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四章 雙子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這個地方不能呆了。

  就算是自己過于敏感也好,沈美緩都覺得自己不能在留在這個地方。

  隨便找個酒店住下吧……反正馬上就到發車的時間了。她深呼吸了一口氣,隨意地梳攏了自己的頭發,正準備打開門。

  “家杰,媽媽回……”

  她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平和,但當鑰匙插入門鎖的瞬間,房子的門卻輕輕地移動了起來……沒有鎖上!

  沈美緩一驚,連忙推門而入,并且喊著兒子的名字。她走入了客廳,沒人。走入了房間,沒人。走入了浴室、廚房……沒人!

  都沒有人!

  沈美緩一下子就慌亂了起來。但她卻很快就冷靜下來。因為,她兒子之前也是自己走出去過一次。

  “家杰!”

  可那時候她兒子雖然不會說話,但看起來至少還和普通人差不多……而這次!

  她不敢想象,要是讓人看見顧家杰現在的模樣,到底會引起怎么樣的事情!沈美緩心亂如麻,已經無法讓自己冷靜下來。

  才剛剛回到了這里,她便連忙又沖出了街上,甚至連門也沒有鎖上……她已經不關心這些事情。

  只是夜了。

  夜了。

  她一個人在街上。

  “家杰!家杰!你在什么地方,家杰!”

  她一邊走著,一邊喊著。晚上的城中村,除了夜宵檔口燈火通明之外,其余的地方都顯得相當的安靜。

  她的聲音能夠很響亮地傳開。

  只是并沒有走出多遠,沈美緩就不得不停了下來,甚至馬上就轉過了她的身去……打算離開她現在所走入的這條巷子。

  但是有人顯然也看見了她,并且連忙地走了上來“顧太太,顧太太!是你嗎?顧太太!先別走!”

  男人一下子跑到了沈美緩的面前,把人給攔了起來,“顧太太,終于找到你了!”

  沈美緩慌張地轉過臉去:“我不認識你,走開!”

  卻又聽見了另外一道男人的聲音……馬私r的聲音。只見馬私r一跛一跛地走來:“顧太太,這人你不認識,總認得我吧?我們找你有些時間了。你丈夫報了案,說你失蹤了。”

  “別提那個家伙!”沈美緩一下子抬起頭來。

  “我不提。”馬厚德搖了搖頭,走到了沈美緩的面前,皺著眉頭道:“我們來聊聊你兒子的事情,怎樣?”

  “沒什么好聊的!你們人也找到了,可以回去了!”沈美緩轉頭就走:“我是成年人,我清楚自己做什么。顧峰那樣對我,我離開他不行嗎?沒有威脅沒有綁票,是我自己要走的。你們別跟著我了!”

  看見沈美緩向前走了好幾步,馬厚德才沖著他的背影道:“我剛剛看到你兒子了!”

  “什么!”

  沈美緩一下子轉過身來,神色緊張,遲疑著一下,“你……你真的看到他了?”

  馬厚德聽到這里,像是松了口氣似的。他點了點頭,正色道:“顧太太,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是不是還有一個兒子?他和顧家杰應該是雙胞胎的兄弟吧?你和顧峰是再婚的,那個孩子應該是你和上一任丈夫所生下的吧?不然,這天下也找不到兩個幾乎一模一樣的人了。”

  “你……你說什么?”沈美緩一聽,露出了極度錯愕的神色,“我……另一個?”

  “怎么?難道猜錯了?”馬厚德看著沈美緩的臉色。

  她像是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情一樣但如果作為母親,剩下的是雙胞胎,不可能不知道的!但沈美緩的這種反映實在是太詭異了!

  那他看到的那個顧家杰到底是什么身份?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讓馬厚德背上的汗毛幾乎豎立起來。

  “沒……沒有。”沈美緩搖搖頭:“我確實還有一個孩子,只不過……”

  “只不過什么?”

  只不過……他早就死了才對。沈美緩心中默默想到。

  沈美緩猶豫了一下……她也迫切想要從這個警員的口中打聽她復活回來的兒子的去向這天色這么暗,這個警官或許沒有注意到家杰身上的異常,并不知道他其實是一個復活回來的死人……所以才做出了這種猜測。

  當然,這種猜測確實是真實的。

  “我和我之前的丈夫早早就離了婚。”

  沈美緩似是不太愿意提起這段過往,簡單地道:“離婚之后,我帶著現在的兒子離開,另外一個留在了他父親那邊。離婚后不久,我向法院申請要回另一個孩子的撫養權,可是我那時候已經找不到他們了。這么多年,也沒有了音訊。”

  沈美緩搖搖頭:“你說你看到了家杰,怎么會,我兒子那天就已經死了……對了,我還有一個兒子,我還有另外一個兒子!”

