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章 第五起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剛剛進到課室的時候,他就聽到了一些小小的議論聲音。

  他很快就在眾多的座位之中,找到了屬于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眼前,是來自不同學校,穿著不同學校制服的學生。

  正如他一樣,這里的人是不參加學校晚自修的,并且比起參加晚自修一個班的數十個同學面對著一個坐班的老師——或許還是年輕的老師,這些學生的家長更愿意讓子女來到這里。

  那些從業了幾十年的退休老師的經驗不是蓋的——家長是這樣認為的。

  他們是在討論最近幾次的墮樓事件——因為聽說都是這間補習班上的學生,盡管并沒有在同一個教室之中。

  一個輔導班的人數在十五至二十人之間,目前一共有五個班,聽說還在增加第六個班的建設之中。

  最好的條件,最好的老師……貌似還有第一手的試題。因此,盡管這里的學費高昂,卻還是吸引了不少家長趨之若鶩。

  “好了好了,準備上課了。今晚我們會分析今年剛剛考過的山東省的題目,收拾好你們的心情,不要讓不必要的東西影響你們的情緒。記住,在你們的面前是很多很多的獨木橋,橋多,但是人更多。可能有一百個人,兩百個人和你們一同擠在橋頭……”

  老頭兒雖說已經退休,但是從前的脾氣似乎也沒有收斂多少。顧家杰看了看已經開始執筆齊齊看著講臺前的學生們,也連忙地收拾心情。

  在這里多的補習班老師之中,這個老頭是出名的‘黑臉神’。

  但這會兒他的手機忽然震動了一下。顧家杰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講臺上的老教師,飛快地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

  短信。

  “九點,老地方。”

  “我回來了。”

  家里的門剛剛打開的時候,正在整理著家中雜物的洛邱,就看見任紫玲無精打采地走了進來。

  任大副主編看了一眼已經收拾干凈的客廳,顯示露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然后嘆了口氣,癱坐在沙發上,擺了擺手道:“我本來打算在你回來之前收拾一下的,然后……忘了。”

  早就習慣了這個女人理直氣壯的懶散的洛邱一聲不吭,倒是倒了一杯溫水過來,擺在了任紫玲的面前。

  “謝啦……”任紫玲呻吟般地嘀咕了一句,忽然坐直了腰板,看著洛邱道:“小子,你坐這里。”

  她拍了拍自己的旁邊。

  “不坐。”

  “……”任紫玲一愣,頓時柳眉豎起,嗔怒地直接拉著洛老板的手臂拉了下來,“靠,讓你坐下!看著我!”

  “有事?”

  “看著我。”任紫玲拍了拍自己的臉頰道:“看看我的臉,認真點啊!小子,我問你個問題,你得老老實實告訴我!”

  可沒等任大副主編問出問題。

  “黑眼圈,兩條皺紋,痘痘。”洛邱已經輕飄飄地說道:“你大概就想問這些。其實沒什么,不熬夜,不吃泡面,生活正常點就好。對了,多喝溫水,不要喝飲料。”

  任紫玲仿佛受到了毀滅性打擊般,可憐兮兮道:“這么說,我看起來真的像是一個啊姨了?”

  洛邱隨手地打開電視,邊看邊道:“今天碰到什么事情了嗎。”

  “我跟你說啊,今天我讓一個小姑娘喊我啊姨了!天啊!!我還只是二十九歲!!”

  “是該喊啊姨了。”

  “臭小子!還要不要做就家人的啦!有你這樣落井下石的嗎?”任紫玲可憐巴巴地道:“你們姓洛的就知道欺負我!”

  “我們?”洛邱一愣。

  “那小姑娘也姓洛!”任紫玲哼哼地道:“沒準你們五百年前還是一家呢……不就是年輕點,皮膚好點,可愛點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洛邱心中一動,忽然問道:“叫什么名字?”

  “洛……洛啥子來的?”任紫玲皺了皺眉頭想了會兒,“哦,洛翩躚。她老爸一定是古裝劇看多了!”

  那只小蝴蝶還在這個城市嗎?

  洛邱搖搖頭道:“我們五百年前不會是一家的。”

  “我就說說,你這么認真干嘛。”任紫玲拍了一下洛老板的腦袋,“不說了,我去洗澡睡覺了!不行不行!從今天開始,我要早睡早起!”

  “吃過了嗎?”洛邱輕聲問道。

  “不吃了!減肥!”

  看著任紫玲風風火火地沖進了浴室,洛邱莞爾一笑,隨手開始收拾起來這個女人帶回來的東西。

  “補習班?”

  一本宣傳小冊子就這樣掉了下來。

  洛邱把小冊子打開,仔細地看了一番之后,眼中突然閃過一絲微光。他揚起手,小冊子從他的手中飛出,然后飛到了客廳的中央。

  小冊子開始打開,隨后開始射出一些半透明般的映像——那是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洛老板默默地看著這些映像,當看見任大副主編舔著嘴唇拿著筆多畫了一些什么的時候,下意識地笑了笑。

  “啊姨……這不就是了嘛。”

  他搖搖頭,揮了揮手,那些映像就這樣散去。洛邱站起身來,收拾完了剩下的東西之后,就關暗了客廳的燈,回到了房間,想著小蝴蝶的事情。

  這小蝴蝶挺好學的,還參加了補習班。

  他靜靜地和衣睡去。

  大清早的,小區內,已經圍聚了不少的人。

  這時候,一邊啃著漢堡包的馬sir一邊推開了人群走了進來,“把人都清散一點,注意不要破壞現場,法證的老秦來了嗎?那誰誰,看看有沒有最麻煩的記……”

  馬厚德的聲音一下子停了下來,心虛般地看了看四周。他身邊的年輕小警官這會兒連忙提升道:“馬sir,你嫂子沒在。”

  馬厚德尷尬地清了清嗓子,咳了兩聲,沉聲道:“把那些煩人的記者,都給我轟出去!!還愣著干什么?去啊!”

  “是!”

  馬厚德這才挺起了胸膛,昂首闊步地走到了封鎖的現場之中——好久沒有這么爽地喊出來這句話了。

  簡直比吃下一碗酸梅醬刨冰還要酸爽啊。

  “馬sir,你來啦。”現場封鎖的警員此時飛快地敬禮。

  “說說情況。”馬厚德點點頭,隨口吩咐說道。

  警員連忙道:“死者應該是從高空墮下來的,至于地點還要查證一下。發現尸體的是小區的保潔員啊姨。死者的身份查出來了,是這座樓的住戶,十二樓。死者男性,十八歲,名字叫做顧家杰,是市三高的應屆畢業生。”

  “怎么又是學生?”馬厚德一愣,他深深地皺起眉頭,看了一眼現場,只見不遠處的石凳上,一對穿著睡衣,看起來像是夫妻模樣的人正在相互地抱著,正在痛哭著。

  “他們是死者什么人?”

  “哦,這是死者的父母。”警員翻開了小本子,“男的叫顧峰,女的叫沈美緩。”

  看著這對悲痛的夫妻,馬厚德深深地皺著眉頭……這次如果有被證實是自殺事件的話,那就真的是見鬼了!(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