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九章 ‘名偵探’洛邱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任紫玲和馬厚德又一次在補習班的天臺上接頭。

  交換著情報。

  馬厚德并沒有選擇說法證老秦發現的奇怪的地方,只是簡單地說了一下沈美緩打暈了顧峰之后就失聯的事情。

  “不是說那男人在外邊包小三嘛,而且還有虐打她兒子的習慣,換了我沒有捅刀子就好了!”任紫玲不以為意道:“大概是不愿意在見這家伙吧。”

  “也只能往這方面想了。”馬厚德聳聳肩道:“不過人報了案,我們也只能走程序,派人找找了……總感覺警力通常都浪費在這種家庭事里面。”

  任紫玲不由得調笑道:“怎么,難道你還想天天有大案子嗎?老馬,行啊!原來你還有雄心壯志嘛!”

  “去去去!就這案子就夠我頭疼的了。”

  馬厚德唉聲嘆氣道:“我可是在領導面前硬著頭皮說的立案,現在過了好些天,什么頭緒也沒有……想想都麻煩。再拿不出什么實質的證據,就得銷案了。”

  “我可沒有找到那個傳聞中的‘老師’到底是什么人。”

  任紫玲也無奈地道:“這傳聞好像突然之間出現的,源頭在哪里,居然沒有人知道。更加沒有人知道這位神奇的老師到底是那個。信息對我太不公平了,這補習班的老師這么多,根本鎖定不了誰……哎呀,太晚了,我得趕公交回去了。”

  “你的車呢?”

  任紫玲隨口道:“前幾天好像出了點問題,我送去檢修了。”

  “那我送你回去吧。”馬厚德想了想道:“反正也有好一段時間沒見過小洛邱了,順便看看他吧。”

  “我看行。”

  于是沒有準備的洛老板就被馬SIR好好地來了個用力的擁抱。

  “坐吧,我給你沏茶。”洛邱笑了笑,便招呼起人來。

  馬厚德一下子就坐了下來,感嘆道:“哎呀,還是見見熟人,過過家門,聊聊天比較舒服啊。”

  洛邱家客廳用的是暖色的燈光,有種讓人十分舒服的感覺,馬厚德感覺自己一下子就好像輕松了下來似的。

  “馬叔叔最近壓力很大嗎。”

  “怎么說?”馬厚德坐正了起來,好奇問道。

  洛邱隨口道:“正常人如果沒有壓力的話,不會露出你這種表情,也不會感嘆的。”

  馬厚德笑了笑,“還是老樣子啊,觀察入微,跟你爸一個樣!”

  “嗯!”任紫玲頗為認同地點了點頭,抱著一個抱枕坐在了沙發的邊緣上,“老馬,唯獨這一點我挺你!這小子的眼睛賊一精!你不知道,這家伙只看我一眼,就知道我吃過什么東西!”

  “因為你吃的都是重口味的東西而已。”洛邱淡然道。

  任紫玲翻了白眼,作勢欲打。

  馬厚德開懷大笑起來。

  就這樣說著笑,三個人,細言輕語話家常,挺好。

  馬厚德吁了口氣,忽然心中一動,便看著洛邱道:“洛邱,問你個事情。”

  “聽著。”

  馬厚德想了會兒道:“我最近碰到了一件案子,想要聽聽不同人的意見,活躍活躍自己的思路。你小子的話有時候挺管用的,沒準能提醒一些我忽略的事情。”

  任紫玲捧著洛老板特意沖給她的一杯熱可可,小口地抿著和聽著,她知道馬厚德說的案子指的是什么。

  “……就是這樣了。”馬厚德吁了口氣道:“目前,我們還不知道這個所謂的‘老師’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知道應該怎么去鎖定這個人才對。”

  洛邱想了一會兒,忽然問道:“那么這前后的五個學生,都是在不同的班嗎?”

  “嗯,不同的班。”

  洛邱又道:“有這些班的課程表嗎?”

  馬厚德連忙從公文包上拎出了一份課程表——已經在這個補習班展開了幾天調查的他,手上自然有這些資料。

  “那些死掉的學生的資料也有嗎?”洛邱又問道。

  馬厚德遲疑了一會,還是點了點頭,不過這次取出來的是一個U盤。

  就這樣,洛邱一邊看著筆記本提取出來的死者的一些個人資料,一邊看著手上的補習班的課程表,沒有說話,也沒有什么表情。

  卻見他又開始取出了筆,在課程表上不斷地勾選著,然后在筆記本上另外了建一個Excel的表格,不斷地填入了一些東西。

  馬厚德和任紫玲倆一下子看的滿頭霧水。

  “你家洛邱在干啥?”馬SIR低著頭問道。

  “鬼知道啊……老實說,我有時候也不知道他在想啥。”任紫玲搖搖頭,小聲說道。

  “好了,你們過來吧。”洛邱忽然抬起頭來。

  見狀,馬厚德和任紫玲連忙走到了洛邱的身后。洛邱這會兒移動了一下筆記本的屏幕,指著上面做好的表格,“我把這五個學生的課程都單獨列了出來。看見這標注的不同顏色的格子沒有?”

  任紫玲點點頭,手指指著其中一個格子,那是第一個死者的課程,“數學老師,英語老師……咦,這里的語文老師和第二個,第四個死者的不一樣?”

  馬厚德也看了看道:“嗯……這個政治課的老師只教過第三個死者……可是這有什么關聯嗎?”

