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章 立案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這是小黑,這是小白,這是阿花,還有這是棉花糖!這個是蜜糖!這個是牛奶!這個……”

  聽著小蝴蝶如數家珍一樣地介紹著這些流浪貓兒的名字,洛老板聽著聽著就忽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前面的還好,為什么后面的名字就變得奇怪起來……是不是暴露了什么了啦?

  “它們好像都很喜歡你哎!”洛翩躚卻眨了眨眼睛,看著這些被她喂了好些時間的流浪貓,發現就算自己在這里,它們更加親近俱樂部老板這個陌生人。

  “你經常到包子鋪,是為了光顧鋪子的生意嗎?”洛邱抱起了其中一只流浪貓,隨后問道。

  “因為鋪子的生意好像不太好……”小蝴蝶有些低落地說著,卻很快又高興起來道:“不過最近的生意又好起來啦!”

  “最近在工作了嗎。”

  想起這小蝴蝶作為一只妖,一開始卻餓得要流浪街頭,恐怕是一個不會隨便亂用妖力的主。可想而知她的錢到底是從什么地方來的。

  “嗯嗯!”小蝴蝶點著頭道:“前段時間碰到一個好好的姐姐,她收留了我,還讓我在她那里工作……不過、不過沒有她同意,我不能夠告訴你她的名字哦。”

  “沒事。”洛邱笑了笑,就在此時卻聽到了肚子咕咕的聲音。

  這小蝶妖已經在社會上混了一些時間,大概是學會不少的嘗試,當場就耳根子微紅了一些,不好意思地低著頭,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些尷尬地笑著。

  “喝吧。”

  小蝴蝶驚奇地看著洛老板的手掌上突然多了一瓶蜂蜜,不禁眨了眨眼睛。

  “剛出來的時候買的。”洛邱打開了瓶蓋,“應該還是上次那個牌子,我看你能喝。”

  小蝴蝶突然間想起上次這位老板也是給自己一瓶的蜜糖,只是她太餓了,趕著喝,直接就把瓶口咬破的事情,臉不由得更紅了一些。

  但是架不住打開了蓋子的蜜糖傳來的香味啊!

  于是小蝶妖就直接捧了過來,仰起了頭就對著瓶口吹了起來,不一會兒,一瓶子蜜糖都已經喝得精光。她極為滿足地舔了舔嘴唇,“龍姐姐說不要讓我喝太多蜜糖,說什么過猶不及。我最近都只是和牛奶呢。”

  “龍姐姐?”洛老板不由得笑了笑。

  這才發現自己好像無意之中說漏了什么似乎的,這小蝶妖頓時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可憐兮兮地道:“你什么都沒有聽見,好不好?”

  “我大概知道你口中的龍姐姐是什么人了。”洛邱輕輕搖搖頭:“不要在意。”

  “啊?”小蝴蝶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那就這樣吧。”洛邱打了個招呼,本來只是一時興起所以打算看看這小蝶妖的近況,現在已經了解過,他也沒有打算繼續擾亂人家的生活。

  “啊!等一下,錢!”

  “不用了。”

  看著洛邱的背影緩緩地離開這個荒廢的院子,小蝴蝶忽然張口喊住:“那個……老板,我們……還會再見嗎?”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這樣問。

  但她顯然也得到了回答。

  “你不是知道我在什么地方嗎?”洛邱輕聲道:“想找我的話,隨時可以過來。”

  小蝴蝶看著他最后消失不見,才低著頭,看了一眼手上空著的瓶子。她想了一會,忽然把瓶蓋擰緊,然后好好地收入了自己的包包里面。

  洛翩躚又蹲下身子來,摸著這些喂養著的小流浪貓兒,輕聲道:“我跟你們說哦,這個老板其實是個好人呢。”

  忽然小蝶妖的手機響了起來。

  “請問,是洛小姐嗎?這樣的,我們是朝陽補習班的,關于您的申請已經沒有問題了。方便的話,請這一兩天過來交了學費,領了資料,就可以上課了。”

  “哦哦,好的!”

