而是正色道:“你們為何這樣殘忍!”

  “我們不會拒絕客人的要求。”洛邱搖了搖頭,“黑水小姐,當然,你也可以提出解決這件事情的……要求。”

  黑水冷笑道:“你以為,所有人,都愿意和你們交易嗎?妄想!我自己想要的東西,我自己會努力去獲得,不需要依靠這種……這種卑劣的交易。”

  “我也希望。”洛邱反而是看了一下這河岸對面的城市。

  他沒有說下去,黑水不知道他所謂的希望到底是什么。

  只是有那么的一瞬間,她從這個俱樂部老板的眼中,看不到這世間一切的……倒影。

  黑水一步步地后退著,并不是害怕什么,只是單純地知道,這個俱樂部的老板既然坐在了這里,那么她除了向他提出交易之外,恐怕已經沒有別的辦法,可以靠近到這具行尸。

  “你們到底想要做什么……讓他就這樣,不算活著地活著嗎?”

  洛邱輕聲道:“我只是想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他的魂魄早就散去了!那里還有思想?”黑水搖搖頭。

  不料洛老板這會兒卻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噓。”

  他看著黑水。

  他輕聲道:“聽,聽到了嗎?靈魂的初動。”(。)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