  洛邱正色道:“還沒有發現嗎?這里不存在一個老師,曾經同時接觸過這五個學生。最多的一個,也不過是同時教過兩個學生而已。”

  “因為學生報讀的課程不一樣!”任紫玲恍然過來道。

  洛邱點點頭道:“不錯。既然馬叔叔得到的線索是這幾個死者都和傳聞中的‘老師’有關系的話,可以假設這個‘老師’是同一個人。問題是不是變得明顯了?”

  “哦……你提醒我了。”

  馬厚德點頭道:“我們假設這個什么的老師和這些自殺的學生都有關系的話,那么這個老師最起碼需要都了解這些學生才對。不過根據我這幾天的觀察,我發現這些老師任課完了之后基本上就下班了……死者都是不同的班,上課的時間也不一樣,甚至沒有碰面。”

  洛邱淡然道:“你也可以假設這位神秘的老師為了把恐慌限制在最小的程度上,所以才分開不同的班選擇不同的班……那至少,這個老師需要都了解這些學生,對嗎?”

  同一個班,接二連三地有學生跳樓了,這事情能說不詭異?

  “嗯……可是假如沒有一個老師同時接觸五個班的學生的話……”馬厚德一愣,好像一下子就又走進了死胡同:“這個老師還是誰?”

  馬厚德又搖了搖頭:“可是,我們還是無法確定,即使有這樣一個老師好了,對方和這些連續的自殺有關啊。”

  “傳聞是什么?”洛邱忽然問道。

  “神秘的老師能夠讓人的成績突飛猛進……”馬厚德說著,靈光一閃,連忙開始看著這些自殺的學生的資料起來,“果然,他們的成績都起來了……加入了補習班之后!”

  “結果還是老師啊?”任紫玲無奈地道:“可是這不是已經證明了,沒有一個老師能同時接觸這五個學生嗎?”

  “死胡同!”馬厚德嘆了口氣道。

  洛邱卻冷不丁道:“這么大的一個補習班,難道就沒有一個人,能夠得到所有學生的資料了嗎?就算在學校,學生對稱呼那些不參與教學的職工,一般也都是老師,不是嗎?”

  “對對對!”馬厚德連忙點頭道:“就算授課的老師只是管理自己的輔導班好了,但是能看見所有的人,還是有得。比如說經營者,管理資料的人!”

  他下意識地看著任紫玲,脫口而出道:“我說嫂子啊,我們調查的方向沒準一開始就錯了!”

  “嗯……或許不是任課的這些老師。”任紫玲點了點頭:“不過這樣一來,能鎖定的范圍就大大縮小了!補習班能接觸全部的人,就幾個而已!”

  “幫大忙了!”馬厚德哈哈地笑了笑,大力地拍了洛邱的后背一下,“我手下的人多是多了,可是每一個想過這樣用表格去歸納的!不愧是我洛大哥的兒子啊!”

  洛邱……洛邱覺得就算他老爸還在,也不一定會用這種Excel的表格。

  他老爸屬于老一輩的警察,經驗豐富,但事實上對于這些較為現代的東西,老實說并不在行吧?

  馬厚德這會兒連忙就收拾著資料東西,忙著說道:“思路打開了!我得趕緊行動!今天就到這里吧!有空我會再來的!洛邱!!好小子!真是幫大忙了!可惜我沒有生個女娃,不然一定讓她嫁給你啊!”

  洛老板搖了搖頭。

  任紫玲送了馬厚德出門后,方才輕手輕腳地走回了客廳,看了一眼正在低頭收拾茶具的洛邱,便吐了吐舌頭,更為輕手輕腳地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站住。”

  不料,洛邱的聲音冷不丁地飄了過來。

  任紫玲冷汗涔涔道:“哎呀,東西放著就行了,我等會兒收拾!”

  “我不說這個,也不指望你會做家務。”洛邱淡然道:“剛剛馬叔叔看著你說……我們?”

  “有嗎?你一定是聽錯了……好吧,我也有份就是啦……”

  任大副主編終究敵不過那賊精的眼睛,敗下陣來,打算坦白從寬。

  “……我就上上課,然后都是打聽一些事情而已啦。”任紫玲做得挺直挺值,她發誓,就算是當年還是好學生的時候,也沒有坐得這么的挺直過。

  “去洗澡吧,早點睡覺。”洛邱忽然道。

  任紫玲一愣道:“你……不生氣嗎?”

  洛邱淡然道:“我生氣會有用嗎?沒那個心情……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用在意我。一直壓抑著自己,對你不好。”

  無法活出來一個想要的自己……就會有了想要的東西了吧。

  任紫玲簡直驚呆了!本想著會挨一頓罵的,沒想到反而得到支持了,她簡直以為自己聽錯!

  足足愣住了好一會兒之后,任大副主編像是打了個激靈似的,頓時走到了洛邱的背后,雙手就攀上了他的肩膀,殷勤無比地揉捏起來,“你真是太懂事,太可愛了!來,媽媽獎你的!剛剛動了那么多的腦子,一定累了吧?柔柔腦袋?”

  “……你還是繼續壓抑吧。”

  任紫玲于是咬著牙,手指捏起成角,就在洛邱的腦袋上用力地鉆動起來。

  晚上,四周的寫字樓都已經漆黑,當然也包括了這一層。

  補習班所在的樓層也一樣沒有開燈,但卻有微弱的光線透出——那是電腦屏幕的光。

  有人坐在了電腦的面前,瞇起了眼睛,露出了冷漠的微笑。(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