  沈美緩一下子激動地抓緊了馬厚德雙手,“警官!你告訴我,你真的看到他了嗎?他在什么地方?”

  “顧太太,你先冷靜點。”馬厚德皺了皺眉頭道:“不過,原來你還真有另外一個孩子,這證明我沒有看錯。不過很可惜的是,我一看到他,就被驚了一下,沒有注意,就讓他給溜走了。喏,看到我的腳了沒有?這就是讓他給踩的。”

  “溜……溜走了……”沈美緩一臉失望地松開了手。

  馬厚德道:“顧太太,雖然我不知道你另外一個孩子的具體事情,不過我發現,他似乎在跟蹤你。這幾天,你應該有感覺吧?我其實剛在小食店的時候,就看到你的反應了。而你另外一個兒子,也是在那時候發現的。”

  “什么……跟蹤我的是……”

  沈美緩一下子低下了頭,不敢置信她的腦袋之中一片的混亂。她復活回來的兒子,馬警官口中的那個兒子……她當年和丈夫離婚之后沒有帶走,可是已經死去的那個兒子……

  她張開了口,做著好幾次的呼吸,她似乎想要說些什么,但她始終不知道自己需要說些什么。

  “我……我……”她似乎呼吸有些困難般,伸手按住自己的額頭:“我……我有點亂……有點……”

  她倒在了地上。

  “顧太太!顧太太!”

  “馬私r,她好像暈過去了……這臉色好白!”

  醫院。

  他是摘掉了自己的帽子,然后塞入了褲袋之中,才走進來的。當然,他的手上還拎著從外邊打包回來的食物。

  經過護士站的時候,正在這里值班的護士顯然看到了他,馬上便站了起來,有點生氣道:“劉家輝,你怎么又跑出去了?你知不知道自己情況的?”

  他……劉家輝一愣。

  “我肚子餓,就到外邊買點吃的。”

  “你知不知道,你奶奶剛剛暈過去了?”護士嘆了口氣,接著正色道。

  劉家輝急忙地走上前來,驚恐道:“她……怎么了?”

  “現在已經沒有什么事情了。”

  護士搖搖頭道:“只是突然發燒,然后暈過去了而已。不過她老人年紀不小了,這次做完手術之后身體變得很差,你得注意一下。我們打電話給你,關機了。”

  “手機沒電了。”劉家輝搖了搖頭,“對不起,不會有下次了。”

  “好吧,你去看看她吧。”護士輕聲道:“你奶奶剛睡著了,不過一直喊著你的名字。她就剩你一個親人了,你要好好看著她,知道嗎?雖然……記住,你一定要堅強,知道嗎?”

  劉家輝點了點頭,沒有說什么,轉身離開。

  護士嘆了口氣,坐了下來,和旁邊一同值班的同事道:“這孩子也夠可憐的,這么小,但要承擔這么多的東西。”

  同事淡然道:“醫院每天都能夠看到命不好的人,一個個都去可憐的話,誰來干活……干活吧。”

  他伸出手,雙手。

  雙手在玻璃門前的掛鎖上不停地鼓搗著……他像是要打開這把鎖,但始終找不到方法似的,只能夠不停地擺動著。

  如同一個沒有靈魂的軀殼,他見打不開鎖了,就這樣朝著這玻璃門走去碰到,停了下來,再走,再碰到,停下,再走。

  就這樣,一下一下地輕輕地碰到了玻璃門前,然后彈開一些,然后接著。

  “你想進去?”

  有聲音出現在他的背后,但是他像是沒有聽見一樣,依然自顧自地做著這種簡單重復的動作。

  “你會在想些什么?那就進去吧。”

  揮了揮手,站在了他背后的并不是誰,而是俱樂部的老板揮手之間,這鎖著玻璃門的掛鎖便自動脫落,而玻璃門也自動打開。

  至于門內的砸門也自動地卷了上去。

  這一次,他終于沒有碰到任何的東西,十分輕易地走進去了這個地方,走進去了這家……游樂中心。

  洛邱跟著他,也就這樣走了進去。

  洛邱接著打了個響指,這里所有關掉的燈,一下子亮了起來。

  而那些停止了的機器,也就自然而然地運作了起來。

  有了聲音。

  因為有了光,所以他的模樣已經變得清晰,脫落了的頭發……顯得干枯而灰白的皮膚。

  行走在這老舊的游樂中心的蟑螂和蒼蠅似乎嗅到了香味,開始朝著他而來。但他并沒有在意。

  因為有了聲音,他仿佛找到了目標。

  他來到了一臺打烏龜的機子面前,抓起了錘子,一下一下地敲打著。(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