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七章 自己消失的畫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亂糟糟的他在街頭的小巷之中倉惶逃竄著,因為有兩個西裝革履的男子,正在他的背后追趕。風云網  他的臉上是著急迫切的神色,但與之成反比的卻是他的速度,他不得不一邊扶著自己的右腿來擺正自己走路的方向。

  而他的右腿大腿是上,則是纏了一塊灰白色的布條——當然,已經在冒著鮮血。

  像是紅色的墨水在水中化開一般,鮮紅與暗紅,時間不一流出的血在布條上竟然化成了層次鮮明的圖案。

  他走不快,因此他不得不借助復雜的城市街道來擺脫對方的追趕。逐漸地,他想,恐怕就連自己也已經迷失了方向。

  “對不起。”

  好像是撞到了什么人,他也沒有來得及細看,沖沖地看了一眼之后,就馬上沖忙地走入了另外一條的巷子之中。

  他卻不知道,自己在撞到人之后,從身上的衣服之中掉出來了什么東西:一管顏料。

  無需要洛邱動手,當他的目光好奇地落在地上這東西的時候,女仆小姐已經先一步地撿了起來,并且送到了他的面前。

  洛邱還沒有來得及細看的時候,就從剛剛的巷子之中快步地走出來了兩個西裝男子。

  嗯,很貼身,筆直的西裝,一眼看起,大概像是精英人士的模樣。

  看著這里僅有兩人,其中一個看到了洛老板手上拿著的這管顏料,直接便用著英語問道:“兩位,有沒有看到一個男人走過,他的腿受了傷,應該很好認的。”

  東方面孔……男子直接切換了最大幾率能夠溝通的語種了。

  洛老板頓時就毫無壓力地伸出了手指,指了指剛那沖忙離開的男人走入的巷子位置的……反方向。

  問話的男人看了一眼,隨后點了點頭,快步地走入了這條巷子里面。

  而他后面的同伴這時候則是從西裝內袋之中掏出了錢包,塞了兩張鈔票到了洛老板的手上,飛快地說了句謝謝之后,也跟著追了上去。

  “……我這是賺錢了?”洛邱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家的女仆。

  優夜點點頭,微笑道:“對啊,主人賺錢了。”

  洛邱莞爾般地搖了搖頭,卻更為有興趣地看著手上的這管顏料……它已經使用過,尾端的位置已經卷到了中段的位置。

  檸檬黃。

  正咀嚼著口香糖的薇拉,剛剛已經在這家被盜竊的美術館繞了一圈——因為受到了盜竊的關系,美術館今天暫時閉館,而是四周也設置了警戒線。

  “入口都有警衛守著……維卡,你看到美術館里的情況嗎?”薇拉按了按自己的耳朵——小小地塞在這里的東西,便是她和正在一輛房車之中工作的維卡聯系的東西了。

  與此同時,正停泊在美術館另一邊的房車上,維卡正對著兩個屏幕,咬著一塊土司,雙手高速在鍵盤上敲打著,似是忙不過來道:“尊敬的薇拉女王殿下,你以為我現在只是在破解一個只會瀏覽網/頁的高中生的電腦嗎?”

  “那我先進去看看。”薇拉吹了個口哨道。

  維卡也顧不上這會兒因為驚訝而從嘴巴上掉下來的土司,連忙反對道:“里面的情況還不知道,那些警察應該還么有走的,你這樣會直接被當作是……好吧,你是我見過最任性的女王!”

  通信暫時關掉了,維卡只能夠嘆了口氣,不得不更加賣力地進行著手頭上的工作。

  對于薇拉來說,她有很多的方法能夠混進去這家美術館之中,但顯然她選擇了最能夠暢通無阻的方式。

  作為一名魔術師,從一個悄悄地跑出來抽煙的員工的身上獲得他的id卡,并不是什么艱難的事情。

  當然——在這之前,帥氣的魔術師小姐已經換過了一套衣服,并且帶上了一副看起來十分笨拙的黑框眼鏡,甚至是發型。

  就這樣,帥氣的魔術師便在守門的警察的目光之下,光明正大地刷卡走了進去。

  失竊的地方顯然還留著一名看守的警察,不過已經看不到類似話事的人——大概是在什么地方盤問著口供之類。

  薇拉從容地走過,但是雙眼卻像是獵鷹般,僅僅的瞬間,已經被名畫失竊的地方完全地記入了腦中——甚至這里的每一處的布局。

  她已經開始在腦海之中,開始描繪這家美術館的結構圖。

  忽然一名年輕的男子這時候朝著她走來……并且直接喊住,“你等一下。”

  穿著的風衣在行走的時候,隱約露出了搶袋的一角。薇拉一愣,后腳跟略微地后退了一些,但卻迎上了這男人的目光,“有什么事情嗎?”

