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三章 青銅片和雨中的人們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醞釀了一天的陰沉天,終于在晚上快要九點的時候擰出了水來。

  不大不小,是一場中雨。

  洛邱打開了俱樂部的門,下雨的時候道上的行人很很少,而路自然就會變得冷清——這是一個打量這個城市的好時間。

  他其實準備回家了,只要在這個城市的話,基本上這個點鐘他都會選擇回家,因為來回都十分的方便。

  不過既然下了一場中雨,他今兒就打算好好地走著回去——不過洛老板的打算馬上就得打消。

  俱樂部的門外這時候站著了一個人,在雨中,任憑雨水的拍打……是一大男孩,看模樣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

  雨水洗滌了街道的喧囂氣,但并沒有洗去這個大男孩身上那股黑魂的味道。洛邱能夠分辨出這股味道的來源。

  他嗅到過這種味道,黑魂十八的味道。

  真是一個勤奮的使者,洛邱想。

  洛邱緩緩地退回了俱樂部的大堂之中。他知道這個大男孩即將要走進來……因為他即將會看見俱樂部的門。

  “沖一杯姜茶吧。”

  洛邱看著女仆小姐,輕聲地吩咐道。

  “……那天上課的時候,我在橡皮上寫了字,打算傳給她的,不過不小心扔過了頭,掉到了地上。老師不小心踩著了。這大嬸兒高跟鞋,差點就摔倒。我和她都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一下子就偷樂著。”

  他在說著和女孩發生的事情,一幕幕,就像是昨日才發生過的事情。

  丁東生和喬蓉蓉。

  一杯溫熱的姜茶似乎并沒有讓他感覺到沾了雨水的涼意散去,但這些回憶似乎能夠為他帶來溫暖。

  洛邱習慣傾聽別人的故事。

  他沒有去在意已經需要回家的時間,客人需要一個聽眾的時候,他總是一個很好的聽眾。

  似乎每一件小事情都是丁東生能夠回味的回憶……直到,他無話可說,說盡了那些藏在了心中的小回憶,他才一下子不知所措地沉默了下來。

  “還有,還有……還有什么?”丁東生雙手抓著頭發,用力閉緊了雙眼,“應該還有的,應該還有的……我想想,應該還有的才對!”

  他的雙手同時捶打在了桌子之上,面目猙獰又凄涼,“還會有很多很多的回憶才對!我們本來應該會有很多很多的回憶才對!都是那個男人!都是因為他的出現,蓉蓉才會離開我!離開這個世界!!我要這個男人嘗到惡果!我要讓他為他做過的事情買單!我不要他好過!!”

  直視著眼前這個俱樂部的老板。

  丁東生的眼中無所畏懼……他根本不會畏懼,仇恨掩蓋了他的眼,而憤怒也蒙住了他的理智。

  “知道嗎,在這里說出的要求一旦成立了之后,是不允許更改的。”洛邱淡然道:“所以提出要求之前,我們允許客人好好地想清楚。”

  “需要嗎?”丁東生反問道。

  洛邱沉默了片刻后道:“據我所知,這個城市的警察已經開始調查補習班的事情。你所痛恨的徐肇,終究會難逃法網。也就是說,你想要他得到懲罰是遲早的事情……客人,您確定還要提出這樣的要求嗎?”

  “我等不及。”丁東生沉聲道:“天知道那些警察要查到什么時候?一個月?兩個月?還是半年?但我一天也等不及!!我哪怕假設他做了什么違法的事情,可能拿他怎樣?再說,就算他被抓了又能怎樣,最多只是坐牢!但是蓉蓉畢竟……畢竟……我不能讓他就這樣簡單好過!”

  洛邱直視這丁東生的雙眼,他像是被穿透了身體般,有種被撕開了身體般的感覺,但他并沒有回避。

  “我明白了。”洛邱點了點頭:“不過客人,請問您打算用什么來支付呢?”

  丁東生深呼吸了一口氣。他從他衣服的袋子之中掏出來了一個盒子。

  大概只有巴掌大的盒子。

  盒子打開的瞬間,一塊青銅片就這樣呈現在了洛邱的面前,只聽見丁東生道:“我用這個!這是我家一直流傳下來的東西,聽說是個很值錢的寶貝!夠嗎?”

