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章 真真假假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維克多并沒有急著回應,沉吟了一會兒道:“只是這樣,你恐怕沒有辦法挽回自己的損失。”

  他指的自然是葉菲姆以天價成交的這件事情。

  葉菲姆冷笑道:“這只是第一步。過后,我自然有打算。”

  維克多緩緩地道:“看來葉菲姆先生的本意,并不僅僅只是報復這個迪卡比家的繼承人這么簡單。”

  葉菲姆親密地搭著了維克多的肩膀,帶著他走到了這樓內的玻璃幕墻前,看著外邊的景色,一股睥睨的氣勢油然散發而出。

  他用著自己成功者的口吻,自xìn地笑道:“這個世界上,沒有做不到的事情。有的不過只是你還沒有想到的事情而已。世界上大部分有能力的人,為什么一輩子都碌碌無為?那就是因為他們沒有想到,或者不敢想,不敢做。比如你……”

  他看著維克多,“從業這么多年,為什么到了現在也只是一個小小的探長?你明明擁有足夠的能力。但顯然,你現在已經能想,更加能做!而且,還有我的支持,你以后的人生將會變得精彩。”

  維克多感激似地笑了笑。

  他伸出了手來,看著葉菲姆道:“那么,以后就請葉菲姆先生,多關照了。”

  “哈哈!我喜歡爽快的人!”葉菲姆直接抓住了維克多的手掌。

  他高興于兩人能夠達成這種共識,至于維克多到底能夠達到他多少的期待……能達到多少也沒有關xì,只要發生了沖突,那就換掉一個好了。

  就像他那個,正在為了最近公務上的事情而傷透了腦筋的警署老大的老伙計一樣。

  只是他的臉色卻突兀之間凍結了在這里,凍結了在維克多此時的舉動之中……凍結在了一只烤在了他手腕上的手銬之上。

  握手的瞬間,維克多忽然之間從的背后取出了一個手銬,然hòu輕輕地砸到了他的手腕上。

  輕松扣住。

  “你……你做什么?”葉菲姆皺了皺眉頭。

  只聽得維克多淡然地道:“葉菲姆先生,我現在正式對你進行拒捕。因為你涉嫌私下購買國寶并且非法持有國寶,以及涉嫌賄賂警務人員,并且我甚至懷疑你有從事非法活動。哦,對了,物證你剛剛就已經讓我看過了,對嗎。”

  凍結的笑容好不容易解凍。

  葉菲姆睜大了一些眼睛……但他瞬間便沉住了氣,不咸不淡道:“沒想到我會被這樣的小把戲騙到。不過,你真的以為這樣,就可以做掉我嗎?”

  “這不是我考lǜ的事情。”維克多目無表情道:“這是法庭的事情。我要做的就只是在有證據的情況下,拘捕犯人而已。”

  “犯人。”葉菲姆不屑地說了一句,他搖了搖頭,戲謔道:“可你不要忘了,你現在站著的這個地方是誰的……你到底能不能走出這個地方,也說不準。”

  維克多把手銬的一頭也銬在自己的手上,聳聳肩道:“我想你的手下應該不至于敢對我做什么。”

  他取出電huà:“是我,馬上帶一隊人過來,地址是……嗯,就說我找到了《無名的女郎》藏在了什么地方,還有抓到了一個犯人吧。”

  維克多又看了看手表上的時間,“大概十來分鐘的時間……葉菲姆先生,我們是否應該把你那瓶去年拍回來的名酒喝完?為了慶祝你的落網?”

  葉菲姆卻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咆哮聲,用力一扯自己的手臂。

  他的體形何等的龐大,力氣更加是不可思議般的巨大,這一扯之間,就直接讓維克多整個身體都站立不穩。

  維克多大驚,他可沒有想過這個滿肚子脂肪的家伙有這樣的力氣——這是這瞬間,他的身體已經被葉菲姆雙手緊緊地抱著。

  “你一個小小的探長,我不介yì你要挾我,反而給你機huì和我合作。你居然不知好歹!!”

  維克多感覺自己的雙臂在葉菲姆的緊勒之下,幾乎要斷裂一樣……這家伙那一身居然不是軟綿綿的脂肪,而是相當精壯的肌肉。

  “我還要多加你一條罪,那就是襲警!”維克多瘋狂地掙扎著,卻始zhōng無法掙扎出來。

  瘋狂的擠壓,讓他的呼吸變得艱難起來!

  嘭——!

  玻璃幕墻在這瞬間,一下子炸裂開來,只見一道身影從那夜空之中蕩入了這房間之中。

  碎裂的玻璃像是磚石般,在地板上散開。雙臂勒著維克多的葉菲姆,此時臉色猙獰,看到的卻是一個帶著穿著黑色皮衣,帶著小丑頭套的……女人!

