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七章 咬手指的薇拉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真正《無名的女郎》的拍賣?

  當尤里說出這句說話的時候,對于這些應邀而來的收藏家們的震撼,并不亞于他剛剛在臺上潑酒的舉動,甚至猶有過之。

  至于才發生的槍斗?

  大概對于這些人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的事情,并沒有什么好稀奇的。

  “還有第二幅《無名的女郎》?難道剛才你毀掉的那副,真的是假畫?”

  既然這個瘋子已經自爆了身份,而且還是一副老神自在的模樣,自然很容易讓人相信他的說話。

  他只是多喝了一些酒而已,并不是食用了大/麻神志不清,不至于用整個家族的名譽在這里開玩笑。

  “怎么回事?畫是&弄到手的,這個拍賣會也是它發起的……可是畫卻是架的,并且在你的手上?噢,我有diǎn混亂!”

  “各位的目的只是需要那副畫而已,至于其中發生了什么事情,各位真的在意嗎?”尤里卻淡定自若地反問了著,并且借著說道:“至于畫……兩天后,你們自然能夠看見。至于地diǎn,等會我的管家先生會告訴你們。”

  如瘋子般地搞亂了這個拍賣會之后,尤里這時候用著異常不標準的紳士做派在眾人的面前欠著身,“那么,告辭了各位……”

  他轉身朝著門口走去,才一步,卻又突然轉過身來,似乎是想起來了什么一樣:“對了,我已經吩咐過我的人,針對的只是這次拍賣會的主辦方。你們看,我的人不少受傷了,至于各位的人馬似乎還是好好的。所以我想,各位應該不會為難我的吧?”

  說著,不理會現場眾多賓客的臉色,尤里朝著幾名白衣西裝的手下擺了擺頭。其中一人直接在安娜的脖子后敲打了一下,把人弄暈了過后。這才帶著人,跟著尤里離開。

  “實在是抱歉,打擾了各位的興致。兩天后,我們一定會好好招待各位。”管家埃德加先生做著打完場的工作。

  雖然語氣甚至舉動都讓人無可挑剔——但卻是在絕強的姿態下說出來的說話。

  “至于地diǎn是……”

  埃德加飛快地說了一個地址,并且微笑道:“不管如何,迪卡比家還是很愿意和各位交一個朋友。”

  就在這時候,三名的白西服手下卻用槍指著兩個穿著侍應衣服的人,帶到了埃德加的身邊,“這兩個家伙一直躲在外墻清潔用的升降吊機上……”

  他走到了埃德加的身邊,低著頭小聲道:“是警察。”

  埃德加的目光微不可察地縮了一縮,目光在葉爾戈和維克多的身上一掃而過——他發現這兩個不知道怎么混進來的警察這時候顯得十分的鎮定。

  大概是知道多余的舉動和多余說話,自會讓他們自身陷入更加危險的狀況之中。

  “先帶走,不要聲張。”

  埃德加淡然說著,他依然保持著從容的風度……這位管家老爺子比這里的人似乎都更加有作為oss般的氣度,他看了一眼眾人,以最為標準的禮儀欠身,“那么,我也先行一步了,各位。”

  “不像話!哼!!”

  迪卡比家的人徹底離開之后,宴會一角之中,一名大胖子猛地拍了拍身邊的桌子,“迪卡比家!不就是一群只會賣武器的莽夫,有什么了不起的!哼!”

  雖然是這樣說著,但這個大胖子似乎沒有打算繼續在這里談論下去,一揮手,就帶著自己的人先離開了這個宴會廳。

  看著這個大胖子離開,其余的賓客也像是默認了一樣,也都沒有說話,一聲不吭地接著退出這個地方——開玩笑,這里都槍戰過后了,自然是不能留在現場,越走離開麻煩就越小。

  安娜方,也就是葉菲姆方的人此時不敢亂動——安娜被帶走之后,另一個人就馬上在葉菲姆的吩咐下,接替了現場掌控的工作。

  葉菲姆無意去繼續得罪這些明顯已經不高興的賓客,自然不打算攔著。

  似乎無人去注意到那一張十分安靜的桌子……他們或許注意到了,只是下意識地并沒有認為有什么不妥。

  “拍賣真的《無名的女郎》。”洛邱這時候看著窗外,子彈早就已經讓不少的玻璃墻綻放出來了一朵朵破裂的窗花。

  這次洛邱沒有選擇做些什么,但不選擇做些什么的同時,尤里作為新的客人,將會走向何種的結局,似乎都是一個未知數。

  就這樣呆著了一會兒,洛邱忽然伸手在桌子上輕輕地敲了敲,然后淡然道:“還不打算出來嗎?我們要走了。”

  只見這張桌子的桌布一下子翻開,從桌底之下爬出來了一道身影。

  與不久之前看見的時候稍微不一樣,這位小姐已經撕破了自己的長裙——長裙變成了,依然地有種更加適合的感覺。

  薇拉先是看了一眼現場,她發現整個宴會廳已經空無一人——除了這桌子位置的兩人……嗯,算上她,是三個人才對。

  她一下子坐在了桌子上,雙手后撐著,上半身也向后微微地仰著,“是什么時候發現我的呢?”