  青銅片上刻著些文字,整體顯得暗淡——洛邱已經好久沒有收過這種寶物的交易金了。

  他伸出手掌在這塊青銅片上一劃而過,便點了點頭,簡單道:“可以用來支付。說出你的要求。我要知道你的要求是否會超過這塊青銅片的價值。”

  丁東生想也不想道:“我要看著徐肇身敗名裂,痛不欲生!”

  “成交。”

  這場中雨之中,丁東生瘋狂地跑在大街上,臉上有著一抹異常的笑容……仿佛像是興奮,仿佛像是已經看到了自己希望看到的東西一般。

  那般的狼狽。

  “主人似乎興趣不大?”正在收拾著茶具的優夜看著洛邱脫下了面具,不見笑容。

  “不是啊,對于古物古董之類的東西,我一開始也是有興趣的啊。”洛邱輕聲道。

  不過他很快就搖搖頭,“那塊青銅片有點意思。不過更有意思的是,這樣一塊寶物,被后代用作了這樣的用途。”

  洛邱把弄著手上的小丑面具,“讓我想起了之前看過了一宗新聞。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為了討好心儀的女生,不惜把自己相依為命的奶奶全部的養老金花光,最后還跑去搶劫了。”

  女仆小姐輕聲道:“主人是想要說紅顏禍水嗎?”

  洛邱只是笑了笑。

  他翻開了手掌,俱樂部負一層之中的賬本直接出現在他的手中。賬本翻開,在他的手上飛速地翻動著。

  他在看一些資料……歸類這黑魂十八一直以來所挑選過的金主的資料。

  “看來我們這位女巫女士,真的是很喜歡以仇恨來帶動金主的到來啊。”

  數分鐘之后,洛邱便把賬本送了回去。

  “黑魂十八在這方面比較在行。”優夜點點頭道:“一直以來,通過黑魂十八而到來的金主數量穩居在所有黑魂使者的前三之中。仇恨確實是很好能夠激發金主的東西。”

  “看出來了。”

  洛邱笑了笑——這才讓見過黑魂十八沒幾天,這不就又找到了新的金主。

  而且因為就在俱樂部所在這個城市的原因,甚至不用通過發放黑卡的形式,直接就讓丁東生的到來。

  “明天主人醒來之前,優夜會把徐肇的所有資料都查清楚的了。”女仆小姐這時候直接說道。

  那些是可以用本身能力完成的事情,完全沒有必要讓主人通過祭臺來購買——新主人的經營方式和上一任老板有些不一樣。

  上一任老板是處于忙不過來的情況,才幾乎所有的情報都只能夠通過祭臺獲得。

  至于新主人……空閑的時間還是比較多。

  “不用。”洛邱擺了擺手,“讓他做吧。”

  說著,洛邱打了個響指,俱樂部的天花板上,一道身影緩緩顯現了出來——太陰子。

  正確來說,應該是被吊在了天花板上的太陰子——從洛邱自俄羅斯回來開始那天,他就已經吊在了這里,直到現在。

  客人來的時候被老板隱去,客人離開了,也就沒有必要隱去了……洛邱當然不會真的以為這是太陰子的愛好。

  那根綁著太陰子的黑色繩子也終于斷裂,得到了解放的萌新黑魂頓時感恩戴德地跪在了地上——作為一名古人,以這種方式來謝恩并沒有什么。

  “太陰子,警察已經在調查補習班的事情了,不過似乎沒有什么實質的進展,你去幫幫他們吧。”洛邱淡然道:“既然客人的要求是要盡快,那么我們首先就讓徐肇身敗名裂吧。”

  “主人!老道我一定不負所托!!”

  太陰子覺得自己這次一定不能夠搞砸了……鬼知道下次又被吊著的話,會吊到什么時候的啊?

  在雨中,丁東生終于停了下來,躲在了屋檐下,偷偷哭泣。

  在雨中,沈美緩和自己的兒子在新租下來的公寓之中安靜地看著電視。

  在雨中,帶著口罩和帽子的他,卻在公寓樓下抬頭注視著這對母子所租住的樓層的燈光。他跟到來了這里。

  離開了俱樂部的洛邱,撐了一把傘,也走在了這場中雨之中。

  后半夜之后,中雨轉暴雨。

  滂沱。(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