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章 補習班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任大副主編拎著了兩盒的西餅來到了局子里。當然,她拜訪的這個地方對于她來說,可以用如入無人之境來形容。

  辦公室里面正在玩著掃雷的馬厚德這時候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因為這將會是他有可能獲得史上最高分的一次。

  掃雷玩了十幾年,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只差最后一個。馬SIR真的是覺得自己今日如有神助,就差沒有直播。

  他甚至在點選最后一下之前,好好地擦了擦手掌上的微汗,“來吧!我的洪荒之力!!現在是見證奇跡的時候了!”

  于是他深呼吸了一口氣,以十幾年來的信仰準備背水一戰,等待榮譽降臨的時間,辦公室的大門啪一聲地被推了開來。

  “老馬!下午茶!”

  對于馬SIR如同噩夢一樣的聲音忽然之間響起,他的手下意識一滑……BOW!

  “任紫玲!!我和你勢不兩立!!!”

  “這家西餅屋的蛋糕還不錯。”馬厚德吃了一口,但卻帶著一貫的防備目光看著這個麻煩的女人:“這個月的罰單多少?老老實實,超過十張以上的我不干!”

  “剛好十張”

  “……”馬厚德捏了捏眉心,嘆了口氣,索性又拎起第二件的西餅。

  反正不吃白不吃,這活是一定要干的……倒不如多吃點,省得便宜外邊的家伙,“小洛邱回來啦?”

  “嗯!昨天下的飛機……哦,對了,這是手信,他托我帶你的。”

  看著送來的是一個煙灰缸,馬SIR頓時眉開眼笑地拎了起來,耍寶一樣端詳著:“這不錯!還是洛邱懂我!”

  不久之后。

  馬厚德趴在桌子上,靠近而來,小聲道:“你上次說,小洛邱有女朋友啦,張啥樣子的?”

  “馬厚德,你什么時候這么八婆的?”任紫玲笑瞇瞇地道:“最近很閑是不是?之前不是說要創文,天天加班累的像條老狗?”

  馬厚德隨口應道:“早就黃啦,市里的領導,現在沒有癱家里還能上班,已經算是很有良心。”

  “最近真的很空嗎?”任紫玲忽然問道。

  “我這里沒有材料給你。”馬厚德實在太清楚這個女人的心里想什么了,“最近天下太平!沒有奇奇怪怪的案子,除了一些小偷作案,你要是有興趣,自己去外邊和他們了解。”

  “不是說自殺死了好幾個人嗎?”

  “你不都說是自殺了嗎?”馬厚德依然擺弄著煙灰缸道:“法醫科的老秦也說了,確實是自殺沒錯。我們了解過,雖然都是學生這點有點巧合,但是這些人沒有何人結怨,是大家公認的好學生,并且也不在同一個學校,不過……”

  “不過啥?”任紫玲目光一亮。

  馬厚德翻了翻白眼道:“能不能不把你的錄音筆藏起來?我答應過你讓你錄音了嗎?”

  任大副主編訕訕地笑了笑。

  馬厚德點了口煙道:“不過他們都是都有參加一個補習班。聽說最近才開,我們了解過這個補習班,也沒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正經的執照來源,那些任課的老師,都是很有經驗的退休老教師。”

  任紫玲皺著眉頭道:“可是不覺得都是這個補習班上的學生自殺這一點很奇怪嗎?”

  “是很奇怪啊。”馬厚德點點頭道:“問題是,他們確實是自殺的這一點沒錯,其中有一個是被監控錄像拍到自己一個人走上天臺的。法醫和采證那邊也是相同的結論。案子領導已經結了,家屬也已經把尸體領回去了,我有什么辦法?再說,這去上這補習班的人都會自殺,他們的生意不用做啦?”

  馬SIR聳聳肩道:“只能說現在給這些孩子的壓力太大。再說,全國每天有多少學生自殺啊,根本數不過來。只是普通人不知道而已,你們做這一行的,難道還不了解?”

  “把那個補習班的地址給我。”任紫玲忽然攤出了手掌。

  “你想干嘛?我們都結案了,你就不要添亂了好嗎。”

  “我給我孫子預先了解一下行情不行嗎!我孫子就不用高考啦!以后?”任紫玲一瞪眼睛。

  “孫、孫子??”馬厚德一愣,頓時雙手大力一拍桌面,跳似般地站了起來,“小洛邱這么牛逼!!搞大別人肚子啦!!牛啊!未婚先有子!不愧是洛大哥的種!”

  “說什么呢你!我說的是預先!預先!”任紫玲嘆了口氣道,嘀咕道:“我倒想他有這么好的精力。”

  “嚇我……”

  看著任紫玲心滿意足地拿著補習班的地址離開了局子,黑魂18號總感覺壓力有點兒大……聽著這兩位‘大人物’在這里隨便地討論新主人的事情,真的好嗎?

  這個任務什么時候才會到頭?

