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九章 禍水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醒來的時候會頭痛欲裂,應該是習慣飲用伏特加的人的日常。13579246810

  尤里已經醒過來了。他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十分舒適的大上。尤里默默地看著天花板上的精致裝修。

  碰到了一個怪人。

  尤里這樣對著自己說道,同時,他打算好好地洗一個澡,讓自己的腦袋能夠不要那么的沉重。

  可是坐起來的時候,尤里看見了一張黑色的卡牌,靜靜地躺在了窗臺的柜子上。他下意識地朝著這張黑卡抓了過去。

  手指碰到它的瞬間,一些像是被扭曲鏡頭般的畫面在他的腦中閃過……他回想起來了醉倒之前的一些事情。

  后來他猛然地站起身來,快步地走到窗邊,推開了窗的瞬間,尤里把手上的這張黑色的卡扔了出去。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這樣做,只有一個沖動——這個沖動讓他本能地覺得能夠讓自己變得安心一些。

  洗完澡,然后在酒店大堂吃過了快要變成午餐的早餐之后,尤里看了看四周,突然不知道自己應該去什么地方——就像是他剛剛來到這個城市的時候一樣的茫然。

  但和那時候的茫然之中還帶著興奮不同,如今那份興奮早就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只有難受。

  “應該離開這個地方嗎……”尤里悄悄地問著自己。

  但他很快就有了答案:不!

  深呼吸了一口氣,尤里轉身走入了這家酒店之中。在酒店的大堂里面,坐在了這里,盯著墻壁上的大鐘頭,陷入了沉思之中。

  但分針的指針走動了半圈之后,尤里咬了咬牙,他向大堂的人借了電話,撥通。

  尤里盡量地讓自己顯得平靜,同時擁有底氣……前臺的員并沒有注意到他,而是低頭工作。尤里此時轉過了身來,裝著隨意般地看著酒店的入口——電話通了。

  “是我……你們沒有想過,我能夠逃出來……真的不怎樣,葉菲姆先生,我現在的情況可以說是糟糕透了……呵呵,正因為這樣,我才需要你們付給我應得的報酬……拼什么?對,正如你所說的一樣,像我這樣潦倒的家伙,葉菲姆先生當然覺得我掀不起什么風浪……不過,葉菲姆先生難道覺得,如果我手頭上沒有一些的東西的話,我會直接給你打電話嗎?”

  電話那邊沉默起來的時候,尤里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很簡單,我只要一份可觀的報酬。今天晚上八點,盧卡比揚地鐵站站內……讓安娜過來和我親自談。”

  說罷,尤里十分果斷地關掉切斷了通信。

  這已經是第二十七張的撲克牌了。它們從薇拉的手指間朝著,飛過了大約三米的距離,然后卡在了一根木質的主梁上,一張張,高低上下,排列整齊。

  不要誤會,這其實是用金屬打造的撲克牌,如果只是單純的紙牌……以為是《賭神》啊?

  “查到那家伙的資料了。”維卡這時候一邊泛著手上打印出來的件,一邊從房間之中走出。

  繼續飛著地二十八張牌的薇拉淡然道:“說來聽聽。”

  “這個家伙的名字叫做雅科夫,是美術館的館主,工作了已經有十三年的時間了,二十年前從白俄羅斯過來的。嗯……已婚,有一子一女。”維卡簡單地道:“另外,他在三家不同的網上都有注冊的帳號……嗯,這個家伙的投注額還挺大的。但基本上輸多贏少,看來這位館主的收入真的十分不錯。”

  薇拉雙腿一瞪,轉動著座下的轉椅,正對著維卡,第二十九張的金屬制撲克牌也隨之飛出,正好從維卡的腦門上飛過,嚇得這位偏瘦的大男人愣是一額的冷汗,“這個家伙有有問題。”

  “你覺得這畫是雅科夫偷出來的?”維卡用著手上的件夾擋在了自己的面前,小心翼翼地走進到了薇拉的身邊,見他沒有繼續飛牌了,才松了口氣坐了下來。

  薇拉讓椅子不停地轉動著,“輸多贏少,財務狀況一定很糟糕,但還能繼續投注,就證明本身的家底很不錯——顯然,一個美術館館主的薪水是不可能支撐的。”

  “他有額外的收入……”維卡很快地道:“用自己的權力,從美術館偷出這些名畫,然后斂財!”

  維卡一拍自己的腦袋,指著薇拉道:“為了不讓自己的事情暴露,所以嫁禍了給你!”

  薇拉翻了一眼,把維卡的手臂拍開,糾正道:“被嫁禍的是F&am;am;C!不是我!”

  “好……那么你打算怎么做?”

  薇拉沉吟了一下,“我只是覺得奇怪,他到底是怎么讓這幅畫自己消失的。”

  維卡:“……”

  你不是應該關心怎么澄清這件事情才對嗎!??

  薇拉忽然站起身體,外套一穿。

  維卡連忙皺著眉頭道:“前兩天這邊的一個黑/幫經營非法拳賽的頭目不知道被什么人抓住了,爆出了不少的內幕,牽連了不少的人。這邊世界名畫突然被盜,我覺得現在的警方一定一個個都像是吃了激素一樣,你最好不要亂來。”

  “畫既然是F&am;am;C偷的,那當然需要在F&am;am;C的手上才行,不是嗎?”薇拉十分邪氣地笑了笑道:“我去這個家伙的家里看看,你隨時準備支援我。”

  根本沒有聽這一番警告啊!

  “說好的來莫斯科是度假的呢?”

  嘭——關門了。

  轟隆隆!!

