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一章 怔忡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河濱公園的綠道長凳上,沈美緩正在給她的兒子講著什么……講著一些從前的事情。

  很久之前,吃過晚飯之后,她會帶著兒子來到這里散步,看著這個城市的夜景。

  當然,那段時間顧峰也一直陪伴在她的身邊。

  盡管她已經不愿意再想起這個男人的事情,但諷刺的是,那段日子現在想來,反而是這個重組過后的家庭最為開心的日子。

  但風兒實在有些出乎意料的喧囂。沈美緩那頂為了不讓人認出她來所以帶上的太陽帽子一下子就被風給掀翻,一下子吹遠了。

  “你在這等我一下。”沈美緩站起身來說道。

  只見這位坐在長凳上,腰板挺直的大男孩點了點頭他依然不說話,但開始有了一些反映。

  他能夠明白自己說話的意思,這是好事情,不是嗎?

  就在沈美緩才走開的下一刻,長凳上已經坐著了一個人……一個仿佛沒有人注意他的存在般的人。

  坐著了俱樂部的老板。

  “你現在會想什么?”俱樂部的老板仿佛自言自語般,同時也看著前方的河景。

  但顯然,坐在這里的大男孩不會回應任何人的說話。但俱樂部的老板也沒有追問下去。

  洛邱試圖想要從這個大男孩視線所在的地方,去感受他心中的想法。盡管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眼下的這個大男孩距離一個真正的人還有很遠很遠的距離。

  他從高樓墜落,到送到了停尸間,已經過了好長的一段時間。

  即使實現了沈美緩的要求,以她能支付的內容看來,也最多只能夠讓他恢復生體的反應,或許會有很微弱的意識殘留。

  “甚至,會有一點執念嗎……會恨她嗎?”

  洛邱收回了目光,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皮好像微微地跳動了一些……不知道是否就是他的答案。

  洛邱卻點點頭,同時站起了身來,他需要離開了。

  沈美緩撿完了帽子已經歸來了,而他只不過是過來看看這個本應該已死的人。

  沈美緩沒能夠看見甚至發現她兒子的身邊曾經來過什么人,快步回來的她看了看天色,便直接把兒子給拉了起來,準備離開。

  洛邱默默地看著這母子的背影遠離,背著手的他忽然朝著另外一個角落看去那里同樣存在著一道視線,也默默地看著這對母子的背影。

  帶著口罩與帽子,還有一副墨鏡。你看不清楚他長的是什么樣子,你知道的,僅僅只是他開始行動了……悄悄地跟在沈美緩的背后。

  他同樣也是低著頭,形跡可疑,而他……又在想些什么呢?

  知道這個形跡可疑的人也離開可,俱樂部的老板也才轉身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可有人知道他曾經出現過在這里?

  答案是:沒有。

  梨子把鉛筆夾在了鼻子和上唇之間,很好地平衡著鉛筆,努力地不讓它掉下來作為她在這種無聊的課堂上唯一能夠打發時間的玩兒。

  不然的話,她覺得她一定會趴在桌子上睡著過去。不然,呆在這里,怎么會比來一頓豐盛的美食來得吸引呢?

  事實上,要不是任姐給的任務,梨子還真沒有想過,自己還會有坐在教室里面上課的一天上一次上課的時間,應該是昭和31年了吧?

  “已經過去60年了啊?”

  梨子感嘆著時間果然真的是過得飛快。

  不過,雖然在這種課堂上聽課是很沉悶的事情,但這件事情的背后,她其實也挺感興趣的。

  任姐的計劃很簡單,或者她和馬厚德商量過后的計劃很簡單。

  雖然鎖定了這個神秘老師的范圍,但如果對方一直不行動的話,也終究是一個急死人的局面當然,馬厚德并沒有打算就這樣放棄對這幾個被鎖定的人的調查,但另一方面,他也打算主動引蛇出洞。

  從五個已死者看來,都是在校的高中生對于他和任紫玲一同混進來的成人輔導班來說,恐怕很難會引起這個老師的興趣。

  但是引蛇出洞也需要誘餌啊。

  于是長著一張娃娃年,怎么看也不像是身份證上寫著的已經二十三歲年紀的梨子,就讓任紫玲感覺大有可為。

  至于這件事情會不會有危險?

  任紫玲思前想后,并且結合從馬厚德那里得到的消息,她推測補習班的這個神秘的老師并不會直接見面學生的,而是通過手機進行聯系,不然不會出現沒有學生知道這個神秘老師的真面目的情況。

  所以,一旦有奇怪的短信送到梨子的手機上的話,就會第一時間通知警方,然后就是警方在背后和這個神秘的老師之間的互動了。

  當然為了盡可能地保護梨子的安全,這里還安排了兩名便衣在對梨子進行保護。

  “其實不用保護也行的啦。”

  梨子默默地想到……她可不認為,普通人類能夠對她做些什么事情。當然,她也不打算拒絕就是。

  “果然,當初感覺跟著任姐會碰到很多有趣的事情的想法真沒錯。”

  梨子倒是開始有些期待起來,這個神秘的老師到底會是什么人了……會很好吃嗎?