  黑魂18號嘆了口氣,飄起了身來……這個女人開車有點兒太快,一不留神就不知道飚那里去了。

  “黑魂十八,停下吧。”

  “啊,優夜小姐!”

  黑魂18號連忙轉過身來,只見不知道什么時候,俱樂部的女仆小姐出現在她的身后。

  女仆小姐手上還拎著一個購物袋子,里面裝滿了一些蔬菜肉類之類的東西,“您怎么來了?優夜小姐。”

  “十八,你準備一下,過兩天回來正式拜見新主人吧。”優夜輕聲吩咐道。

  黑魂18號愕然道:“可是,不用繼續守護這位任小姐了嗎?”

  女仆小姐淡然道:“新主人開啟了臨界之門,我已經沒有辦法隱藏你了。再說,以新主人現在的能力,也不需要你做這份工作。”

  “臨界之門開啟了?”黑魂十八號驚喜地道:“難怪從昨天開始,我就有一種本能的不愿意靠近任小姐的感覺。”

  對于散落在世界各地的黑魂使者來說,臨界之門的開啟實在是大大地方便了他們的工作——當能夠呼喚臨界之門的點足夠多的時候,就代表每一個黑魂使者都擁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地盤’,而不用全部都在同一個地方,出現狼多肉少的情況。

  至于她那種不愿意靠近的感覺,恐怕就是老板意志的體現——這種意志或許是無意之中的,但是對于黑魂來說,卻十分的明顯。

  “嗯,不過新主人還沒有正式開通屬于他的點。”優夜淡然道:“主人沒打算,我們作為仆人的就不要提起。”

  “我知道了。”黑魂18號無奈地點了點頭。

  她知道這是女仆小姐在提醒自己,不要有讓新主人把點設置在方便她從前所在區域的心思。

  自從三百年前,俱樂部誕生了這位女仆小姐之后,那些桀驁不群的黑魂使者,早就墳頭草三米高了。

  “這兩天你就休息一下吧。”優夜點點頭,“我得回去給主人準備晚飯了。”

  “您慢走,優夜小姐。”

  俱樂部。

  洛邱習慣性地拎起來了紅茶杯喝了一口,然后停了下來。他發現這茶的味道有些不對,下意識地抬起了頭來。

  發現為他送茶的人并不是優夜,而是秦初雨。

  “你的仆人去買菜了,叮囑我這個時候給你添水。”秦初雨淡然道。

  沒有什么不滿意的地方……但似乎也有著不滿意的地方。

  “住著還習慣嗎?”洛邱放下茶杯,淡然問道。

  秦初雨道:“對于我來說,住什么地方也沒有分別。反而在這里,能讓更快我恢復這一世的損失。”

  洛邱頗為好奇地問道:“我聽太陰子說,白玉牌里面的功法,你們一脈無數年來修成的人極少。甚至還從你之后的那一代失傳,也就是說近五百年來,只有你成功了。”

  “你想問什么?”秦初雨淡然道。

  洛邱微微一笑道:“我只是好奇,在你之前到底有沒有人也修成了,然后和你一樣……如今也以一世世的方式,在什么地方,過著。”

  “你們不是無所不知嗎?”秦初雨淡然道:“為何還要問我?”

  洛老板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這個問題——總不能說,情報需要代價,但是從你口中知道,咱就不用浪費……這樣摳門的話啊。

  “還真道除了我之外,只有兩個人煉成。一個是我的師尊,另一個是最初的祖師爺。”秦初雨忽然道:“我也在尋找他們。”

  洛邱想了會,忽然道:“既然想要找他們,為什么不通過我們?”

  “沒有這個必要。”秦初雨完成了端茶遞水的任務之后,就有回到了大堂的一角,準備打坐的模樣,閉起眼睛之前,只聽見她近乎淡漠般地道:“這也算是修行的一部分。”

  終于,她閉起了眼睛,去了自己思想的世界之中。

  看著秦初雨打坐的模樣,洛邱恍惚之間似乎在什么地方看見過類似的樣子。

  對了……他想起來了那個藏著了他獲得第一張金銀之卡的雕像。

  他也是這樣的物我兩忘的吧。

  洛老板搖了搖頭,繼續看著今天才打開的世界地圖冊……不是很懂這些修士們的世界。

  那就考慮一下,點應該設置在什么地方吧。

  “……高景路24號……對了,這里。”

  對照著手頭上的地址,發現了目的地之后,任紫玲便停下了車來。她看了看四周,附近都是辦公樓,最遠的商業街也跟著了兩公里。

  像這種寫字樓集中的地方,倒也算是安靜,看來確實比較適合補課用。

  “這補習班的老板,也挺用心的嘛。”

  任紫玲打量了一眼之后,就準備登上眼前這座大樓的補習班樓層。

  電梯門關閉之前,忽然傳來了一道急忙忙的聲音,說:“等一下,請等一下!”

  任紫玲按了下開門的鍵,看見小跑著進來的是一個相當干凈的小姑娘,大概十八九歲的樣子吧?

  對了,拎著一盒特侖蘇。

  也是來補習班的嗎?(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