  那通過變調器而發出的聲音,此時輕輕地響起:“哦,你繼續,不用管我。我救過來拿點東西。”

  說著,這帶著小丑頭套的女人便飛快地走到了那副放置在了桌子上的畫前,一手抄了起來!

  “你敢!”

  葉菲姆的雙目怒瞪著,只能夠選zé松開維克多,朝著這女人沖撞而來。只是他盡管擁有龐大的力氣,但畢竟同樣龐大的體形,卻讓他看起來顯得十分的笨拙。

  “看來這是我做得最沒有技術含量的一次。”她搖了搖頭,“這只能算是搶了。”

  她無趣地搖了搖頭,手掌從掛在腰間的一個背包之中取出了一根手指粗的金屬管子,仍在了地上。

  金屬管的兩頭瞬間彈開,然hòu急速地釋放出大量白色的氣霧!

  “啊——!!!”

  葉菲姆依然咆哮著,但只能夠選zé從這煙霧的范圍之中沖出——但他也只能夠看著這個神秘的女人從那破開的窗口,帶著那副畫跳出,而自己卻無力阻止!

  他連忙跑到了窗邊,看著這女人沿著繩索一路下滑,最終落到了地上,看著這家伙落地之后還對他揮了揮手的模yàng,憤怒地抓起那根繩子,用力地拉車了幾下。

  “啊!!啊!!!啊!!!!!!”

  他儼然只能夠通過這種咆哮的方式,才能夠發泄此刻心中的憤怒。

  “老板!”

  終于他的手下沖了進來,伸手撥開那些濃煙,來到了他的面前。心腹手下看著倒在地上的維克多。

  他似乎昏迷了過去。

  只是他和葉菲姆的手臂,依然還銬在了一起。

  心腹手下只能夠急切地問道:“這……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F&C。”葉菲姆捏著拳頭,狠狠地打在了旁邊的一塊玻璃上,“真的F&C來了!這個該死的小丑,把我的畫給搶走了!!”

  “老板,這……”心腹手下皺了皺眉頭道:“這不是你用來陷害迪卡比家的假畫嗎?偷走就算了,只要你沒事。”

  “白癡!”

  葉菲姆咬著牙道:“你以為一副假畫能夠把他們干掉嗎?他們不會一口咬死那只是贗品,是用來擺著好看的東西嗎?法律有規定不許私人持有《無名的女郎》的仿制品嗎?我如果不把藏著的那幅真的家伙拿出來,怎么可以直接釘死他!反正這畫最終是會回到美術館,但我有的是方法把它弄出來!”

  “這……”手下頓時冷汗涔涔。

  “給我把這個小丑找出來!”葉菲姆恨聲道:“就算是反轉這個城市,都要給我把這個女人找出來!我要讓她生不如死!!”

  “你們,趕緊去追那個小丑!”心腹手下連忙大聲地喝令道。

  一群人,沖忙地乘坐著電梯離開。

  “老板,這個維克多,怎么處理?”葉菲姆皺了皺眉頭,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維克多,冷哼道:“處理掉……另外,準備車,我要去機場!”

  “現在?”

  葉菲姆點了點頭:“我不確保這個維克多還有沒有什么別的手段。但是那段影片一定是迪卡比家放出來的。這兩天他們都沒有動作,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那天拍賣會看見我的人太多,我要暫shí到外邊避一避,那樣我回轉的空間更大。萬一出了什么事情,我人在國外,也奈何不了我!”

  手下卻臉色為難般地道:“可是老板,我恐怕你今晚是走不成了。”

  “為什么?”葉菲姆一愣道:“我不是讓你預定了一周所有時段的機票了嗎?”

  “對不起老板,我并沒有訂。”手下緩緩地道。

  葉菲姆凝縮著自己的雙眼,一種并不好的預感,讓他的心跳猛然加快了一些。

  就在這時候,手下的電huà忽然響了起來,“嗯,知道了……把他們請上來吧……嗯,是老板的意思。”

  “你放了什么人上來?”葉菲姆陰仄仄地說道。

  手下淡然道:“警察。”

  他看了地上的維克多一眼,“我想,應該是這位維克多探長喊來的人。”

  “你出賣我?!”