  只不過,綜合了五個死者的背景和情況,進行了資料偽造之后來到這里的梨子已經度過了三天的時間,也并沒有發現什么動靜啊。

  “好無聊啊……”梨子托著腮,打了個哈欠,她已經逃到了洗手間里面,關了門,偷偷地啃起零食來啦。

  好像又有兩個女生這會兒也走進來了這里。梨子也沒有在意,只是無聊地聽著這兩個女生討論的話題……衣服,手袋之類的話題。

  她發現,這里的學生,似乎都是零花錢很多的主啊……女生用的都是名牌的包包,有些還帶著很不錯的首飾,而男生在下課的時候,也會討論一些高消費的東西。

  “四千五啊……有點小貴。買不起,這個月快要吃土了!”

  “要不,再去找徐老師看看?”

  話題似乎突然之間有些不對勁的樣子……梨子敏感地感覺到了氣氛似乎有些不對勁的地方那個徐老師,應該值得就是這家補習班的那個愛亂搞男女關系的徐肇徐經理了吧?

  整個補習班里面,就他一個姓徐的。

  不過買不起……錢不夠……找徐肇?

  某種金錢交易的行為的學名一瞬間就在梨子的腦海之中浮現起來。

  “該不會連學生也不放過吧?”

  梨子暗自鄙夷了一下,回想起來這三天偶爾見過這個西裝隔離的家伙從走廊經過時候的模樣……十足的衣冠禽獸的模樣。

  不過這倆女生能用再這個字眼,想來接觸應該不是第一次了吧?

  自甘墮落的人。

  梨子搖了搖頭,一下子失去了繼續傾聽的興趣,可那剛開始喊窮的女生卻忽然說道:“這……你不怕嗎?”

  “你說……跳樓的那幾個人的事情?”另一個女生的聲音一下子壓低了些。

  “對啊……他們不都也有份的嗎。你說……”

  “應該不會吧……”

  “反正我不想做了。想想,總感覺有點后悔……”

  她們似乎還打算說些什么,但一下子停下了話題這個時候,又有人走進來上廁所了。梨子聽到了腳步聲和關門聲,可已經聽不見這兩個女生的聲音。

  梨子皺了皺眉頭,飛快地把零食一把塞入了嘴中,然后掏出了電話,“喂喂,任姐,這邊好像有點情況。我跟你說啊,剛才……”

  黑水又拎著一大袋子的東西回到了旅館之中旅館的老板大叔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見這個瘦弱的女人拎著這么多東西了。

  而且還是顯得這樣的輕松。

  一般情況,黑水都不會停留的。只是今天她卻有些反常地走到了前臺。大叔一下子就有些受寵若驚起來。

  可黑水卻淡然問道:“三樓的那對母子退房了嗎?”

  “哦,是啊,今天剛剛退的房間……怎么,黑水小姐,你有事情找那個太太嗎?”大叔盡一起可能地想要搭訕。

  卻見黑水僅僅點了點頭,便朝著樓上走去……難怪她感覺這里的尸氣,一下子變淡了許多。

  看來,沈美緩是不打算找她的吧?

  黑水打開了房間的門,小妖崽之中嘴巴最饞的豬玀子一下子就朝著她……的袋子撲來。黑水莞爾一笑,開始給這些孩子們分發著食物。

  看著這些孩子天真的模樣,黑水忽然想到,如果有一天,這些孩子哪怕只是其中一個也從她的身邊離開,她是否也會象是沈美緩那樣。

  惚恍之間,黑水猛地打了個激靈……她跟隨過沈美緩一些時間,可以確定這個女人僅僅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普通人不可能有那種能力將死人變成這副模樣的……至于尸體的煉制,一般都是湘西那邊的家伙的強項,但以他們流傳到現在,只剩下的皮毛技術看來,想要弄出來這樣的奇異的狀態也沒有什么可能。

  “該不會……”

  她下意識地方想起來了那個行走在世間的神秘的鋪子,想起那個僅僅只有一面之緣的老板。

  如果是那個號稱什么都能夠買到的地方……那么沈美緩的兒子的事情,也就不再奇怪了!

  “黑水姐姐,你不吃嗎?”

  小兔妖玲玲這會兒走到了黑水的身邊,睜著圓滾滾并且紅彤彤的眼睛問道:“你再想什么嗎?”

  黑水低著頭,撫摸著玲玲的腦袋,輕聲道:“我在想,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你們受到一點傷害……不會讓你們離開的。”

  更加不會去找那個地方……那個老板的。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