  男子卻道:“洗手間在什么地方……噢,我肚子似乎有點不舒服。”

  “那邊。”薇拉隨手指了指。

  “謝謝!”男子連忙點了點頭,“我叫做葉爾戈……對了,你不帶眼鏡要好看一些。”

  薇拉瞇了瞇眼睛,看著葉爾戈沖忙地摸向那個她也不知道有沒有洗手間的地方,正打算就這樣離開的時候,卻聽見了腳步聲。

  她躲在了柱子之后,只見一名頂著大肚子的中年男人,神色有些沖忙地走過,頻頻回頭……唯恐有人發現他似的。

  薇拉目光一轉,便悄然地跟了上去。

  “……嗯,我剛剛已經和警察錄過口供了……嗯,一切正常……盡快,盡快。”

  但她只能夠聽到這樣單方面的應答,留了個心眼的她悄悄地把這男人的模樣用手機拍了下來。

  這才潛出了這家美術館——她在街邊把外套和眼鏡脫下,隨手仍在了垃圾桶之后,便回到了房車之中。

  維卡這時候才松了口氣,但帶著責怪般的口吻道:“我應該是不希望看到你這樣輕松回來的,因為我更加愿意你吃些苦頭。”

  薇拉從冰箱取了一瓶啤酒撬開,走到了維卡的身邊,伸手撐著桌子,飛快地道:“這畫……是自己消失的。”

  “你是說有魔術師把它變走了是嗎?”維卡翻著白眼道。

  薇拉打開手機道:“幫我查一下,這個家伙是什么人,什么身份……另外,下次買道具的時候,能不能買些好看點的眼鏡?”

  維卡……維卡眨了眨眼,一臉懵。

  緊張地探出頭來,他正小心翼翼地回望著自己走過的路——僅僅只能夠看見三兩個的行人。

  似乎是沒追上來了。

  他這才大口地吁了口氣,身體沿著墻壁滑著做了下來。劇烈的運動讓他的唇色顯得略淺一些,以及干枯,而腿上的上也讓他的臉部肌不得不扭在一起。

  “喝點水嗎?”

  這時候,一直礦泉水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位顯得十分糟糕的男人下意識地抬起頭來,看見的是一男一女……其中一個,似乎是他剛剛撞過的那個年輕人。

  “你、你們是誰?”帶著一絲遲疑,也有著驚慌,男人雙手貼在了墻壁上,盡力地開始撐起自己的身體。

  “這是你剛才掉下的。”洛邱攤開了手掌,那管檸檬黃的顏料就在這手上。

  這男人一愣,飛快地從洛邱的手上把顏料抓了回來,塞入了自己的衣服之中——他似乎略微放松了一些,看著那瓶礦泉水,下意識地咽了口吐吐沫。

  于是他連忙地把水平擰開,飛快地灌了好幾口之后,才胡亂地擦了擦嘴巴,露出了不解的模樣,“有人在追我……他們沒有向你問路?”

  他清楚地記得追趕之間,自己和對方的距離,因此自己撞到了人之后,接下來對方肯定也會碰到這對男女的。

  “嗯,我可能做了一個小小的惡作劇。”

  男子一愣,遲疑道:“你為什么要幫我?”

  洛老板輕聲道:“先生忘記了嗎?我們之間見過的。”

  “之前?”男子露出了愕然的表情。

  洛老板道:“幾天前,在美術館的時候。先生不是告訴過我,關于《無名的女郎》的事情了嗎?”

  這就是那日在美術館碰見的那位瘋子。

ps1:今天看了看書頁,發現點擊反正都是這樣半死不活的樣子了……那就讓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