  手下擺了擺手,眉頭一挑,“對不起了,老板。我只是希望自己的薪水能夠再多一些。另外,我其實很討厭……討厭一直都守在這個電梯門口,做著機場安檢員一樣的工作。”

  落地之后,并沒有跑出太遠的距離,頭戴著小丑面罩的她很快地跑出了這棟大樓的范圍。

  在一條巷子之中,她打量著這幅最終也明正言順地落在了‘F&C’手上的名畫。

  但是她并沒有仔細看,而是直接把畫框拆掉,里面的畫紙取出,然hòu卷了起來,塞入了一個花筒之中。

  此時,她側了側頭,聽著耳朵傳來的聲音:“薇拉,葉菲姆的人馬上就要找到你了!”

  “哦?還真有點本事,效率不錯嘛。這就追上來了。”薇拉把自己的面罩脫下,笑了一笑。

  她卻一邊走向這小巷子的深處,一邊笑著道:“你準備過來回收東西。我去逗一下這些家伙。”

  她已經來到了這巷子的深處,然hòu把畫筒扔到了拜訪在這里的垃圾箱側邊,而另一個側邊,此時則是擺放著一件巨大的,披掛著黑布的物體!

  薇拉吹了一個口哨,一手把黑布掀開,然hòu翻身坐上了這輛龐然大物之上!

  轟——咆哮聲,猛然間響起。

  沖出了這條巷子!

  黑色的……道奇戰斧!

  黑色的道奇戰斧在公路上極速地馳騁著。

  八點三升排氣量的引擎,足以讓它奔跑的時候,釋放出如同巨龍咆哮般的聲音。

  薇拉就很享shòu這種極速飛馳的感覺,這讓她的心臟略微興奮地跳動著,對她來說,更加像是真正的活著。

  她回頭看了一眼……后面正有幾輛黑色的轎車緊追著她不放。

  只是對于她來說,在莫斯科這種擁擠的公路上,想要追上這臺道奇戰斧,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當其中一輛轎車快要追上來的瞬間,薇拉猛然地一擺自己的身體,讓道奇戰斧從前方兩輛汽車之間從容地穿插而過,眨眼間便已經瀟sǎ地拋開了這輛原本快要最上她的家伙。

  只是在前方的岔道,卻有兩臺的轎車正想著她逆行沖來,這幾乎要把她堵死在這一小截的公路上。

  薇拉也不慌,用力地握緊了剎車,擺動著這輛道奇戰斧,身體幾乎要貼到了公路上一樣地側滑著。

  最后,她的腿撐在了地上,擺正了摩托車,完成了一次掉頭……再次就加速!

  超越了大部分跑車加速度的道奇戰斧一瞬間就像是飛奔而來的速龍一般——它正朝著后來的轎車正面撞來!

  “別怕!她不敢撞上來!她在虛張聲勢!”

  “不……啊!!”

  可是開車的人,看著那即將要撞上來的道奇戰虎,還是本能地扭動著自己的方向盤……轎車瞬間偏離了原本的車道,撞上了另外一輛同伴的轎車之上!

  馬路上,急剎的聲音和汽車相撞的聲音同時響起!

  嘭!嘭!砰砰砰!!!

  連環相撞的轎車,一瞬間就在公路上撞成了慘烈的模yàng!

  薇拉也沒有停下這輛道奇戰虎,而是直接地在車上站了起來。

  她脫下了頭盔,把它扔出公路外,就這樣張開了自己的雙手!

  急速前進的道奇戰虎到來了龐大的風壓!氣流在薇拉的身后,宛如化作了一雙看不見的風之翼般,把她的身體無xiàn地變輕著,仿佛隨時都能夠飛起來。

  她盡情地釋放著自己的歡呼聲。

  她知道自己活著。

  洛老板走到了小巷子的深處,看著那放在了垃圾箱旁邊的畫筒,笑了一下,沒有什么壓力就把這畫筒給撿了起來。

  打開,取出畫紙,然hòu張開。

  他身邊的安娜此時冷笑了一聲,不咸不淡地道:“F&C恐怕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費勁搶來的東西,這樣輕松就落在了什么也不做的人手上。”

  洛邱隨意地道:“我只是路過,然hòu撿到這東西而已……放在這里的東西,理論上應該是無主之物?”

  安娜冷笑不止,“所以你就心安理得了,是嗎?”

  她在想,浪fèi掉一點的靈魂價值,讓自己恢復一點說話能力似乎是很正確的選zé……最起碼,她可以在毫無選zé的情況下,依然能夠諷刺一番對方。

  這比什么都做不了,至少要強一點。

  一點也算是安慰啊。

  洛邱此時卻把這畫紙再一次卷了起來,放回了畫筒之中,然hòu隨手地仍在了地上,“安娜小姐不是要看到最后嗎?走吧,去看……你想看的東西。”

  安娜卻愕然道:“你不要這幅《無名的女郎》了?”

  洛邱淡然道:“這也是假的。”

  假……的?(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