  似乎……每次碰到這位老板,都會遇到一些好事情呢。

  小蝴蝶笑了笑,就連風兒都安靜了起來。

  就這樣過去了兩天的時間。

  沈美緩一個人坐在了兒子的房間之中,她已經一整天沒有說過話,也沒有吃過東西。

  丈夫顧峰從外邊進來,端了一碗粥,輕聲道:“吃點東西吧。”

  “我……我吃不下。”沈美緩手上拿著自己兒子的照片,這一看,也是一整天的時間。

  相框的玻璃面上,一點一點的水跡是淚滴,有些干了些,有些劃出了一道水痕,有些似乎是剛剛滴落。

  顧峰嘆了口氣,坐了下來,伸手摟住了妻子的肩膀,默默地閉起了眼睛,沙聲道:“家杰也不會忍心看到你這樣的啊。”

  “他不忍心?”沈美緩一下如打開了開關,抽噎不止:“不忍心……不忍心,他就舍得這樣扔下我嗎……你說啊!你告訴我啊……我是不是做錯了?”

  丈夫苦口不言,只能嘆了口氣。

  沈美緩哭聲道:“顧峰,我們是不是把這兒子逼得太緊了……我們,怎的做錯了嗎?”

  “我也不知道……”顧峰悲痛道:“也許,我也沒有真正地做好一個父親的責任。我們,從來都沒有明白過家杰真正的想法。”

  “是我把兒子逼死的……是我,是我!”沈美緩一下子站了起來,大力地捶著自己的胸口,悲戚道:“是我害的啊!我不應該逼他……我不應該這么嚴厲對他……我以為這是為了他好,是我啊!是我啊!!”

  看著妻子越發控制不了自己,竟是朝著墻壁磕去,顧峰頓時大驚,從后摟住了她,驚怒難受地大吼道:“冷靜點!你這樣,有用嗎?你這樣,是打算最后只剩下我一個了嗎?”

  沈美緩一下子停了下來,她雙手掩著自己的臉,癱坐了下來,哭著說:“顧峰,我們……我們……我們以后的日子,要怎么過呀……”

  “怎么過……我也不知道。”顧峰長嘆了口氣。

  這個家,一下子就只剩下兩個人,冷冷清清,日子那么長,該怎么過?

  “是自殺。”

  馬sir一愣,看著這位法證科的老秦帶來的一份驗尸報告,愣是擰緊了眉頭,“老秦,確定了嗎?”

  對方淡然道:“活人會說謊,但是尸體不會說謊。除非你覺得我除了錯誤。”

  “我不是這個意思……”馬厚德頓時訕訕地干笑了兩聲,旋即又正色道:“可是,算上這個已經是第五個,都是自殺,你不感覺真他娘的詭異嗎?”

  對方只是沉默了一會,冷不丁地道:“我還要回去工作了,驗尸結束,我的工作就結了。法醫,只能斷定人的身體……而死者的精神狀況如何,條件不足的情況下,我們無法下結論。”

  “精神?”馬厚德一愣。

  對方淡然道:“雖然并不是致命傷,不過在這個死者的身上,發現了不少新舊不一,形狀不一的傷痕,有些甚至是利器造成的。這孩子如果只是一個普通的學生,不至于有這么多的舊傷。”

  “你的意思是……”馬厚德點了點頭:“家暴?”

  “這就是你們的工作了。”

  看著這位不就言笑的家伙離開自己的辦公室,馬厚德不由得深深地皺起了眉頭。

  馬厚德這會兒不由得嘀咕了一聲:“見鬼!”

  當然,還有更加見鬼的事情——那就是包括這個顧家杰在內,已經自殺的五名死者,無一例外都是朝陽補習班的學生。

  馬厚德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煙,終于把新的煙灰缸裝滿了煙灰之后,毅然拎起來了電話,“喂,老劉啊!”

  “馬厚德!有你這樣和上司說話的嗎?”

  “不跟你扯這個!”馬厚德連忙地道:“局長,關于這前后幾次的自殺案子,我想要立案調查!”

  “你有證據嗎?”

  “第五條人命!你還想要什么證據?!”

  “……好吧。”(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