  站臺前,地鐵車廂停剎下來的時候,帶來了強勁的氣流——當它完全停頓下來的時候,還是高峰期的站臺一下子變得擁擠了起來。

  安娜是很能夠表現出俄羅斯傳統女性美麗的女人。簡單地領著一個小小長帶包包的她,直到車廂需要下車的人幾乎都下車了,才站起了身來,朝著車門走去。

  笑容撫媚,行走時像是走在T臺上的模特,傳統與現代的美感糅合,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男性的目光。

  她似乎在尋找著什么,在人群之中掌張望著。

  “停下。不要轉過身來。”忽然之間,安娜聽到了這樣的聲音——出現在她背后的聲音。

  那聲音接著說道:“現在,慢慢地轉到跌鐵軌道的一面,記住,不要轉身來。”

  她甚至感覺到了有什么東西在背后,輕輕地戳了戳她一下。

  就算對方看不見,安娜還是露出了一抹笑容,微微側著頭,輕聲道:“尤里,放松點……很高興你和葉菲姆先生說,讓我來和你談話。能夠再見你,實在太高興了。”

  尤里冷笑一聲道:“是嗎?這難道會比你趴在葉菲姆那頭豬身上的時候,更加高興嗎?”

  安娜嘆了口氣道:“尤里,你應該知道,我也有我的難處……我本來并不是真心想要騙你。”

  “好了,安娜女士,我不是小孩子,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就讓自己意志消沉。我的憤怒早就過了。”尤里淡然道:“我不管你有沒有對我產生過感情,這些都不重要——我只要錢,明白?”

  安娜忽然道:“聽說,你手上有一些東西,到底是什么東西?”

  “你覺得我會讓你問出來嗎?”尤里冷笑一聲。

  安娜點了點頭,“好的,既然你這樣干脆,那么我這邊也會干脆一些……你到底想要多多少?另外,難道你不覺得,讓我們看到,哪怕只是一小部分的東西,是會更加有說服力,并且對你來說也是更有利的情況嗎?沒有證明的話,我們也不會這樣輕易就給你點什么的。”

  說著的同時,安娜悄悄地垂下了自己的手臂,她的掌心之中,一個小小的化妝鏡盒悄然打開,擺動著,照著后方。

  “一千萬,歐元。”

  “沒問題,不過,你至少先要讓我們看見證據的一部分。”安娜淡然道。

  尤里冷哼道:“你覺得我會讓你們看嗎?這件事沒有談判的余地,你們只能夠選擇給,還是不給!”

  “尤里。”安娜忽然叫喚了一聲,并且身子一旋就轉過了身來,正對著尤里看來。

  “我讓你不要轉過身體來!你難道不拍死嗎?”尤里瞪大了眼睛,卻無法掩飾眼內的慌張。

  安娜笑了笑,看著尤里那蓋在手臂上的衣服。她把手伸出來,抓在了尤里的手臂上,拿著這件衣服掀開。

  動作很快。

  “什么時候,手指也能發射了?”

  “哼!”尤里冷哼了一聲,強撐著說道:“就算你試穿了又能怎能?你以為這樣重要的東西我會帶在身上嗎?告訴你,如果我不能夠平安回去的話,明天,你們的事情就會讓整個莫斯科都知道!”

  “別緊張。”安娜抿嘴笑了笑,朝著尤里靠近了一步。

  “別過來!”尤里下意識地后退了一步。

  安娜依然還在走進,尤里不得不步步后退——知道,他感覺到自己靠在了墻壁上,已經無路可退。他不得不沉思逃離這個地方。

  可是他的手臂卻很快地被安娜抓住——這個女人,動作很快,一瞬間就朝著了他的嘴唇吻了上來。

  熱情如火的吻,他曾經享受過——那一個又一個的晚上,都讓他迷失在這種絢麗之中。

  但他卻很快驚醒過來!

  一下又一下的,超越了他身體極限的痛,讓他的瞳孔在飛速地放大著。

  安娜手上有著,很小巧的,銀色的,十分精致的——在地鐵入站的瞬間,在刺耳的剎車向和跪倒的隆隆聲之中,它響了幾下。

  隔著了尤里之前所抓住的那件衣服。

  兩下,還是三下?

  當安娜的吻離開的時候,也是她的手掌捂著上來的時候。安娜踮起了腳跟,像是戀人之間的呢喃一樣,在尤里的耳邊輕聲道:“親愛的尤里,或許你不知道,我了解你甚至比你更加了解你自己。你的眼神,小動作,我都記在了心理……所以,說話并不是一個好男人應該做的事情。”

  “安娜……”

  尤里感覺到體力正在飛快地遠離著自己。

  “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會想念的。”安娜像是妻子一樣,把衣服張開,撲在了尤里的身上,“再見。”

  她后退了一步,轉身走入了即將開出的地鐵車廂之中。

  不應該留在這里的……應該離開這個地方才對。

  他這樣后悔著。

  尤里的身體慢慢沿著墻壁滑了下來,他甚至連開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當他整個兒地坐在了地上的時候,墻壁上,已經有了一抹鮮艷的紅色。

  人們終于發現這里有一個受傷的男子,異常的混亂起來——有人走過來查看著,也有人連忙叫著救護車。

  尤里只是感覺到聲音在遠離自己,視線的光影也變得朦膿以及重合。

  他似乎抓到了什么,當身體徹底倒在地上的時候,他發現手上有了一張黑漆漆的卡……是被他扔掉的那張嗎?

  尤里不知道。

  但是他聽到了聲音。

  “客人,您想要什么嗎?”(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