  “其實我就敲一敲看看。”

  可不曾想到,俱樂部的老板這會兒卻冷不丁地說了這樣的一句。

  洛邱比劃著手勢道:“沒看過電影嗎?留到最后的人不一定是留到最后的人,敲一敲,詐一詐,還是會有新的人冒出來。”

  薇拉不由得好笑道:“你是把這里發生的一切,當看電影一樣了嗎?”

  洛邱輕聲道:“我認為比電影好看多了。”

  “你是什么人?”

  薇拉一低頭,坐在桌子上的她自然比坐在凳子上的洛邱和優夜要高出一些,“為什么尤里剛才只是坐在你這里,和你說話?”

  “這位小姐,不覺得靠的太近是不禮貌的行為嗎?”優夜此時不咸不淡地提醒了一句。

  薇拉聳聳肩,讓自己坐直了起來。

  “薇拉小姐,今天就到這里吧。”

  洛邱這時候站起身來,“我只是一個做生意的商人,薇拉小姐如果想要和我做生意的話,我們隨時都會歡迎的。”

  她驚異與對方直接就能夠喊出她的名字。

  她心中暗自地猜測這人到底是什么來歷的同時,卻不動聲色地問道:“是嗎?我連你是做什么生意也不知道,更加不知道你有沒有地址之類的地方,這樣的歡迎是不是太沒有誠意了一些呢?”

  “有需要的話,薇拉小姐會找到我的。”洛邱輕聲道:“只要你在心中想到了我,我就會出現在你的面前。”

  薇拉的目光在泛動著,似乎有趣,也似乎感覺到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她對這個男人沒有興趣,只是對他的話很是感到興趣。

  神秘的氣息,似乎無時無刻都在這個人的身上散發著——這對于有著近乎病態一樣探索本能的她來說,無異于是一種致命般的吸引。

  她忽然想要好好地破壞一下這種氣氛。

  她的天性就是這樣,并不喜歡一直處于被動的情況下。于是她從桌子上下來,走到了這個神秘的家伙面前,在他的耳邊輕聲道:“是嗎?即使我在我的房間,你也會出現嗎?”

  “是的,哪怕薇拉小姐就在你自己的房間,只要你需要我……我們,都會出現在你的面前。”洛邱沒有打算動。

  但有些事情,他并不愿意就在這里很仔細地說明……但也有些事情,他去很感興趣想要說明,“因為,在薇拉小姐的身上,有著讓我著迷的美麗。”

  “謝謝夸獎。”

  薇拉淡然地拉開了二人之間的距離。

  她本能地厭惡著美麗這樣的詞語,出現在她的身上。

  宴會廳的門又一次打開的同時,維卡才從躲著的地方冒了出來,急急忙忙地跑到了薇拉的身邊,好奇問道:“剛剛那對男女是什么人?”

  “怪人。”

  而且是知道我身份的怪人——這句話,薇拉沒有說出來。

  那一份交談時候一直持續到了現在的從容才消失不見。

  維卡很少能夠看見薇拉露出這種極力掩蓋著自己不安的神情——毫無疑問,薇拉有著一雙比例堪稱完美的長腿,并且因為已經撕開了裙擺的原因,就更加的顯得觸目,但對于維卡來說,這diǎn觸目遠遠及不上她臉上表情的變化。

  我的天……除了家里面的那些老頑固之外,居然還有人能夠讓這位大小姐感覺到頭痛,我是不是出現了錯覺……之類的想法開始在維卡的腦中冒出。

  “雖然失敗了一次,但是我剛才應該再嘗試一次,在這個家伙身上裝上追蹤器的……”薇拉輕輕地咬著自己的手指甲,自言自語般地說道。

  殊不知這樣的舉動更是讓維卡有了一種突兀的感覺。

  大概是什么樣的感覺?

  大概是……夭壽啦!!!

  “你在看什么?”薇拉此時忽然看著維卡,皺了皺眉頭。

  維卡連忙搖了搖頭,然后道:“等你的吩咐啊,你才是給我薪水的老板。”

  薇拉白了一眼……接著,她忽然伸手摸入了自己的胸口之中——從低胸的晚禮服之中,薇拉掏出來了一塊小小的化妝鏡子。

  折疊的鏡盒打開之后,出現的并不是鏡面,而是更加像是屏幕一樣的東西。薇拉輕笑了一聲,把它塞到了維卡的手上,“盯著它,看看到底停在什么地方。”

  “這是……”

  “剛那個迪卡比家老板的位置。”薇拉淡然道:“我偷偷地裝在了他的鞋底。”(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